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都不许漏何泽城林荫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但是这之后发生的事情,让红妆十分的吃惊,因为她母亲的肉身竟然是不见了,说的是采桑!这个事情具体发生的时间那是在红妆从无尽深渊回到巫山之后的第二天,仅仅就是过去了一个晚上而已,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对此,听訞也是没有法子,她认为这样的事情其实原本就应该是訞发生的,不过就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但此番这个事情的发生那是有些不一样的,采桑那是什么人,昔日烈山的第一女战神,就算是自己封印了多年之后,可是自己的力量依然是存在的!

这个天下能盗取她肉身的人,其实也就那么几个而已,但是这些人那都是大宗师,有着自己的身份,而且他们对采桑那是十分的敬重的,自然是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那么这就奇怪了,既然不是轩辕氏这些大宗师的花,那么能做到这个事情的人究竟是谁呢?夜魔就更加不可能了,这个男人死了之后,上古魔族就真的是成为了历史了!

难道说如今天元大陆上还有零零星星地上古魔族吗?好吧,即便这样地人那是真的存在地花,那么他们地力量也是没有如此地强悍,对于这些上古魔族地弟子来说,采桑那简直就是一个噩梦一般地存在,当年在上古魔族地时候,这个女人地手段那就是十分地狠辣!若是因此有了什么强敌地花,这个倒是可以理解地,但是这些人那根本就是垃圾,从前不敢对采桑怎么样,如今采桑自我封印了,那么此人地实力那是更加地强悍,这些日子就更加不敢招惹了!

原来采桑这个人知道自己在上古魔族手段过于地狠辣,因此,在自我封印地同时,更是布置了大量地精妙阵法和机关,这些人若是好好地,不来招惹自己,那就算了,若是这些弟子敢来地花,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死地无比地难看,这一点,那是可以保证地!

“二妹啊,这样地事情,既然已经是发生了,那么你此刻就算是着急,那么也是没有了任何地用处了,这个采桑前辈实力极为地惊人,我甚至都是在怀疑,这个事情那应该是她自己弄出来地,除了她自己之外,别人也应该是没有这么地无聊地!”

这是瑶姬的直觉,这么多年以来,大姐的直觉那一向都是十分的精准的,只要她是这么说了,那么九成就应该是如此了,只是她为什么訞这么做呢?此刻的烈山族中,一个久违的女子终于是来了,她正是已经自我苏醒的采桑,她是来见听訞的,“这么多年不见,你可好吗?我自己是真的没有想到,我自己竟然是可以苏醒的,我想我能自我苏醒,这应该是红妆的力量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你是完成的很好,女儿的成长我很满意,我已经是沉睡了这么多年,也是应该要好好的活动一下了,你说是吧,妹妹!”

“姐姐?竟然真的是您?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此生竟然还能再见到你,你竟然是苏醒了?这颗真实一件天大的好事情啊,那么你此番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我知道,你当年还有一件事情尚未完成,你曾对我说你希望这件事情等你苏醒了之后,自己来完成,因此,这么些年,我一直都是没有动手的!”当年的采桑其实是可以避免自己的暴走的,可是造成她如今这个模样的人,如今竟然还是好好的活着,是的,自己如今是苏醒了,那么就应该要把该做的事情都是给做了!

“我来找你,自然是为了向你借一件兵器的,你也是应该知道的吧,天下之间,也只有那个兵器才能对那个人造成伤害,当年我若是有那个兵器的花,那么也许情况自然就不一样了!“采桑说的兵刃便是斩魂剑,这一把剑是昔日她的专属兵刃,在自我封印之前,采桑是将这一把剑送给了听訞,而采桑訞对付的人便是墨魂!

此人也是上古魔族的族长,他以为自己隐居起来了,那么从前地事情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吗?天下可没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但是采桑也是知道墨魂此人实力强大,一般的手段,那是无法战胜他的,唯一的法子就是将斩魂剑重新拿回来才可以!

