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的兔子好软水,我才上六年级就C过了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顾云溪!”

顾云溪一惊手中的拖把掉在了地上,污水溅到了她洁白的裙摆上,晕出了零零星星的污水花。

看着裙摆处的污渍,她眉头微蹙。

“顾云溪,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活应该是我让你做的吧?”叶纤纤声势夺人,她微微抬起了精致的下巴一副盛世凌人的样子。

“是。”顾云溪云淡风轻地回答。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叶纤纤指向了一旁的清洁阿姨不满地说道,“这还是你干活吗?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的吗?”

“叶小姐,不好意思,是我让云溪不用做的。”清洁阿姨小心翼翼地说道,“我看云溪长得细皮嫩肉的,不像是会做这些事情的姑娘。”

“哦?”叶纤纤嘴角一扬,“既然你这么心疼顾云溪,不想让她干活。那好,只要你走人,我就不让她做这些。”

“我……”

“阿姨,没事,我来吧。”顾云溪不想让阿姨替她为难,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了拖把。现在,形势所迫,她不能不低头做人。

“小心!”

顾云溪一不小心就落入了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中,由于脚下打滑,她下意识地紧紧地勾住了男人的脖子。

“没事吧?”看着怀中女人双眼紧闭,凌云辰的嗓音忍不住温柔了几分。

“没事!”站稳之后,顾云溪立即推开了他。

没有想到又和凌云辰这么紧密地靠在一起,顾云溪急忙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她整了整凌乱的头发微微颔首道:“谢谢。”

见顾云溪如此急忙地从他的怀中离开,凌云辰眼眸一紧,他的双手微微紧握在了一起。

虽然心中不悦,他脸上依旧是明媚的笑容:“顾云溪,前两天,你还是景泰集团的翻译官的,现在,怎么开始做起这些事情来了?”

顾云溪红唇紧抿不作解释,她不想和凌云辰有过多的牵扯。

“那叶助理解释一下吧。”凌云辰单手插进了裤带里,他歪着脑袋看着叶纤纤,好像在笑,又好像带着一丝威胁。

“凌总,没有想到您认识顾云溪。”叶纤纤温柔地解释道,“这是我们景董吩咐的,顾云溪才刚来公司不久,景董希望她能多多历练。”

是他?顾云溪的右手紧紧地抓住了裙摆。

呵,她还以为是叶纤纤给她穿小鞋,原来这一切都是景煜衡安排的。

“景董,你这可不够意思啊。”凌云辰突然抬头笑着说道。

叶纤纤和顾云溪两人同时回头,景煜衡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口,他眉头紧锁,好像对这一切十分地不满。

“凌总,进来吧。”

景煜衡淡淡地说道,他甚至都未曾瞧顾云溪一眼。

“等一下,”凌云辰叫住了景煜衡,他低头整了整衣袖后嘴角一勾笑着说道,“景董,有一个不情之请。”

“既然是不情之请,就不要开口了。”

景煜衡的话一出口,叶纤纤就吓了一跳。凌云辰可是景泰集团能否谈下金帝城项目的重要人物,景煜衡刚才的话说得也太不客气了。

“我想要带走顾云溪。”

“不可能!”

“我不要!”

景煜衡和顾云溪两人不约而同地拒绝了。

“云溪,我等下再和你谈。”凌云辰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了一张手帕,不由分说地塞进了顾云溪的手里,“擦擦吧,这些事情不应该是你做的。”

看着干净的手帕,顾云溪不知所措。

“景董,我想这个要求,你不会拒绝的吧?”凌云辰突然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道,“就算云溪和你有些特殊的关系,你也没有资格让她做这些。”

顾云溪惊讶地看向了凌云辰,他又是如何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的。

“她要是不愿意做,没有人逼她。”景煜衡看着顾云溪淡淡地说道,“你说是吧?我逼你了吗?”

“没有。”顾云溪顿了一下低声回答道,若是她不顺着他的话继续下去,顾氏也许真的就岌岌可危了。

“云溪,你!”凌云辰激动地握住了她的手腕。

没有人注意到,门口的男人在看见这一幕时双手紧握,青筋暴起。

“凌总,请您别打扰我工作。”顾云溪有意与凌云辰拉开了距离,景煜衡刚才在电梯对她的警告她还没有忘,也不敢忘。

“凌总,我的时间很宝贵,您不会还想浪费在这里吧。”景煜衡不悦地说道。

见凌云辰不走,顾云溪提起水桶往走廊处走去,她不想多惹是非。

“景董,我不懂。”凌云辰双手一摊摇头道,“你要是不喜欢顾云溪,你把她让给我算了,我还挺喜欢她的。”

喜欢她?景煜衡眉毛一挑默不作答,他的女人,何时敢有人伸手朝他要了?

