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作业就顶你一下——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这是第一次,乔以沫拒绝了傅司年。

虽然傅司年没有说什么,可乔以沫还是感受到了来自男人身上的一丝不悦。

翌日一早,傅司年就离开了。

乔以沫蜷缩在被窝中,茫然的大眼中没有一丁点的光亮。

之后的几天,傅司年也再也没回来过。

乔以沫坐在片场角落里的小板凳上,心不在焉的翻看着剧本,结结巴巴的念着台词。

“你不过只是他圈养的一只小宠物,有什么资格奢望他爱你?如果当初不是你有恩于他们家,他连看你一眼的兴趣都不会有……更不可能会娶你!”

念到这里,乔以沫眼眸中的光渐渐黯淡下去。

她和傅司年之间,不也是这样的关系吗?

乔以沫正发着呆,胳膊肘忽然被人推了一下。

经纪人萧筱语气急速的道,“以沫以沫,走,导演说了,佟安晴暂时有事情来不了,在配角里找一个最像她的先顶上,我和他们推荐了你,赶紧的走起!”

佟安晴就是这部剧的女主,目前娱乐圈当红小花旦之一。

“可是我还从来没有演过女主……”

乔以沫的话径自被萧筱打断,萧筱推搡着她,“嘁,娱乐圈爆火的哪个男星女星一开始就演过男女主的?机会不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乔以沫直接被萧筱拽着扯着拉到导演面前,迫不及待的一番推荐。

“徐导,这就是我们以沫,虽然知名度没有多少,但是演技绝对不错,要不让她试试?”

萧筱暗中拧了她一下。

乔以沫回过神来,对上面前中年男人打量着她的眼神,不卑不亢的道,“徐导好。”

剧本在导演的手掌心里几乎变了形,几个制片人和副导质疑的目光纷纷朝她望了过来。

像是在思量着眼前这个穿着平底鞋,牛仔裤,长相俗气的女子是否可以承担起这部剧的女主。

在他们的视线之中,乔以沫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脱光了衣服,根本无处遁形。

但她还是鼓起了勇气,“徐导,您放心,我会尽力……”

既然萧筱已经极力的在为她争取这个机会,她也不应该让萧筱太失望。

在她屏气凝神的时候,导演终于出了声。

“成,你去试试!”

当今女演员能够沉心静气的已经少之又少,徐导不由得多看了乔以沫一眼,然后抬手吩咐片场的工作人员,“打光!”

乔以沫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萧筱偷偷和她比了一个“Yeah”的手势,她抿了抿唇,由化妆师和造型师带着去上妆。

……

几个小时之后,在众人的一致好评声中,乔以沫结束了拍摄。

导演们凑在一起重温刚才的镜头,脸上无疑都露出了赞许的眼神,无论是从身形动作,还是对台词的把控力,乔以沫都做的让人无可挑剔。

甚至她比原先内定的女主角佟安晴,更具有表演的灵动力。

“哇靠,以沫,你简直就是我崇拜的女偶像啊!”

卸了妆,乔以沫一出更衣室就赢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萧筱连着啵了她两下,“刚才我都入戏了,你看,眼泪都哗哗哗的流下来了!”

萧筱指了指自己两眼眶里的泪花,可怜巴巴。

“有这么夸张吗?”乔以沫好笑的问。

“那当然,不信你去问导演!”萧筱得意的扬眉,“可比佟安晴演的好多了!”

距离不远处,一辆商务保姆车才刚停下,助理在外撑着伞。

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迈出,却仅仅进是刚落地,就止住了。

潋滟的美眸微转,女人望向那片忙碌的场地,最后视线定格在乔以沫和萧筱的身上。

“这……这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不过是个十八线小演员,还真把自己当大明星了?这导演也是过分,居然不经您同意,就直接找了替补的?”给她撑伞的小助理瞪大眼,不满的嘟哝出声。

佟安晴眸中笑意一点点敛起,冷喝一声后,撩了一下鬓边的卷丝,踩着高跟鞋,盈盈的走了过去。

“是吗?比我演的好多了?”人还未走近,清澈的嗓音已传了来。

探班的粉丝们不禁喜悦的高呼雀跃,“安晴!安晴!女神!我们永远的女神!”

