乱系列H全文阅读(太深了h)最新章节列表

  • A+
所属分类:搞笑文章

但很明显,魏玉不会给他一个拒绝的机会,他会非常和蔼可亲地离开。

这所学校不大,可以走半个小时。

姜云虎什么也没带,也不急着去宿舍。他让魏玉带他去学校图书馆。

“同学,你是京城人吗?”魏瑜一路不说话,虽然没有回答,他也没有放弃,“你多大了?男朋友从哪里来?”

这么多以前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姜云虎终于回答,“没有男朋友。”

魏玉一听到这些话,眼睛就亮了起来,仿佛是无意中瞥了她一眼。

这么急着解释她没有男朋友,是为了暗示她单身?

微风微微飘过,微风轻轻地拂过脸颊,低声点了点头,“哦,像这样。”

图书馆几分钟后就到了。

图书馆只有三层楼。

两个人走进来,坐在一楼的一个角落里。

普通图书馆的人不多,魏瑜也从来没有朝这个方向迈出过一步。

姜云虎一个人呆着,把背包里的黑色电脑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电脑上没有徽标,看起来像是很多年前的一台旧电脑。

魏正看了看。你能打开这台电脑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把我的电脑借给你。”

姜云虎既不点头,也不摇头。魏瑜默认的解释。他起身回到宿舍。

他的宿舍离图书馆很近,只有几分钟的路程,他很快就回来了。

当他回来的时候,他身后有两条尾巴。

魏玉的电脑有一个银灰色的标志H,整体黑色,外观比蒋云虎好多了。

“这是华氏科技公司最新的电脑,非常容易使用。“试试看。”魏玉打开电脑,轻轻地把它放在她面前。

“魏玉,你早就忘了你的朋友了,不是吗?昨天我把你的电脑还给你了,别让我们碰它,今天借给妹妹这么慷慨?”

这两个是魏正的室友。他们看见魏正拿出婴儿电脑,忍不住跟他们走了过来。

魏瑜无视他们,向姜云虎挥手,“别听他们的,你可以用电脑。”

“没有。”姜云虎关上电脑,轻轻地说,“我说完了。”

乱系列H全文阅读

魏瑜闻了闻,有点遗憾,但只能点头说:“好吧,你下一步要去哪里,我带你去。”

他说,好像是为了表明他对电脑没那么重要,他转过手把电脑留给了室友。

姜云虎摇摇头,拒绝了邀请,放下背包,起身离去。

魏玉不知不觉地站起来跟在她后面,她伸出手来,抱住了她的肩膀。

手薄而美丽,关节清晰,像主人一样,像月亮一样明亮。

魏瑜一动不动地站着,最后发现那只手似乎只是一个随机的动作,但它看起来像泰山的山顶,使他无法站起来。

“别跟着我,我已经知道去宿舍的路了。”

“嘿,大家都走了,你还在看什么?”

有两个室友,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脸都是圆的。

“我们魏尔邵没多久,终于开始感觉到爱情的开始了吗?”

魏玉的灵魂被带回来,看着他们,厌恶地摇了摇头。

拍拍肩膀,站起来,双手放在口袋里,回到郎当的样子,“我守玉如玉,不像你,我希望你今生找不到真爱。”

两个室友都嘲笑他,好像他在开玩笑似的。

姜云虎从图书馆走到宿舍。

宿舍在三楼3024号,她拿出钥匙开门。

宿舍里已经有三个四个人的女孩了。

这三个女孩的家庭生活相似,只是在学校里,成群结队地打架,把她看成一个新人,看着对方的眼睛,沉默在一起,没有人主动和姜云虎说话。

床上没有床单,桌子上有锅碗瓢盆。

姜云虎扬起眉毛,什么也没说。

打开背包,从里面翻过来,找到三个小香包,比如网上买鞋买袜子,甚至还有。

住在这里的人有不同的身份,甚至是明星艺术家。

A栋,17楼。

姜云虎下了电梯,玉三已经开门,在门口等着。

对面的房子里没有人。

“女孩,你想要什么信息。”于三递给她一个背包。房子已经打扫干净了,保姆也是她自己的人,每天吃三顿饭后。”

房子面积近200平方米,有两间卧室和两间卧室,根据蒋云虎的喜好装修,沙发、卧室里放了很多毛绒娃娃。

秦妈,保姆,在厨房做饭。

姜云虎坐在沙发上,打开靠背,拿出里面的靠背,一只手捏着玩具娃娃,另一只手拿着靠背看。

马伦的背景很干净,一页纸就可以结束他的生活。

我小时候在乡下长大,小时候失去了父母,小时候嫁给了一个农民,但我和丈夫相处不好。

就在那时,她去了姜家,当了一个月的保姆。

但一个月后,这个人就死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好像他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文件中的信息也到此为止。

“小姐,我做了个调查,马伦刚到京城当姜家的保姆,才一个月,周围没多少熟人,姜家的佣人也不清楚。恐怕只有姜平知道马伦在哪里。俞三补充了一个解释。

姜云虎垂下眼睛,什么也没说,慢慢地搓着娃娃的手,表情轻松。

玉三也不催她,眼睛、鼻子、鼻子和心都在等着。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听到一个小小的笑容:“听说姜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15年前进行了一次大的改组,不是吗?”

“是的,”俞三墩说,“但是这些受洗的高级官员15年前移居国外,再也没有回来。很难从他们开始。”

感受文字,姜云虎是另一个微笑。

把文件放下,把一个狗娃娃抱在怀里,捏着它擦。”继续调查马伦,别管其他人。”

“好吧。”

玉三走了。

秦妈做了晚饭,带着桌子走了。

大房间里只剩下蒋云虎了,看上去有点空。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只吃了两口饭,电话就响了。

姜云虎慢慢吞下嘴里的肉,抽了一张纸,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指。当他要自动挂断电话时,他会慢慢拿起电话并连接。

“姜云虎,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来?”姜太太不太友好。

上次被打的时候,她半路昏倒了,她唯一的羞耻就是被姜云虎打了,想报复。

“我们家给了你书,让你在韩家结婚,你现在的态度是什么?一点也不感激?有点可疑!”

姜云虎抬起眼睛,冷冷地说:“有事要说。”

冷淡的语调使姜太太想起了她上次遭受的羞辱。

花了一段时间慢慢地呼吸,但毫无疑问:“今晚七点,埃丝特酒店有个聚会,姜家一定在那里,包括你在内。”

她没有说她的目的。

但蒋云虎心里已经很清楚了。

上次她告诉他们韩庆元知道真相的时候,如果姜平是个聪明人,他早就知道要止损了。

只有对外公开承认蒋云虎是他们的女儿,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虽然酒来晚了,估计姜太太和姜志南中间哭了,但仍在等待。

姜云虎低下头,把思绪塞进眼底,嘴角露出笑容。好吧,但我没有钱买裙子。如果我穿牛仔裤和拖鞋是为了让你丢脸,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是对红果的威胁!

姜太太看上去很丑,咕哝着把电话扔了。

这个动作,不小心击中了他的肩膀,使他苦笑起来。

我不知道江云虎是从哪里来的,保镖,这场战斗真的是一只手,他看起来并不严肃,但冷了几天,还是哭了起来。

10多分钟后,蒋云虎终于收到了一封迟交的短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