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有宋横出手干预,他膀大腰圆的,而且又是个习武之人,所以苏小雪自然立刻住了手,至于辛贺之也顺利的被救出来了。

等到从新回到韦刺史的身边,辛贺之才松了口气,结果听见这位刺史大人竟然叫他准备一下,就立刻离开县城的话后,整个人再度淡定不下来了。

要知道现在韦刺史正处于调回帝都任职的关键时刻,一旦他走了,那联系必然就少了。

所以辛贺之是一定要抓住眼下的机会,叫韦刺史觉得他很是有用,这样人家回了帝都后,才能依旧心里记得他这个人,如此他被调度在仕途上再上一层楼的机会就会更大了。

“大人我不能走啊,我还要留下来为您效力呢,要依着我看,这个苏小雪打我那劲头,可一点不像是胆小之人,我看她就是故意装出这副样子,然后好趁机将我撵走,如此一来您身边人手少了,顾景贤可不就更好的同您周旋了,这两口子阴毒的很啊,下官离开不要紧,但我救怕刺史大人您着了他们的道啊。”

韦刺史一听这话,眉头不禁就皱了起来,显然是将辛贺之的话听进去了。

但是一旁的宋横,却嗤之以鼻的笑了:

“所以辛大人你的意思是说,去去一个乡野小妇人,不但将你收拾的狼狈不堪,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就连刺史大人都着了她的道,没看出来她道行如此的高。

我说辛贺之,明明就是你自己蠢笨,将事情给办砸了,还在这里找诸多的借口推脱责任,若是刺史大人真信了你这番鬼话,那才真是要被人愚弄了呢。”

韦刺史本来升起来的那点怀疑,在宋横还有辛贺之的斗嘴之间,瞬间也是全部都打消了。

毕竟他也觉得,若是苏小雪真有这般的心思深沉,那岂非是只成了精的狐狸,不过是个乡下小妇人罢了,还能再他们这些入仕为官多年的人面前,耍这些小心思,那未免也太神了点吧。

“吵什么吵,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

韦刺史一声呵斥,将宋横和辛贺之的吵闹不休全都给制止住了。

接着就见他看向了顾景贤,然后满眼歉意的说道:

“顾大人真是不好意思,本官带来的人,竟然闹出这样的事情,但你瞧辛大人如今这脸,实在也是伤的太重了,若叫他顶着这样一张脸离开的话,被人瞧见了一询问原因,知道是小雪造成的,恐怕对你们夫妻来也不好。

因此本官的意思是,能不能叫辛大人暂时在县城里多住个几天,但是本官保证绝对不会叫他再做出任何对小雪无礼莽撞的事情了,大家都是同僚,想来你不会拒绝的吧。”

辛贺之真说起来,与顾景贤都是县令,现在即将被强行从这个县城里逐出去,这个惩罚已经算是很打人的脸面了。

因此韦刺史已经同意了苏小雪的话,如今再提出来叫辛贺之暂住两天养伤的这番话,即便是顾景贤也不好将拒绝的话说出口了。

“既然如此,小雪要不然你也给韦刺史一个面子吧,而且我相信辛大人也只是安静在房内养伤,平时不会出来走动的。”

苏小雪一听这话,很不情愿的点点头,在半点眼泪都没有的脸上擦了两把,然后就立刻说道:

“既然韦大人这样说了,景贤你也是这个意思,那我就算受点委屈也没啥,那就按你们讲的办吧,不过我现在心情还是有些难以平复,所以我自己在府衙们随便走走,还请刺史大人,千万约束好你的人,别叫他们再横冲直撞的出来了,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得住这种惊吓。”

一见苏小雪总算肯松口了,韦刺史也是心里觉得松快多了。

其实就算苏小雪不交代,韦刺史这边也是要吩咐下去的,看见这位小姑奶奶就赶紧绕道走,省得被她逮住机会,到时又闹上一出,别说对方受不了,就是他也要觉得被折腾的都快去了半条老命了。

所以苏小雪从走出厅堂,再到一路往花园而去,全程都没有人敢询问盘查一句。

一向跟着韦刺史横行霸道惯了的那些爪牙们,瞧见苏小雪,一个个躲得比兔子还快。

而苏小雪就这么一直在府衙内溜溜达达的闲逛,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天牢入口。

整个府衙内虽然说,韦刺史都换上了自己的人,但是像牢房这种地方,当然没有侍卫和差役,愿意来充当牢头了,这可是个费力不讨好的苦差事,而且一应的犯人,他们也不了解,到时调度起来也很麻烦,因此这里是唯一府衙内的人,没有被调动走的地方。

苏小雪站在一旁,将情况都看清楚后,就见她立刻点点头快步走了上去。

之前她进过一次打牢,后来又是顾景贤亲自交代好将她放了的,所以这里的狱卒全都认识苏小雪,更知道这位就是县令夫人。

所以见到是苏小雪来了,把守大牢的狱卒马上见礼。

苏小雪示意他快起身,接着就赶紧说道:

“快点放行叫我进去,我要去见那个之前被抓紧来的黑袍人。”

因为黑袍人对于官府的严刑逼问,那是一直都很不配合的,甚至于他姓甚名谁,都一个字没有说出来过。

所以直到现在,苏小雪也只是以黑袍人来称呼对方。

而苏小雪的手中,还有顾景贤给她的令牌呢,加上她的身份所有的狱卒都认识,上次她又来过,所以这些人也没有犹豫,直接就放行叫她进了大牢。

顺利进入了大牢后,苏小雪也总算是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第一步的目标达成了。

轻车熟路的直接就来到了黑袍人的牢房外面,示意一旁跟着的狱卒可以离开了,然后苏小雪就胆子极大的凑过去说道:

“喂你醒醒啊,我来看你了,怎么这才多久没见啊,你全身就这么多的伤了,我还带了外伤药你要不然用一些吧。”

苏小雪其实在顾景贤那就知道了,这阵子黑袍人就没被间断过用刑,虽然这些事情都是顾景贤默许的,苏小雪也没觉得她做的不对,但她还是偷偷带着外伤药来了,这会向着牢房内就丢了进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