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的双指探洞好厉害,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少夫人,你这是做什么?”

看见顾云溪提了一大袋子的书本,刘妈立即想要去接:“怎么买了这么多的书?”

“刘妈?您怎么回来了?”顾云溪心花怒放,她终于不用和景煜衡两人单独地待在别院里,多了一个人,她倒是觉得自在一些。

“老夫人不放心你和少爷两个人住,担心你们两个人都吃不饱。”刘妈和蔼地说道,“少夫人,你放在客厅里,我等下就给你搬上去。”

“奶奶还好吗?”顾云溪接过了刘妈递来的一杯水一饮而尽,这七八本书让她提得满头大汗。

“老夫人老是念叨你呢。”刘妈满脸慈爱地看着顾云溪,“少夫人,老夫人是打心底喜欢你呢。”

顾云溪甜美地笑了,她也是打心底里喜欢景家老太太。她一出生就没有奶奶,景老太太让她感觉到了祖母的爱。

“刘妈,少爷呢?”不见景煜衡,顾云溪有些意外。她下班后还去了一趟书店,景煜衡应该早就回来了。

“少爷出差了。”刘妈解释道,“他说可能要去一个星期左右呢。”

“是吗?”顾云溪假装遗憾地问道,但是心底里早就开始欢呼雀跃起来。这一周,她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

“少爷没有告诉你吗?”

“哦,”顾云溪拍了一下脑袋急忙解释道,“当然说了,下午我在公司的时候他就给我发了信息。但是我一回来我就忘记了。”

“这还差不多。”刘妈转身往厨房走去,“老夫人还担心少爷和少夫人你们两个人会有什么矛盾呢,我看感情好得很呢。”

刘妈没有注意到顾云溪的脸色越来越差。

原来大家都知道她和景煜衡之间有问题的,就她一个人被傻傻地蒙在鼓里吗?

“刘妈,我来帮你吧。”顾云溪想要从刘妈这里得到一些消息,刘妈在景家待了二十多年了,深受景老太太的信任。

“少夫人,这里不需要你帮忙。”刘妈虽然是老人了,但是主次有别她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顾云溪的手还没有沾水,就被刘妈给推了出去。

“算了,我还是先把我的书搬上去吧。”看到堆在客厅里的书,顾云溪抬头看了一圈楼上的房间。

别院里有七八间的房间,她可以从中任意选择一间做她的书房。

最终,顾云溪选了一间最角落的房间,她想那个位置安静一些,最重要的是与景煜衡的书房离得最远。

若是从前,她一定会要求就与他的书房紧邻,但是现在她已经看清楚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有自知之明。

“少夫人……”

就在顾云溪推开房门的时候,刘妈惊讶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顾云溪都看见了。

“少夫人。”刘妈急忙上前一把关住了房门,她懊恼地说道,“该死的,我怎么忘记把这间房门给锁上了。”

“刘妈,”顾云溪吞了口口水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少夫人,你千万别和少爷说你打开过这间房间知道吗?”刘妈不住地嘱咐道,“不论你看到了什么,你就当作没有看见知道吗?”

顾云溪拳头紧握,她怎么能当作没有看见。里面画像中那个躺在花丛中的女人笑得那么灿烂,而躺在她身边的那人男人是那么地熟悉,她怎么能当作是没看见呢?

见顾云溪的脸像张白纸一样,刘妈吓坏了:“少夫人,你没事吧?”

“少夫人!”

顾云溪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她坐上车子猛踩油门离开了别院。

她的胃里一阵一阵地犯恶心。

景煜衡梦里在呼唤的那个女人的画像竟然一直被珍藏在别院里,她所谓的婚房里,不仅叶纤纤明目张胆地出现了,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也在。

见状,刘妈三两步地冲到了客厅里打通了景家老宅的电话。

“怎么这么不小心。”景老太太呵斥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不要让煜衡知道,我这里会派人出去找云溪,你就待在别院里吧。”

“是。”刘妈一脸懊恼,放下电话她只能默默地祈祷顾云溪这么开车出去不要出现意外才好。

“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管家恭敬地站在了景老太太的面前。

景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虽然一头银发,精神却十分地好。她端坐在沙发上缓缓地说道:“吕管家,你多派些人出去把少夫人给找回来。”

“是,我这就派人出去。”

“等一下,”老太太顿了一下显得十分地不情愿,“还有,那个女人有什么消息吗?”

