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

  • A+
所属分类:情感文章

那日之后一连几天,盛小星都借着出门买冰淇淋的由头,偷偷跟老爷子约在咖啡店见面,每次回去都能装上一书包的小礼物。

时间久了,盛安然收拾家里杂物,清理出了不少陌生的玩具。

“这个小美人鱼的手链什么时候买的?”

盛小星正在床上摆弄新玩具,闻言面不改色道,“买冰淇淋送的。”

盛安然皱了皱眉头,

“附近的冰淇淋店活动这么多么?”

疑惑是疑惑,但是盛小星豆子大的点儿人,她倒也不担心她能干什么坏事,只是一些小玩具而已,并不要紧,也就没当回事。

“对了,下午带你去附近的幼儿园看看,你看看喜欢哪一所,你干妈让我在国内暑假之前给你找一所学校,你总不能一直在家待着不是么?”

要不是前两天电话里跟好友谈书静聊到,她自己都忙忘了,还得安排盛小星上学的事情。

盛小星乖巧的点点头,“好。”

赶着周一附近小学都上课,盛安然带着盛小星去周边几个不远的幼儿园都看了一下,结果都有些差强人意。

主要是因为盛小星的哮喘,所以盛安然最注重的是学校的医疗设施,可国内普通幼儿园一般不太注重这个,医务室大多连个会输液的医生都没有,她简单的询问了几句简单的医疗知识都鲜少有人答得上来,当下愁的不行。

“妈咪我想吃日料。”

幼儿园出来,盛小星拉着盛安然的袖子撒娇,当下驱散了她头顶不少愁云。

“好,那咱们今天就吃日料。”

因为是周一,日料店的人不多。

到了之后服务员直接给安排了一个幽静的位置,靠窗,从窗口可以俯瞰市中心的车水马龙,点完菜后母女俩大眼瞪小眼的发呆。

“妈咪,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去上班了。”

盛小星托腮望着她,心里面盘算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事情。

“干嘛,我休息两天不行么?”

这种白拿工资不要干活的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过完这礼拜再说呗。

“妈咪你要把握机会啊,”

“把握什么机会?”

“你们老板啊?又帅又有钱,还单身,公司里面肯定好多漂亮女人都会抢着要追求他的,你再不努力的话,我以后可怎么办啊!”

“小鬼!说什么呢?”盛安然瞪着她,狠狠地捏了捏她的鼻子,“从哪儿冒出来这么多念头,你又没见过我老板,怎么知道他长得帅?”

盛小星正躲着盛安然的袭击,眼前忽然一亮,蹭的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冲着远处拼命挥手,

“蜀黍,这里,这里!”

什么蜀黍?

盛安然狐疑的朝着远处望去,看到来人的那一刹那,笑容僵化在嘴角。

日料店门口,一道颀长的身影牵着一枚小正太,一大一小,均是气质清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张俊脸上仿佛都贴着‘生人勿近’四个字,此刻循着声音朝着她的方向望了过来。

不是郁南城和他家那位脾气大的小少爷又是谁?

该死,她伤刚好,难得偷懒出来溜达一圈,怎么就被他给撞见了?

更重要的是,小星星为什么会认识他?

郁南城听到有人喊蜀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看到跟自己招手的小萝莉时愣了一下,觉得十分眼熟。

愣神的功夫,郁景希已经挣脱他的手窜了出去。

他只得跟上。

盛安然正挡着脸呢,忽然觉得小腿一紧,低头便看到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小正太正抱着她的一条腿,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

“蜀黍!我们见过的!”

小萝莉站在桌旁,眨巴着一双黑珍珠一样的大眼睛望着郁南城。

郁南城回想片刻,这才将之前在机场撞到他身上的冒失小萝莉跟眼前的小姑娘重叠起来,当下神色柔和了几分。

“你们怎么认识?”盛安然依旧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就是这个蜀黍,那天在机场送我巧克力啦!妈咪!”

