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全部吞下)小说全文无删减

  • A+
所属分类:短篇文章

穆天尧坐在办公室里,高大挺拔,满身冷光,旁边的人都站在那里,不敢抬头。

平日里,他们善于说话,他们的手有着逆转是非的魔力,即使是最受欢迎的电影明星也无法摆脱他们的陷阱。

此刻,在穆天尧面前,各种媒体的头头像乌龟一样躲在龟墙里劝我,我怕,一出来,我就被穆天尧吃掉了。

“总统给了你一个机会。如果你不起来离开这间办公室,你就没有机会后悔了。”

谷淮知道穆天尧很生气,这些人显然是想在沉默中混为一谈,即使他们什么都不说,被释放后还是会破产,甚至坐牢。

“穆校长,我们接到您的命令后,真的把照片都销毁了,哪怕我们有勇气,也不敢违抗您的命令。

他害怕后,有人跑出来求饶,一个一个地鞠躬,希望鞠躬让穆天尧看到他们的诚意。

但因为他自己的身份,他在外面也是个很有名望的人。如果他行为过激,他将不能继续在这个地区工作。

“哦,你敢吗?”

穆天尧把自己的照片扔给这些人。

照片散落在地板上,上面躺着昏迷的纪若在白色的床上,一张一张地,没有看一眼,穆天尧的眼睛似乎在滴血。

就算纪若和他无关,她肚子里的孩子也真的是他的了,就像一记耳光。

“穆主席,这真的不是我们所做的。我们怎么能做这种事?”

突然,这些媒体编辑不顾脸色,跪下求饶。

对于那些最擅长挖掘新闻的人来说,穆天尧的手段怎么可能不得而知。

“滚开!”

穆天尧虽然很生气,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从这些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

他们出去后,站在一旁的顾淮说话很慢。

“不是沐城的记者,应该是暗中策划的人。这些照片来自国外网站,被一些暗中不满的人催眠。

一天晚上,一夜过后不久,穆天尧想,如果吉某没有孩子,他和吉某之间就没有其他关系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会原谅吉娅的所作所为。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但现在,当你看着照片中的纪若时,穆天尧觉得很不舒服。

这个女人当时一定很绝望。昏迷中的明明决心保护孩子,但是

“赶快把这件事做完,找出幕后黑手!”

穆天尧眼神狂野,身躯宛如皇室,自从穆城在穆城站稳脚跟后,第一次有人敢在他眼皮底下做这种事。

本来我今天想再去穆家接吉娅,但去了吉若楼下。

房间里的灯还亮着,那个女人不应该睡觉。

直到旁边的汽车喇叭响了,穆天尧冷漠地回头一看,才发现是穆智,然后忍住了怒火。

“都在这里。“你何不上楼去看看呢?”穆志和旁边的一个女人出去了,虽然年纪大了,衣着朴素,但穆天尧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脾气。

“他……”季琦香看着穆天尧,觉得自己很熟悉他。

穆天尧,我的表妹。穆智简单的介绍,她不敢告诉季琦阿姨,这个人欺负季琦的话。

穆天傲!季琦咕哝着又念了一遍,那个名字,她说了好多遍就听到了季若,当我听说季若受了那么多苦,我甚至把他骂了一顿。我一见到他就想教训他。

但现在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上去!”

季琦悄悄地说,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纪若的房间不大,但经过一些人之后,似乎有点拥挤。

季琦来了,季若说话了。

“傻孩子!”季琦忍不住看到了季若。

她外表平静,比什么都关心。

荣峰兴致勃勃地退了下来,但见到穆天尧后,他厌恶地看着穆天尧,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真的很想为了纪若打败穆天尧。

