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体育课课用跳d的感觉: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顾云溪和李逸飞两人刚离开,戴着墨镜的凌云辰从门后走了出来,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十分钟。

“老大,你看什么呢这么出神?”文溪用手肘顶了一下凌云辰笑道,“没有想到顾小姐才上班没几天,就已经有护花使者了。”

她和景煜衡到底是什么关系?凌云辰眉头紧锁。

“云溪,你来了。”

部长笑哈哈地迎了上去谄媚道:“云溪,昨天景董让你去三十一层做什么了?你们两个人是不是认识啊?”

三十一层是景泰集团的决策层。

“昨天你一天都没有回来,你的工作我都让其他同事替你给做了。”部长继续说道,“云溪,以后要是三十一层还有工作要找你的话,你只管和我说一声就可以。”

“没什么。”顾云溪淡淡地回了一句,景煜衡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而现在,她也是同样的想法。

除了叶纤纤,以及顾景两家至亲之外,没有人知道她和景煜衡两人是夫妻。

“云溪,我看你和景董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你要是有机会,你要替我……”部长顿了一下打哈哈地笑着道,“云溪,你知道我的意思的。”

顾云溪所在的是文案部,她现在就是一个法语翻译官。而他们的部长崔浩,则是一个将近四十岁的男人,戴着金丝边眼镜,文绉绉的。

“崔部长,我和景董我们真的不熟。”顾云溪停下了脚步一脸认真地解释道,“昨天他只是让我去翻译些资料,我们之间并无其他关系。”

“那……”

“崔部长,”妩媚的声音突然出现,一只白皙细嫩的手搭在了崔浩的肩膀上,女人瞥了一眼顾云溪后掩嘴低声笑道,“崔部长,你怎么不相信顾云溪的话呢,她确实和景董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于悦,你怎么知道的?”崔浩还是不相信顾云溪与景煜衡没有任何关系,他摇头道,“云溪没有来之前,你在我们部门看见过景董吗?”

“崔部长,那可能顾云溪不小心得罪了景董吧。”于悦得意洋洋地看着顾云溪缓缓地说道,“听说昨天在三十一层,我们云溪做的可不是什么体面活。”

于悦的一句话惹来了不少的观众,部门的同事纷纷围了过来。

昨天景煜衡突然来到文案部带走顾云溪已经让整个公司震惊了。现在于悦还有更劲爆的消息要带来,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云溪,景董让你做什么啊?”已经有同事按捺不住好奇心开始追问了。

“就是啊云溪,我们连上三十一层的资格都没有呢。”

于悦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胜利的笑容,她看好戏似的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顾云溪发囧。

“你们这么多事干吗?”李逸飞替顾云溪打抱不平道,“云溪去做什么与你们有什么关系?都很闲吗?”

顾云溪不想多做解释,她刚想走却被人给拉住了。

“顾云溪,你不解释一下吗?”于悦笑着问道,“大家都是同事,与我们说说有什么关系吗?”

“放开!”顾云溪眉头紧蹙,她不知道于悦为什么会针对她。

“你这是在发脾气吗?”于悦变得更加地兴奋,她穿着高跟鞋比顾云溪高了一些,现在颇有些盛气凌人的感觉。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顾云溪不悦地回答道,她确实不喜欢陌生人碰她,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明显来之不善。

“于悦,你放开云溪。”站在一旁的李逸飞呵斥道,“你没看见云溪不喜欢你碰她吗?”

这次没等于悦说话,李逸飞强行把她的手给拿开了。

“顾云溪,你昨天在三十一层替景董拖地对吧?”于悦突然提高嗓音问道,“听说,你干活还不够熟练,还被训斥了对吧?”

办公室内一片唏嘘。

“怎么会这样子?”

“不知道啊。”

“得罪了景董吧?”

大家面面相觑,于悦这消息确实够震撼的。

顾云溪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她紧紧咬住了下嘴唇。作为顾氏唯一的孩子,她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云溪?”

见顾云溪低着头不说话,李逸飞心疼地想要去拉她的手。

“都不干活的吗?”

低沉的嗓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循声望去,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拿着文件正站在门口。

“许总,您怎么来了?”崔浩立即迎了上去。

“崔部长,怎么?你们文案部这么闲的吗?”男人眉毛一挑不客气地呵斥道,“是不想干了吗?要是不想干了,直接走人。”

“许总,您误会了。”崔浩立即挥手呵斥道,“都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做事情!”

“云溪,你没事吧?”李逸飞关心地问道。

“顾小姐,请留步!”