导演和制片人也是惊愕了,面面相觑,和工作人员们的脸色如出一辙,“大明星佟安晴不是有事来不了了吗?怎么又忽然……”

乔以沫和萧筱对望一眼,同样是有些不解。

佟安晴?她怎么会忽然驾临?

“啪!”

可不等乔以沫没回过神来,佟安晴突然踩着高跟鞋径直走到她面前,抬手一巴掌甩了过去,打在她的右脸,双耳嗡嗡作响,只觉得火辣辣的一片。

到底是这一巴掌太实在,清楚响亮,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导演组的人均是震惊了,谁都没想到佟安晴会直接动手。

“以沫,你没事吧!”萧筱急眼了,拉过乔以沫挡在她的身前,怒气汹汹的道,“佟安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是觉得刚才那场戏,错位假打没什么意思,真打才显得真实……不是吗?我只是在教新人,如何学会……假戏真做!”佟安晴红唇漾开轻笑。

“你,你简直欺人太甚!”萧筱想冲上去理论,却被乔以沫轻轻的拉住了袖子,示意她不要将事情闹大。

萧筱一下抿紧了唇,脸色有些黑沉,蓦地抬眸看向佟安晴,假笑,“佟小姐‘演戏’还真是“用力”,外面那么多探班媒体,要不要请两位进来采访一下?”

佟安晴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依旧笑靥如花、从容优雅,揉了揉小手,轻笑。

“我倒是没关系,只不过,戏讲求的就是逼真,你跟这儿站着像个木头似的,跟我谈演技?”

乔以沫微微蹙起秀眉,脸色已经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她大概是,动了胎气……

萧筱以为她是被吓着了,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见佟安晴扭了扭手腕,“如果你们觉得我刚才的示范还不够好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遍……”

话音刚落,女人的手已有了要抬起的趋势。

萧筱瞪大眼,“你……”

她还真没不敢相信这个佟安晴竟然猖狂到了如此境地。

乔以沫也以为那第二个巴掌会落下来,她的脸下意识的朝着一边偏去,试图躲避,却又无处可躲。

只是这次,不等佟安晴的手臂落下,就在半空被一只修长好看的大掌扣住,嗓音幽凉传来,“现场教导?看来佟小姐对自己的演技很有自信。”

这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乔以沫的心冷不丁的颤了一颤。

这醇厚低哑的嗓音她再是熟悉不过了。

傅司年!

竟然是傅司年!

他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以沫瞪大眼,抬起头望去,眼前的男人深色西裤熨烫的笔直服帖,身形挺拔,细碎的短发下本来淡漠的眉眼,坚毅的下颚衬出几分冷厉的寒意。

导演冷不丁回过神,连同制片人,急忙上前,极尽谄媚,“傅总,您怎么来了?怎么也没派人通知一下,您看,我们现在还正在忙着拍戏呢。”

制片人也殷勤道:“傅总!这里太乱了,不如我们去后面坐下谈吧。”

而与傅司年随行的,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显然都是集团高层。

还有两个正拿着笔记录什么似的秘书模样的女人,大概是上面领导莅临片场视察投资项目来的。

他们也都不明所以的朝着不远处看,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刚才正交谈着的傅司年,忽然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然后抬步就朝着片场的正中央走了过去。

助理江易赶快施以一个抱歉的笑容,两手规矩的放在腹前平了平西装褶皱,干咳了一声后,快步的跟了过去。

“傅……傅傅总……大家都还在等着呢!”

