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小说(厨房里征服)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她从床上跳起来,不小心划伤了伤口,林友兰的表情痛了一会儿,然后摇摇头,去洗手间洗漱。

六点钟的时候,她拎着包里唯一的行李,吞下两片消炎药,按下了门。

崔明的脚印从办公室的方向传来。他整晚没睡。看到林友兰,他笑了,把票放在她手里说:“走吧。”

林友兰看着去G城的车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在小镇的尽头长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没想到第一次出去,因为我跑了。

林友兰苦笑着跟在崔明后面下了车。

天黑了,风也凉了,崔明递上一块面包说:“你先吃吧。”

林友兰谢谢你,把面包放进袋子里。

车窗外是这座城市的生命气息,医院门口的早起卖家早已忙碌起来,崔明开车走出大门,经过一辆黑车。

欧阳生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保镖停下来恭敬地说:“年轻的先生,这是你的医院。”

欧阳生整晚没睡。那天晚上他大吵了一架。他一准备回家,就接到了保姆的电话。林友兰从阁楼上跑了!欧阳生无法照顾在他身边哭泣的莫某,谁会想到,走了两步,莫某就会晕倒!欧阳生不行,只好先把他送到医院,等他回家一扔,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变白了。

幸运的是,保镖按照他的指示找到了街边的监控,他终于看到了冷屏上嗡嗡作响的身影,欧阳生一分钟也没停下来,他问公园里的保镖。

你是医院。

欧阳生捏着眉毛下了车。他身上的冷空气让身边的保镖们保持安静。他毫无表情地看着私立医院说:“找我,今天你一定要找个人来找我。

谁也逃不过欧阳生!

即使你是林友兰,你也不能!

东北大炕小说

欧阳生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

但他不知道他要找的人上了去G市的车。

林友兰的包里放着一些食物和水,崔明为他准备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除了很多钱,他还有一部全新的手机,手机里只有一个号码,名字不言而喻。

他们分手时,话不多。崔明只是说:“冷静点,联系我。”

虽然林友兰不能再答应崔明了,但她可以。

当汽车缓缓驶离市区时,太阳冲破云层,新的一天开始了。林悠悠紧张而轻松。她以为她很高兴终于离开了。

找个座位,冷静下来。

这可能是她余生最大的愿望。

车子摇晃了两个多小时,开到了高速公路上的休息站,这里的空气足以让林志玲不再紧张,她甚至做出了新的尝试,主动下车,呼吸新鲜空气。

宿舍里有很多人。林友兰找了张椅子坐下,两分钟后我突然看到一个小女孩在发抖。

这个小女孩可能还不到两岁,她不能一直走路。她快要摔倒了。云烨心平气和地弯下腰来帮助她。

婴儿的身体柔软,金色的头发,圆圆的眼睛,厚厚的脸庞,林友兰一想到死去的孩子,心就发抖。

她试着露出温柔的微笑,低声说:“宝贝,你妈妈呢?”

宝宝吐泡泡,奶声奶道:“爸。。。

欧阳生下车时就是这么看的。

他的妻子轻轻地抱着一个婴儿,露出灿烂的笑容。小婴儿摇着他肉质的手指,指着他的身体。云烨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变冷了。

欧阳生说不清自己的心为什么突然发火。他走过去,看着林友兰和孩子。

孩子还在喊,“爸爸……”

欧阳生坐在林友兰旁边,问孩子:“你妈妈呢?”

宝宝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指着欧阳生大喊:“爸爸!”

欧阳生抱起婴儿,转身向身后望去,只见一群外国夫妇急匆匆地跑来跑去。

 东北大炕小说(厨房里征服)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林友兰在车里。欧阳生很奇怪。他看上去并不生气。

就在他回城的时候,欧阳生主动问林友兰:“你吃了吗?”

林友兰不知道欧阳生想干什么。

欧阳生让司机开车到西餐厅门口。恋爱期间,他们经常来酒店。

西餐厅的服务员对这张脸很熟悉,但他不知道这对夫妇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他仍然看着林友兰,问她:“可是我好久没来了。是原始配方吗?”

说来奇怪,林友兰从来没有像墨子一样吸引上流社会,但他总是和你这样的人交朋友。

林友兰还没开口,他又听小妹妹说:“对了,最近店里有恋爱活动。只要你接吻一分钟,你就会得到一份神秘的礼物!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如果林友兰听说过这样的活动,他本想试试,但现在她和欧阳生的关系破裂了,她只想说不。突然她听到旁边的人说:“好的。”

林友兰惊讶地瞪着欧阳生。

但这只眼睛让欧阳升丝不高兴,不亲自己吗?

云烨犹豫了一下,欧阳生却突然把云烨抱在怀里,亲了亲云烨的脸!

林友兰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尝过接吻的滋味了。虽然出身于一个朴素的家庭,但她有着和小女孩一样的爱情幻想,当她遇到欧阳生时,她只觉得这是上帝的恩赐,被欧阳生亲吻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

现在林幽兰也觉得腿软了,动着嘴唇和牙齿,被动地接受了欧阳生的吻。甜美的气味唤醒了她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林志玲甚至误以为自己和欧阳生还在恋爱。

一分钟过去了,欧阳生却没有放开林某,林有兰的脸变红了,身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情绪,欧阳生的眼睛也渐渐深了起来,看到两个人会发生什么事,林某轻轻把欧阳生推开了!

欧阳生见她那样不满意,顿时哈哈大笑。

“我还是不能呼吸,傻瓜。”

林友兰在恍惚中听到了那久违的声音,声音显然已经腐化了。

侍者的妹妹看到他们很不情愿地想接吻,不小心脸红了。过了一会儿,随着这顿饭的到来,所谓的神秘礼物也随之揭晓。

是两张情侣电影票。

林友兰看了半天票,以为只要欧阳生病好了,她会请欧阳生去看电影,就转身走了。

东北大炕小说

她觉得欧阳生今天有点不一样。

但是这个男人的表情很好,她不想让他不高兴,所以她把电影票放在口袋里。

午餐的沉寂让林静了下来,午饭后欧阳生似乎没有跟着她逃跑,把她带回了别墅。

这里有太多不好的回忆,林惬意是一个门口表情不太对劲的人。欧阳生看着她,皱着眉头说:“你不喜欢这里吗?”

林友兰没说话。

欧阳生不高兴,顿也有点不耐烦,睿智地说:“说吧”。

林友兰没有把脸转过去,冷笑着看着欧阳生说:“这里有人杀了你的孩子。你还喜欢吗?”

一提到死去的孩子,他们的脸就不怎么好看了。

林友兰心有余悸,以为自己想压抑什么,欧阳生先是生气,后来又复杂起来,最后叹了口气,舒服地把林友兰抱在怀里。

他把头靠在林友兰胸前说:“想哭就哭。”

今天他看到林在车站里对陌生的孩子如此慈爱,认为她对他们的孩子没有感情。

早在很久以前,欧阳盛霖就摸过他的头。

林友兰浑身发抖。

被欧阳那熟悉的气味包围着,她的眼睛突然因为某种原因变红了,林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脆弱,但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欧阳生觉得自己的胸膛慢慢被浸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臂弯里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欧阳生的手劲加大了,他的心沉了下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