盛小星转头跟盛安然解释,眼眸中布满星光,“好巧哦,竟然在这里也遇到了蜀黍,妈咪你跟这个蜀黍也认识吗?”

闻言,盛安然的脸色僵硬了些,“这是……妈咪公司的上司。”

郁南城站在桌边,颇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味,“这是你女儿?”

“嗯。”

听到答案,郁南城的心中有几分说不出的感觉,她竟然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当下随口岔开话题问道,

“手好了?”

怕什么来什么,盛安然硬着头皮,一边将郁景希从桌下拉出来当挡箭牌,一边讪讪道,

“还,还没完全好吧,还有点不太自如。”

“那就多休息一段时间,不用着急回去上班。”

郁南城的话,反倒是让盛安然愣住。

他什么时候成了这么好说话的人了?

“我妈咪手好了!明天就可以回去上班的!”

盛小星忽然插嘴。

“小星星!”盛安然瞪了她一眼,就没见过这么给人拆台的。

郁南城似乎没当回事,只当是小孩子的玩笑话,换了个话题,

“景希的事情,谢谢你了,之前一直没时间去医院看你,后来有时间了,但听说你已经出院,还想着有空带景希登门道谢的。”

“不用不用,”盛安然忙摇头,“反正你也给我放假了,就当是已经感谢了,而且保证客人的人身安全也是我作为公司职员的职责。”

“放假是一回事。”郁南城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旁的盛小星,神色忽然深了几分,“但是你也别忘了赌约的事情,三个月,我不打算延迟。”

闻言,盛安然脸色一变。

什么叫三个月不打算延迟啊?那她现在休的假不就相当于自己挥霍的时间吗?刚刚才对郁南城有了三分好感在,这会儿全都烟消云散了。

这个男人,果然是给人添堵的一把好手。

不等盛安然回过神,郁南城便朝着郁景希招手,

“景希,走吧,别打扰别人吃饭了。”

郁景希却如临大敌一般,紧紧地抱住了盛安然的胳膊,俨然一副敌对阵仗。

“景希!”郁南城的眉头皱了起来。

见小家伙一脸的倔强,和对面站着的郁南城还简直是复刻一样的一张脸,僵持不下,盛安然忙打圆场,

“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在这儿坐吧,反正这也是四人座。”

店里不忙,店员就直接给她安排了宽敞的位置,没想到这会儿派上用场了。

见郁景希半点儿要走的想法都没有,郁南城只得坐下,只是这吃瘪的眼神有些郁闷,落在盛安然眼中,分外好笑。

堂堂盛唐集团的总裁郁南城,竟然也有软肋啊。

盛小星巴不得郁南城在这儿,当下十分殷勤的拉开椅子,“郁蜀黍你坐,我去拿水果。”

正要走时,又看了郁景希一眼,诚挚的邀请道,

“小哥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看着盛小星开朗明媚讨人喜欢的样子,郁景希犹豫了片刻,松开了拉着盛安然的手,跟着去了,他想跟盛阿姨的女儿好好相处。

郁南城却诧异的很。

景希竟然愿意跟这个小姑娘相处?

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向来脾气大,同龄人中一个朋友都没有,他也曾试过让圈中朋友家的孩子跟他相处,他一个都不愿意搭理,轻微的自闭症一直是他心头郁结的一块心病。

“你女儿,很活泼。”

“小星星么?”盛安然笑了笑,“她呀就是鬼灵精,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她脑袋瓜里面装了多少鬼点子,跟同龄人相处都还挺不错的,两个人应该处得来,郁总你不用担心的。”

郁南城原本想解释自己并不是担心这个,话到嘴边还是算了,

“不用叫的这么客套,景希很喜欢你,你要是叫他少爷,他怕是要闹脾气了。”

说着,又低头加了几个菜,把菜单递给了服务生。

俩孩子拿了水果回来,见菜还没上,就跑到一边的儿童区玩滑梯去了,这边视线不错,基本能看到两个人玩的区域,倒也放心。

气氛难得轻松,闲聊了两句之后,盛安然觉得郁南城倒也没平时在公司那么大的架子,聊得倒也随意,想到之前景希发脾气的事情,她便随口问道,

“对了,景希不会说话这件事,是先天性的么?是他妈妈身体不好么?”