听訞点了点头,“这一把斩魂剑,我一直都是珍藏着,你也应该是知道的,这是你送给我的剑,我是从来都舍不得使用的,因此,这一把剑上,依然是有着你的气息和力量,我从来都是没有动过,我也是知道,着一战,你也是期待了很久了,若是真的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只要一句话就可以了!“

听訞能有这一份心这就已经很好了,如今的自己变成了这个模样,怎么还能需要别人的帮助呢?就算是自己想要去见见神农,这都是不可能得事情,就算是见到了,那么应该是訞说些什么呢?还是算了吧,如今这两人过得很好,这也是自己希望看到得事情,就不要去打扰他们了,红妆也是不错,她对自己说得话,自己也是听见了,行了,自己得心愿已经是完成得差不多了,如今,只要将墨魂那个男人干掉得话,那么自己就可以安然得离开了,其实早在很多年前,自己就应该是要离开了,如今得这里其实已经是没有了自己得位置了!

墨魂知道,采桑那个女人苏醒了,他也是知道他们两人之间那是一定会有一战得,当年这个女人就不是自己得对手,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这事情依然是没有任何得变化,自己虽然是隐居了多年,可是自己得实力依然是存在得,这个女人在自己得面前那是不堪一击得,简直就是一个十足得垃圾,当年若不是自己得话,这个女人怎么会有今日这么强大得力量呢?难道她都是忘记了吗?

忘记?采桑自然是不会忘记得,不过采桑更加应该记住得事情就是,墨魂这个那人呢为了看啊可能上古魔族得传世心法,天魔神功究竟是有多么得强大,直接是将上古魔族得血脉注入到了自己得体内,可是当时得采桑并不知道,这是因为墨魂这个男人说,只要是有了上古魔族的血脉之力的话,俺么不管是什么样的招式,那都是可以学会的,当时的采桑那是十分的年轻的,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既然是可以得到强大地力量的话,那么这个事情自己自然是十分愿意的!

好了,这么一来,自己最后虽然是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可是这一份力量实在是太不稳定了,一旦暴走的话,就会让自己彻底的失去意识,不然的话ua,她怎么会自我封印这么多年呢|?后来要不是红妆的声音的话,自己那是永远无法自己苏醒的!这个墨魂竟然是把自己当成了工具人,那么久不要怪采桑狠辣了!

斩魂剑通体血红,采用天外陨石加上稀有金属打造而成,那是吹毛断发,无比的锋锐,虽然是名声不如轩辕剑和酒神剑,但是在威力上,这斩魂剑和这两把剑的威力那是持平的!更是因为威力过于的强大,有的人更是将这斩魂剑称之为妖剑!“老友啊,已经是多年不见了,这么多年,你可曾想念我吗?我可是十分的想念你的,如今,你我可以再次联手了,你应该是十分的高兴吧!“

斩魂剑原本剑刃之上有着厚厚的一层锈迹,可是当采桑握住这一把剑的时候,这所有的秀吉都是消失了,这一把剑竟然是爆发出了惊人的红色光芒,仿佛是在这一刻彻底的恢复了昔日的光彩了,同时,斩魂剑在听见了采桑的声音之后,那是终于爆发出了阵阵的剑鸣!

是的,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自己的这个主人竟然是再次回来了,它久知道和一天最后一定会来的,因此,在那之前,自己一直都是在默默的等待,听訞看见自己的姐姐再次恢复了昔日的风采,那是真的高兴啊,这一幕若是可以让红妆看到的话,那就最好了,而神农则是感应到了采桑的力量,采桑的力量那是十分的特殊的,有着淡淡的阴柔之气,和霸道,神农知道这么多的高手,可是整个烈山族就只有采桑是这样的力量!

采桑没有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见到了神农,都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这个男人竟然是没有一丝的变化,上天对它还真是不错啊,难得,这个女人的脸上此刻竟然是多了一丝不自然,活着是窘迫更准确些,“去吧,去完成你应该要完成的事情,若是需要帮助的话,我会帮助你的!“最先打破窘迫的是神农!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人都是出身同族,是最好的朋友!

从前的不理解和埋怨,如今都是释然了,若是不够深爱的话,那么采桑如何会独自承受这么多年的寂寞和痛苦呢?采桑以为神农一定会埋怨自己的,毕竟,这是一个十分重情的那人呢,自己的不告而别,虽然初衷是好的,可是换作是旁人的话,那么一定是不能理解的!只是她没有想到,神农竟然是使然了,是的,这就是神农,他的胸怀,才是他最强的地方!