男人叫住了顾云溪:“顾小姐,我有事找你。”

“许总,那您忙您的,”崔浩连连点头道,“我去工作了。”

“云溪?”

“没事的。”知道李逸飞是好意的,顾云溪微微朝他点了点头。

能让崔浩也点头哈腰的男人,定然也是三十一层的人。而能点她名字的,自然就是景煜衡身边的人。

站在洁净的落地窗前,看着湛蓝的天空,顾云溪的心情明朗了许多。

“许总,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沉默许久后,还是顾云溪先开的口。

“顾小姐,你怎么不问问我是谁?”男人饶有兴趣地问道,“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找你吗?”

顾云溪淡淡地说道:“许总既然指名要找我,就一定有你的理由。你要是不想说,我问了也没有用,你要是想说,我不用问你也会说的。”

“我姓许,许东。是景董的助理。”男人伸出右手微微颔首道,“纤纤是景董的私人助理,我也是他的助理,主要负责公司业务。”

看着那双充满力气的大手,顾云溪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右手简短地自我介绍:“顾云溪。”

许东十分友好地与她握了握手。

“景董让我给你换个部门。”许东淡声道,“你看看,景泰集团你想在哪个部门?”

许东不像景煜衡,他给人的感觉温暖许多。

“换部门?”顾云溪不解地摇了摇头。她想,她本来就不是真的来景泰集团上班的,景煜衡应该也不指望她好好地在这里上班。

“对,换部门。”许东点头道,“难道你想待在文案部吗?”

顾云溪抬头看向了许东。

“我脸上有东西吗?”许东不解地摸了摸脸颊。

“你刚才都看见了?”

许东怔了一下,他讪笑着没有说话,确实,刚才那一幕他都看见了。他看到顾云溪是如何被人为难,也看见了她的隐忍以及眉眼间闪过的悲伤。

“果然,和景煜衡在一起的人都是一样的。”顾云溪嘴角一勾看向了别处。她对许东刚刚建立起来的一些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了。

“顾小姐,于悦她是纤纤的好朋友。”许东漫不经心地说道。

“告诉景煜衡,我不需要换部门。”顾云溪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让她换部门?难道还要让她去三十一层受屈辱吗?

“对了,许总,谢谢你。”离开之前,顾云溪还是低声道了谢。

看着顾云溪的背影,许东的眼底闪过一丝赞赏,这个女人倒是比他想象中的不一样,聪明了一些,也识大体了一些。

“去找他了?”

办公室内,男人缓缓地转过身问道。

“是!但是她不肯换。”

“不肯换?”景煜衡眉头一紧,“为什么?”

“顾小姐没有说,只是……”许东有意欲言又止。

景煜衡的食指轻轻地在桌子上打着:“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我刚刚下去的时候,看见文案部的人正好在闹顾小姐。”许东顿了一下,“于悦,有意把昨天在三十一层发生的事情抖了出去。”

“啪”

景煜衡手中的咖啡杯应声落地。

“景董?”看到景煜衡的反应,许东的心底已经明白了几分。

对于景煜衡和顾云溪之间的关系,以及和陆颜婷之间的关系,他就像景煜衡本人一般清楚。

“我不喜欢嚼舌根的女人。”话音未落,景煜衡已经低头开始工作。

许东立即会意。

“云溪,一起吃饭吧?”刚到午休的时间,李逸飞已经欢快地跑到了她的座位,“听说公司旁边的那家餐馆换了一个厨师,味道很好,我们一起去吃吧。”

“不用了。”

“一起吧。”早有准备的李逸飞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两张优惠券,“云溪,你看,这里有两张优惠券,今天就到期了,一起吃吧。”

顾云溪抬头正好碰上了他期待的目光。

“好吧。”她点了点头,“等我把手中的这点工作做完。”

李逸飞带顾云溪来到了一家新开的火锅店,虽然是夏天,里面还是热热闹闹的挤了许多人。

“小心些。”李逸飞努力地护着顾云溪,不让任何人碰到她。

“云溪,你没事吧?”

