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衣服摸双乳在公交里-客厅乱H伦交换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雷声一声接着一声,接连不断在耳边炸裂开来,狂风暴雨如约而至。

  是妖,便逃不开每五百年一次的天劫。

  颜璃身上的白衣瞬间被雨水淋透,紧紧地裹在身上,闪电在空中张牙舞爪,似是魔鬼的利爪,要将她撕个粉碎。

  她避无可避,只能拿着剑硬生生的挡住那一道惊雷。

  顺着惊雷而下的是一面镜子。

  “今日是颜璃的天劫,帝君不去看看吗?”

  漫若虽是这么说,身体却靠在沧溟的身上未曾动半分。

  “天劫而已,她修炼了千年,不会要她的命。”

  沧溟望着漫若的眼神里,藏着柔情蜜意。

  “她害你吃了这些苦,死一万次都不够,又何况是区区天劫。”

  说着他手里拿出一个东西来。

  “这是我从她身上取出来的灵骨,你配在身上,有助你修炼。”

  沧溟笑着拥住漫若的身体,“如今你好了,明日我便拟一份和离书,漫若,你可想成为我的妻?”

  原来灵骨不是非取不可的,那不过是沧溟用来讨好漫若的一个物件而已。

  黑暗的天,衬着黑暗的地,四处皆是混沌的黑。

  颜璃拄着短剑,半撑在地上。

  雷声在天际低低的嘶吼,一切还没有结束。

  她撑不了多久了……

  “你为何将紫金宝坠留在棫阳殿!”

  颜璃循着那声音看见了站在面前的人,许是他来的太急,金边白靴竟沾上了土。

  “沧溟帝君为何会来?”

  她拄着短剑狼狈的站起来,“玄冥帝君是来看我的笑话?还是已经等不及要将和离书给我了?”

  沧溟面目严肃。

  “快将紫金宝坠带上,它能助你躲过天劫!”

  不必了,真的不必了。

  一道闪电狠劈下来。

  呕……

  一口鲜血涌出,颜璃几乎维持不住人形,身影在原身与人形之间虚晃。

  沧溟双眸徒然睁大,“怎么会这样?”

  “没想到吧?”

  颜璃擦了掉嘴边的鲜血,冷冷的笑着,“我原不是九尾狐,只不过是一只火狐而已,那尾巴给她,我便一无所有了。”

  能入天界的妖除了九尾狐,便没有其它了。

  为了能同赤伶上天祝寿,赤伶用法子掩盖她的真身,后来她遇到沧溟便私自练了禁术。

  这谎撒了五百年,若不是漫若要她的尾巴,连她自己都要信了。

  原是她先骗他的,也怨不得别人。

  “你说你喜欢安静,我便藏住满心欢喜,你说红色艳俗,我便穿着一身白,你说九尾狐的尾巴能治漫若的病,我便把尾巴割下来。”

  颜璃拄着断剑,看着自己这一身素白的衣裳,笑容寡淡。

  “哈!细瞧瞧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

  雨水顺着发丝,入进眼里,她分不清流出来的是雨水还是泪。

  “沧溟帝君,和离书你不用给我,只要我死了,一切便都结束了。”

  “你不能死!”

  沧溟低吼一声,“只要我想让你活,你便死不了!”

  “可惜沧溟帝君神通广大,唯独阻止不了死。”

  咔嚓一声,闪电劈下,透白的光亮几乎灼伤了人眼,颜璃的脸在闪电中幽幽暗暗,她盯着沧溟的脸,抬手将断剑直直插入心脏!

  颜璃脸上带着决然的恨,“沧溟帝君,愿你我,生生不见!”

  “不——!”

  沧溟周身的灵力四起,围绕着颜璃转了一圈又一圈,到头来还是未救回她的命。

  颜璃的原身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不可能的!

  她怎么可能会死?

  它看起来就像睡着了,只是微微闭着眼,身子也还是软的,它看起来那么正常,唯独,唯独就是少了一条尾巴。

  雨水终于停了,沧溟浑身湿透,抱着颜璃的手在不停发抖。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傻。

  就因为爱吗?

  所以她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也愿意将尾巴给他。

  清雪宫。

  漫若看着归来的沧溟有些不可思议。

  “沧溟?”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沧溟眼中无半分神采。

  “你在说什么?”

  漫若见他手里抱着一个火狐,疑惑的问,“这是?”

  “这是颜璃的原身”

  沧溟字字都在颤抖,“她死了,我要了她的尾巴,要了她的血,要了她的灵骨,不顾她的痛,只为了治你的伤。”

  他看着漫若的眼,似乎是不知为何会变成这样。

  “你说九尾狐的尾巴能治你的病伤,你说最好用九尾狐的血作为引渡,你说她在血了动了手脚,你现在需要她的灵骨,漫若,她明明是条火狐,而你的伤为何会好?”