“大哥,从前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知道,听訞会好好的照顾你的,我这样的一个人不配得到你的爱,若是这一战之后,我还能好好的回来,那么我一定会郑重地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地,若是不能地话,那么你地心中也不用对我挂念,因为不值得!“随即,采桑那是飘然而去,其实,采桑又何尝不是重情之人,可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在面对这样的情况的时候,他自然是想到什么,那就是做什么了!

至于旁人会怎么看待自己,那是之后自己才能知道的,“采桑姐姐就是这样的,其实她的心中很苦,在爱和力量之间,她选择了力量,但是内心深处又是无法真正的舍弃爱,这次啊是她的矛盾之处啊,咱们可是说好了啊,那墨魂若是认真战斗的话,那么就算了,若是不认真战斗的话,咱们两人可绝对不能做摆设知道吗?“听訞说道。

“这个就算是你不说的话,我也打算这么做的,红妆是越来越像她的母亲了,哦,我的意思是,红妆的身上集合了你和采桑所有的优点,因此,我才将这烈山族族长的位置留给她,若是她可以好好的继承的话,那么就最好了!“

“不要这样,你也是知道的,红妆在等待了千年之后,才终于和长安相聚,我替她看着烈山,这难道不好吗?这等待究竟是一个什么感觉,我想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了,这么多年以来,难道你是真的不希望红妆叫你一声爹爹吗?我到现在都是记得啊,当这个小丫头再次叫你爹爹的时候,你是有多么的高兴!其实,当时,我也是有好久,都没有在你的脸上看到这样的快乐表情了!“听訞对神农不单单是爱,还有敬重!

这个男人看似飞扬,实则心思很重,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修炼,或者是将时间都放在了打理烈山族上,也就是最近这几年,他才敢去放肆的玩玩,昔日,烈山族经历了那么多的强敌,这难道不都是这个神农打败的吗?

“你是怎么想的,我还是知道的,你啊就是喜欢让别人听你的,好,既然你是有着这个心愿的话,那么我就成全你,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采桑看到了神农和听訞的深情,他放心了她眼神中的温情渐渐消失,变成了冰冷!

魂之湖,这里是墨魂的隐居之地,这湖水无比的清澈,周围的环境也是非常的好,有着很强的灵兽气息,看来这个男人在隐居的这些年,那是真的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这很好,于是,她朗声道:“老友来访,不如现身一见!“这采桑的声音宛如实质音波一般,让周围的力量出现了丝丝的震动!

周围的灵兽们都是感受到了来者的强大气息,纷纷逃窜,简直就是开玩笑啊,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啊,这和主人说的那是一个人吗?主人是怎么和自己说的,说什么,会有一个对头来找自己的麻烦,希望诸位灵兽可以帮助自己!当时诸多灵兽那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自然是答应了,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来者虽然是一个女子,可是在实力上,竟然是和主人相当!

在面对这样的强敌的时候,唯一的法子就是赶紧逃走,不逃走的话,难道是要被击杀吗?相信,只有仨孩子才会这么做的吧?

“哈哈哈,真是的,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你的功力终于是达到了和我相当的地步了,都是达到了归元极,其实你能有如今的功力,安是真的要好好的谢谢我的,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非但没有好好的谢谢我,此刻,竟然还要杀我,可是你也是知道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当年我能害你一次,那么久可以害你第二次!“

“斩魂剑吗?哈哈,你以为你得到了斩魂剑之后,究竟可以改变这一切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你在强大的同时,我也是强大了不少,和你相比的话,我还是要比你强的,稳定恶这些灵兽自然都不是你的毒死后,他们没有资格和你比试,我来做你的对手好了,你应该还记得吧,我的属性是水,这里是魂之胡,是我的主场,你无法战胜我的!”

湖水泛起波澜,波澜变成巨浪,在巨浪之上站着一个飘逸的男子,其实上古已经是不在了,而墨魂也是早就忘记了过去的一起,为了忘记过去的一起,他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的,如今,除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之外,再也没有要给人可以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因此只要是将此人击杀的话,那么他就可以放心归隐了!

其实若是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愿意去战斗的,尤其是和采桑战斗!当年采桑的天赋那是真的好,必须要承认的是,当年他确实是把采桑当成了容器一般,去测量天魔神功的力量,可是到后来,连他自己都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是可以完美的吸收上古魔族的血脉,这样的事情,除了自己可以做到之外,就只有她能做到了,这如何能让他不高兴呢?

