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小箩莉h文)免费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我不知道我喝了多少瓶。我希望我只能记得盒子里奇怪的灯光。他们在沙发上照着两个人。李南市摸了摸彩竹的脸。深情难掩:“天使,天使,我想念你……”

他紧紧地吻了她,撕破她的衣服,搂着她组成一个小组,脸上放着一根五颜六色的竹子。

五颜六色的竹子骄傲地看着她,海浪尖叫着,“南城,伟大,更轻……”

你脸上有没有湿液体,会滑落下来,是酒还是眼泪?

这个愿望是无法区分的,整个盒子很快就充满了一股淫秽的空气,窒息了她的肺痛。

当他们终于走到了荒谬的尽头时,地板上满了十六瓶。

李南市不算,拿出一些钞票扔在心愿上:“要钱,自己拿!”粉色的大钞票掉了很多,我想跪在地上,举起一张,贴在手掌上,拿起一张,然后收起来。最后一只掉在五颜六色的竹子脚下。新大众只是想挖出来,但纸模被彩竹脚踩得一塌糊涂,笑了起来。那声音对爱很满意:“你喜欢吗?”

一堆钞票,2000多元,还是不够交小晖的学费,任何一张账单都是珍贵的。

是时候了。我还能坚持什么?

有着与天使相似的脸庞,彩竹可以看到李南市的另一只眼睛。她很关心。

于是她谦卑地说:“想想。”

“想想,学两只狗,让我听?”五颜六色的竹子笑着。

庙里的血管跳了起来,希望皱着眉头,喝上酒,她又想要了。

中等范围裂纹;

脸上的大扇子,急于被远处打,头撞在酒柜里,全身一整堵红酒都碎了,玻璃碎片突然冒出来,皮肤上留下血迹。

“天使叫你学着打电话,你没听见吗?”李南城打碎一瓶红酒,把锋利的玻璃杯压在脖子上:“叫!”

我有点疼醒了。眼泪都抽出来了,我喊着笑着说:“李南城,你看得清楚,她不是天使!”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声音刚落,更多的钱进来:“闭嘴!你只想钱?来,拜托!

五颜六色的竹笑来了,搂在李南市的怀抱里,挑衅性地看着他们:“是的,我不是天使,但他会在天使里爱,类似一张脸,两个字多,心情好,也许我能给南城更多的钱。”

李南市拿着一根五颜六色的竹子回到沙发上:“你对她感觉如何,她伤害了你,那是她的回报……”

他们两人进一步介入。面,然后男女之间有一块饼干,沙发的安静,天使的名字是南城命名的。

我感觉到一张手上有红血迹的脸。

那就这样吧。我知道结果。还有什么让人难过的?

她弯腰收钱,一个拿着一堆,无力了,靠在沙发的后面摇着数着手里的钞票,两次8000元。

而卖血的钱终于达到了一万元。

长叹,幸好她的尊严已经卖了价,还没那么差。

她悄悄地从盒子里退了出来。

我们已经三天没再见到那一天了。

她喝得太多,几乎是酒鬼,从盒子里出来,倒在地上,躺在地板上三天。

她打电话给哥哥,要他花1万元钱,让他多学,于是挂了电话。

她一接到电话,就接到李先生的电话。

“李爷爷。”

李娜听到她的地址,他冷冷地说:“八卦真的是这样吗?你真的离婚了吗?

我在想过去几天李老人对自己的关心。她准备好忍受了。李楠的父亲一年都不在家。她没有得到李妈妈的待遇。

“爷爷,别生气,即使我和李南市离婚,我还是会认为你是最受尊敬的老人……”

“胡说!”你今晚回家吃晚饭,如果你有什么事要做,我很抱歉你能说爷爷帮你喘不过气来!年轻人怎么认为离婚是一场游戏?我会让司机接你。

心愿抵抗,又怕刺激老人和高血压,只能报告地址。

在老家庭里我又想有一种感觉

李老子惊奇地退了两步。他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嘴唇发青。他屏住呼吸说:“你怎么了?“祝你好运?”

但愿找不到他的药,喂进李老子嘴里:“爷爷,先吃药……”

“告诉我!南城逼你

我想流下眼泪,给李楠一双锐利的眼睛,要被灼伤才能不露脸。她不敢漠视李楠,她要保护晓慧,而她只能说,“不,他没有强迫我,这是我自己的心愿。。。“爷爷!”

李老子没有马上站起来,脸色青紫,一看到就想摔倒。

“爷爷!”李南城把药放进李老子嘴里,用急切的后脑勺往门外扔:“滚出去!”

门在他面前砰地一声关上了。

婚开二度欣欣向荣小说

我想一个人守在门口,我不知道该走还是留。

李老子对她很好,几乎是作为父母和孙女,也是唯一愿意收留儿媳的人,但他因为她两次生病。

我心中的愧疚,就像山川的洪流,想举起你的手来敲门,但我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我没有脸也没有皮,我卷走了,我有脸敲门。”

辛维希转过身来,看到一个穿着高档衣服的女人,低声说:“二姐”

儿子喜玲气愤地说:“别打电话给我二姐,你是天生的女人,辛家不会承认你的身份。”

辛思危的父亲辛恒光小时候很受欢迎。她嫁给了周芬生,周芬生与姐姐辛安琪、二姐辛玲儿出生,还有一个天生虚弱多病的药罐哥哥。后来,她组成了一个美丽的年轻舞者,友雪,和一对弟弟妹妹。

辛弃琪和辛玲儿一直对辛梅的姐夫很不好,但弟弟辛慧是辛家唯一健康的男孩。连周芬太太都不敢说太多。只有辛维希,也是私生女,母亲和兄弟都不在等,是姐姐和妹妹的对立面。

儿子西陵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李老家的大门:“哈哈,你要是有了她妈哈斯,你就有了她的女儿,一个三口之小的母亲,这么嚣张。你女儿也是个卑鄙的儿子。当他去夜总会追那么多男人的时候,真是一只狗屎都改不了。”

“我先去,”她说。

“等等——”欣玲的儿子把她扶起来,把她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地笑了笑如果你愿意,如果我认识她,我会很快离婚的。我怀的是临安市的孩子。”

我想突然抬头,我不敢相信我不能相信我不能看到你。李楠对姐姐有一种特殊的爱。

心灵儿得意地笑了笑,叫她不要逃避她的手:“哦,我能做什么?我只怪自己有一个好妹妹,在南城死前向他倾诉,告诉他要好好照顾我……”

“他是你姐夫!”你怀了你姐夫,你不怕H市的人在背后捅你一刀?

“我怕什么?”西陵的儿子终于放开了她,双手抱着她的胸脯,傲慢地低头看着她:“姐姐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我的免死金牌。我命中注定要富起来,和孩子们一起享受一生……”

这时心灵儿突然变了脸,吓得尖叫起来我求你了,我知道你恨我,你有些怨恨,你来找我。让我的孩子走吧。我求求你……”

李家门开了,李南城的黑影倒了下来。辛灵想看到儿子辛灵用肚子打自己,然后他带着嘶嘶的疼痛迹象倒在地上:“我肚子好疼,南城,救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森林”

李楠城塌了,一个将锡陵儿子搂在怀里,锐利的眼神几乎燃烧着心愿:“如果精神和孩子有了案子,我要你还清!”

“南城,不是我……”我想疯狂地摇摇头。

儿子西陵抱在李楠的怀里,伤心又不情愿:“现在我们两个都在这里,你不是摔伤了自己的孩子吗?我要好好照顾你。威斯康辛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