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惩罚调教)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因为他的慢性病,他有点瘦,脸色苍白。

但他又大又有魅力,不像真人。

另外,当时他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花束,看着她的眼睛,那是一种淡淡的、柔和的颜色。

余晓晓觉得自己的心马上就被击中了。

这样一个又优秀又帅的男人将是余晓晓的未婚夫!

小丁信望着眼前那个年轻貌美的姑娘,终于看到了她的全貌。

虽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个娇嫩的小女孩,但她无疑非常漂亮。

小丁逊向她伸出手,余晓晓高兴地把小手放在手里。

烟花庆祝婚礼的完美结束几乎笼罩了京都的夜空。

洗澡后,于潇潇换上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离开浴室。

“丁诗欣……”她轻轻地溜进了小丁诗欣的怀里。

小丁斯勋突然皱起眉头:“你用什么香水?”

余晓晓很诧异:“怎么回事?”

“那天晚上你尝到了干净独特的味道。我爱死她了,小丁逊皱了皱眉头,把她从怀里拉了出来:“去把她换掉。”

余晓晓的脸红了,但她别无选择,只好忍着压力,洗个澡换个香水。

“还是不对。”

小丁信似乎有点恼火。他又伸出一只手,把它从怀里挤了出来。

余晓晓悄悄地说:“我明天回去拿瓶香水。已经很晚了。我们也应该……”

但不管她怎么故意惹恼,小丁生的身体都不会有反应。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病情越来越不对劲。

当余晓晓再次纠缠她时,他突然把她踢下床,走到门口。

但没走两步,他就倒在了地上。

余晓吓得尖叫起来,整个萧家一片混乱。

苏琴又咬了他的胳膊,把血滴进了玉生的嘴里。

如果没有人放他们出去,没有人带食物和水来,他们和余生都会死在这里。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到了晚上,老鼠和蟑螂开始在地下室里大发雷霆。

老鼠们颤抖着爬在身上,但苏琴连赶走它们的力气都没有。

苏琴唯一能做的就是挡住玉生,为她受苦。

一分一秒,就在苏琴准备做饭的时候,地窖门突然打开了。

“把那个小婊子弄出去!”

赵茹的声音有点生气。

苏琴想睁开眼睛,却看不清外面有多少人。

昏迷不醒熟睡的余生很快被从怀里拉了出来。

吃了肉和血的老鼠被吓坏了,咆哮着跑来跑去。

苏琴没有力气带女儿回来。一旦有人失去食物和水,她就带着余生又关上门。

冰冷的水泼在余生的脸上。她模糊地睁开眼睛。她还没看清自己身在何处,脸就挨了一顿暴打。

余晓晓的头发有点乱,红眼睛盯着余生。

“婊子,告诉我你昨晚干了什么!”

“潇潇,别担心,给她点水和吃的,不然她就被扔了,没什么好问的。”

她叫林妈带水和燕麦片来。

余文昌也很安静,一个接一个地抽烟。

他决不允许在与肖家的婚姻中犯错误。不管怎样,余晓晓一定要嫁给萧家!

即使是自己的女儿,只要他敢阻挠,他也永远不会原谅!

林妈用大头针扎住余生的下巴,给她水和燕麦片。

“拜托,你昨晚进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敢隐瞒半个字。我马上叫人杀了苏琴,把尸体扔出去喂狗!”于文昌慈悲地说。

余生张嘴发烧了好几天。她的喉咙发烫,她不能发出声音。

余文昌让人拿笔和纸,余生却摇了摇头。她怎么能写这么尴尬的事?

赵茹说:“你想想。你帮助了晓晓。我每天都有人按时把食物送到苏秦。”

余生忽然抬起头来:“真的,真的?”

“当然,这是真的,只要你服从。”

余生拿了笔和报纸。

“我记得他咬了我的嘴唇,把我伤口里的血吸了出来……”

“血”这样的字眼,赵茹别无选择。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惩罚调教)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袋子里的血沿着长长的塑料管一滴一滴地流入小丁森的血管。

萧家在床上焦急地看着,余晓晓焦急地等待。

因为害怕自己的病和狂躁会伤到自己,他的手腕和脚踝都用绳子绑在大床上。

当时,他的手腕露在外面,被绳子上的血划破了。

输血前,他虽然昏迷,但仍在挣扎,但随着输血,他体内的兴奋似乎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

他的整个人也平静下来,就连苍白灰白的嘴唇,也渐渐沾上了血迹。

肖师傅看起来很兴奋。

余晓晓的眼睛也亮了。她忍不住起身去睡觉:“老头子,丁世勋好些了吗?”

“真的越来越好了。至少这次我们能保证少爷的病情得到控制。我得继续给余小姐验血。如果很明显,于小姐的血对少爷的病有用……”

尤大夫看着俞潇潇,仔细地说:“俞小姐真是萧家的福星和恩人。”

“那就快点!”萧师傅挥挥手,大声说:“不管结果如何,萧萧这次也帮了我们萧家很大的忙。我记得那种好意。”

测试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余晓晓的血液成分与正常人不同,这种成分抑制了小丁生血液中存在的病变。

萧伯纳很安慰地告诉他的仆人给俞潇潇做补药汤。她只是抽血以免累。她需要好好休息。

第二天。

因为余潇潇想回家,萧师傅命令司机把她带回来。

余文昌和赵茹得到消息,要带着余晓晓一起回萧。

就身份而言,在虞家只使用仆人虞潇潇为好。

余晓晓想让苏秦和余生快点死,现在却要用余生的血。

小丁世勋不知道,如果他不得不妥协,带着她,她什么时候会生病。

赵茹让人带上制服,对余生说:

班长你那个比老师的那个还大

“穿好衣服,从现在开始和潇潇在一起。只要你配合苏琴,我会按时送她三餐,我不会再让她挨饿了。”

余生静静地坐在床上,却不听话,赵茹拨开眉毛:“怎么,你不想?”

余生捏了捏手指:“我要学。”

她离毕业还有一年,不能那么短。

赵茹忍不住笑了。小丁诗欣康复后,她的血袋失去了所有的价值。当然,是她送她和苏琴去的。

那么,学习有什么意义呢?

“别浪费时间,你没有资格和我谈判。”

赵茹话音刚落,就看到余生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

当时她握着刀柄,把刀锋套在脖子上。

赵茹忍不住眼皮一跳:“你在干什么?”

余生的黑眼睛转向赵茹,重复道:“我要学习。”

当刀锋划破皮肤时,血马上就出来了。

赵茹忍不住说:“你每周可以回学校两天。余生,你要是再不满足于威胁我,我就马上把你和苏琴送到阴间去,和母女俩聚在一起!”

赵茹瞪着她:“林妈妈,换衣服吧!”

“等一下。”余晓晓盯着余生不说话,突然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赵茹定睛一看。果然,余胜的左脸颊上出现了皮疹。令人震惊和恐惧。

“你脸上有这么恶心的东西。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肖家呢?”

余生摸了摸脸上的皮疹,没有说话。

她的祖母来自一个医学家庭。小时候,苏琴经常带她回家看奶奶。

余生脸上涂点可怕的东西并不难。

余晓晓是一个妒忌的女人,她的脸看起来很可怕,她很安全。

赵茹转过头对她说:“算了吧,让她穿点什么遮住她。不管怎样,她走的时候是个仆人,没有人会关心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