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全是肉的糙汉文娇兰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偌大的客厅,一瞬间剩下两个人,楼上楼下。

乔以沫动了动唇,刚要说什么,却见男人忽然转身,只丢下两个字,“上来。”

她怔忪了一秒,抿紧唇瓣,上了楼。

楼上卧室,两人每次回来住的房间。

她进了屋,却没看见男人,只听到浴室里放水的声音。

他是要洗澡?

正打算等他出来,浴室里就传来男人寒凉低冷的嗓音,“过来。”

乔以沫一怔,心中倏然开始紧张,咬了咬唇,走到浴室门口,道:“等你洗好出来再谈吧。”

“进来帮我按按肩膀。”

“……”

乔以沫只觉耳后根忽然发热,这样的他……让她忽然有些猜不透。

但她也没多犹豫,伸手推门就走了进去。

空间很大的浴室,小型浴池,男人半个身子已经躺在里面,黑色的短发湿漉漉的,发梢还在滴着水,水珠顺着他高挺的鼻梁,再从下巴滑落下去。

乔以沫压下心底的悸动,从旁边拿了一条干毛巾,走了过去,卧在旁边开始给他按摩。

四周死一样的寂静,谁都没先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傅司年忽然睁开黑眸,望着对面镜中的女人,没有上妆的脸上比往日更加苍白,柔柔弱弱的格外惹人怜悯,他淡淡凉凉的询问,“身体怎么样了?”

乔以沫微怔,随即装作用心按摩的样子,答道:“已经没事了。”

男人缓缓蹙眉,又漫不经心的问道:“你爸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以沫低垂的眸子瞬间闪烁了一下,“他……”

“那些话可以骗骗老爷子,你也想用来骗我?”男人没什么温度的声音打断她。

乔以沫脊背一僵,直接摇头,心中着急,脱口编了一个谎言道:“不是……我爸只是……只是心疼我被网上那些留言诋毁,所以有些冲动的跑来这里想要个说法,被我拦着……所以才会遇见你们,我希望你能理解一下他。”

与其他相比,这个谎言或许更有说服力,而且这个也正是她想解释的事情,她必须要把生病那事完全掩盖掉。

但是很快,耳边就响起男人幽凉哂笑的嗓音,“乔以沫,你是想让我把这所有的巧合都当做偶然放在你身上?呵……随便扮个弱就能一石二鸟,赚足了眼球,还给自己正了名,就算搁在你演的那些剧里会有那么巧合吗?”

“我……”乔以沫手缓缓停住,声音低了下去,张了张口,喃喃的道:“你……不相信我?”

就算她想撒谎,也绝对不是为了这个,他不相信她?

男人忽然转脸看向她,墨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满是水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颚,玩味的低语,“乔以沫,客观的分析,你觉得自己编的这个理由能给几分?我会理解一个父亲的冲动,却不得不思考你的用意

浴室内很温暖,但乔以沫只感觉全身寒冷,寒到心底,很难受,像是被最爱的人背叛了那般,揪心的痛。

她最不想看到的一点,她以为以他的聪明可以分得清,却没想到刚才的话是从他嘴里出来的。

静默了十秒,她低头对上他的眼睛,硬着头皮,嗓音里有些涩意,“我没有说谎,今天的事,我一点也没想到,不管是新闻……还是出现在这里。”

男人眉头皱的更紧了,抬起她下颚的手改成了掐着,一点点眯起眸子,嗓音低沉逼仄,“你昨天在片场……是真的不舒服?”

乔以沫瞳孔极快的缩了一下,心里一瞬间慌了。

一切事情的起因都在昨天片场的一幕,如果她一开始就说了谎,后面也不用问了,若是她没说谎,势必要拿出证明来。

但不管她拿出什么证明,若是追根究底都有可能查到医院,那她的掩盖还有什么意义?

