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守寡的岳引诱我岳潮湿的肥厚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见莫小渔终于老实了,安正烨得意的勾了勾嘴角,握紧莫小渔的柔荑,转身就要走。

许舟应付完老总,大步上前,拉住莫小渔的另一只手,沉声道:“安总,你就这样一声不吭的把我的女伴带走,不太好吧?”

安正烨停住脚步,冷冷的瞥了许舟一眼:“我的妻子陪着我,不是应该的吗?”

“你不要太过分了!”许舟忍不住提高音量,上前一步。

安正烨双眸微眯,眼神危险的看着许舟,寸步不让的与他对视。

两个男人之间顿时电光火石,莫小渔怕两个人吵起来,引起其他人注意就不好了。

她赶紧晃了晃许舟拉着她的手,柔声安抚道:“你冷静点,我陪他走个过场,等宴会散了,咱们在门口见。”

莫小渔朝他眨了眨眼睛,悄悄的说道:“别忘了咱们的计划。”

许舟闻言,长长的呼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嗯,我在门口等你。”

“好,到时候……”莫小渔松了口气,还想在和许舟说点什么,就被安正烨大力的拽走了。

安正烨沉着脸,拉着莫小渔径直往前走,在他身后的薛静柔快走几步,却受裙子的限制,根本追不上两人的步伐。

“烨哥哥,等等我。”薛静柔出声唤道。

安正烨却想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带着莫小渔走了。

薛静柔不甘心的跺了跺脚,许舟在一旁讥讽的哼了一声,看了眼两人的背影,叹气走开。

莫小渔被安正烨大力的拽走,狼狈的拉起裙子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喂,你能不能绅士一点,我穿的可是高跟鞋。”莫小渔不满的嗔道。

安正烨闻言慢慢的停住脚步。

莫小渔缓了口气,可算是停下来了。

“你能不能松开……”我的手。

不等莫小渔把话说完,就过来几个人端着酒杯,过来寒暄:“安总,安夫人,晚上好。”

“晚上好。”莫小渔连忙露出公式化的笑容,寒暄道。

安正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微微颔首。

有了一个人开头,三三两两的过来各种老总寒暄,莫小渔陪在安正烨身边,只觉得脸都要笑僵了,比在门口拍照还累。

而且她被渣男拉着走了那么一段路,穿高跟鞋的脚早就不舒服了。

莫小渔脸上笑容不变,脚上偷偷的换了几个姿势。

安正烨注意到这个细节,对着刚过来的老总,歉意的说道:“抱歉,我还有些事情,先失陪了。”

“您去忙。”老总识趣的说道,端着酒杯离开。

莫小渔一听,高兴的说道:“那你去办事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你就这么想走?”安正烨不悦道,亏他体谅她的辛苦,想带她去休息。

怕莫小渔说出他不想听的答案,安正烨直接牵着她的手朝一个方向走去:“跟着我。”

莫小渔瘪瘪嘴,被迫跟在安正烨身旁,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比起刚刚安正烨的速度慢了许多,她走在一旁没有那么吃力了。

不等莫小渔仔细的体会,两个人走到了会场的角落。

“你能不能松开我,我想整理下裙子。”莫小渔见周围没什么人了,懒得继续做戏。

安正烨瞥见红裙上的皱褶,缓缓的放开手。

莫小渔迫不及待的甩开他的手,在裙子上抚了抚,觉得今晚渣男真是莫名其妙。

她瞥了一眼冷着脸的安正烨,不高兴的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也有女伴,我也有男伴,各自清静不好吗?”

安正烨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的火来:“一天没离婚,你就是我的妻子,你的男伴就只能是我,我劝你恪守本分。”

“我恪守本分?”莫小渔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才是应该恪守本分的人吧?人前人后的跟薛静柔都亲亲我我多久了,我说你了吗?”

这渣男也太双标了,还以为她是以前的好欺负的莫小渔吗?

安正烨闻言突然欺身上前,双眸微眯,一脸危险的表情看着她。

莫小渔被他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不知不觉被逼到了墙角。

看着越靠越近的安正烨,莫小渔心里一慌,质问道:“你、你要干嘛?”

这家伙不会是说不过她,想要打人吧?

她现在武力值直线下降,根本打不过渣男啊,要不然跑吧。

这般想着,莫小渔开始眼睛乱瞟,寻找最佳的逃跑路线。

不等她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下巴就被捏住了。

莫小渔头不由己的转了回来,看着安正烨英俊的脸庞靠了过来。

要不说安正烨能是男主呢,就是这张脸就能迷住万千的少女。

莫小渔自觉对渣男免疫,但是安正烨这张万人迷的脸凑了过来,也忍不住心跳加快了几分。

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圆圆的水眸,看着仅在咫尺的俊脸有些呆滞。

安正烨轻笑一声,很满意莫小渔的反应,揶揄道:“你这么气急败坏,是不是在为我吃醋,嗯?”