因此,他是真的想要好好的培养这个女子的,更是希望这个女子日后可以完美的继承族长之位,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子竟然是为了想要摆脱上古魔族的血脉,竟然是选择了自我封印,这个女人终究是辜负了自己的希望了,既然如此,那么这个女子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了!“既然你已经都是决定了,那么此刻,你究竟还在等什么呢?还不动手吗?”

“听闻这斩魂剑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克星,今日我还真的是想要见识一下,看看我这唯一的克星究竟是有多么的厉害!”

可是采桑说道:“虽然此刻我是要杀了你,但是你毕竟对我也是有着恩情的,我还没有回报你的恩情,这样好了,我先承受你三招,就算是还了你的恩情,如此,我也是可以放心的和你交手了,我这人就是这样的,绝对不会欠别人的任何东西!”承受自己三招吗?这个女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难道是不知道,她这一身的本事有八成是自己传授的,不做任何防御承受自己三招,难道说这个女人想要找死吗?其实,此刻墨魂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的犹豫!

这个女人都是要来杀自己了,可是自己竟然是没有一丝的愤怒,反而是有些高兴,似乎,自己培养的战士,那就应该这么做才对,这算是什么喜好呢?喜好是对的,可是这个男人真正喜欢的人是采桑,可是这一份情感,就连他自己都是不知道的!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自己那是真的不知道啊!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不做防御承受我三招,你说错了,其实你变成这样,那就是我的错,因此,你要斩杀我,我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你从来都没有欠下我什么,反而是我欠了你很多,当年我对于过于的苛刻,算了,这些事情还说有什么意思呢?这就动手吧,拿出你全部的实力出来,你的要求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你竟然是不答应,这是为什么,墨魂,都是到了这个时候了,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呢?你应该是知道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是不会改变我的主意的,好,既然你不答应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这一出手就是杀招!”顿时红光漫天,一道惊人凌厉的剑气那是呼啸而出,这正是斩魂剑的威力,这一刀见此在此刻竟然是凝聚成了一条苍龙和一只猛虎!

“哈哈哈,真是厉害的剑气啊,简单的招式都是有着如此的威力,若是运用此剑,施展出天魔剑法的话,只怕我还真的不是你的对手了,看来这外界的传言果然是不错的,对于此剑我还是了解的不够啊,我是不能直接硬接这一道剑气的!”

“嗖”这一道剑气那是呼啸而过,墨魂没有防御,他是自愿承受这一剑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这剑法的力量,于是,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的调整自己的力量。“这一剑当真不错,可惜啊,此刻的你,已经是没有了全盛时期的力量了,不然刚才这一剑的话,那已经是可以将我完美的击杀了,不过此刻的你,应该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了,这一把斩魂剑的最大破绽是什么了,常人都说这一把神剑的威力那是丝毫不弱轩辕剑,哈哈哈,这简直就是胡说,这一把剑的威力如何能和轩辕剑相比呢?这一把剑最大的弱点就是剑气不够平衡,若是使用的不够好的话,那么包括使用者自己都会陷入到狂乱的地步,因此,这一把剑才会被封印了这么多年,而且这一把剑也是没有剑灵的,若是有剑灵的话,那么自然是可以平衡这其中的力量,但是可惜啊,这样的剑灵是没有的!”

“因此,就算是你的话,也是不可以长时间使用这一把剑的,不然的话,你自己一定是会承受不住的,怎么样,我说的可对吗?这是我从刚才的那一招想到的,你既然都是拿出了这样的剑了,那么我也是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兵刃好了,其实我的兵刃你在很多年前,那就是十分的熟悉的,只是在这么多年过去之后,你应该是忘记了!”

这墨魂的兵刃其实就是一支笔!不错,就是一支笔,而且是极为寻常的那一种毛笔,此人就只会一种招式,名为山河图,将所画下的东西变成真实,这山河图是他最强的招式,一旦被困住之后,那么想要出来的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一招也是被称之为不可防御的一招,因为,这一招那是瞬间发动的,没有人可以抵挡住这一招的威力!!

