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 A+
所属分类:教育文章

思念,是地球上唯一违反地心引力的东西。

忽有故人心上过,眼望苍穹雪纷纷。一年一度的雪,熬白了多少等待,煮沸了多少相思。

回到开封的赵匡胤,在这有些惊喜有些冷清还很陌生的皇宫里,长夜漫漫,锦凉衾寒,往日旧爱,一一爬上心间。

征罢淮南,剿灭李重进,赵匡胤还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派人到大名府接回他的旧日情人韩素梅。

当初,赵匡胤和柴荣、郑恩三人结为异姓兄弟,一起在郭威军营效力,大哥柴荣曾经半开玩笑地说:“我们三兄弟打天下,有朝一日我若坐了皇帝,这江山咱们兄弟轮流执掌,兄死弟继,老大做了老二做,老二做了老三做。”

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说者无心,听者也不会当真。后来,柴荣真的做了皇帝,驾崩后传位给了自己七岁的儿子柴宗训。

陈桥兵变,赵匡胤进宫见小符皇后,没想到郑恩却把这个事儿给提起来,质问符皇后:“大哥曾有言在先,皇位要兄死弟继,今大哥食言,是何道理?”

符皇后无语,只得同意将皇位禅让于赵匡胤。

韩素梅是大名府著名的歌妓,赵匡胤封她为妃,郑恩心里一百八十个不满意,他觉得这个青楼出身的娘娘配不上二哥,为这事,没少在赵匡胤面前饶舌。

赵匡胤却很宠韩素梅,他想专门造一座桃花宫,给韩素梅居住,特地命人绘制了一幅宫殿图,郑恩不是有意见吗,那就让他来做这个监工,负责督造桃花宫。郑恩是个粗人,上阵杀敌他行,让他来管工地,搞房地产,确实为难他了。

赵匡胤就是要用这个监工来堵住郑恩的嘴。牢骚是要发的,活还是要干的。

陶三春经常责怪郑恩不该对皇上如此不尊,虽说赵匡胤是你的结义二哥,但是现在人家是皇上,身份尊贵,金口玉言,伴君如伴虎,还是要小心一点为上。

郑恩一句话也没听进去,照样跟赵匡胤急赤白脸。

转眼数月过去,宫殿造好了。赵匡胤搞了个庆功宴,开了个派对,庆祝韩妃乔迁新居。

“喜欢吗?”赵匡胤问。

“喜欢。”贵妃答。

“我就喜欢你喜欢的,让我陪你一起喜欢。”赵匡胤道。

自此,赵匡胤经常夜宿桃花宫,有几次,还误了上朝,郑恩更是颇有微词。赵匡胤心中不悦,也只得一忍再忍。

韩贵妃有个弟弟叫韩龙,本是大名府的一名无业的混混,韩素梅进宫做了妃子,他也沾光成了国舅爷,被封了个官儿。

东京这地儿可比大名府好玩多了,韩龙有事没事总爱到街上去炫去捞,不是顺手搂了谁家的宝贝,就是抢了哪家的姑娘。

一天,韩龙故伎重演,又在街上调戏一位小妇人。刚好,郑恩郑王爷骑马打此经过,小女子呼喊救命,郑恩一见,怒火上升,跳下马揪住韩龙,就是一顿胖揍,把个国舅爷打了个半死,救下小女子。

韩龙灰溜溜地跑进桃花宫,控诉郑恩的暴行。韩素梅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品行不端,就想把这件事压下来,不想让赵匡胤知道,没想到韩龙得理不饶人,非要出这口恶气不行。

正在争执的时候,有太监高声喧喝:“皇上驾到!”

韩龙跪倒接驾。

赵匡胤一来就问:“你这是什么情况?如此狼狈。”

韩龙就把被郑恩打的事,添油加醋地说给赵匡胤来评理,赵匡胤笑道:“郑王爷我都不敢惹,我看你就算了吧。”

没想到韩龙急了,质问道:“难道在咱们大宋朝,这个郑王爷比皇上您还大吗?”赵匡胤一听这话,脸立马黑了下来。

他命人到北平王府,宣郑恩前来见驾。

北平王府,陶三春正在数落郑恩郑子明:“这韩龙大大小小也是个国舅,看在皇上的面子上,说什么也不能随随便便把人打了。”

有太监来宣旨,让郑王爷入宫见驾。陶三春再三叮嘱,“跟皇上认个错,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怒。”

赵匡胤见郑恩进得宫来,命人摆上一桌酒席,兄弟二人开始对饮。韩素梅就依偎在赵匡胤身边,帮着添酒加醋,郑恩虽然心里看不惯,但是碍于皇上的面子,也只能闭嘴喝酒。

推杯换盏之间,韩龙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郑恩一见韩龙,心里这个气就不打一处来,怎么,你到我二哥这里告御状来了?这是不让我们哥俩好好喝酒啊。

“驴球入的!我还打得你轻……”借着酒劲,郑恩这张嘴就缺了个把门的,嘴里骂骂咧咧的,说话很不好听,对这贵妃姐弟俩免不了在言语上多有冲撞。

韩素梅自知出身不好,今天遇上郑恩这莽汉,这姐弟俩也只得认了。

赵匡胤的本意是请郑恩进宫,顺便化解一下他和这姐弟俩之间的矛盾,没想到郑恩秉性太直,脾气暴戾,根本无视他这个皇帝老大哥的存在。当下龙颜大怒,吩咐手下将郑恩绑至宫门外,听候发落。