“凌总,我们的策划书已经给你们凌氏集团有些时间了,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都可以协商。”

“我今天来不想谈公事。”凌云辰嬉笑着说道。他每次嘴角一勾,像极了从天而降的妖孽,尤其是那双细长的丹凤眼,更添几分妩媚。

“恕不奉陪。”景煜衡嗯了一下按钮,门自动打开了。

“纤纤,送客。”景煜衡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是。”叶纤纤犹豫一下走到了凌云辰的面前,“凌总,我送您出去吧。”

凌云辰也不恼,他拍了拍手淡然地离开了。

“景董,你会主动来找我的。”离开之前,凌云辰幽幽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离开之前,凌云辰特地找了一圈顾云溪,却是失望而归。

“景董,我已经把凌总送走了。”叶纤纤把温热的咖啡放在了桌子上担忧地说道,“凌总是我们景泰集团能否拿下金帝城项目的主要人物,景董,我们今天是不是得罪他了?”

“你得罪他了?”

“我……”叶纤纤的眼底有一抹慌张的神色,她干笑道,“景董,我怎么会敢得罪凌总呢?”

“是你让顾云溪去打扫卫生的?”景煜衡把手中的文件猛地摔在了桌上。

叶纤纤的脸立即刷地变白了,她不知道景煜衡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景董,我以为您想要给她点颜色的。”叶纤纤弱弱地说道。

“事不过三,我希望没有下次。”离开之前,景煜衡瞥了一眼叶纤纤。

看着景煜衡的背影,叶纤纤紧咬嘴唇。这是景煜衡第二次对她发脾气,一次是在景家别院,一次是在这里。而这两次,都是拜顾云溪所

酒店内。

“老大,这是你要的资料。”文溪把资料递到了凌云辰的手中解释道,“顾小姐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了。”

“嗯。”凌云辰立即翻开了文件。

看着照片中的顾云溪穿着校服笑得灿烂,凌云辰忍不住跟着笑了,他已经许久没有看见如此纯净的笑容。

“顾氏唯一的千金。”凌云辰不解地说道,“从小成绩优异,受到家族的宠爱,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为什么她看起来却是那么不高兴呢?”

“老大,你不会真的看上这个丫头了?”文溪好奇地问道,“你好像从来都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凌云辰白了一眼文溪:“景煜衡这个人,刀枪不入,我找遍了他所有的资料,都没有找到他任何的破绽。但是顾云溪这女人,很不一样。”

“老大,你想要做什么?”

凌云辰嘴角一勾:“顾云溪,这个女人是景煜衡的软肋,我需要捏住她。”

“顾云溪!”

景煜衡高大的身形在路灯下更显修长挺拔。

顾云溪拍了拍胸口不悦地说道:“找我有事情?”

“现在已经七点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公司五点就下班了。”

“哦。”

“你去哪里了?”景煜衡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以后下班时间去哪里了必须和我一一汇报!”

顾云溪停住了脚步。

“你说什么?”

“这是命令。”不等顾云溪说话,景煜衡就转身走了进去。

莫名其妙!顾云溪咕哝了一句后疲惫地跟着走了进去,她在公司一天忙得筋疲力尽,现在就想泡个澡好好地睡上一觉。

别院内,只有一盏昏暗的灯在亮着。

“喂!”

“又怎么了?”顾云溪有些不耐烦,今天景煜衡让她在叶纤纤面前出丑的事情她还没有忘记。

“我还没有吃饭。”

“都这个……”看着手中扶的罗马柱,顾云溪突然想起了她的新婚之夜,内心涌起的温情又渐渐地灭了下去,她吞下了关心的话语,只吐出了一个字,“哦。”

景煜衡三步做两步冲了上去:“顾云溪!我很饿,我现在就要吃饭!”

“刘妈呢?你让刘妈做。”手臂处传来了一阵温热,顾云溪怔怔地看向了景煜衡的手。

曾经,景煜衡每次抓她的手臂时,她都会觉得心里一阵温暖,只是如今,一切都变了。

“刘妈去奶奶家了。”发现了顾云溪的目光,景煜衡放下了右手,“我饿了,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你……”

景煜衡再次留给顾云溪一个背影。

一个小时后。

“饭好了。”顾云溪第一次敲开了景煜衡的书房。

她嫁给他已经几天了,但是这个别院,她还是像刚嫁进来时一样陌生。除了婚房,她都不曾多踏过一步。

“景……”

门打开了,景煜衡的衬衫纽扣刚好解开了两颗,露出了带些古铜色的胸膛。

“看够了没有?”

顾云溪一惊,她立即扭过头去:“饭已经做好了,就在楼下,你下楼吃吧。”

“你去哪里?”