见她不说话,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男人眼底掠过几分凌冽的寒意,扣着她的手腕忽然一把将人拽到了水里,捏紧她的下颚,冷声道:“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撒谎,你不仅利用了我,还利用了老爷子,好,很好,看来我以前对你太客气了。”

男人冷冷哂笑了两声,像是没什么情绪的起伏,但眼神一片漆黑暗沉,捕捉不到任何感情,周身戾气浓重。

松手将她丢在了水里,连余光都不曾再给她,傅司年直接从池里走了出去,顺手拿走浴袍,砰的一声摔上门。

乔以沫浑身湿透的躺在浴池中,沾了水的发丝贴在脸上,样子有些狼狈,脸色极其苍白,纤细的睫毛细细密密的颤抖着,脸上分不清到底是水还是泪。

脑中只剩下一个声音在徘徊,他真的不相信她。

傅司年穿好衣服,也不管里面的女人有没有出来,没有停留片刻就离开了卧室,下楼的时候,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打开,昨天那个熟悉的号码就又跳了出来,【阿年,我想见见你。】

男人脚步一顿,脑中再次浮现了一张清丽的脸,眸色倏然加深,多了几分莫测的情绪。

几步走出主屋,他手动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江易,去查一个人,我会把照片发给你,尽可能的详细。”

“……”

傅司年离开傅家后,一直都没回来,乔以沫心情失落,陪着爷爷吃了晚饭后就回了楼上卧室再没出来。

她躺在空旷的大床上,望着窗外已经落下的夜幕,捏紧了手机,终究还是没有打过去。

这是两人结婚以来,傅司年第一次晚上不回来也没通知她,表明了什么,她很明白,但没有证据的解释只是苍白的辩解,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下午他离开时的表情一直映在她脑海挥之不去,没有愤怒,但凉凉的眼神中带着没有温度的讥诮,真的让她很伤心。

凌晨两点,市中心世纪大厦顶层住宅。

卧室内,手机反复震动的声音吵醒了床上的人。

床头灯打开,昏暗的空间内响起一道沙哑中隐隐带着怒气的嗓音,“你他妈大半夜的不睡觉来骚扰老子干什么。”

“你在哪?”

“在家!”

“……”

三十分钟后,门铃准时响起,穿着睡袍的男人打开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人。

穿着睡袍的男人瞅了他一眼,让他进来,并嗤笑了一声,“呵,原来没喝酒,我以为你宿醉走错门了呢。”

门外的男人依旧一身整齐的深色西装,携着淡淡的烟味进入房间,表情淡漠,气息暗沉,正是没有晚上没有回家的傅司年。

似乎与往日没什么不同,但作为十几年的兄弟,容风看着他脱下外套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还是微微挑起了俊眉。

“怎么?你这是跟老婆吵架被赶出来了?”

傅司年身子向后靠了靠,眉间噙着一丝疲惫之色,熟练而不紧不慢的拿了根烟出来,点燃,长吸了一口,青白的烟雾很快模糊了他面上的表情,只听到低低哑哑的嗓音,“她回来了。”

容风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顿了一下,“谁?”

傅司年半眯起狭长的眸子,沉默两秒,薄唇吐出那个似乎已经久远又似乎一直都在脑海的名字,“蓝翎。”

容风表情明显怔了一下,随后拉开半扇窗帘,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俯瞰着整个夜市,不冷不热嘲讽道:“你是出门见鬼了还是有人托梦?那女人死了七年了,今天是她忌日还是你们俩纪念日?”

傅司年指间夹着烟,目光盯着那猩红的烟头,俊脸上的表情有些隐晦莫测,“她没死,换了个名字又回来了。”

“……”

容风懒散的表情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翘着长腿坐在他对面。

他既然这样说,自然是查到了确切的消息。

半响,他眯起凤眸,轻佻妖孽的俊脸弥漫着一层笑,嗓音性感邪肆,“旧爱回来,你的心又乱了?想要我给你出谋划策怎么甩了这个新的是吗?”

那女人死后七年,从没见他提起过一个字,结婚后,更是很少在外面留宿,他还以为他变成一个居家好男人了呢。

傅司年掀起眼皮,冷眼看向他,嗓音深沉,“你明白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这个。”

容风歪了歪脑袋,毫不留情的嘲讽,表情似笑非笑,“这就有意思了,你到这个点不睡觉不是因为这件事乱了你的心神?跑来找我,就只是想告诉我那女人没死?她又不是我女人死没死跟我有多大关系。你再他妈矫情,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

傅司年没什么情绪的声音打断他,“她要见我,你代我去!”

