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祁醉于炀肉车过程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大明宫中

房玄龄拿着一份图纸。

在李世民跟前一直晃。

不断的说着图纸的好!

李世民则是一直盯着图纸看。

却是看不清上面的东西。

“房玄龄,你倒是让朕看啊,你这一直晃,让朕看不清楚啊。”

李世民有些无奈的说。

“抱歉,臣太激动了,所以,陛下请看!”

而后,才将图纸给了李世民看。

李世民接过一看,整个人定在那里。

他看的十分仔细!每一处都没放过。

看着规划图,他似乎置身其中一般。

而后又问:

“这真的是地图?”

当时的地图测绘十分不准,只能大概画了一下方位。

可是在这一份图纸上,十分精细,小到村庄,大到县城,却是显现现了大唐的大好河山,地域更是十分清晰明显。

还有一些地方的标注也是十分明确。

那这一份地图,是不是要花费掉李愔巨量的时间成本?

还有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绘出来?

其实不然,李愔只要依葫芦画瓢就可以了。

按着脑海里的地图模样,一比一的画出来,而且还是十分精细。

只要他愿意,他还可以画出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的地图。

但目前而言,暂时还没有用到那么多。

以后,或许可以用到。

至于不是现在。

“那是图纸!”

房玄龄纠正道。

在他眼中,这就是一份图纸,而不是什么地图啊。

可是有人却不这么认为。

“可朕看了,更像是地图,这是一个好东西啊!往后,如果大唐有此东西的话,那就可以当作作战指导,这么一来的话,我军可以战无不胜!这一分图纸一定要留下来才是!”

李世民如获至宝。

这一份地图,让他感觉到震惊。

没有想到,李愔竟然有这种东西。

可是他这么一说,房玄龄犯难了。

“可是陛下,这一份图纸臣答应过六皇子,今天晚上一定要送回去的!”

房玄龄可能要失信了,面对李世民的喜欢,他完全没有料想到啊!李世民竟然是这样的人,他看的更加远!

“明天再还不成吗?不!后天还也可以!”

李世民突然这么说道。

房玄龄要哭了!不能这样干啊!

后天还?

他想干什么?

这个图纸有什么用处?

“陛下,您这是?”

“朕想让人连夜将这份图纸临摹出来!”

什么!原来李世民要干出这样的事。

那是抄作业吗?

那可不成啊。

房玄龄不能答应。

毕竟要让自己失信,以后他要怎么面对李愔?

“陛下,您这么做,那便是置臣颜面于不顾啊以后臣要怎么面对六皇子?!还请陛下能够理解臣!”

“好了,朕已经决定的事,你就不要左右于朕了!”

李世民才不听他怎么说,自己决定的事谁也改不了结局。

“这……”

看样子,李世民是铁了心的要这份图纸了。

房玄龄没办法。

只能这么着了。

“好了,别说了,来,我们看图纸!和朕指出图纸上的意思!”

房玄龄无解。

他寻思着要怎么同李愔说起这事。

怎么办?

可是李世民不让他闲着。

而是看了图纸之后,问:“为何只有两条线,其中一条为什么去往台州?他有说吗?”

这是李世民的疑问。

“这个臣也不是清楚,或许是因为六皇子想发展台州?而或者是想连接起长安与台州之间的关系?而或者是……”

他猜了许多个原因。

但却不能让李世民满意。

他有自己的看法。

“要朕以为,一定和苏玫关系重大,而与台州经济关系也是有的!”

李世民都这么说了,那房玄龄能说什么呢?

“陛下英明。”

房玄龄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还有另一条是往凉州的,算那小子还有点良心!”

李世民看了另一条。

是往凉州的。

那里有李承乾在那里。

房玄龄立即说道:“六皇子一定是十分后悔,所以想帮着大皇子!”

“如果两兄弟之间的仇恨能除去,也算是了了朕一件心事啊。”

但是李承乾似乎要回长安,李愔为什么这么做?或许是因为那里还有变化?毕竟突厥人没有投降,还是要发展那里?

“对了,陛下,还有一事!”

“什么事?”

“关于这两条铁路的审批与否,臣曾和六皇子拍过胸脯,说一定帮他申请下来,您看……”

“这个,再议!”

李世民看了好东西之后,竟然直接再议了。

之前房玄龄说的铁路的好处,他竟然给忘记了。

“陛下……”

“朕还没有看到实物,怎么能审下来呢?你说是不是,现在都只是纸上谈兵,还没有具体的东西让朕看,所以,朕想看看再说!”

说得也是,只给你一个提案,就要让你投钱,还是大量的投入,谁都要考虑一下的。

“陛下,关于实物一事,过两天就可以看到了?”

“嗯?他想绕开朕去造铁路?”

“六皇子想从长安通车到温泉度假村中,说是试造,以积累经验,如果可以的话,他才会将长安到台州的线路规划进去!”

“这么说,过几天,朕就可以看到真正的火车?”

“便是!”

“好,如果可以的话,朕会大力支持的!不管有什么代价,朕一定要让这两条铁在大唐的领土之上出现!”

李世民表了决心。

那么,一切就得看李愔这里的表现了。

“希望如此!”

“好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拿地图!”

完后,李世民忽然这么说道。

房玄龄的心里那是一个苦啊。

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置自己于没有诚信啊。

自己要怎么面对李愔呢?

怎么办才好呢?

他寻思着怎么办。

却是想不出一个十分的办法。

最后,只能回去家中,在家中闷闷不乐。

眼下,恐怕只能等到明天李世民用完,再送到盛唐集团给李愔了。

不然,他不敢去面对李愔了。

自己的诚信被李世民给败坏了。

哪里知道,李愔根本就没有将这一件事当一回事。

今天一天时间,他都在忙碌着。

闲时还同三女一同促膝长谈,这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那三个女人可比得上李世民的后宫三千。

甚至还要更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