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圈养调教)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云星很想见到詹思哲。

哇,黑色的和锅底一样。

云婉婉丝没有注意到詹思澈冷冷的呼吸,仍然挑逗地看着浅云星。

云星忍不住笑了笑她同情的眼泪。

但她并没有好心提醒云婉婉,这种敌对的伎俩并非每天都可见,她也不想停止。

云星则护得很好,完全靠着占斯切的页面等待着云的曼妙表演。

云婉婉看到云星浅埋在张的怀里,只是在她害怕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时候。

“我告诉你,我姐姐的未婚夫,詹家有名的现任掌门人詹思哲,又丑又老。他的眼睛看不见,腿瘸了。不幸的是,他的脾气仍然很坏。如果她不动,他会骂别人。。。我妹妹为云家付出了太多……”

你付了太多钱才毁了我的婚姻。

詹思澈的眉毛又皱了,脸更难看了。

可惜,她还是说不能打断云婉婉的练习。”但既然你答应嫁给展色,你怎么能再找一个男人呢?如果他发现了呢?如果他骂你,我们也帮不了你。即使展色又丑又老,他也是你的未婚夫。

云婉婉的打扮似乎真的很好看,但又一次,他开始“规劝湛”自己,而这个漂亮的男人,湛家不容易搞,虽然湛丝切不想我妹妹在眼里,但没有男人会想自己开绿灯,不要害怕,去见詹家?你怎么不认识我?

说完,还向“头上的绿灯”詹思哲本人投去了迷人的一眼。

苏伟轩见此,望着浅云,语气有点轻蔑,“云小姐,你年纪轻轻,和一个邪恶的老头子有了一段婚姻,但也难免受不了寂寞,我听说你平时的生活方式很开放,因为这样我的双臂总是向你敞开。”

老实说,苏伟轩想让云星的身体表面化,但因为她知道云星是个不能趴在桌子上的村姑,他只想和她玩。

苏维轩长得又高又高,像个小丑。

云星浅是看不见的,但詹思澈已经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这一切。

那时候,云只觉得詹思澈身上很冷,眼睛里也有点冷,“浅有我自己的事要管。”

犀利的云星立刻从这句话中嗅出了强大的杀伤力和危险性。不幸的是,在我面前没有被杀的两个愚蠢的人根本没有看到他们。

詹色的目光掠过两位遇难者,在不远处给了宋生一个特别的帮助。宋生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去。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云婉婉丝没注意,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占丝切。”帅哥,说实话,我真的很感激你。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问题我可以联系你。我会帮你解决的。

云星浅云婉婉竟然大胆交易湛丝彻,心里有点吃醋。

她抓着那张精致的卡片,白色的屁股被剪了下来,当时她的眼睛非常锐利。

“真有趣。云是仁慈的。你现在寂寞是因为你想抢别人的小白脸来解决空虚吗?你睁开眼睛照镜子,你想抢我的男人?

云星浅浅的盘旋在詹思哲的怀里,没有听到“小白脸”三个字,笑着有些危险的詹思哲表情。

我刚才说的似乎还不足以解决问题,云星接着说:“我的傻姐姐,长得好看的哥哥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他当然是好人。你为什么说他喜欢你?这是什么?你看起来很丑?你没有脑子?

“你……”云温柔而不耐烦。没有人会那样跟她说话,也不敢那样取笑她。

这一次是她急了,一直把她愚蠢的妹妹连在这个连上!她怎么能忍受?

她想反击,但一时说不出话来。最后,云星说真的很好。没有它她看起来不好,她也想抢劫她的丈夫。

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像云石在他嘴上看到的“小白脸”那么简单。

云星愣住了一会儿,他看着詹无暇的,漂亮的脸在他的头上。他眼中的微笑因危险和嘲笑而紧闭着。

“你在干什么?”

云星突然觉得自己是自己的白脸。

云之星忍不住要活在冰冷的呼吸中。

我叫詹思哲,大个子,小白脸?

云星浅立刻换了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用谄媚的声音说,“我,我的。。。只是说,明知故犯厌恶云委婉,大家伙你永远不能当真,我错了,我不敢!”

云星平手放在头上,低着头闭上眼睛,真诚(致谢)真诚(缩水)道歉。

但幻想中的惩罚或宽恕并没有等待。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的头上露出了笑容。

这个小女人怎么会这么有趣?

这也是一个奉承的微笑,当云烨脸上的表情出现在云烨的脸上时,他感到厌恶,但那是云烨脸上的表情,他却觉得甜蜜有趣。

他轻轻地抚摸着云星的浅色头发。嗯,它柔软舒适。所以他忍不住擦了两遍。

大个子惩罚人的方式是互相揉捏头?

这种奇怪的邪恶兴趣是什么?

詹思彻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我不是要你这么做。”

云星浅疑惑地抬起两只大眼睛眨着的头,见詹思哲心里有点痒。

“为什么要把云婉婉的名片拿走,我不想让她认识我,他能认为她有点喜欢他吗?

“我”

她不承认是醋!她怎么能把云婉安这样一个又蠢又恶的女人留给湛色呢?

即使她不能和他在一起,至少要保护他不受歪瓜的伤害。

詹思哲不同意笑,没有问这个问题。

“为什么云说我又老又丑,或者是瘸子,而且。。。你能骂别人吗?”

云星想了一会儿才有了反应,直接承认,“我告诉她了。”

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詹思哲一脸困惑:“为什么?”

“嗯……”

为什么?我怕云欲你展老。

不,不,不,不!恐怕他走了。

“好吧,我有点难说,我私下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

“如果你生气,那很正常,那真的太过分了,如果你真的生气,我们就离婚。”

取消婚姻,取消婚姻,取消婚姻协议!

为什么?为什么她总是想从身边跑开?

湛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张大嘴巴打开了,但眼前的人看不出他有多伤心。

他觉得无能为力,只好把她的手吊起来。

“我心情很好,不想骂别人,尤其是你。”

云星浅从那句话里听到了一些孤独和无助。

詹思哲对自己的拒绝感到难过吗?

看来这是可能的。毕竟,他过去是那么爱自己,他让他解除了婚约。他好像在用热血往一个人的头上泼冷水。

虽然她不确定一向冷冰冰的展烨是否还有热血,但她是。。。太多太担心了?

但很长一段时间,她真的很害怕詹再次爱自己,或者。。。事实上,她害怕她会爱他?

“你的脚还疼吗?”

“嗯……”

詹思澈没有看云石的光,而是伸开腰保持柔软。

“去前厅。”

云星听话地点了点头,詹思澈走进宴会厅。

不远处,摩天大楼里的詹某看见自己和那块明亮的云石,两个美丽的男女站在一起,对,但这一幕刺穿了她的眼睛。

那时,她的心几乎被嫉妒所僵硬。苏维萱和她说话,但她听不见。她的眼睛向那两个人的位置望去:灯泡窗和占星车。

苏维轩看到云婉婉的异样神情,在出口处问道:“婉婉,你在看什么?”说完,顺着云格拉西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前厅的云星浅浅而湛丝彻。

云万万听到苏维轩的问题,立刻回到上帝面前,看着苏维轩:“啊,没什么!”

苏维轩皱了皱额头。你对你妹妹的儿子感兴趣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