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小说(小莹的乳汁)免费阅读全文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别墅的门开得很宽,他的愿望使他害怕。他回头看过去,看见李南城站在灯光下,眼睛盯着她的肚子。

“我有一个漫长的梦想。我要去医院接孩子。”

在期待恐慌的时候,努力举起脸上僵硬的笑容:“南城,孩子是无辜的……”

“天使呢?她不是无辜的吗?他抱着她的胳膊,眼泪痛苦地流了出来:“如果你不给我药起床,那就是天使们会娶我的!她不是去夜总会喝醉的,死得那么伤心!

我怀着我的愿望奋斗。强壮的。她不是我的大姐。我怎么能伤害她?

李南市把她扔到地上,弯腰,举着下巴:“群众承认是你的命令!我在审判期间听警察的!

“南城,我怎么能相信我,我。。。

“你现在想聪明点吗?”李南城抓住头发,把所有的人都捡起来。冷冰冰的果断话语把他们扔到冰坑里:“真希望你这么邪恶,该死的你!”

她准备哭了,“南城,我没给你药,那天我昏倒了,醒来后我会躺在你身边。”。如果我知道你和你姐姐相爱了,我就不会嫁给你……”

他把他们留在一边,就像他在处理破烂。

它疼,心的痛。

她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肚子,跪在他的脚前承认:“我知道你恨我,南城,我可以为你报仇。如果你让我离开这个孩子,我会问你……”

“这是不可能的。”

短短三句话,她打碎了希望的房间,第二秒,睡衣被撕碎,连下一件外套也没留下。

他红了,她赤裸地跪在舌头前:“天使死的那天她太粗心受伤了,大家也应该试着跪在这里,一夜向天使道歉!”

我真希望自己不能应付寒冷,闭上眼睛,她知道这是她自己间接伤害了辛安琪的死,所以她后悔自己的精神地位,结婚三年,天天。

她准备跪了。

“好吧,我跪了,但孩子……”她说。

“明天跪下来说吧。”李南市转身走向楼房,空客厅只留下一层破烂乱七八糟的地板。

肉文小说

膝盖下是冰冷坚硬的大理石地板,冷空气进入骨髓,疼痛,心,她跪在孩子的份上,她准备忍受一切。

后来半夜,外面开始打雷,空气就像冰,急于冻着嘴唇青紫,牙齿熊,双手重叠在肚子上,只会给肚子里脆弱的宝宝一点热。

毕竟,天空里满是鱼肚白的。

李南市出现在二楼的楼梯上,对电话说了几句,慢慢地走了下去。

我希望我能用手抱住肚子,期待着它。

“南城,孩子,你能。。。

“我自己也不会杀他。”

他的话使她心绪迟钝,长时间喘不过气来,几乎悲哀地想流下眼泪:“南城,谢谢……”

“谢谢你不要太早。”

李南城声音刚落下,别墅被打开,十几个伟人撞毁,尊称“李宗三”

“好吧,”李楠说,他想跪在地板上。“派他们去宴会,你知道该怎么办。”

新大众在那里被冻死了,新浪起出事的宴会俱乐部。

在酒吧的脸上其实是男人的金洞,女人酒吧的房子!

原来,他说不会亲手杀孩子,也就是说!

他想让她在宴会上受辱,流产。

“我说希望你为血付钱。”

她脸色苍白,拼命摇摇头。不幸的是,她站不住。她爬到了李南市脚下,谦卑地乞求:“南城,求你,我还有孩子。如果我生孩子,你可以折磨我……”

李南城推开了她:“你欠天使的,你得把它还给她!”

“拿着,”他对保镖说。

当她看到保镖来到她身边时,她急切地哭了起来,跪在地板上说:“南城,我为你鞠躬,让孩子走,我求你……”

她赤身裸体地被扔在车里,一路被送到宴会肮脏、臭烘烘的地下室。

在混乱中,有人抓住她的头发,拿起它,用一种相当畸形的方式说:“这是新的吗?看起来不错。

“既然是新的,自然要先教规矩。”声音还是低了下来,一只有力的耳朵碰到了欲望的脸,把它推开了。

我想戴上手铐,动不了,耳朵嗡嗡叫,“你在干什么?”

“为什么?”一个女人在空旷的地方用锐利的脚后跟把脸一抬,血珠立刻冲了出来:“你这样醒过来,让自己去接客人吧。然后客人点了菜,我们怎么赚钱?”

我准备咬着牙,嘴里有股生锈的味道:“我不带客人。你认识李集团吗?我是李集团总裁的夫人!

“哈哈,火迷糊了吗?”女人笑着又敲了一下耳朵。恐怕如果你是个有钱又小的奶奶,你丈夫怎么能把你送到这个地方,像我一样做肉食生意呢?”

她富有的家庭和她的小祖母的名字最初来自辛安吉。

“肉嫩的小姐也去海边和我们一起吃了吗?”画她的脸另一个女人来了,当她看到自己的愿望,她很生气,没有打她。

脸上指甲尖,指甲尖,热血糊眼。

在你面前,只有红色和无尽的空虚。

那女人觉得她还没生气。她穿着高跟鞋朝她走来:“让我们看看有多漂亮。来和我们一起找工作吧。老太太先毁了你的脸,看看谁要你!”

整个身体都在疼痛中,吸气的意识已经逐渐溶解,不自觉地弯腰护胃,那里还有自己的孩子。

哦,是的。

痛苦使愿望变得更加清晰。

整个肚子都像切肉机一样在跑,疼得她冷汗直流,一股暖流突然从她身上涌出,顿时灌满了浓浓的鲜血。

“噢,她怎么流血了!”

“怎么玩都没有反应,不会死吗?”

肉文小说

渴望死亡,呼吸减弱,孩子,她的孩子,只在她体内怀孕两个月,变成了一场血战!

然后她掉进了黑暗中。

昏迷前,她认为这样死比玷污辛家在夜总会的名声要好。

“她好像没有反应。叫简修女叫救护车来!”

在医院,她想醒一会儿。她的腿放在手术床上,冰冷的器械伸进她的身体,她因疼痛而感到寒冷。

医生注意到她醒来说:“孩子,孩子不安全。我们会为你做刮宫手术。”

当她听到医生判处孩子死刑时,她禁不住哭了,这是一个真实的事实。

李南之城!

所有的罪恶,都爱上了李楠这座城市!

她爱他爱得有多深,他却恨她入骨,三年来他一直在为新昂琪报仇!

但孩子是无辜的。他怎么能这么残忍?

宝贝,你对不起的是妈妈,你伤害的是妈妈自私,妈妈根本不应该打电话给他

但现在已经太迟了。

医生受不了了。你的家人都没来。没有人签署你的麻醉同意书,所以我们不能按规定给你麻醉。”

冰冷的机器在体内打旋、划伤、剧痛让人更难哭泣。

最后我觉得很累,摸了摸脸,湿了手,不知道是眼泪还是疼汗,做了30分钟的手术,但她感觉像一个世纪。

护士在护士的搀扶下,战战兢兢地走出手术室,对她说:“小姐,请尽快通知您的家人,并支付费用。”

她全身通红,赤身裸体被带到这里,身上没有钱,甚至连姐妹们为她找到的衣服都没有。

如果是堕胎,他应该愿意为此付出代价。他不可怜这个孩子

让姐姐借电话给李南成。

没人接,没人再打,没人关机。

我真希望我能打电话给李先生。

半小时后,在车站门口。

李老子的工作人员围着李楠城转:“你不是女儿,我要背我们家的血!你不能离开她吗?如果再晚一点,她会死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