“您是指陆小姐吗?”吕管家小心翼翼地看向了老太太,见她不悦地闭上了双眼,他急忙回答道,“对不起,老夫人,暂时还没有陆小姐的消息。”

“人都走了,却还在作怪。”景老太太揉了揉太阳穴挥了挥手,“去吧,要确保少夫人安安全全地回来。人找到了,直接把她接到这里来吧。”

“是,您放心,我这就去。”

“老夫人,您别太担心了。”一个五十几岁的妇女端上来了一杯热茶低声劝慰道,“少夫人肯定不会有事情,只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罢了了。”

“而且,刘妈现在不是一直在别院吗?她多多少少能让少爷收敛一些,我想少爷也是聪明的孩子,他一定知道您的意思的。”

“啊珍啊。你不了解云溪的性子。”景老太太忧心忡忡地说道,“云溪这孩子单纯得很,而且,是我要求煜衡要娶她的。她满心欢喜地以为煜衡是真的喜欢她的,哪里会知道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存在。”

“可是老夫人,陆小姐现在不是消失了吗?少爷总有一天会忘记她的。”啊珍不解地说道。她是景老太太的贴身服侍,在景家,只有她最懂得景老太太在想些什么。

“她要是能消失最好,”老太太抿了一口热茶冷冷地说道,“最好她能识趣些,若是再敢回来纠缠煜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啊珍站立在一边不再言语。

顾云溪开着车子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城市这么大,她发现她竟然无处可去。为了不让父母担心,顾家她不能去;而她刚从国外回来,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处可以去。

把车子停在了无人的路口,顾云溪趴在方向盘上崩溃地哭了起来。

“奶奶,您说什么?”

会议室内,景煜衡不顾众多人在场,猛地站了起来。

许东和叶纤纤两人对视了一眼,景煜衡从来不曾这么失态过。

“景董,现在您在开会。”叶纤纤不动声色地低声提醒道。

景煜衡朝许东点了点头,他颔首道:“对不起大家,我失陪一会儿。”

叶纤纤刚想要跟着出去,许东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给拉了回来:“纤纤,你别分不清楚场合。”

叶纤纤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景煜衡离开的背影,她的心思向来隐藏得很深。只是这一次看见景煜衡如此失态,她突然觉得有些危机感,到底是谁能让他如此地反常?

“景煜衡,我告诉你,云溪已经失踪了三天了,你自己想办法把她给找回来。”景老太太愤怒地呵斥道,“你自己捅的篓子,自己补回来!”

景煜衡一头雾水:“她为什么会失踪了?”

“你说呢?”

“奶奶,我不知道。”景煜衡焦急地说道,“我这几天不是出差吗?我来的时候她还好好的。”

“因为谁我想你不会不清楚。”景老太太顿了一下警告道,“煜衡,你知道奶奶的态度。我只认云溪这个孙儿媳妇,至于那个女人,你就别再想了。”

景煜衡的手立即握紧了。

“顾云溪和您提起了什么?”景煜衡的嗓音陡然变冷了,那个女人竟然敢在他奶奶面前诋毁他心爱的女人。

“云溪能和我说什么?”景老太太护短道,“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在别院里留下了关于那个女人的什么东西。”

“煜衡,我们让人画张画像吧,好吗?”熟悉的声音在景煜衡的耳边响了起来,他的心猛地下沉了。

“奶奶,我这里在谈事情,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不等回话,景煜衡立即挂了手机。

如果那个女人连他心爱的女人的一张画像都不能留的话,他还需要觉得残忍吗?

“喂!喂!”

景老太太生气地把电话放在了桌子上:“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老夫人,您别生这么大的气。”啊珍立即递上了一杯热茶,“医生说了您的血压高,一生气血压又要往上飚了。”

“这小子,实在是太令人生气了!”景老太太深呼吸了口气,“云溪还没有找到吗?已经三天了。”

吕管家愧疚地低下了头:“老夫人,能找的地方我们都已经找了。但是,都没有少夫人的消息,是不是问问顾先生和顾……”

“不行!”景老太太立即否决了,“云溪离家出走这件事情一定要给我瞒住。尤其是不能让亲家知道,我答应过顾先生,云溪嫁过来会幸福的,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

“可是老夫人,那怎么办?”吕管家为难地说道,“如果少夫人有意躲起来,我们也找不到她啊,她只要随便找个朋友家住下来,我们就不可能找到少夫人。”

景老太太沉思了片刻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靠近些。

“景董,s市那里没事吧?”总统套房内,叶纤纤正把景煜衡的衬衣一件一件地挂起来。

“嗯?”