“……”

容风了然的点头,颇为玩味的嗤笑,“我代你去?她脑子被烧傻了,还是失去记忆了?你不怕她久别成思直接跟我滚上床?”

傅司年弹掉烟灰,冷眼扫了他几秒,沉声道:“我跟她认识多久,你跟她就认识多久。她不傻,知道你是谁。”

顿了一下,他补充道:“我暂时没准备去见她。”

有些事,他必须要弄清楚。

容风没再争执,探究的目光在他面上停留了片刻,低低一笑,“看来白天有事让你挺糟心的。”

他忽然想起之前删掉的那些垃圾新闻。

傅司年没吭声,盯着烟雾一眼不发,薄唇渐渐抿成一条直线。

……

傅司年真的是一夜没回来,乔以沫失眠了一夜,也等了一夜,没有电话没有短信,早晨起来心情低落到极点。

本就没有恢复的身体,脸色看起来更加憔悴,精神也有些不济。

佣人敲门传唤吃早饭,她才下了楼。

傅老先生坐在餐桌旁对着她招手,“沫沫,过来这边坐。”

乔以沫看着傅锦之和宁美丽也在,走过去,面上扯出一个淡笑,“爷爷早,宁姨早。”

傅锦之见她就一个人下来,眼珠转了转,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哥哥呢?昨晚不会没回来吧?”

傅老先生似乎也注意到了,抬眸看向乔以沫,“司年昨晚没回来?”

乔以沫坐下,掩住神色,平静的笑,“嗯,他跟我说公司有事要忙,晚上就没回来。”

“是吗?”傅锦之喝着牛奶,双眸亮晶晶,似乎不打算这么放过她,又道:“可是大嫂脸色看起来好差,不会一夜没睡吧?”

傅老先生望着她苍白的脸色,也蹙了蹙眉,关心道:“昨晚是不是没休息好?还是身体没痊愈,一会让医生过来看看吧。”

“不用了,爷爷,我没事,可能是昨晚司年不在,有些不习惯而已。”她瞥了傅锦之一眼,对着爷爷摇头一笑。

她愿意承受傅司年的一切,那是因为她爱他,但不代表,她可以忍受所有人的无理取闹。

而傅锦之,她只当她还是个孩子根本不想多做理会。

但事与愿违,有些人总喜欢仗着童言无忌,挑出事端。

傅锦之没安静一会,又装作一副天真的样子问道:“大嫂,你是不是要红了?你可是在热搜榜首挂了两天了,最红的明星好像也没这种待遇。”

乔以沫的表情终于僵硬了一些,尽量平静的语气解释道:“那些都是误会,我已经让经纪人去解释了。”

“这件事我让司年去办了,沫沫,爷爷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你们结婚的事很快就会公布出来。”傅老爷子望着她,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但话锋一转,老人又温和的笑道:“不过,这个工作太辛苦了,爷爷还是想让司年给你在公司安排一个轻松点的工作,而且,你们也都不小了,结婚那么久,该要个孩子了。”

即便老人说的委婉,乔以沫还是听出了重点,娱乐圈的水火向来是豪门所不耻的,而傅家作为豪门中的豪门,即便傅老爷子再喜欢她,想要接纳她的职业可能也需要点时间。

傅家最不缺的就是钱,没有人会觉得需要用戏子的身份赚钱。

但大概也只有她自己明白,她真的很需要钱。

至于孩子……

乔以沫咽下嘴里的苦涩,露出一丝羞涩的表情,低低道:“爷爷,这事我会好好考虑的。”

优雅吃着饭的宁美丽眼底极快闪过一丝什么,忽然打趣着看向老人,笑道:“爸,我看您是想抱重孙子了吧?”

柳叶眉稍一挑,她红唇弯起,殷勤婉转的笑了笑,“吃完饭,我要跟阿锦去逛逛街,正好以沫也跟着一起吧。阿姨是过来人,也可以给你提点意见。”

逛街?

乔以沫没什么心情,但是加上那后半句,她找不出话拒绝,只能浅笑着点头,“是宁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