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清晨 多吃肉御书宅(小莹的乳汁)免费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几名保镖准备前往馨园,但他们看到蔡朱的脸就停了下来。他们跟踪李南成好几年了,也看到了辛安琪的脸。

这时小房间里的光线很暗,五颜六色的竹子让你有了知觉,看起来更像是心安琪。

她笑着说:“我是来认罪的。”

最初它是宴会的名字。很多男人都在给她发钱,但是自从玫瑰来了,所有爬到裙子下面向玫瑰扔钱的臭男人!

她走得很慢,保镖们让路。

鞋跟尖划破了领带的一角,一用力,拉住了鑫源的嘴。

馨园早已泪流满面:“姐姐,是我的错。当我父亲向我求婚时,我应该拒绝。是我打碎了你,杀了你……”

采珠用脚踩着她的脸,把罗塞塔·阿托奥压在脸上,直到血淋淋:“我可以毁掉你的脸一次,我可以毁掉第二次!看看你还能用什么来勾引男人!妓女,妓女,妓女

心源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了,让她践踏吧。

“大姐,大姐,你为什么不让李南成通过辛家呢,我什么都能做。。。

“好吧,”采珠厌恶地说,擦着她撕破的衣服地板上的血,“下来,下来舔我的鞋!"

话音一落,门就砰的一声开了。

李南成像修罗似的慢慢走近,声音里带着冰:“假装天使?你也活该?

采珠吓得直哆嗦:“李先生,我没说我是什么天使,不关我的事。

李南成从她身边走过,抱起跪在地上弯腰的鑫源。他看了看她血淋淋的脸,又看了看那五颜六色的竹高跟鞋。有一次,他知道,“就算是狗,你也要问主人要不要搬家。”

鑫源的意识有点模糊。她泪流满面。她右泥泞的脸上沾满了血。红色的血液从她的下巴流到喉咙里,然后慢慢地流下来。

采珠想离开,但保镖拦住了他:“李师傅,我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告诉燕贞她知道该怎么办。”

事后清晨 多吃肉御书宅

馨园的脚从地上抬了起来,他继续乞求:“姐姐,你这个冤头,债主。如果你有什么意见,来找我。我弟弟才17岁,明年要参加高考。你要放李南成走吗?”

鲜血落在李南成的手上,他厌恶地把鑫源扔到一边,特别帮着拿着电话窃听:“老板,老人的电话。”

李南城离开后,房间里恢复了平静。

颜真等了很久,最后,当活着的地狱之王离开的时候,她急忙跑进了太空,扶着馨园起床躺在床上,轻拍着她那无害的脸:“玫瑰,起来,醒醒。”

欣媛慢慢睁开眼睛,画了半天自己,然后大喊:“甄姐……”

“好吧,”甄姐叹了口气。每次见到她,她都觉得自己是同舟共济。有一次她被那个臭男人骗了退休,卖给了宴会俱乐部。她被折磨得很厉害,下意识地想帮助这个可怜的女人:“振作起来。你不能待在宴会上。李南成随时都会回来。请收拾一下,我放你走。

鑫源绝望地摇摇头:“不行,我不能去。如果我走了,他会生我家人的气的。”

“保护你的生命很重要!”甄姐从衣柜里拿出几件衣服给她换了衣服。她打电话给一个男酒保,对鑫源说:“有多远?有多远?这是你的电话。有一些钱。我们走吧!”

男招待把她放进车里,踩下油门,进入车流。她放下监控,去了汽车站。

丁玲,电话响了。

鑫源看了看电报,连忙回答:“小辉!”

“姐姐!学校要付化妆费,我上次不是告诉过你吗?

鑫源坐起来擦了擦脸:“对不起,我忘了姐姐的工作。

“三万!”

