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胯下娇吟)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傅景尧看到陈文军为莫彩青撑伞,眼睛顿时抬起。

莫彩清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迅速上前,把陈文军搬走了。

陈文军手里的伞掉在地上,雨点一个接一个地落在莫彩清的脸上和身上,很快就把她全身湿透了。

陈文军激动地批评傅景尧:“傅景尧,你这个疯子,为什么这样对待采青?”。

傅景尧的笑容更冷淡了,眼里充满了蔑视。”像她这样的女人值得同情吗?陈先生,恐怕我没看到她在床上使出浑身解数骚扰我,说她爱我!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刹那间静止不动,莫采青浑身僵硬,像木偶一样毫无感觉地站在雨中。

冰针里的雨,她心中的一切,都让她全身冰凉。

她知道她错了。她不该如此卑微地爱傅景尧。她深深陷入了尘埃之中,最终被遗弃,但她从未想过她所爱的男人会那样看着她。

“波”字把她惊呆了。

“闭嘴,采青不是你说的那样!”陈文军击败傅景尧。

他们在雨中战斗。

“陈文军,你要带走这个女人,要看我同意不同意!”

“她就在我身边。我快死了。我折磨她还不够!”

傅景尧大喊陈文军挑衅。陈文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只能狠狠地打他,但傅景尧却把他放在一边帮他。

“够了,别再打架了!”

陈文军温血喷在脸上。莫采青终于清醒过来,嘶嘶尖叫,怒火从心底涌出。

“傅景尧,你杀我母亲和孩子还不够,你得把我身边的人都杀了!”

“莫彩青,你母亲的事你应该感谢我!”傅景尧停下脚步,开始更加努力。

他也很生气,这个女人真是不讲理!他对救她母亲的失败负有责任吗?

谢谢!谢谢你杀了他们的母亲和孩子,让他们独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莫彩清突然发抖,哈哈大笑。

一阵笑声传到了傅景尧的耳朵里。不知怎的他慌了。

“闭嘴,莫彩青!”

莫彩清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笑得越来越多。

傅景尧想逃跑,但没有逃脱。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惊慌失措的脚下,差点摔倒。

“来吧,帮我把这个疯女人带走!”

最后,他喝了一杯热饮,差点跑了。

几名黑衣保镖分手了。

陈文军想阻止他,但不管他有多大、多壮,他都不是黑帮的敌人。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莫彩青被带走。

莫彩清被带到别墅地下室。

傅景瑶把她按在床上,撕破了她的衣服。

莫采青正在奋战至死。今天是她母亲的葬礼。她还穿着丧服。如果她死了,她就不能碰这个男人!

当他的内裤被撕破的时候,他觉得他是靠在内裤上的,正要进入Doub82122区域;

“没错!”突然她惊叫起来,吓得抬了起来:“傅氏集团的情报被发现了,你去贸易时被老敌人围困,差点被杀。所有这些我都做过。”

意识到身后那个男人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过头朝他笑了笑。我答应和你一起工作的原因是偷偷摸摸,为你的老敌人窃取情报。”

听她承认伤害了他,傅静瑶的口气顿时凉了!

这个女人是条恶毒的蛇,为了达到目的,她什么都会做!

“傅景尧,听到你想要的真相,你很高兴吗?”

当他听到她几乎挑衅性的话,傅景尧对她的胸口很生气。他举手抓住她的头发,刷牙说:“莫采青,你想死!”快进去!

傅敬尧就像一只失去理智的饿狼。她在体内复仇。莫采青不断被他打。当她停下来时,她就瘫痪在床上,无法动弹。

“伏井尧,你这么恨我,干吗不杀了我?”莫采青恨得尖叫起来。

傅景尧一把抓住她的脖子,瞪着她。

当莫采青闭上眼睛,以为自己要被傅景尧勒死时,他突然放开了手!

当她看着那个男人时,她讥讽地笑了。

“你为什么不敢?或者你真的认为我骗了你,我爱的这些话是真的,我拒绝放弃?

“让你这样死太便宜了。”傅景瑶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我要把你留在我身边,慢慢折磨!”

“来吧,好好照顾这个女人,别让她走!”

敲门声传来,莫彩青瘫在床上,眼里一点光彩也没有了。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莫采青被傅景尧囚禁在一间昏暗的小房间里。

傅景尧时不时地来找她,每次都是在她身上流露出动物的欲望后离开。

她想死,但傅景瑶却每天捆住她的手脚,给她喂水和食物,逼她活下去。

她的身体总是伤痕累累,充满了傅景瑶留下的痕迹和气味。

莫采青恨死自己了,竟然成了傅景尧的禁子!

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是成为一个禁止杀害她母亲的女人!

有一次,傅京瑶把她从后面推到靠窗的座位上,她求他:“傅京瑶,把我送进监狱!”

即使他被送回这个黑暗的地方,天天挨打,还是要在他身边,天天见他!

每次我看到他,她都有杀他的冲动!

“没办法逃脱我!”

作为对他们的回应,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别担心,把你送进监狱或者直接杀了你都太便宜了!我要把你留在这里折磨死你!

莫采青吓坏了。

她整天躺在黑暗的房间里,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抱着膝盖,闭着眼睛盯着窗外。

傅景尧对她很反感,在床上虐待她越来越多,想让她给点反应。

但她就像一个没有活力的娃娃。

傅景瑶看到她这样,心里很恼火,越来越少地去找她。

那样的话,莫彩清就安静多了。

起初她经常看到婴儿的样子。有时她哭,有时她嘲笑她,最后她变得血腥。

有时,母亲充满爱的微笑会变成一幅画,她指着那幅画,然后转过来,凝视着她的眼睛!

这时,她麻木的心会痛。

疼痛如此之深,以至于她在不知不觉中瘫痪了,没有去想那些记忆。渐渐地,大多数时候,她的头脑是迟钝和空虚的,只是偶尔想起过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