“傻小子,我们再也回不来了。”季琦伤心地告诉沐城,她的生活不想回到原来的地方。

没有纪若,她今天不会在这里。

“纪若,我们离婚吧!”穆天尧站在纪若面前冷冷地说。

当大家听到这个消息时,除了穆志,都很惊讶。

大家都知道结婚证上是姬娅的名字,不是姬若,是固定的,所以没有离婚的可能。

“离婚?什么样的离婚?你不配,荣枫站在纪若面前,把她搂在怀里,他知道穆天尧的意思,这是男人的承诺,但他不想看到他给纪若的幻想。

无论荣峰在边上说什么,穆天尧始终没有动过,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纪若的身体。

“傻小子,你怎么看?”别人不认识纪若,但从小抚养纪若的纪琦却知道,虽然我经历过痛苦,但我不能轻易失去信心。

纪若看了看纪琦,看了看穆志,看了看荣峰,最后看了看穆天尧。

她曾经想和这个男人为爱而战,但最终,这是怎么发生的?

“好吧!”至少我同意了。

此时,纪若和穆天尧拿到结婚证后,纪家立即将纪雅的户口收回,如果你想离婚,就得去纪家。

不出所料,当穆天尧和妻子出现在纪如家门口,说要和纪如离婚时,纪如的家人显得很疯狂,想把他们赶走。

即使他们死了,也不能和吉娅离婚。他们一离开,吉石集团就准备好了。

“小雅,把户口簿给我?”穆天尧看着纪雅,语气里没有一丝温柔。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天瑶,你真的要为这个女人和我离婚吗?吉娅看着穆天瑶,她以前看到的都是十几岁的孩子,现在却被迫离婚,真不敢相信。

“再过两年,我就把你的婚礼补上,让你老老实实地结婚。”穆天尧郑重承诺,他是认真的,现在吉娅即使住在穆家也不会走运。

“如果不是呢?”纪娅骄傲地怜悯地看着穆天尧。

当时穆天尧舍不得,但眼季时心平静下来。

“从今天起,穆天尧将停止一切对纪国强集团的支持,彻底摆脱这种关系。”穆天尧把目光转向了纪国强。他眼中的威胁像野兽一样,狠狠地向纪国强扑去。

吉娅的身体僵硬了,她没想到这个男人,有一天,甚至为了另一个女人,来威胁她。

季国强陷入僵局后,还是曹芳去查账。季亚想抢劫,季国强被锁在房间里很久了。

纪若,从今天起,我的家人将与你断绝一切联系,纪国强将把他的预算书和身份证扔给纪若。透过门你也能听到纪雅在房间里的怨恨。

“纪若,我恨你,我恨你……”

纪若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于是上了荣峰的车就消失了。

穆天尧,你给我的东西我都还给了,他从公务员队伍出来的时候,纪若好像是个新生。当他看着穆天尧时,他的眼睛不像以前那么明亮了。

“小若,该去机场了,荣峰让我想起了身边。

“好吧!”纪若微笑着看着荣枫,仿佛回到了大学。她仍然是战斗中朴素而青涩的妹妹。

“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学校,你休息的时候就去上课,乔斯一准备回学校当教授,就会被问他有没有问题。

吉若非常喜欢乔斯。事实上,乔斯是一个非常好的人,这就是为什么荣峰特别问乔斯。

“谢谢你,老战友!”纪若知道自己被蒙在鼓里。她知道荣峰的遭遇,也知道他们不想知道的事情。

既然他们不想说,她就装作不知道。

嗯,有姨妈在身边,她可以继续学她喜欢的东西。她没什么可错过的。

就像我第一次离开一样,纪若像个被照顾得很好的孩子一样追着阿姨。

“大家都走了,你在看什么?”穆志刺向荣峰。

“我的心可能会跟着,哈哈哈……”荣枫看着女孩,甚至很不情愿,也能和穆志开玩笑。

“以后我就能见到她了。“急什么?”穆芝不肯说,她过去从来不知道荣枫还这么上瘾。

“她走了。荣峰把纪若的报告放在口袋里揉了揉,扔进了垃圾桶。

姬娅哭了一整天。季国强觉得很激动,就回公司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