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互相满足)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 A+
所属分类:短篇文章

第二天早上,林睡了一觉,洗完澡下楼,看到翠明,翠明又在厨房里忙着。

很难想象,一个富家子弟如此细心地为别人准备早餐,竟然是手拿手术刀切腊肉,林某见状便去帮崔明热牛奶。

翠明看着他们笑了,他们都不说话,却充满了温暖和默契。

早饭后,崔明准备送林雷然回家,但他拒绝了。

“我想一个人回去,好吗?”

林舒服服地说,心里有些不舒服。

虽然不觉得前世可耻,但崔明看起来像一个从来没有参与过烟花爆竹的高材生,林志玲当然为他感到羞耻。

她可以和欧阳生在舞池里欢笑起舞,但她不想把翠明带回自己的混居区。

翠明看着她,皱着眉头说:“你不想我和你一起去吗?”

林听到了,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不善于拒绝,这说明这是显而易见的。

崔明沉默了一会儿,说:“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林静听到这话,笑着说:“谢谢!”

“我们可以谢谢你,”崔明风趣而又无奈地说:“晚上别忘了一起吃饭。”

云烨舒舒服服地点了点头,满脸喜悦。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崔明看了演出笑了。

家里总是很惬意,更何况林志玲已经舒舒服服地生活了二十多年,虽然小而失败,脏兮兮的黑东西很多,但还要照顾她日渐长大的朱阿姨,总要陪着她为爷爷奶奶留宿。

林买了些水果开车回家。

这是城市最黑暗的角落,脏兮兮的下水道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违章建筑以不同的方式运行,让狭窄的街道看不见天空。

太阳没有在上面花太多时间。林书豪舒舒服服地走在堆积如山的垃圾堆上,心情复杂。

市区最早的下塔楼,一楼有十余户人家,每户人家都是一个老公厕和洗脸盆。她似乎熟悉的一切都是昨天的事。

林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隔壁的朱阿姨。

朱阿姨是一个温柔的女人,或者说是一个医生,不应该被留在这样一个地方,不幸的是,朱阿姨的父亲是一个老玩家。你哥哥整天坐立不安。朱阿姨带着二十多岁的老光棍匆匆回家。为了这份礼物什么都行。

老处女和朱阿姨完全还不到40岁,朱阿姨还没准备好自然地去做。但老光棍对朱阿姨很好,他也没做错什么,朱阿姨很好,只能和贫困的家庭呆在一起。

门里传来一个声音,朱阿姨打开门,林阿姨看到雷冉,惊讶地说:“可是,你怎么回来的?

朱阿姨是一个善良诚实的人,她当然不知道外界的传言,她也担心孩子不好过,想给林磊冉出问题,总是不和孩子联系。

当我这次回到林的时候,真的很震惊。

朱阿姨看着扁平的肚子,什么也没说。

林雷然有很多话要说,但最终他变成了一句话:“迷路了,回来看看你。”

朱阿姨小时候摸着头笑着说:“进来,拿着钥匙?”

云烨心平气和地摇了摇头,朱阿姨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她拿来了,你自己拿着,问问她怎么能带水果来,云烨听了朱阿姨的话,都笑了。

过了许久,朱阿姨突然闭嘴问道:“你有麻烦吗?”

林大概是被下药了,有点无奈。

朱阿姨叹了口气,眼睛里充满了复杂,说:“阿姨觉得。。。你不开心。”

孩子是一个活泼的年轻人,充满了唧唧喳喳的笑声和嘈杂的声音。但是现在,虽然仍然微笑着,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安静的。她认为孩子已经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一定很伤心,不想多说,但现在是看人的心情,真的错了,我不太在乎。

心脏病逃不掉,总要出来。

林悠悠听了这话,被朱阿姨抱着,眼睛不知道怎么红了。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互相满足)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遇到一个与此事无关的人,这已经够侮辱人的了。

林志玲坦然回应之后,这是一场势不可挡的斗争,然而,她多次证明,一个软弱的女人,是无法像欧阳生那样使劲摇晃的。

她被欧阳生推到床上。

林友兰满眼怨恨,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欧阳生有点奇怪。

幻想中的攻击没有如约而至。欧阳生一动不动,按住她的身体,盯着她的肚子。

这让林志玲觉得完全害羞和古怪。

紧接着,欧阳把手放在柔软的肚子上,小心地抚摸着什么东西。

林友兰突然脸色发白。他不想像欧阳生那样抬脚!

欧阳生不在帽子上,那一脚真的把他踢了出去,林友兰的眼睛冷得说不出话来。

被打的欧阳生很少生气,而是一脸复杂,和蔼可亲地看着林某。

云烨终于忍不住了,说:“滚。”

欧阳生张嘴什么也没说。

不管他的目标是什么,林友兰都失去了说话的欲望,林友兰拿起手机冷静地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不走,我就报警。”

她笑着微微抬起头,看着欧阳生。她满头都是头发。她有不同的品味。

她说:“我想欧阳先生也不想见记者。”

威胁如此明显,但欧阳生仍在看着林友兰。

就在林友兰即将破锣之际,欧阳生突然说:“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那天你流产了,是真的吗?”

林友兰没想到欧阳生会问这个问题。

就在惊讶的几秒钟,林友兰突然笑了起来,带着泪水和讽刺,她看着欧阳生说:“你在问我,是真的吗?”

那简单的几句话,却没有让欧阳生直视她的勇气。

他通宵抽了很多烟,阿莫的声音和云烨的哭声舒舒服服地融入了他的大脑,这个脸色苍白的女人的愁容让他睡不着觉,欧阳生不敢去想如果这是真的,他该怎么办?

对助理的调查过了一段时间才得知林友兰一个人出现的消息,没有结果,但欧阳生再也坐不住了。

他从没去过这样的地方。每一步都很艰难,但他每走一步都让他想起女人的微笑。

她穿着一件没有后背的火红连衣裙,真漂亮。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女人今天还在他面前微笑,那微笑,却充满了怨恨。

“欧阳生,”她说,“你有心脏吗?”

欧阳生表情呆板,尽量不流露感情。

但那个女人似乎不想和他说话。她像石头一样看着他说:“请走吧。”

甚至没有一个充满生命的离开。

欧阳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林友兰说:“我会查明真相,给你一个交代。”

于是他坚定地转过身去。

他什么都不知道就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当他离开欧阳生时,林友兰终于瘫倒在地,泪流满面,双手颤抖,摸着肚子,低头看了半天。

宝贝,宝贝,宝贝。

她有多少次想象欧阳生轻轻抚摸自己的肚子,长大后想多吃点东西,这件事,两个小时。

但现在她一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孩子了。

如果你知道些什么呢?

由于欧阳盛霖的出现,情绪波动很大。她似乎又回到了流产后失去子宫的那一天。

中午,朱阿姨叫她吃饭,她焦急地看着。

朱阿姨的丈夫快七十岁了,躺在床上很不舒服。朱阿姨服侍完他,叹了口气,给林友兰看:“可是我刚结婚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仇恨,我觉得这个世界对我不公平,但后来我发现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她笑嘻嘻地望着云烨说:“只要你出去,什么都绑不住你。”

林友兰的手被棍子打得发抖。

朱阿姨给了她一根筷子,说:“别害怕,这里有个阿姨。”

云烨急忙俯下身,捂住了眼里的泪水,这世上并不只有我一个人。

她不得不想到崔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