“早上您接的手机。”叶纤纤小心翼翼地提醒道,“不是少夫人……”

“别在我面前提起她!”景煜衡不悦地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谁都可以是景家少夫人,但是她没有资格。我不希望还要我说第三次。”

“是。”叶纤纤弱弱地应了一句,转身脸上却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只要不是顾云溪让景煜衡失控就好。

“景董,后天我们就可以回s市了。”叶纤纤温柔道,“我想我们明天下午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完事。景董,听说这里有几处地方不错,我是不是安排行程让您到处看看。”

“你和合作方协商一下,压缩一下行程。给我买明天下午回s市的机票。”景煜衡往后靠在了椅背上慵懒地说道,“好了,你放完东西就出去吧。”

“是。”叶纤纤依依不舍地打点了一切走出了景煜衡的房间。她知道景煜衡的行事风格,她只能服从命令,从来都不敢问为什么。

景家老宅。

一辆白色的奔驰紧急停在了门口。

“少夫人。”

看见顾云溪下车,站在门口的两个保安立即朝她鞠了一躬。

“好好好。”顾云溪也来不及多说,她急忙冲了进去。今天早晨,她就收到了景家发来的短信,说景老太太突然病重。

“少夫人,你来了。”看见顾云溪冲进来的时候,啊珍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珍姨,奶奶呢?”顾云溪紧张地问道,“是在房间吗?我上去看看吧。”

“好好好,老夫人一直在叫你的名字呢。少夫人,你赶紧上楼去看看老夫人吧。”啊珍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

“奶奶。”

还未到房间,顾云溪已经开始喊了起来。一看到短信,她就什么也顾不得冲了回来。

“奶奶。”看到景老太太躺在病床上,顾云溪的眼眶立即红了,“奶奶,您怎么了?不舒服怎么不让吕管家送您去医院呢?”

“云溪……”景老太太激动地拉住了顾云溪的手颤抖地说道,“云溪,你受委屈了。对不起,是我们景家对不起你。”

“奶奶。”顾云溪不住地摇头道,“奶奶您别说了,您没有对不起我。”

“吕管家,快,你叫救护车,我们送奶奶去医院。”她现在一门心思想着赶紧给景老太太送去医院,与景煜衡的恩怨她都已经不计较了。

“云溪,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然我不去。”话刚说完,景老太太又急忙咳嗽了几声。

“老夫人,您少说些话。”吕管家一脸担心地看着她,“您不能这么一直说话,从昨晚开始您就一直叫着少夫人,又没有吃饭,再这么下去,您哪还有精气神啊。”

“奶奶!”听见吕管家的话,顾云溪趴在床边放声大哭了起来,“对不起奶奶,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离家出走让您担心的。对不起,对不起。”

“云溪。”景老太太不住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云溪,答应奶奶,以后受委屈了来找奶奶。不能离家出走,奶奶担心坏了。”

一心只想着赶紧送景老太太去医院,顾云溪什么也不想只能一个劲地点头答应。

半个小时后,景老太太住进了本市最高级的病房。

“怎么了?”

见顾云溪闷闷不乐的,景老太太慈爱地问道:“云溪,是不是还想着景煜衡那小子干的坏事?你放心,等那小子回来,奶奶一定替你好好地教训他!”

顾云溪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景老太太能把景煜衡抓到她的面前来向她道歉,但是无法让那个女人消失在他的心中。

“云溪,”景老太太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奶奶实话告诉你吧,你只要坚持下去就好。那个女人迟早会在煜衡的生命中消失的。奶奶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

“奶奶,煜衡应该是很爱她的吧?”顾云溪有些哽咽,她的婚姻存在了太多的问题,而婚前她竟然毫无察觉。

景老太太眉头一皱摇了摇头:“那个女人是不可能嫁入我们景家的。”

“奶奶,我出去给您买些吃的吧。”不想再继续听下去,顾云溪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刚走出病房,她就迎面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啊!”顾云溪倒吸了口气,这一撞,让她眼冒金星。

当看到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庞时,顾云溪的眼眶刷地立即红了。景煜衡正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不满与鄙视。

他是在怀疑她虚伪做作吗?

“跟我来!”景煜衡不由分说地拉起顾云溪往外大步走去,全然不顾顾云溪的手腕被他拽得发红。

“景煜衡,你放开我!”站定后,顾云溪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

她渐渐地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对她一点情分都没有。过去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骗局罢了。

“你不是失踪了吗?”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顾云溪的心一沉,他这么希望她消失不见吗?

