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不行那里不行 山房春事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左云霄脚步微顿,回身看向夏漪瑶,眼中充斥着烦恶:“夏小姐,你是否缠着我,同我并无关系。”

  “你知道我的性子,但凡是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夏漪瑶压着心中的酸涩强撑着抹跋扈道,“你若是不答应我,我有的是法子叫你在浔阳城待不下去!”

  夏漪瑶身量挺直,不见半分玩笑之意。

  左云霄瞧着她,眼中划过抹深思。

  他走上前,看着夏漪瑶启唇问道:“你为何非要我离开浔阳城?”

  “我……”夏漪瑶的眼底闪过抹慌乱,避开左云霄的视线道,“我没有,我生来便是这样的性子,要么同我去汾城,之后我不再纠缠你。要么同我在一起,左先生选一样吧!”

  左云霄的目光落在身上,夏漪瑶的镇定摇摇欲坠。

  不知对峙了多久,久到她几乎就要缴械投降,左云霄终是收回了目光。

  “那左某就等着,看夏小姐要如何将我赶出浔阳城!”

  左云霄甩袖而去,夏漪瑶像是被抽干了气力般跌坐在地,裹在绷带中的手心传来阵阵胀痛,却难敌夏漪瑶心中的恐慌。

  左云霄不愿离开,还有什么法子能救他?!

  长舒了口气,夏漪瑶踉跄着起身,走出了书院。

  弦月高挂,夏漪瑶浑噩的走在寂静的长街上,脑中满是左云霄刚刚的冷言冷语。

  听时只觉痛心,如今回想,更是句句刺骨。

  “左云霄……”夏漪瑶喃声念着她喜欢了三年的名字,突觉眼前一片眩晕,整个人猛然栽倒在地。

  街角处,两道身影慢慢走出,其中一个俯身将夏漪瑶打横抱起。

  “命令我收到了,只是有个前提,不准伤到她。”横抱着夏漪瑶的身影看着怀中人苍白的脸色,沉声告诫道。

  “我清楚,她毕竟是我妹妹,我也不想伤她。”另一道身影回到。

  微风拂过,吹起她脸上的面纱,赫然是夏奚娆!

  “计划两日后执行,这两日,你同小王爷多接触,别让他起疑。”男子继续道。

  夏奚娆点了点头,看着他怀中的夏漪瑶,眼中满是复杂。

  “我回府了,你照顾好她。”夏奚娆叮嘱完,转身走远。

  男子看着她的背影,低头看向夏漪瑶,长叹了口气,满是叹息。

  ……

  冰冰凉凉的触感在身上弥漫,夏漪瑶在睡意昏沉间陡然惊醒,还未动作,便听得身后传来一道男声。

  “别乱动,药还未涂匀。”

  夏漪瑶闻言重新趴了回去,倒在路边的记忆浮现脑海:“是你将我捡回来的?”

  “是啊,昨夜若不是我心血来潮出去转了转,许是今日这浔阳城内就传遍了夏家小姐露宿街头的流言了。”男子说着,将一件衣衫盖在夏漪瑶身上道,“好了,起身吧。”

  夏漪瑶坐起身,看着收拾着东西的身影道:“云先生,多谢。”

  云子桥闻言手上动作微顿,转头看向神色真切的夏漪瑶,温声道:“夏小姐若是真想谢我,便帮我一件事可好?”

  夏漪瑶愣了下,点了点头道:“何事?”

  “子桥心悦漪瑶许久,不知漪瑶可愿嫁我为妻?!”

夏漪瑶惊愕的看着云子桥,良久才扯出一抹僵硬笑容。

  “云先生莫要玩笑。”

  “不是玩笑。”云子桥放下手中药膏,走向夏漪瑶,抬手覆上她的肩道,“子桥不会拿自己的心意开玩笑,也不会同夏小姐玩笑。”

  夏漪瑶被他眼中的真挚吓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一向视云子桥为朋友,更何况,她对左云霄的心思从未遮瞒过,云子桥也是清楚的,便是连她身上这刺青都是他纹络上的。

  如今他同她说,他要娶她?!

  “云先生,你应当知道,我心悦之人是左云霄,我……不能答应你!”夏漪瑶紧抿着唇,满是歉意的说完这一番话,便匆忙出了纹络铺子。

  “云先生,事情已经安排妥当。”

  突然一道声音自铺子内响起,云子桥没有半分惊讶,只是点了点头道:“将计划告诉夏奚娆,如何做,她清楚。”

  “是。”

  云子桥站在原地,眼中划过抹冰寒。

  夏府。

  夏奚娆收到来信,一双水眸中尽是悲凉。

  抬手将信扔进香炉,她抬步走出了卧房。

  书院门口,夏奚娆抬眸看着上面高挂的牌匾,低声对身后的丫鬟吩咐道:“将我来了书院的消息告知漪瑶,别叫她知道是我这儿传出去的。”

  丫鬟闻言退离,夏奚娆抬步走进书院。

  “奚娆,你怎的过来了?”左云霄原是坐在桌案前翻阅竹简,陡然瞧见夏奚娆不免一愣。

  “来瞧瞧你,昨夜漪瑶来寻过你了吧?”