她把额头冻住了。

“三万是多少?姐姐,你不是说你在高层办公楼工作吗?辛惠不高兴地说:“再说,我姐夫这么有钱,三万只是个旋风

含着泪水,鑫源摇了摇头:“钱不够还是不够。。。甄姐,我还有角膜和肝脏。他们让我……”

甄大姐从口袋里掏出一捆钱给了她:“你现在这么乱,你得自杀,先把钱拿走,别拒绝,你还我利息。

鑫源在银行赚钱后,小慧又打电话:“小慧,你拿到钱了吗?”

新辉不满:“收,姐,下次你得快点,全班都没让我一个人付钱,太丢脸了。”

“嗯,姐姐知道。我很抱歉。”

新辉突然想到了他喜欢的机器。他班上的几个学生都有。他贪心了很久。他舔了舔嘴唇,撒了个谎:“姐姐,我下周要付校服的钱。一万美元。请尽快给我打电话!这次别迟到了。

一万,贵族学校的校服太贵了。

馨园用牙齿敲了敲:“好的,我知道。你很擅长阅读。别担心。我妹妹在这儿。”

“我知道,我知道,挂断电话,别忘了付钱。”辛慧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甄大姐把她带回宴会厅,抬起下巴处理脸上的伤口:“蔡朱真是邪恶。”

欣媛依稀记得,那天踩在她脸上的是大姐。原来是采珠?

甄姐说:“她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李南成和你姐姐的事。她根据自己的容貌做了美容手术,想勾引李南成,你勾引不了她,你就丢脸,我生你的气。

鑫源一想,就发现蔡朱总是低头。她的脸已经伤了两次,她的孩子的生命是由于蔡朱。

李南成,把彩竹给我,我就给你伸张正义。

欣媛想谢谢你,他们觉得自己太弱太轻了。

一周后。

事后清晨 多吃肉御书宅

她脸上的伤口好些了,简妹妹正在吃药。

有人来找甄大姐:“李大队的李大爷来了,问玫瑰和彩竹在哪里。”

甄姐皱了皱眉头,站了起来:“把彩竹带走。他们说罗斯受伤了。请今天离开。”

欣媛想了想,说:“真姐,谢谢你。我最好走了。我可以救我的命。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折磨我。”

当她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堆五颜六色的竹子。

她正要做完整形手术,脸上有点不自然。她眼睛里含着毒药看着她:“李先生来的时候想把它举起来。他还不愿意放弃他的钱吗?真是个傻女人。

鑫源俯身说:“我们走吧。”

人若有道路,必不沦为筵席,靠皮肉为生。毕竟,蔡朱也是个穷人。为什么一起做饭这么急?

今天是辛安琪的生日,李南成怎么会不记得呢?

她一大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李南成是来折磨她的。

还是VIP包厢,这次只有李南成一个人。

他的眼睛盯着鑫源:“你不觉得你不要钱吗?你哥哥从哪儿弄来的3万元?

他知道吗?

在H市他想知道的很简单。

“鑫源,你小气。你可以躺下来张开双腿赚钱。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能为了赚钱而放弃呢?”他指着自己的脚说:“别做流浪狗。”过来,跪下。

鑫源咬着嘴唇说,鑫源,只要你能活下去,只要你为晓慧攒够钱,你就一定要忍受,尊严和它有什么关系?人格和它有什么关系?它属于辛小姐的家庭,而不是玫瑰,她现在是一个酒女。

她双膝着地,倒在他的脚下。

卑微如蚂蚁。

冰冷的酒精从头上倒出,一瓶接一瓶,脸上的伤口被酒精灼伤,热痛难忍。

李南成咬牙切齿地说:“你千方百计想娶我的时候,喜欢李家的钱,是不是?”。

欣媛颤抖着,心里却在哭:不,我爱你

然后他苦笑着摇摇头。李南成把这当成了一个笑话。

她的爱,连安吉的头发,都比不上,值得践踏。

“一瓶酒你能取多少钱?”他打开另一瓶酒,倒在她的头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