“我为什么要失踪?”话就这么脱口而出,顾云溪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说。

“呵,又演得一场好戏!”景煜衡冷哼了一声,他恶狠狠地盯着她,“和奶奶联起手来骗我是吧?顾云溪,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

“我没有这么无聊。”顾云溪不想多做解释,对于一个对她毫无感情的人,她不想多费口舌。

“站住!”景煜衡迅速地绕到了她的面前,“顾云溪,我警告你,下次别拉着我奶奶和你一起演戏,否则的话,你会为你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看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顾云溪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她是谁?”顾云溪紧紧地咬住了下嘴唇,她还是希望从景煜衡的嘴里得到一些安慰的。

只要他告诉她那个女人是过去式了,或许她还能既往不咎,认认真真地过下去的。

“你没有资格提起他。”景煜衡的眼神变得更加地凌厉。每次只要多提起一次她,他的心都像是被刀割一般。

顾云溪仅存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跟着破灭。

“景煜衡,我们离婚吧。”她不想要这场婚姻,哪怕顾氏要落入他的手中,她也不想再和景煜衡继续下去。

“好,”他嘴角一勾不屑地捏起了她的下巴,“顾云溪,你想离婚是吧?没有问题,明天我会让叶纤纤把离婚协议给你。”

看着景煜衡决绝的眼神,顾云溪扶着墙壁缓缓地蹲了下来。

他对那个人女人有多深情,对她就有多绝情。

转角处,一个身影闪开了。

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中,顾云溪一个人在车上呆坐了一个小时。

“云溪,你没事吧?”手机里传来担心的声音,“我已经做好饭了,你奶奶没事吧?中午回来吃饭吧?”

“露雅,我能在你那多待几天吗?”顾云溪犹豫着开口道,“不会太久的,只要几天就可以。”

“当然可以,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露雅爽快地回答道。

那晚从别院离开之后,顾云溪就搬到了露雅的房子里。

“谢谢。”

“怎么了?你奶奶没事吧?怎么声音怪怪的。”尽管顾云溪在努力地克制着,露雅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她有些不对劲。

“没事。”顾云溪深呼吸了口气,“没事,一个小时后我就回来了。”

看着手机里好几个未接电话,顾云溪心一横,干脆关了手机。

景老太太固然喜欢她,对她好。可是她要嫁的人是景煜衡,如果得不到丈夫的心,她还硬要和景煜衡绑在一块做什么?

“少爷,你去过医院了?”见景煜衡脸色铁青,刘妈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夫人没什么大事情吧?”

景煜衡冷冷地看了一眼刘妈没有说话,他当然知道刘妈是景老太太派来监视他和顾云溪的婚后生活的。

“她进去了吗?”站在二楼最旁边的一处房间门口,景煜衡眉头紧锁。

这个房间是他的底线,当初他答应景老太太娶顾云溪,就是要求留下这个房间。里面装满了他和他最心爱的女人的回忆。

“少夫人刚打开我就赶紧上前拦住了。”刘妈如实回答道,“当时都怪我,我在楼下忙着做饭。没有顾上少夫人,她不小心打开了这个房间。”

景煜衡死死地盯着紧闭的房门:“刘妈,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你也不需要进去打扫了。”

“是。”知道景煜衡的心思,刘妈微微颔首道,“我已经把钥匙放在你的书房内,两把钥匙现在都在你那。”

“她为什么会来开这个门?”

“少夫人那天说想要腾个房间当书房。”想到那天顾云溪又惊又悲的神情,刘妈到现在心里还过意不去。

任何一个女人也不允许丈夫心里藏着另外一个女人,还专门留下了一间房间作为他们爱情的纪念。

“当书房?”景煜衡冷哼了一声。不过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罢了,从小衣食无忧,还需要书房做什么?

“对,那天少夫人买回来一堆书。”刘妈低着头小声解释道,“她说想要学习法语,所以买了不少的书。”

“法语?”景煜衡想起了公司误打误撞的那一幕,顾云溪的水平不过是一般的水准,要想当一名翻译官,还差得远。

“把那些书丢了。”他冷冷地吩咐道。

“少爷?”刘妈有些惊讶,那可是顾云溪的东西,怎么说也是景家少夫人,怎么能说丢就丢。

“她不会回来了。”留下一句云淡风轻的话,景煜衡直接进了房间。

“不会回来了?”刘妈不解地琢磨着这句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