“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顾云溪低着头不敢抬眼看他,只要景煜衡靠近她,她都会心跳加快,脸颊通红。

“一起吃。”景煜衡淡淡地说道。

看到桌子上的饭菜时,景煜衡还是稍显惊讶的。他以为像顾云溪这种富家千金,十指不沾阳春水是不会做饭的。

但是桌子上,不过一个小时,已经摆上了四盘像样的菜,色香味俱全。

“时间紧急,只能匆匆地炒上几样菜。”顾云溪站在一旁解释道,“你将就着吃些吧。”

“嗯。”景煜衡淡淡地说道。

顾云溪看着他慢慢地吃了将近二十分钟,竟然吃了两碗饭。

“我炖了汤,你喝吗?”

见景煜衡不作答,顾云溪还是拿起小碗走近了厨房里。

以前,她也不喜欢做饭。自从十六岁在酒会上看上景煜衡后,她就发誓要为他做一辈子的饭,为此,她特地每天缠着家里的姆妈教她做饭。

“试试吧。”顾云溪期待地看着景煜衡。她喜欢他安静吃饭的样子,如同回到了六年前,岁月静好。

看到桌子上的莲藕排骨汤,景煜衡的手猛地抓紧了。

“煜衡,这是我特地为你做的汤,你尝尝。”

“我要你喂,你喂的才好喝!”

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的心一阵阵抽疼。

“煜衡……”顾云溪紧张地站了起来,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景煜衡的眼神突然变得狠厉起来,他转头看向了顾云溪许久不说话。

“怎么了?”

顾云溪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愤怒,她想起了那个晚上他掐着她的脖子对她说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时那愤恨的眼神。

突然,景煜衡扬手把桌子上的桌子打翻在地上。

看着地上一片狼藉,顾云溪的脸立即刷地变白了,景煜衡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景煜衡突然上前欺近,他右手揽住了她的腰肢:“顾云溪,你是不是很想嫁给我?”

“我……”

顾云溪还未说话,景煜衡已经不顾一切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景煜衡,你在做什么!”

“景煜衡,你放开我!”

大颗的眼泪一滴一滴地从顾云溪的眼角处掉落下来。她对景煜衡美好的幻想正被一点一点地抹灭。

景煜衡好像没有看见她的愤怒一样,冲动地撕开了她的裙子。

连续要了她两次之后,景煜衡才沉沉睡去。

看着满床狼藉,以及床上沉睡的男人,顾云溪小心翼翼地翻开了被角。

“小婷,别走。”

景煜衡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话好像一记闷棍砸在了顾云溪的头上。

“小婷,我要你,别走。”

睡梦中的景煜衡痛苦地喃喃道。

“颜婷?”顾云溪低声重复了一句,她抓起了被丢在地板上的衣服无声地出了房间,好在别院够大,她不用和景煜衡躺在一块。

如果他不爱她,她也不想要他的躯壳。

睡在客房冰冷的大床上,顾云溪的心跟着一块凉了。

“小溪,你马上就要嫁到景家了,妈妈真为你高兴。”

“我看煜衡确实对你不错,爸爸相信你会幸福的。”

顾云溪想起了结婚前一天,她的父母是如何抱着她依依不舍地话别的,那时候,她虽然伤心,却还是有盼头的。

现如今,她只能一个人度过这漫漫长夜。在这陌生的别院里,她只能独自咽下所有的委屈与难过。

看见空荡荡的大床,景煜衡怔了一下。

他下楼的时候,客厅里已经恢复了干净的模样,顾云溪如墨的长发用细绳简单地扎了起来,只在鬓角间留下了一小缕的碎发。

顾云溪的美貌在本市是出了名的,上流社会无人不晓顾氏千金长得如花似玉,一颦一笑间皆是倾城之貌。

“早餐在桌上。”顾云溪淡声说道。

景煜衡瞥了一眼桌上的早点,暗想她难道真的把她当成了保姆吗?

他没有回应,而是拿起了手机:“我到公司的时候,需要一杯咖啡,两片面包片。”

顾云溪的心抽疼了一下,他宁可饿着肚子去上班也不想吃她做的东西。

突然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溪,起床了吗?”手机里传来慈祥的声音。

景煜衡停住了脚步,是他奶奶打来的。

“奶奶,我已经起床了,您呢?”顾云溪温柔地回应道,景家老太太对她十分地疼爱,她自然也喜欢奶奶。

本来是正常的回应,落在景煜衡的眼里,却变成了娇柔做作。他不会忘记,若不是奶奶执意不让陆颜婷进门,他们也不至于分手,他心爱的女人也不会被毁容躲去了国外,音讯全无。

“小溪啊,昨晚你和煜衡怎么样?”奶奶顿了顿笑着说道,“奶奶特意把刘妈给叫回来了,就想让你们两人过过二人世界。”

顾云溪偷瞄了一眼景煜衡,他面无表情。

“奶奶,我和煜衡挺好的。”顾云溪只能违心地说道,“但是奶奶,我和煜衡都不会做饭,您还是让刘妈回来吧。”

她不想再替景煜衡做饭了。

景煜衡眼眸一紧,这个女人,竟然对他奶奶撒谎,还面容不变!