“嗯?”知道李逸飞所指,顾云溪摇了摇头,“无所谓他们说些什么,而且,昨天我确实去三十一层打扫卫生了。”

李逸飞有些吃惊,他还以为于悦是为了诋毁顾云溪而捏造的。

“很意外?”顾云溪低头笑道,“李逸飞,你现在应该清楚,我确实是得罪了三十一层的人,所以,你要是想继续在景泰待下去,你就别和我走太近。”

“云溪,你把我想成了什么人了?”李逸飞激动地说道,“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你,我就喜欢和你在一起。”

顾云溪差点失声笑了出来。

“不好意思。”李逸飞的脸红了起来,他意识到他有些失言了。

这不是顾云溪第一次听到表白了,从初中她张开之后,就有各种各样的男孩向她表白。而她的心,却在十六岁时交给了景煜衡。

“李逸飞,我知道你的意思。”顾云溪也不打算回避这个问题,她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我有喜欢的人,而且以后,我会和他结婚。”

“你有男朋友了?”李逸飞吃惊地问道。

“是。”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男朋友。”李逸飞摇了摇头,“云溪,你不是为了拒绝我才编造的这个谎言吧?”

“我男朋友现在被调到外地出差了,所以,一时半会儿你见不到。”

“叫什么名字?”

顾云溪没有想到李逸飞会追问到底,一时语噎。

“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李逸飞欣喜地说道,“云溪,我知道你现在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接受我,但是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的。”

“李逸飞,我不是骗你的,我真的……”

“云溪。”

温柔的声音在顾云溪的耳边响起。

顾云溪下意识地转头,却差点亲上了男人的脸颊。

“喂!”顾云溪吓得立即站了起来,那个男人刚才几乎就是贴在她的脸上的。

“凌云辰?”顾云溪拍了拍额头,这个男人还真的是阴魂不散,每天都能碰见。

“云溪,他是?”李逸飞上下打量了一番凌云辰,他感觉到了危险,这个男人明显对顾云溪也有非分之想。

“凌云辰。”凌云辰也不避讳,他朝李逸飞伸出了右手,“我也是云溪的追求者之一,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说她有男朋友,我和你一样,也不相信她的话。”

凌云辰转头看着顾云溪眨巴了两下眼睛:“云溪,当着我和这位朋友的面,你告诉我们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她什么时候和他也说过这种话了?顾云溪的脑袋一片凌乱。

“凌云辰,你别跟着捣乱。”顾云溪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她好像和他并不是很熟吧?顶天也就只有三面之缘。

“你现在的样子真可爱。”凌云辰突然凑近看着她的眼睛温柔地说道,“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喂!”李逸飞刷地站了起来,“凌先生,请你放尊重些!”

他不允许有任何男人靠顾云溪那么近。

“云溪,跟我走。”凌云辰嘴角一勾露出了摄人心魄的笑容,他好像在对着顾云溪笑,又好像是在诱惑她一般。

“我为什么……”

“那我现在打个电话给景……”

“凌云辰!”顾云溪忍不住咒骂了两句,凌云辰竟然敢拿景煜衡来威胁她!她现在是到哪里都要受人要挟?受人摆布了吗?

“李先生,失陪了。”凌云辰不由分说地抓住了顾云溪的手腕走了出去。

“该死的!”李逸飞愤愤地把手中的纸巾丢在了一旁的纸篓,他好不容易才约到顾云溪,竟然中途又被截胡了!

“凌云辰?”李逸飞重复了两次后立即拿起了手机,“喂,替我查一个人!凌云辰,我要他所有的资料,对,所有的!”

“说吧。”

“说什么?”凌云辰转头不解地看着顾云溪。

“你说呢?”顾云溪无奈地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事啊。”凌云辰耸了耸肩膀道,“我就是不喜欢看见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你没有看见他看你的眼神,恨不得吃了你!”

“停车!”

“干什么?”凌云辰一把抓住了顾云溪的手腕,“别闹,现在这里没地方下车。”

“那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顾云溪不悦地说道,她不喜欢和凌云辰单独在一起,这个男人让她感觉到危险了。

“云溪,你和景煜衡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凌云辰直接忽略了顾云溪的话,“我看你们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

顾云溪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裙角。

“云溪,其实……”

“凌总,请你放开。”顾云溪瞥了一眼凌云辰抓住她的手。

凌云辰并不恼,他点了点头缓缓地松开了他的手:“你可以叫我云辰,不需要叫我凌总,我又不是你的顶头上司。”

“我想我们之间还没有这么熟悉吧。”顾云溪淡淡地说道。

凌云辰黑色的眼眸专注地看着前方,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他长这么大,都是女人找他套近乎的,还从来没有人对他说他们之间不熟的。

“我很好奇,”凌云辰摸了摸下巴,“s市最大房地产商的顾氏集团的唯一千金,为什么会受到景煜衡的要挟?他对你做了些什么?”

