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按摩器调教*公与憩小说400章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上一节说了,杨成龙、桑杰扎布兄弟二人在军统特工腾格里旗王爷府小格格诺音高娃的大力协助之下,除掉了罪行累累的中共叛徒、汉奸、日本特高课王牌特工黑狐与袁连长。这一行动干得太漂亮了,神不知,鬼不觉,在日伪内部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这天早晨四点钟,当一个日本兵和一个满蒙自治军士兵按时去到腾格里旗王爷府大门口换岗时,发现值岗的那两个哨兵不见了。对此,前来换岗的日本兵满不在乎,还跟那个满蒙自治军开起了玩笑:“八嘎,两个人的日蒙共荣,统统地找花姑娘亲善去啦?”这时,正是农历三月底,月亮还没出来,大地还是黑咕隆咚的。这两个哨兵弯下腰瞅了半天,才发现离门口很远的地方顺着墙根儿放着两具尸体。走近再仔细一看,大惊失色,连忙开枪报警。立刻,整个王爷府传出吵吵嚷嚷的人声,各屋的灯也都亮了起来,还有好几道手电光朝着院门口晃动。

与此同时,王爷府东跨院的大门口也响起了报警的枪声,有两个日本哨兵被杀!

在桑杰扎布刀劈小野后,大岛秀夫亲自来腾格里旗王爷府调整安全保卫时,将王爷府的卫队给撤了。从此,腾格里旗王爷府驻了一个班的日军和一个班的满蒙自治军,保卫王爷府和王爷的安全。站岗时,在王爷府大门口总是由一个日本兵再配上一个满蒙自治军。之所以这样做,按照大岛秀夫的话说,要让王爷和王爷府处于大日本皇军的严格护卫下,这样才能大大地加强对王爷的保卫工作,绝不能让王爷的全家出半点儿差错。

这天一大早,龟田听到报警的枪声后,连纽扣都没系全就赶忙手握着军刀在日本兵的簇拥下跑到腾格里旗王爷府的大门口,急切地问道:“什么的情况,开枪报警?”换岗的日本兵和满蒙自治军士兵立刻举手敬礼报告说:“上一班哨兵被杀!”这时,有一个日军曹长也跑来报告说,“王爷府东跨院的两个哨兵被杀!”

此时此刻面对此情此景,龟田瞠目结舌,脑子里在瞬间一片空白。这一夜,除了他的狼狗时不时地低哼两声而外,别的什么动静都没有啊。

呆愣了好半天,龟田突然缓过神来,有点儿觉景儿地问:“黑参谋长呢?他怎么不来!”这时,从营房那边传来了不是好声地喊叫:“哎呀,妈呀,可不好啦!黑参谋长让人杀啦!”“哎呀,袁连长也让人杀死啦!”龟田一听这两嗓子,险些没晕死过去。他又愣了好半天,才下意识地抬起手摸摸自已的脖子,然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拔出军刀就往黑狐的屋子跑去。

这工夫,天已经亮了。

大岛芳子、鸠山一郎、冬日布听到报警的枪声也都陆续赶来了。色勒扎布王爷知道信儿后,也派管家询问,“出了什么事情?”一时间,整个腾格里旗王爷府乱成了一锅羊肉粥!

经查,在王爷府门前发现了两具哨兵尸体,在东跨院大门前发现了两具哨兵尸体,其中的三具日本兵尸体是被割了喉,而在王爷府大门口站岗的的那个满蒙自治军又是被金钱镖毙命。从四具尸体的灰白肤色可以说明,他们的血已经流干了,流了一地,紫红紫红的凝固在沙土里。

当大岛芳子等人来到黑狐和袁连长的房间时,只见黑狐蜷缩着身子倒在被褥上,血已经把那赤裸的身子和被褥凝结在一起了,大睁着惊恐的早已没有了光泽的一对眼睛。在这个房间里没有发现搏斗的痕迹,足见刺杀者功力非凡,没给黑狐任何可以挣扎的机会。大岛芳子把那块盖在尸体上的白色布告扯过来,扭过身去,凑着窗亮一看:

“黑狐,汉族,原名不详,辽西省朝阳县人。黑狐在民国十九年九月十八日前曾为我中共朝阳地下组织成员,后在日本臭名昭箸的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策动下,认贼作父,投靠日本特高课。黑狐在我党地下组织潜伏期间,将我党机密多次出卖给日本特务机关,使朝阳、锦州、赤岭三地的我地下党基层组织遭到破坏,致使我党十一名优秀党员惨遭日军杀害。民国三十年秋,他又指使另一位叛徒、汉奸袁连长在护送我党朝阳地下组织领导成员史成山赴赤岭联系工作途中,至西日塔拉将史成山同志出卖给日本特务机关,使其惨遭杀害。其后进入满蒙自治军参加对抗日武装的围剿行动。黑狐乃我中华民族之败类、我党之可耻叛徒,其罪恶累累罪不容诛!黑狐上述罪行均经我冀热辽特委调查属实,为严肃我党纪律,为清除中华民族败类,决定判处黑狐死刑,即刻执行!

此布

中国共产党冀热辽委员会

八路军热北抗日支队

民国三十一年三月二十八日

在袁连长的屋子里,大岛芳子看到有有一张桌子翻倒了,地上有一把东洋刀。袁连长的赤裸尸身四仰八叉地横躺在炕的一侧,头和身子分离了。大岛芳子从现场看得出,这里经过短暂的激烈的搏斗。她扫了一眼处决袁连长的白色布告,觉得和黑狐的那份差不多,罪名主要是参与杀害史成山、围剿抗日武装等。

大岛芳子从黑狐的房间走到袁连长的房间,看完了两份布告又回头瞅了一眼黑狐的尸体和那张丑恶狰狞的脸,心里并没有太多的难过,反而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大岛芳子心思缜密,看过这六具尸体上的刀痕后,发现了其中的不同之处。王爷府门口日军哨兵的颈部刀痕较平略向下划,东跨院门口两个哨兵的颈部刀痕更深一些而且向上扬。尤其是屋里那两位的死法,黑狐是一刀毙命,看得出刺客功力很深,应该是随手甩出的匕首一刀致命。袁连长身上有三处刀伤,致命的是那枚金钱镖,正打在脑门儿上。致于身首异处嘛,不过是杀手泄愤,最后又来一刀。那两份布告的摆放也各不相同,一个放得从容,一个放得很随意。从两个房间的两种风格来看,这次刺杀绝非一人所为,至少是三个人!

“又是金钱镖!”大岛芳子一想到这里,心里不觉颤抖了一下:“这与桑杰扎布越狱时杀手使用的金钱镖一模一样,尤其是王爷府大门口对两位哨兵的杀法与刧桑杰扎布越狱时的一样,而两个房间和两个门口刺杀现场的风格显然不一样,既然不是一个人所为,那么都是谁参加了这次刺杀行动了呢?”大岛芳子虽不露声色,但心中的疑点越来越清晰了,王爷府中的每一个人在她的脑际里像走马灯似的划过。她又仔细地査看了行刺者的足迹,清楚些的都是日本军人穿的翻毛皮靴,但也掺杂着一个极轻的若有若无的脚印痕迹。

大岛芳子在努力地排查着各种可能,“究竟是谁,是哪些人,多少人干的呢?”她在心中反复地追问着自己。

这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国民党军统赤岭站收到鸽子的电报,只有6个字“猎狐行动成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