安正烨磁性的声音拉长了尾音说了一个嗯,莫小渔只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酥了。

大脑旋转了一圈,才意识到安正烨说了什么。

莫小渔顿时理智回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猛地推开他:“自恋狂!”

安正烨没料到她是这个反应,被推了个措不及防。

等他站稳身子,莫小渔已经跑出去一段路了。

不等安正烨去追,莫小渔就回过神来,朝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我吃谁的醋都不会吃你和薛静柔的醋,你想得美,略略略。”

“哼。”大大的哼了一声,莫小渔充分的表达完自己的想法,开开心心的走了。

安正烨郁闷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她明明都脸红了,怎么还是这种反应呢?

蹙了蹙眉,安正烨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沉着脸走回会场。

安正烨挺拔的身影走远,从角落的阴影了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来。

此人正是薛静柔,她好不容易找到了烨哥哥的踪影,却看到了安正烨把莫小渔摁在墙角的一幕。

由于视线的落差,在薛静柔的角度看来,安正烨低头要去亲吻莫小渔,被莫小渔推开了。

虽然不确定真实的情况是否如此,但是两个人刚刚暧昧的凑在一起却是真的。

薛静柔看到的时候,一口银牙差点咬碎,恨不得冲上去,和莫小渔交换位置。

“莫、小、渔。”薛静柔咬牙切齿的念道,本想去追安正烨,转念一想,转身朝着莫小渔离去的方向走去。

莫小渔一袭红裙十分的显眼,薛静柔很快就找到了她。

薛静柔眼神冰冷的远远看着莫小渔仪态得体的与众人周旋,心中闪过千百个阴狠的念头。

这时就见莫小渔和人打了上招呼,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薛静柔摸了摸头发,迈着淑女的步伐,装作不经意的跟了上去。

到了洗手间门口,她先开门朝里面看了看,确认没有其他人在以后,就在门把手上挂上了“正在维修”的警示牌。

她理了理发丝,走到洗手台前,听着洗手间里半天也没传来动静,为了不引起怀疑,薛静柔扭开水龙头,洗了洗手。

看着哗哗的流水,薛静柔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莫小渔其实不是来上厕所的,她实际是穿高跟鞋站的脚疼,到休息室也没法脱下鞋子。

她干脆躲到洗手间的隔间里来,来给她的双脚放个假。

“唉,装淑女太累了。”莫小渔揉了揉被磨红的脚后跟,小声的哀嚎。

等双脚放松的差不多了,莫小渔瘪着嘴把高跟鞋重新套上。

休息够了,她才放下裙摆,理了理皱褶,从隔间里走了出来。

一出来就看见了最不想见到的人,莫小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实在不愿意见到这个绿茶婊。

薛静柔柔柔一笑,仿佛没看见莫小渔的白眼一般,笑盈盈的说道:“这不是小渔吗?你不是在烨哥哥身边吗?怎么一个人躲到洗手间来了?”

说完,装模作样的捂住嘴:“哎呀,对不起,不会是烨哥哥又不耐烦你了吧,所以把你甩开了?”

莫小渔再次附上白眼一枚,打算绕开薛静柔。

薛静柔见莫小渔不搭腔,连忙站到她的前方,嗓音温温柔柔的说起话来:“你也真是的,赖在烨哥哥身边两年,还不能看清自己,晚上还来霸占烨哥哥,真是厚脸皮呢。”

薛静柔说完紧盯着莫小渔的脸看,等着莫小渔的反应。

等了半天,只等来了莫小渔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薛静柔诧异的皱了皱眉,不对劲啊,要是以前的莫小渔早就上前理论了,怎么会如此淡定?

她张嘴还要在说什么,莫小渔却懒得搭理绿茶婊,这般低劣的表演实在入不了她的眼,轻嗤一声,莫小渔径直绕过她就想走。

“你!”薛静柔见她始终不中计,伸手就要往莫小渔的身上推。

莫小渔虽然身体力量不如从前,但是运动神经还在,反应十分的敏捷,不等薛静柔的指尖碰到她的身体,莫小渔微微侧身,轻松的躲过了薛静柔的突袭。

薛静柔没料到莫小渔能够躲开,用力过猛,脚下一滑,狼狈的跌倒在一摊水上,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啊!我的脚,我的裙子!”

“切。”莫小渔看都不看薛静柔一眼,从薛静柔的身侧绕过去,扭开水龙头洗了洗手。

动作优雅的从手袋里拿出一张卫生纸擦了擦手上的水珠,莫小渔居高临下的看着薛静柔,讽刺的说道:“你以为我是笨蛋吗?地上那么大一滩水都看不见吗?你这种雕虫小技也就你的烨哥哥会相信吧,想骗我,省省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