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肉肉怀孕)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廖白神魂颠倒,神突然从天上出来,他即将到来的谨慎思考无法完全停止。

“你的皮带怎么了?”在急躁和欺骗的时刻,廖白松开腰带,直到他没有耐心。他只想用剪刀把锁链剪断。

宋一民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的智商被狗咬了?”

随后,他帮着系上安全带,又担心蒋忠倩与廖白的问题,于是跟着她一起下车。

那个喝醉的女人很可怕。下一秒宋一民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有了新的认识。

廖白靠在蒋忠谦身边,他快要倒在地上了。蒋忠倩赶紧抓住她的胳膊说:“喝这么多,你想上天堂吗?”

他一抓到廖白,就会闻到酒味。江忠谦在发牢骚,要收回手来。

这时廖白突然抓住了他,抓住了他。他一言不发,扑到怀里,用脚尖上的薄唇吻了吻蒋忠谦。

女子的突然动作让蒋忠谦睁大了眼睛,但他没有反抗。

他太想念它了。

很多年前,当他们还是恋人的时候,他拥抱他们,亲吻他们。那时,吻是甜蜜的。

现在还是甜的,软的,软的,他没有拒绝的力量,而是女人主动的意志。

江中谦总是坚持这条路线。

不管他将来拿多少钱,廖白都欠他。

宋一民停在这里,悄悄地回到原点,悄悄地开始离车。

“你住在这里?”

当他打开门时,一个带客厅的小房间映入眼帘。蒋忠谦既伤心又高兴。他只有一个房间。他今天能睡沙发吗?

沙发只有五米长,怎么能容纳一米八五高的男人呢。

和廖白一起,这个房间里没有他住的地方。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但是太晚了,他不想搬家。在这里度过一个夜晚是“无奈的一步”。

当蒋忠倩抱着她走进房间时,她非常虚弱。她胸前有两颗扣子。钥匙的风景闯入了蒋忠谦的自律许久。

“你喝水吗?”亚当的苹果不自然地移动着,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不敢看床上的人。

但是你越难控制自己不安的思想,心跳就越快。

廖白觉得有点不舒服,捂着胸口,从床上坐了下来。

“等等。”江中谦漫不经心地回答。他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什么时候一个首席执行官成为了一个小律师的护士,被雇佣并服从了?

“你为什么不快点,我病了。”廖白的肚子里立刻充满了火。

回望这名女子,蒋忠谦很生气,但他还是忍不住对老实人说。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无动于衷地离开了卧室。

是这个女人主动激怒了他。现在,情况是一样的。他很容易落入陷阱。

蒋忠谦忍不住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廖白冷冰冰的双唇刚刚停留的地方,闻起来还是比酒还清淡,回味无穷。

心,像波涛,一层层转了一圈,不知不觉想起了嘴角。

妈的,我又开始喜欢那个女人了。

江忠谦只是心烦意乱,他以为自己总是无懈可击,但每次见到这个女人,一切都乱七八糟。

水来了,廖白不客气。他拿起杯子喝了下去。然后他坐在床头睡着了。

蒋忠谦一个人站在房间里,没有退后。

“你为什么不去?”廖白试着睁开眼睛,看到蒋忠谦不想去。

“这么晚开车不安全”,幸亏他脸皮厚,找了这样一个廖白看不起的借口。

廖白轻蔑地转过头,扶起额头懒洋洋地说:“我睡着了。到外面去。”

她头晕目眩,但她也很清楚蒋仲谦的细心思考。然而,她并不了解自己的饮酒能力。除了欺骗之外,她的胸部非常迟钝。

“女人,你太过分了。”江忠谦的眼睛闪闪发光。他好心地把醉汉送回去,但最后却被忽视了。

作为天子,他不能忍受这样的屈辱。世界上没有女人敢那样对待他。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肉肉怀孕)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早上8点,闹钟欢快地响了起来,伴随着震动,让廖白睡不着觉。

你从哪儿弄到这么烦人的闹钟的?音乐还是英美摇滚几十年前的样子,活跃得像个三岁的孩子,精力过剩,这不是普通人的口味。

她是个从不依赖闹钟的人。她的手机总是静音,生物钟也很稳定。但今天是个意外,她的头还是晕的。

”遗憾的是,廖白无奈而气愤地叹了口气。他把头埋在天花板里,藏在枕头下面,但一点用都没有。那该死的音乐一直在跳舞,一直不停。

你知道他们叫什么加油吗?

就在最后一刻,廖白完全爆发了,掀开毯子,跳下床,对横眉男子说:“你说完了吗?”

蒋忠谦坐在床的另一边时,正准备被廖白推下床。

仅廖白一人就要负责几乎三分之一的床和所有的被子。

可想而知,被廖白“打破”的蒋忠谦昨晚睡得很沉。

“我忍不住了,我的床太大了,你得挤。怪我!”小人,他睡得不好,他早上叫醒了她,廖白想。

蒋忠谦站起来,穿上外套。闻起来像是我外套里的呕吐物。他皱了皱眉,但他不肯停下来。

他的手,虽然只要稍微动一下,就把它折回到原来的位置,但还是像骨折一样痛。

但那人忍住了疼痛,这和廖白不辞而别相比,算不了什么。

正文第087章两女双飞下

但他不能用一只手系衣服。几次尝试之后,他失败了,最后决定放弃。

今天上午江忠谦性情温和。经过这么多的抱怨,他不忍心让他们不高兴。虽然他采取了一些小步骤,但他不排除他真的担心自己会迟到。

廖白看在眼里。当他默默地吞下这个人的苦果时,他感到内疚。他悄悄地走到蒋忠谦跟前说:“我来了。”

她聪明,温柔,温柔,三两分钟就能做到。

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廖百江中谦可以摸到自己的皮肤,当他再大一点的时候,可以感受到鼻子里温暖的气息。

这段时间,男人们都很安静,但每次有两个人撞到眼睛,都会有点寒意。

“在外面坐一会儿,我给你拿些药来。”她怕那个男人看到她的心,如果她多看一眼,就会露出诚意。她赶紧低下头,转过身来,避开姜仲谦冷冷的目光。

“如果你的衣服被我弄脏了,你最好不要穿。我洗完再还给你。”廖白觉得那人的眼睛在他身后越来越亮。

“两年前,你突然离开了,没有去医院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和廖家怎么了?

不知道是什么让蒋忠谦回忆起了两年前的事,他冷冷地问。

他一问,廖白就摇了摇头,差点把药水扔到手里。一时间,他从头到脚都很冷,好像被这个人抓住了似的。

“这么久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两年前,蒋忠倩显然不想再向她解释一个字。

“你为什么不提呢?你做了什么?现在这个人看起来很危险要下来了。

“记住,一开始你不信任我。现在你又在质疑我的责任了。江中谦,你的脸真大!”廖白的眼睛顿时红了,这个人有什么资格质疑他们?

两年前,对她来说,这是她一生无法治愈的痛苦。幸运的是,她活了下来。她还收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她对自己的命运心存感激,但她永远不会原谅某些人。

蒋忠谦很惊讶。他没想到廖白的反应这么大。他越想知道真相。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能强求,但廖白,记住,你一辈子也瞒不住我!”

从他得到的方式来看,廖白说不出真相。

她拿出药水,拿起药水,走到蒋忠谦面前,给了他一个容光焕发的微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