听到这话,郁南城原本平淡的神色忽然沉了几分,目光陡然从儿童区转到了盛安然的身上,警惕中渗出几分凉意。

“抱歉。”盛安然被他盯的慌了,立马意识到自己越界,忙解释,“我就是随口一问,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郁南城冷漠的瞥了她一眼,不客气道,

“你问的太多了,闲事还是少管些的好。”

闻言,盛安然局促的在桌下攥了攥手指,面色讪讪,比起尴尬,更多的是懊恼自己一时失言问得太多,自家孩子身有残疾这事儿哪是能让人随便问的,何况郁南城这么心高气傲的人。

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

郁南城因为这句话,望着远处儿童区有些失神。

景希不会说话并不是什么先天性的疾病,他两岁的时候已经会说完整的很多句子,比很多同龄孩子都要聪明,要不是他那个时候疏于照顾,导致他一场高烧烧的差点没了命,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情况。

这些年不知道看了多少医生,都是一个结论——孩子声带没伤着任何地方,就是他自己不愿意开口。

夜已深。

乔以沫才刚洗完澡,纤细的手指系上真丝内衣,拢了拢后走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了一眼。

零点一刻。

傅司年他,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她平躺下后闭上眼,指腹轻轻的摩挲着自己小腹的位置,有欣喜有激动,也有彷徨。

脑中不由得浮现白天医生说的话语——

“检查报告出来了,宝宝还不到2个月,胎象还不够稳,打算留下还是流掉?”

她没敢给医生太肯定的答复,因为,她也不太确定。

虽然她很是期待,那种初为人母的喜悦。

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和傅司年结婚一年多,好不容易才种下的种。

也是他俩之间,除了那一纸婚书外,唯一的纽带。

……

卧室内亮着昏黄的睡眠灯,乔以沫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从玄关处传来的开门声。

片刻之后,一个高大的身形覆了上来。

男人的指尖很冷,引得她渐渐清醒。

“傅……”她察觉到有一丝的不对劲,只是话还未说完,便被他悉数的封在了口中。

傅司年的吻,不算霸道,只是和他整个人一样,冰冰凉凉的,夹着一丝薄荷的味道。

乔以沫只觉得身体一凉,她惊觉的抬手,制止住他,“司年……不可以!”

医生说她才刚查出有孕,前三个月不能……

傅司年的动作停了下来。

暗夜之中,男人盯着她的漆黑墨眸深不见底,翻涌着不明意味的浪潮。

“怎么了?”他嗓音听起来有些暗哑,也有少许的不满。

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不喜欢被中途叫停。

更何况,他是傅司年,傅家的长子,全市女人最渴望巴结和讨好的钻石王老五。

乔以沫不敢将怀孕的事情告诉傅司年,只能吞了吞唾沫后,轻声撒了个谎,“我……我今天感觉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

寂静的空气中,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

乔以沫紧张的不能自已,甚至不敢去看傅司年的眼睛,可她知道他在等她的后话。

她支吾着道,“医生说我有轻微妇科病,最近最好不要……不要,那个什么……”

‘那个什么’即使不明说出来,傅司年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深冷的眸光在她不自然的脸蛋上徘徊,似乎正在估量她这句话的真假性。

而乔以沫深知傅司年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她今天去医院妇科检查的事情迟早会被他知道,她不如将计就计……

将‘怀孕’说成是‘妇科病’。

有高度洁癖的傅司年,总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和她……

“对不起……”乔以沫抿抿唇,闷声回应。

傅司年沉默一瞬,没有回答,只是盯着她,半晌,他沉重的身子忽然翻下,如一只草原上正驰骋的猎豹失去了野性。

‘啪’的一声,他将床头柜的灯关上,然后顺势替她盖上被褥,命令似的两个字。

“睡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