“你调查我了?”顾云溪眉头紧锁,她讨厌这种私自调查她的人。

凌云辰默然。

“前面路口停车!”顾云溪突然歇斯底里起来。

“好!好!好!”从未见过顾云溪发这么大的脾气,凌云辰紧急刹车。

见顾云溪一脸怒意,凌云辰立即拉住了顾云溪的手:“我送你到公司吧?现在这个时间不好打到车的。”

“不用。”顾云溪奋力地甩开了他的手。

看着她倔强离开的身影,凌云辰出神了许久。他不明白,顾云溪和景煜衡两人之间到底藏着什么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云溪,早上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

顾云溪才回到公司,崔浩又热情地迎了上来。

“部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顾云溪疲惫地说道,她顶着大太阳在马路旁边拦车拦了许久,现在一点精神都没有。

“云溪,云溪。”崔浩拦在了顾云溪的前面温柔地劝慰道,“云溪,早上的事情确实是于悦做的不对,你不要放在心上可以吗?”

顾云溪不解地看向了崔浩。

“部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既然早上我都没有说话,现在我还能怎么计较?”

崔浩一脸谄媚地看着顾云溪:“云溪,你真的不计较吗?刚才人事部的人刚打来电话,说景董亲自下的命令把于悦给开除了。”

顾云溪愣了一下,景煜衡这是在替她打抱不平吗?

“哦,我不知道。”顾云溪摇头淡声否认了,她不会自作多情的。

“云溪,云溪!”崔浩激动地说道,“于悦来景泰已经有两三年了,她好不容易混到了组长的职位,是我们部门不可缺少的人才……”

“崔部长!”顾云溪不耐烦地说道,“我只是一个小翻译官,于组长的去留我没有权利说任何话。景董的命令我也无法左右,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

“云溪……”

崔浩长叹了口气,他能为于悦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重新在座位坐下的时候,顾云溪突然觉得十分地疲惫。她以为婚后的日子她会无比地幸福,现在她却过得狼狈不堪。

天色渐暗,城市的霓虹灯已经亮了起来。

“云溪,晚上一起吃饭吧?”顾云溪刚从电梯里出来,露雅就欢快地奔了出来,她兴奋地说道,“那天晚上过后,我们都没有好好地再聚一次了。”

“露雅,我晚上家里有事情,不好意思啊。”顾云溪苦笑着拒绝了她的热情邀请。

“那好吧,那就只好下次咯。”露雅显得有些失落,她耸了耸肩膀挥了挥手,“你开车来的吗?要是没有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等下朋友会来接我。”顾云溪扯了扯嘴角朝她挥了挥手,“下周一见。”

站在大门口,顾云溪深呼吸了口气。

刚到下班时间,景煜衡就给她发了信息告诉她晚餐要吃些什么。

一个人走在超市里,顾云溪内心百感交集。别人都是成双结对的一起来逛超市,只有她一个人推着购物车孤孤单单。

“青椒,五花肉,芋头,牛肉,排骨……”

按照清单上的食材购买完整后,顾云溪提了一大袋的食物。

当手机第三次响起来的时候,顾云溪仅存的一点耐心被磨光殆尽了:“我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十分钟就到。”

“我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吃到晚饭。”手机那头的男人淡淡地说道,丝毫没有理会顾云溪这里有多少地辛苦。

“知道了。”知道多说无用,顾云溪直接挂了电话。

眼泪再次不争气地掉落下来,景煜衡真的把她当成了保姆,而她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小姐,你怎么了?”出租车司机好心地递过来了一张纸巾安慰道,“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主要是过得开心就好。”

“谢谢。”顾云溪抽抽搭搭地接过了纸巾,连一个陌生的大叔都懂得心疼她,而她的新婚丈夫却只想一味地折磨她。

“傻孩子,你还年轻,又这么地漂亮,生活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大叔继续慈爱地劝慰道,“你看看大叔我,每天也很累,但是我相信苦尽甘来这个道理,生活不会让你苦太久的。”

“谢谢。”顾云溪认真地点了点头,她扬起了下巴拍了拍脸。景煜衡一定很希望看见她被打倒的样子,她就是不能在他的面前示弱。

下车之前,顾云溪再三地向出租车司机表示了感谢。

站在别院门口,顾云溪愣了好久。

婚前,在景家老太太的再三邀请下,她来别院做客过一次,那时候,她觉得这别院就是s市最好看的建筑物,两层半的小楼独树一帜,院子里载满了法国梧桐,宽宽大大的树叶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小溪,以后你就是这别院的女主人了。”她还记得景家老太太是如何拉着她的手满目慈爱地说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