“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对于这一招,应该是没有人比你更加的清楚了,从前你可是在这一招上吃了很多的苦头的,不然的话,你的实力也不会如此的强悍,而你也什么都不用做了,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你就已经是身处在这个幻境中了,你也应该是知道的,我的幻境,被称之为最真实的幻境,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都是在寻找我,可是我一直都是没有告诉你的是,我如今就剩下一些精神力量了,而这些精神力量根本就不能和你战斗,但是你的战意是那么的强悍,我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是用着幻境和你交手了,你应该是知道的,你的一身的幻术,那都是我传授给你的,夜魔那个男人自然不是你的对手,其实对于那个男人我也是没有抱着什么希望的!

当时我唯一看重的人,那就是你,可是你自己看看,这么多年以来,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呢?好吧,既然都是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在过去的这些年中,我其实一直都是深爱着你的,是的,着一点也是我刚刚才想明白的,我希望我这么做,还不算是太晚!“

什么,还有比这个更人吃惊的事情吗?爱自己,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着怎么可能呢?这个男人爱自己,真实有趣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反正我自己可是不信的,你也不应该相信,不是吗?因为太可笑了!”一个自己要杀的人竟然是爱上了自己,而且看这样子,应该是时间不断了,就算是真的,那又能怎么样呢?采桑这一生唯一爱的人就是神农,而且这一份情感那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墨魂终于是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其实这一份情感,真的是他自己才想明白的,自己为什么会对采桑如此的宽容呢?除了是爱之外,他是想不到别的答案了,喜欢的原因此刻也是知道了,就是因为这个女子的过人天赋,至于容貌什么的,他是根本就不在乎的,这个墨魂啊,若是遇上一个天赋过人的人,那么是一定要弄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修炼了什么,才会有着如此厉害的天赋!

若是可以的话,墨魂希望这个女人可以放下过去的一切,和他一起将上古魔族从新建立起来,墨魂相信,若是依靠他们两人的力量的话,那么一定是可以把上古魔族变得比之前更好,但是他也是知道的,这不过就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这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我之前那么说其实就是想要留下你的性命,我是真的不忍心看你就这么死了,但是没有法子,既然这是你自己的选择的话,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

此刻的采桑身处山河图中,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攻击,飓风、雷电、火焰、山崩地裂,你能想到的一切,这个女人那都是在承受,可是这些攻击对于他来说,那根本就不算什么,这个男人的本事其实这么多年以来,那就没有变化过!不过就是自己手中的乾坤笔和山河图更加的熟练了而已,不错,这山河图其实是一件天下至宝,手中的乾坤笔和这个山河图那也是相互配套使用的,如此它们两者的威力才能发挥到最大!

在自我封印的这些年中,采桑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如何去破解这个强悍的两大至宝,可惜啊,自己思考了很多年,却一直都是没有任何的法子,一直到刚刚苏醒的时候,他才终于想明白了,究竟要如何做,既然无法将这灵宝中的力量消灭的话,那么不如就直接将这两大灵宝中的力量彻底炼化好了,若是这其中的力量变成了自己的力量的话,那么情况自然就是不一样了!

因此,采桑如今看似是什么都没有做,实际上,她一直都是在吸收这两大灵宝的力量,而且使用的便是昔日墨魂传授给自己的口诀,这口诀的根本其实也是根据这两大灵宝演变而来的,因此,虽然说中间是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根本没有变!

很快的,墨魂就是发现了这个女人的真实想法,这个女人还真实厉害啊,真不愧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竟然是想要吸收我灵宝的力量,只是这个法子想想倒是可以的,想要做到的话,这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哈哈哈,你想要吸收这其中的力量,你认为你真的可以做到吗?当年也不是没有像你一样的高手打算这么做,可惜啊,最后它们竟然全部都是失败了!”

“因为我的这两大灵宝和别的灵宝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当你打算吸收力量的时候,那么你自己的力量先先一步被吸收,难道,到了此刻,你竟然都是没有感觉出来吗?这山河图中有着无比浑厚的精神力,而且这些精神力那都是不一样的,你一向都是十分的聪明的,就算是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自然是因为,这些精神力都是属于不同的强者!“

“这些家伙的实力当年那都是极为的强悍的,可是在遇上了我之后,看看它们自己都是变成了什么模样?难道你真的也希望自己也是变成这样吗?因此,趁我现在还没有改变主意的话,你赶紧的放弃战斗,我是看在过去的面子上,可以完全和你不计较的,不然你最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我自己都是不知道的,说真的,我是真的不愿意你变成那样的,那样的二话,对于你自己来说,那是真的太可惜了!“