傅司年眉头皱起,淡淡的‘嗯’了一声,看了佟安晴一眼,松开她的手。

“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看见第二次。我希望你们都把精力放在电视剧制作上,而不是在演员如何勾心斗角上,否则……J&F集团随时可以撤去投资。”

傅司年声音薄凉,一字一顿,字字清晰的传达至每个人的耳中。

制片人脸色登时白了几分,“傅总,可千万别……”

“傅总……我们真的是在讨论演技!我是在教新人如何把打戏拍的更加真实!可能我刚才下手是重了一点,但是我并没有撒谎!”

佟安晴急切的道。

她只知道这部剧是傅司年投资的,却没想到,名震商圈的J&F集团的总裁竟然这么年轻,而且这长相气质直接秒了她所有见过的男人。

不可否认的,她心动了。

这简直就是上流社会典型的钻石王老五!

“我没有时间听你的解释,佟小姐。”低沉好听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却夹着一丝淡的几乎没有的低嘲。

“还有……”他停顿了下,视线朝着佟安晴身后望去,“你的助理,未免有些过多了。”

佟安晴脸色一白,险些趔趄一步。

她的身后,近10个助理护身,还有个陪伴在侧的经纪人。

相比较而言,乔以沫就显得单薄多了,孤身上阵,也只有萧筱一个经纪人

“可是……”佟安晴还想做些解释。

傅司年却连听的耐心都没有,抬手拧了下领带,喉结滚动着落下一个字,“我们走。”

他抬步便要离去,视线至始至终,都未曾掠过乔以沫,直到——

“以沫?你没事吧?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发烧了啊?”萧筱一把扶住身旁的乔以沫,总感觉她纤瘦的好似一阵风都能吹倒似的。

乔以沫赶紧摇头,只是声音听起来有些虚,“没有……”

可是她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腹部的不适感已经越来越强烈,她感觉整个人都快要晕过去了。

傅司年的脚步顿住,偏过头去,将乔以沫所有的隐忍和疼痛的微表情尽收眼中。

“我送你去医院吧以沫!”萧筱作势要驾住她。

可乔以沫的身子已经和一片落叶似的朝后倒去,萧筱惊呼出声,以沫身后站着的可是傅总啊!

她伸手去拉乔以沫,却晚了一步。

乔以沫径直的撞向了傅司年的胸口,男人眉头蹙起的同时,手臂伸出环过她的腰部,及时的捞住了她。

熟悉的薄荷清香,乔以沫慌了!

傅司年!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试图直立起身子,可天不遂人愿,又一次的朝后倒去。

这一次,傅司年径直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打横抱起,才没让她狼狈又不堪的摔倒在地面上。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于迅速,迅速到等乔以沫回过神来,双手正紧紧的环着傅司年的脖子。

全场静默了三秒。

“以沫……”萧筱愕然,伸出去的手尴尬的腾在空中。

“傅总……”江易的表情和其他人如出一辙。

乔以沫懵了,心跳扑通扑通的加快,整个小脸上火烧火燎的,想出声让傅司年放她下来,可喉咙就跟哽了似的,不会说话了。

而傅司年似也没有要放她下来的意思,依然保持着抱她的动作。

过了好一会儿,她耳边传来男人有些冷淡的声调,“江易,去把车开过来。”

话毕,他抱着乔以沫,大步离去。

全场哗然!

制片人和导演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萧筱亦是瞪圆了双眼,目瞪口呆。

外场前来探班的粉丝中不乏有人拿出手机去拍,“我靠!我靠!爆炸新闻啊!”

“被傅司年抱走的那个女人是谁?好好奇啊!傅司年居然没看上我们的安晴大美妞,抱着一个十八线小演员走了?我是不是眼瞎了啊嗷嗷嗷!”

“百度出来了出来了,叫做……乔,以,沫?”

好陌生的一个名字啊!

在场的唯有佟安晴,听着耳边的风言风语,她纤细的指甲嵌入掌心,充满怨念和愤恨的从红唇齿缝中挤出一个名字来,“乔,以,沫。!”

今天敢抢她的戏,甚至连傅司年这样的男人都巴结的上,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