殿前卫士过来,抹肩头拢二臂,就把郑恩给绑了起来。

郑恩见自己被绑了,急得破口大骂韩素梅姐弟,顺便绕上赵匡胤,连“荒淫无道的昏君”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赵匡胤气得直哆嗦,韩素梅姐弟俩趁机劝酒,不知不觉,匡胤的酒有点多了,被宫女搀着进了寝殿。

◆借刀杀人

韩龙道:“皇上今天绑了郑黑子,若不趁机下手,明天天一亮,皇上酒醒了,肯定会放了他,那我们今天的努力就白费了,不如向皇上讨个口谕,一不做二不休,今晚就把这货给做了。”

韩素梅心里没底,犹豫半晌,拿不定主意,不知如何是好。

驸马都尉,殿前副都点检高怀德当晚夜值,禁军卫士行至桃花宫,一眼就看到被绑在殿外的郑恩。郑恩也看到了值夜的高怀德,连喊救命。

“皇上宠爱这姓韩的狐狸精,听信谗言,他要杀我,贤弟快来救我!”

高怀德大惊,问明缘由,高怀德想要闯宫,找皇上说理求情。可这是皇上和妃子的寝宫,任你官职再大,这个地方也是硬闯不得的,想要给皇上传个话,又是韩氏兄妹的地盘,根本办不到。

高怀德赶紧派人去给北平王妃陶三春送信,这母老虎如果知道自己的丈夫被皇上绑了,一准儿会找皇上说理。自己没办法对付韩素梅,天不怕地不怕的陶三春正合适。

这边有人去给陶三春送信,桃花宫内,也急坏了韩氏姐弟俩。

刚才太监来报,说高怀德在宫外,要见皇上,替郑黑子求情。这到嘴的鸭子不能让它飞了,如果今天拿不下郑黑子,以后就再没机会了,定会被他欺负一辈子。

闯宫不行,那就写奏折,奏折是给皇上看的,没有人敢拦。

高怀德留下两名兵士照看郑恩,自己回到午门大帐,刷刷点点写好奏章,赶紧又回到桃花宫,给皇上递折子。

侍卫太监们辗转将奏折交给韩贵妃,韩素梅随手放到书案上。

“姐,不能再等了!”韩龙急得跳将起来。

韩素梅咬了咬牙,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倒葫芦洒不了油,她壮着胆子进到寝宫,赵匡胤正呼呼大睡。

韩素梅推了推赵匡胤,见没什么反应,低声问道:“皇上,这郑黑子酒醉对皇上您大不敬,您说他该不该杀?”

赵匡胤没言语,韩素梅不依不饶,赵匡胤被弄烦了,嘴里嘟囔了一句,“你说该杀就该杀……”转个身又睡熟了。

在一瞬间,有百万种可能。

韩氏兄妹,终于套到了赵匡胤的“口谕”,立即传旨下去,“北平王郑恩,忤逆当今圣上和贵妃娘娘,犯大不敬之罪,皇上口谕,‘斩立决’……”

韩龙带着四名殿外侍卫,二话不说,来到宫外,道:“郑王爷,对不住了,是皇上要杀您,有冤您跟他说去,我是奉命行事……”

皇上都下令了,禁军士兵哪敢动手,只能乖乖地看着郑恩受刑。

高怀德拔刀想拦,侍卫们上前,将高怀德团团围住。

韩龙手起刀落,可怜的郑恩郑子明,雌雄眼善观天下,枣阳槊报国安邦,一向眼里揉不进沙子的北平王爷,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在自己建造的桃花宫外,做了刀下鬼。

郑王爷血溅桃花宫,高怀德一下子就不淡定了。好你个韩氏兄妹,借刀杀人,这招用的太绝了,杀了郑王爷,皇上,我那大舅哥说不定还蒙在鼓里呢。这兄妹俩不能留在皇上身边了,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功臣良将要死于非命。

“无量天尊!”军师苗广义手执拂尘,快步赶了过来。

高怀德赶紧迎上,“军师您看,北平王死得冤啊!”

苗广义道:“我已算到,饿虎星今日归位,还是来晚了一步。北平王素来憨直,做事大大咧咧,伤官家体面而不自知,命中该有此一劫。”

高怀德道:“可恼那韩龙,蒙蔽圣听,胡作非为,不可饶他……”

苗广义道:“天道昭昭,因缘果报,自有分晓。”

陶三春得到消息,皇上要杀她家老黑,马上披挂整齐,手提银锤,带上十几个家丁,急火火地赶到午门。

也该着郑恩命运不济,如果被放在午门斩首,陶三春也能救得了他,偏偏他是被绑在桃花宫外,陶三春在外面干着急进不了皇宫。

“今夜当值的是哪位将军,让他给我出来,姑奶奶要见他!”早有兵士去告知高怀德。高怀德正在帐内伤心,听闻陶三春到了,赶紧和军师苗广义一同走上城头。

城外灯油火把,照亮一员女将,银盔银甲,手提镔铁烂银锤,正是一品勇猛夫人陶三春。她骑在马上,团团乱转,马蹄子踏在青石板上,噔噔直响。

高怀德道:“弟妹啊,你……你来晚了,郑王爷已经……已经……”他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陶三春急了,“到底给咋的啦?”

高怀德道:“都怪我,没能救下郑王爷,如今他……他已经被韩龙给斩了……”

陶三春听罢,一点也矜持不住了,她是放声大哭,家丁们也跟着哭得稀里哗啦。陶三春叫嚷着,誓要杀进宫去,让赵匡胤给他家老黑偿命。

高怀德这边想劝也劝不住,他看着军师,苗广义道:“守好城门,请皇上圣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