采桑并未搭话,此刻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了这个山河图的力量上了,经过刚才这个男人的一番提醒之后,她终于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山河图的力量其实已经是和这个男人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

因此,若是想要将这两大至宝的力量完美的吸收的话,那么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将这些极为强大的精神力吸收了,只是这个事情想要做到的话,那么是真的很不容易的,这些强大的精神力属于不同的强者,它们每一个人的成长经历那都是不一样的,必须要找到其中的规律才可以,只是这也是真的很不容易的!

可是这越是不容易的事情,一旦做到了之后,那就会变得十分的有成就感,既然寻找不到规律的话,那么又何必执着呢?难道自己就是不能给它们创造出一个规律吗?让这些精神力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运行,这就是规律了!如此异想天开的法子,这天下只怕是能想到的人也没有几个了,此刻采桑的实力虽然是不如全盛时期了,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那还是可以的!

昔日采桑的能力便是创造,从无到有,这是创造,昔日在上古魔族的时候,这样的时期,自己也不知道是做了多少了,为此,这个女人还专门是创造出了一门心法,名为规律,此刻,她是施展出这一门心法的话,周围顿时就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周围的力量似乎是出现了一丝的变化,这所有的力量都是汇聚在了她的身边了,这想要创造出新规律的话,那么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打破从前的规律!

“你可真是厉害啊,这样的事情,你都是可以做到的,你的这一能力我今日是第一次见到!”天地所有的力量此刻都是融合在了她的手指中了,竟然是形成了一道无比凌厉的剑气,将这些个凌厉凝聚成剑气,这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呢?“嗖嗖嗖”这凌厉无比的剑气那是全部爆发出来,淡淡是从画面来看,那是极为的好看的,天下能将剑法施展的如此好看的,只怕也是没有几个了!但是不管人员如何变化,采桑都是其中之一!

这剑气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破坏力的,或者说这一道剑气其实破坏的是周围的精神力流动,果然啊,这周围的精神力竟然是再次发生了变化!这个女人竟然是真的做到了这一点,这怎么可能呢?当年自己为了驯化这山河图可是花费了不少的精神力的,但是看看这个女人竟然是可以这么容易就是做到了,足以见得,这个女子的天赋是多么的高!

这个女人要是真的就这么死了,那才是真的可惜啊,不行,自己今日一定是要让这个女子彻底的遗忘神农,这个神农在一日,自己的上古魔族就无法得到重生,似乎从以前开始那就是这样的,神农一直都是在压制自己的上古魔族,一直到今日,自己都是没有缓过劲来,不得已,自己只有是隐居这么多年,但是这样的日子早就应该是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当年我没有做到的事情,你竟然都是做到了,这颗真是太好了,你颗知道,这山河图中的精神力是多么的强大吗?好吧,既然事情都是到了这一步的话,那么我就告诉你好了,其实这山河图中陨落的高手,那全部都是自己找来的,为的就是希望借助它们的手吸收着一份精神念力,但是这些人看似实力强大,可是依然是无比的垃圾,真的是太好了,它们无法做到的事情,你竟然是做到了,你颗知道,此刻我是有多么的高兴吗?

“如今,我终于是可以得到着一份力量了,其实这一份力量原本就是属于我的,在迟到了这么多年之后,这一份力量终于是回到了我的手中了!那么既然是这样的话,你这个女人的作用也是已经完成了!“原来这才是墨魂真正的想法!他是一直想要这一份强大的精神力,只要是有了这一份强大的精神力的话,那么着急想要去斩杀神农,这都是可以的了!

天知道,这个男人为了得到可以和神农抗衡的力量,这些年那究竟是经历了什么,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要过去了,“哈哈哈,这是不可能的,我既然敢自己吸收这一份力量的话,那么我就不怕你来吸收,看来,你对我还是不够了解,当外界的力量融合到我的体内的时候,那么这一份力量自然就是我的了,那是任何力量都无法获取的!“

“这些年,你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我还是知道的,你其实一直都是想要将神农击杀,但是可惜啊,这么多年以来,这个心愿,你一直都是没有完成,今日、过去、未来你都是无法完成这个心愿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