“奶奶。”景煜衡霸道地抢走了手机,“奶奶,我和云溪挺好的,您放心。昨晚,她还很贴心地下面给我吃,今天早上,我也早起替她做了早点。”

“所以,”景煜衡得意地看了一眼顾云溪,“所以,奶奶,您让刘妈一周后再回来吧。我想和云溪好好过过二人世界。您知道的,没有和她一起度蜜月,我已经很对不起她了。”

景煜衡的一番话说得景老太太心花怒放,她急忙答应道:“好好好,你们想要两个人住当然没问题。”

“煜衡,你可不准欺负云溪,”老太太不忘吩咐道,“云溪从小就没做过粗活累活,进厨房的时候,你们两个人都要小心些。”

“是。”景煜衡皮笑肉不笑地应承道,“您放心,我会好好地照顾云溪的。”

放下手机,景煜衡立即换了副模样。

“跟我一起上班。”他冷冰冰地说道。

“我自己开车去。”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准备。”景煜衡霸道地说道,“你不想顾氏有麻烦吧?”

顾云溪立即放下了手中的牛奶飞奔上楼。

她匆匆地套了件雪纺衬衫,又穿了条黑色八分西裤,化了淡妆,穿上单鞋后就急匆匆地下楼。

“开门啊!”后车门被反锁了。

顾云溪试探性地拉了一下副驾驶座,车门竟然打开了,她吞了口口水坐了进去。

“为什么不让刘妈回来?”顾云溪不解地问道,“我不会做饭,这一周,你都想要在外面吃吗?”

景煜衡沉默不言。

“煜……景……既然觉得和我在一起不幸福,为什么还要……”

“你很吵。”景煜衡不耐烦地回答道,“顾云溪,你和你父亲不是不折手段地想要嫁到景家吗?那我就成全你,你放心,我不会和你离婚的,景太太这个位置,永远属于你,没有人可以让你下位的。”

顾云溪倒吸了口冷气,他语气里的戏弄让她难堪。

眼角瞥到了顾云溪的悲伤,景煜衡猛地踩了一脚油门,他急需出口宣泄心中那说不清的情绪。

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

黑色的劳斯莱斯突然停在了距离公司还有一站路的路口。

“下车!”景煜衡冷冷地说道。

顾云溪这次没有再问为什么,她解开安全带打开了车门。景煜衡大概是不想让景泰集团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只是那又何必要求她一起上班呢?

“等一下!”景煜衡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盒药,“吃了它。”

又是避孕药?

顾云溪的眼睛噙着泪水,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地羞辱着她。

“景煜衡,如果你觉得我恶心,你就不要碰我!”顾云溪红着眼睛看着他一脸愤怒,“我可以和你离婚,由我提出来,你可以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景煜衡想起了景老太太的警告:若是敢离婚,那么景泰集团的股份全部归顾云溪所有。

而他不能失去景泰集团!

“呵,顾云溪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景煜衡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你现在已经把我奶奶吃得死死的,为了奶奶,我也不会和你离婚的。”

“我可以……”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景煜衡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他盯着她棕色的眼眸缓缓地说道,“你和你父亲不是处心积虑地想要让你嫁入景家吗?现在你们已经达成目的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达成目的?顾云溪摇了摇头,她不明白。她和他结婚,不是景煜衡在游轮上朝她求婚的吗?他们两人不是两情相悦的吗?

“煜衡,我不明白。”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新婚几天,她从她新婚丈夫身上得到的除了羞辱就只剩下委屈。

看着顾云溪的眼睛,景煜衡的心一紧,该死的,他竟然觉得对她有些残忍。

“顾云溪,我不想再说第三遍,我们永远不会离婚的。”景煜衡转过头冷冰冰地说道,“但是,我们之间不能有孩子。”

顾云溪默默地闭上了眼睛,景煜衡的侧脸好看到让她觉得恍惚,但是,却也让她觉得冰冷无比。

“我知道了。”顾云溪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她抓着包头也不回的下了车子。

“云溪,你来了!”李逸飞晃了晃手中的早餐兴奋地朝顾云溪挥了挥手,“你今天怎么没有开车来?车子呢?”

“哦,车子拿去做保养了。”顾云溪神色淡淡地回应道,她当然知道李逸飞的目的,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她好。

“你不会走路来的吧?”

“嗯。”

“云溪,你等等我,这是我给你买的早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