  夏奚娆的话一出,左云霄眸色微沉:“她又同你胡说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说。云霄,你当真不喜欢漪瑶么?”夏奚娆凝视着他狭长的眼眸,沉声问道。

  左云霄不明白夏奚娆为何会如此问,只得放下竹简道:“我的心意,你应该知晓。”

  夏奚娆闻言鼻间一涩,敛起眉眼叹声道:“你既然不喜,为何又由着她粘着你?云霄,这不是你的性子。”

  “我为何由着她,你当真不知?”左云霄起身走至夏奚娆身前,抬手欲抚上她的眼睫,却被她后退一步躲开。

  左云霄眼中闪过一抹痛楚,而后沉声道:“若不是因为她同你这一般无二的眼眸,我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

  “啪——!”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声脆响骤然响起。

  左云霄闻声望去,便瞧见怔怔杵在那儿的夏漪瑶。

  他眼中闪过抹错愕,转头瞧着夏奚娆不见半分惊诧的眸子,便明白了。

  可夏漪瑶不明白。

  她直愣愣的走上前,一双眼凝在左云霄身上:“你刚刚……说什么?”

  左云霄没有说话,一旁的夏奚娆瞧着她的样子,眼中满是心疼,可她别无他法。

  她必须断了夏漪瑶对左云霄的念头!

  “漪瑶,我们回去吧。”夏奚娆拉过她的手,柔声劝慰着。

  可是夏漪瑶只是甩开了她的手,上前一步看着左云霄道:“将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既然你听见了,那便记清楚,若你没有同奚娆相像的眼,我根本不会多看你!”左云霄冷声说着,目光却是看向夏奚娆。

  痛么?夏漪瑶感觉不到。

  自从知道夏奚娆来寻左云霄,她这一路上都是心惊胆战,生怕自己迟了,左云霄就会有危险。

  可却未曾想过,进来后听到的是这般的话。

  原来从一开始,她便是夏奚娆的替身。

  原来她自以为的所有左云霄对她的纵容,宠溺都是给夏奚娆的!

  “你就这般爱她?”夏漪瑶压着鼻尖的酸涩,嗓音发颤,“可你知不知道,她此次回来就是为了杀你!她根本不爱你!”

“你胡说什么!”左云霄厉声斥道,丝毫不相信夏漪瑶的话。

  “我没有胡说!你以为她嫁的人是谁?是当今圣上,她是皇上的妃子!”夏漪瑶红着眼捅破了夏奚娆的身份,死死的盯着左云霄哑声道,“你以为我昨夜为何非要你离开浔阳城?仅仅是胡闹么?是因为我不想你死!”

  左云霄沉默的看向夏奚娆,眸间情绪复杂难辨。

  “我相信奚娆,她不是那样的人。”

  左云霄对夏奚娆的深情刺得夏漪瑶疼痛难当,她踉跄着退后两步,凉声道:“你的意思是我在骗你?”

  左云霄不语。

  夏漪瑶满心寒凉。

  这就是她爱了三年的人,这三年间她费尽心思去融入他的世界,想尽办法让他看到她,可结果,在他眼中,她不过是个满口谎言甚至能栽赃长姐的骗子!

  可即使如此,她还是爱他,不想他身死!

  “左云霄,就算你不信我,这三年我对你如何你总该清楚!听我一句,离开浔阳城,走得越远越好!”夏漪瑶抬手拭去了脸上的泪水,转头深深的看了眼夏奚娆,转身离去。

  “漪瑶!”夏奚娆看着夏漪瑶心中担忧,忙快步上前想要追上。

  突然,刹那生变——!

  一只利箭划破空气,直直的射向夏奚娆。

  “奚娆!”左云霄惊声唤道,脚尖轻点身影朝着夏奚娆掠去,将人揽在怀中。

  闻听左云霄的惊呼,夏漪瑶回头望去,刚好瞧见直直冲向左云霄的利箭。

  心中惊愕,那一瞬,夏漪瑶什么都来不及思考,只知道,她不能让左云霄出事!

  “噗——!”

  利箭穿过血肉,带来一种钝痛。

  鲜血缓缓染透衣襟,夏漪瑶眼前有些眩晕,她摇了摇头,保持着丝丝的清明,想要去看左云霄的情况。

  刚转身,耳边他的声音乍响——

  “奚娆,你没事吧?!”

  夏漪瑶怔怔的站在原地,瞧见他的背影,喉间突然涌上一股血腥。

  左云霄,你是不是忘了,挡在你身前的人是我,不是夏奚娆!

  夏漪瑶想要开口质问,可无尽的鲜血突然喉头涌上,将她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口中。

  “漪瑶!”

  躲在左云霄怀中的夏奚娆也没想到,夏漪瑶竟然会为左云霄做到这个地步!

  她一把推开左云霄,扶住夏漪瑶颤抖发软的身子,泣声道:“漪瑶,你怎么样?你怎么这么傻?!”

  “姐,放他一次好不好,就这一次!”夏漪瑶看着从屋檐飞进来的刺客,紧握着夏奚娆的手急声道。

  夏奚娆看着她嘴角溢出的鲜血,眼泪弥漫了眼眶,慌乱的点了点头,将袖中的宫令举了起来:“住手!都住手!”

  刺客见状不敢再动作,左云霄看着这一幕,望向夏奚娆的眸中闪过抹刺痛。

  而一直望着他的夏漪瑶自是瞧的真切,心中更是犹如万蚁咬蚀般的疼痛。

  “左云霄,走吧,离开……浔阳城!”夏漪瑶颤声断断续续的说着。

  而闻言的左云霄,看着倒在夏奚娆怀中满身血污的夏漪瑶,触及她眼中的脉脉深情,眼底闪烁着复杂情绪。

  他走上前,深深的看了眼夏漪瑶,目光转向夏奚娆:“我不信这一切是你安排的,你是不是有苦衷?”

  左云霄的话中尽是怀疑,听得夏漪瑶周身发冷。

  剧烈的眩晕感再度涌上,夏漪瑶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便再没了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