  “这……”

  漫若也没想到她的原身就让会是一只火狐,“许,许是她修炼了千年,对我的伤自然也是有好处的。”

  “既然修炼千年的妖都会治好你的伤,为何我不行,难道我还比不上她?漫若,从一开始你就想让她死。”

  沧溟想明白一切,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才是最大的傻子。

  “你并不知她原身不是九尾狐,所以断定只没了一条尾巴她不会死的那么快,所以便一点一点的索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漫若背过身去,努力控制颤抖的身体。

  “好,你不承认也罢。”

  沧溟不想与她争吵,“带我去看了虚化镜,便一切都知道了。”

  漫若骤然转身。

  “你为了她,竟然要触犯天法!”

  “我不能让颜璃就这么白白死了!”

  沧溟双眼赤红,仿佛入了魔一般。

  “她为了我受了无尽折磨,触犯天法又如何!”

  “你爱上她了?”

  沧溟手紧了又紧,轻轻闭上眼,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

  只是心脏疼的厉害。

  “哈哈,沧溟你果然爱上她了。”

  漫若笑出了眼泪,“你说的对,一切都是我做的,我想让她死,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可错的不止我一个!”

  她嘴角的笑意在嘲讽他的懦弱。

  “是你太信我的话,一切皆是你咎由自取。”

  原来捧着的心,被人踩在地上,竟是这么的疼……

  颜璃,你有多疼?

  漫若的脸狰狞无比。

  “若你愿意相信她一分,颜璃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陷害她的是我,逼她死的却是你!沧溟逼她死的是你!!”

  她说,沧溟,你信不信我?

  她说,沧溟,我不愿和你回去。

  她说,沧溟,你怕不怕我死?

  漫若说的没错,真正的主谋是他。

  沧溟大袖一挥,清雪宫的门应风关上,他身姿挺拔站在门外。

  伤害颜璃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不过……

  沧溟抱着颜璃的手紧了又紧,“颜璃,你说生生不见,我便偏要你生生都见得我!

 “小姐,你先早一点休息吧,明日就是册封典礼,肯定累的很。”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南烟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

  祖上是开国将军,皇上给足了面子刚入宫,便要封她为妃,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看起来是她风光无比,可背后的事只有她清楚。

  她不过是一颗棋子。

  “你在想什么?”

  南烟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立刻转身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站了一个男人。

  “你是谁!”

  “颜璃。”

  与南烟的警戒相反,沧溟一双眼静静的看着她,掩尽无限心事。

  南烟不知他为何会来这里,只转过身去冷嗤道,“你找错人了,这里是宫中禁地,你半夜前来被人发现,难免惹来祸患,你快走吧!”

  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沧溟便又出现在她面前,南烟的父亲是将军,她虽是女儿身,但武功也不错,这人竟然能悄无声息的到她面前来,必定不是等闲之辈。

  南烟瞬间拿出藏在腰间的刀,只是轻刀还未出窍,她浑身就动不得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仙。”

  沧溟看着她,抬手摸上她的脸。

  南烟的心脏咚咚直跳,想躲却躲不了,“来人!”

  “别叫了,他们听不到你的声音,我在这里下结界没人能进的来,颜璃。”

  沧溟只觉得叫一声她的名字,心都在跟着颤抖,他那么小心翼翼的摸着她,“颜璃,我想你。”

  “你放开我!”

  南烟想挣扎却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身上胡乱摸索。

  “你要不想死,最好现在就滚,要是让皇上发现了,你和我都活不了!”

  “我不会死的,我更不会让你死。”

  面前这具身体他已经想了很久,他高高在上的沧溟帝君又怎么样?还是阻止不了轮回,一百年?还是二百年?沧溟记不清了。

  无妨,他的颜璃依旧站在他面前。

  “唔……”

  不知何时解除了桎梏,沧溟的唇就这样吻住她,不行!不能这样!

  鲜血流了下来。

  那把轻刀扎在了沧溟的肩上,但他好像感受不到痛一样一动未动,只拼命汲取着面前人的甘甜。

  想,疯狂的想!

  沧溟好像要把这百年的想念都倾泻出来。

  退了她的衣,雪白的肌肤裸露出来,还带着原来的味道,任由南烟如何挣扎也逃不过他的手。

  这男人真的死不了,南烟心里一横,若是让皇上发现,他们一家老小都得死无葬身之地,还不如她现在一了百了!

  “别……”

  沧溟大手握住她拔出刀的手,微微用力那刀子瞬时飞了出去,可他身下的动作停也未停。

  “啊……”

  南烟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背。

  太阳升起,一夜颠鸾倒凤,昨夜莫名闯进来的男人早以不知去处,甚至所有狼藉都被处理的干干净净。

  南烟倚在床上,竟一时之间不知道今夕何夕。

  “小姐!”

  香菱急促的敲着门,“小姐,皇上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