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校花系列)免费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唐九爷转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没告诉你吗?”

鑫源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说唐九叶是酒席的幕后老板,那么李南成五年前就把她扔到酒席上,他知道吗?后来她陪酒,就算是被李南成羞辱了,他也知道一切?

唐九夜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我知道。”

风有点大,淹没了他的话:“我认识你比你想象的要快得多。”

在这个时候的新源我觉得很累。

唐九叶笑着说:“你嫁给李南成后,我就认识你了。他没有让我失望。他真的够坚强的了。”

寒风一吹,心源顿时明朗起来。

甄姐告诉她,管家的案子又浮出水面,录像证实了她的清白,而强奸姐姐的小歹徒也证实了是辛玲儿,这些事情在5年后再次出现。如果和唐九叶无关,她不会相信的。

这些歹徒在一次宴会上强奸并杀害了一名男子。

“那你知道我姐姐是被请求信灵儿的人杀的吗?”

“那天我在医院,看到管家摔倒了,拍下了监控录像”,唐九叶说这话时,神情异常平静。

心源怒不可遏:“既然你知道真相,为什么不说呢?即使我们不认识,即使是陌生人,你也会看着我被判入狱?

唐九叶看着镜子里的她说:“我有我的问题。我很抱歉。”

鑫源生气地从车里转过头,没有看他一眼。

唐九叶说:“我有律师帮你撤销这个案子。”。

辛不愿回答。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再过半个月,你就会被无罪释放。”

“但我在监狱里呆了5年,我的履历清楚地说明了我的履历!”

唐九爷说:“那我就帮你在鲁家站稳脚跟。虽然卢林是一只老狐狸,但他仍然是一只老狐狸。我给他签了这么大的单子,他会好好对待你的。”

工作时间过后,H市的主要道路被封锁,车速逐渐减慢。

周德柱拿着一台平板电脑,向李南成汇报了最新的情况:“陆家地产的土地终于被唐九爷总裁买走了。此外,总统先生,我还发现辛园小姐出狱了。”

李南城忽然看过去,目光犀利:“她现在在哪里?”

“我今天来了卢的小组。”

“哎呀,”李南成嘲讽地说,“谁能带着一张唱片进吕家呢?唐九的权力一定在背后。

欣媛,你真的很厉害,等你出狱后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唐九叶了?

“审判怎么样?”

“据说半个月后就要宣判了,但我们的人已经问清楚了。所有的视频文件都是真的,年轻的奶奶。。。我是说馨园小姐,清白。”周先生停了下来,临时问道:“总统先生,你一定要把馨园小姐带回来吗?管家的死和安吉小姐无关,但她也很穷。

李南成抬起眼皮:“你觉得我做得太过分了吗?”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握了握周德柱的手,暗暗地说,这么多年来,他的校长对安吉尔小姐的热情一直在他的眼里。相思按钮和按钮靠近总统,没有人能碰它们。

李南成说:“安琪虽然找不到凶手,但如果不是和她有钱的父亲给我下药,送她上床,她怎么会这么不高兴,去赴宴喝酒呢?虽然她不是直接杀手,但她间接促成了天使的死亡。我不会放过任何伤害安琪儿的人!

周德柱,闭嘴。

汽车上了高架桥,朝李老家开去。

李南成突然说:“转身去宴会俱乐部。”

“总统先生,你已经五年没来了……”

“宴会上不是有个长得像天使的美酒姑娘吗?让她和我喝一杯吧。

周特看了看时间表,马上说清楚了。

又是安吉小姐的死亡日。

总统很喜欢安吉尔小姐。

车停在宴会俱乐部门口,李南成下车进入俱乐部贵宾包厢。

严震很快就来了:“李先生,我真的很抱歉。那个叫蔡朱的女孩五年前没做过。”

她去酒吧拿酒,然后从七点到八点拿酒进贵宾室敲门。

“进来。”

“先生,这是您的命令。你现在要不要?”

当他抬起头时,他们都很惊讶。

我想拿着瓶子,手指发白了。

李南城首先开口:“唐朝九夜以后我们应该出去卖吗?”

五年后我见过她。我急于发现自己仍在反映恐惧。

“我只是来帮忙的,简姐没有工作人员。”“我想起来说,酒到了,我先去。

Bang-非序-2-2-不。

刚打开一条缝的盒子的门在你面前关上了。

临安市的大手掌握在包厢门口,另一只手压在后面靠墙,被堵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你什么时候出狱的?”

我喜欢坐在后面,远离他,“几天前。”

“我出来的时候在唐九夜?”

我真希望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李南城一见到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心里征服的欲望就增强了,他习惯于表达自己要谨慎取悦他的愿望,也习惯于表达自己的软弱和无助,他习惯于站起来看着她。

但当医院的视频出来时,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似乎空荡荡的,真的是一小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直到安吉尔的案子开始动摇,肇事的小恶棍同时翻供,表明受伤的人,西陵的儿子。

他也知道如果唐九夜,为了自己的心愿交出案件,想方设法翻案,但周特别助理的询问结果让他震惊。

无论是视频数据还是短信数据集,都是小糊涂们呈现出来的,没有一个是真的。

管家被西陵的儿子杀死,杀死天使的是西陵的儿子。

这个愿望是无辜的。

虽然他说欲望间接导致了天使的死亡,可以在周立波面前制造仇恨,但只有他自己的心明白,因为欲望、仇恨、愧疚,所有的情感交织在一起,他不知道如何再去对待它们。

“为什么认罪?”他问道。

我希望一开始不能去探望他:“我能做什么不负罪感?你在等一个假期吗?李先生,有你我赢不了,与其一直拖下去,不如早点出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李南城不让她的眼睛游动,抓破了下巴,对着他的眼睛,“她是和唐九夜在一起的吗?我真希望你在我们离婚前就和他在一起了?等他一出狱就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他?

“我没有!”我很想尖叫,我发现她的否认是如此的无力,“不管你怎么想,你恨我,因为我娶了你,阻止你和你姐姐在一起?

李南城抱着下巴,看着她略带痛苦的表情,然后又回到了脑海中。

不然他怎么报复她?

复仇的理由是天使的死,她进监狱的理由,还有管家的死。但他们和她无关。

李南城说:“你哥哥……”

像一只油炸头发的猫一样许愿片刻:“别动我哥哥,你答应过我的!你来找我报仇!

李南突然觉得很无聊。她坐在沙发上,咬着酒瓶,倒了一大杯酒:“你哥哥长得像这样。即使我不移动他,他迟早会变成废物的。”

“这不难担心。”

没有他的束缚,我想留下一句话,从盒子里逃出来。

冯淳还在屋里发愁:“真希望你没事,怎么这么白?

“我很好,”心愿倒了些冷水。有人来找我吗?”

“哦,简姐刚来找她,我说你要送酒,简突然一路害怕逃跑。”

辛维希已经明白了整个过程,只是点了点头:“我要出去打个电话。简修女回来后,你要告诉她我出去了,我很快就回来。”

冯春点点头:“好的。”

我出狱这么多天了,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