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吸了小兔兔的感觉||一下就点进来了很快啊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开始改变风格了。

  之前乔雨诗跟他交往就是一个正常的千金小姐,端庄大方,温柔贤惠。

  可现在,改走小可怜路线了?

  季青城对乔盼说:“去吧。”

  乔盼看了文巧倩和乔雨诗一眼,最后什么都没说,乖乖的上楼去收拾东西了。

  “青城……”乔雨诗眼泪汪汪的看着季青城。

  季青城淡淡的看着乔雨诗:“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叫我妹夫,或者季先生。”

  乔雨诗的眼泪‘唰’的一下夺眶而出。看着季青城,轻咬着嘴唇,隐忍着哭泣着,很是惹人心疼。

  文巧倩看着心疼极了,搂住乔雨诗的肩。对季青城说:“青城,雨诗是真的很爱你。”

  季青城看着文巧倩,淡淡的扯了扯嘴角,有几分讥讽的问:“爱我爱到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文巧倩的脸色变的很难看。

  她真的没有想到季青城这么不给面子。

  他难道真的对雨诗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岳母,我现在是盼盼的丈夫,不知道岳母说大姨子爱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态?难道奢望我回应大姨子的感情?那岳母有没有想过盼盼怎么办?毕竟,现在盼盼是我的人了。”季青城冷冷的说。

  ‘盼盼是我的人了’。

  这几个字再明白不过,乔盼和季青城已经是有夫妻之实了。

  文巧倩气的脸都黑了。

  她千叮咛万嘱咐,可乔盼还是不听她的话。

  “盼盼,不爱你。”文巧倩干巴巴的说。

  季青城笑了。

  “岳母,看你的样子,好像要拆散我和盼盼,我就好奇了,拆散我和盼盼对岳母对乔家有什么好处?还是岳母认为,拆散我和盼盼,我就会接受大姨子?岳母是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当成货物了?让我挑选吗?”

  文巧倩又气又羞,不甘的看着季青城。

  “岳母,我不妨把话说的明白一点,如果没有盼盼,现在,乔家和季家早就没关系了,大姨子……倒贴给我,我还嫌脏。”季青城的神情语气冷漠中带着嘲讽。

  是真的不给文巧倩和乔雨诗留一丁点的情面。

  乔雨诗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文巧倩也气的眼前发黑。

  她活了一辈子,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羞辱过。

  想不到今天被自己的女婿给羞辱践踏了。

  “青城,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乔雨诗哭着道歉。

  季青城没有搭理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玩着手机,他其实不想跟乔雨诗说话,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一次性把话说明白说清楚,断了乔雨诗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乔雨诗一直看着季青城哭,可季青城压根就不搭理她,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她。

  他这样好像当乔雨诗是个无形人的样子比刚才的恶言恶语更伤人。

  乔雨诗真的是后悔死了。

  她怎么就鬼迷心窍被步君衍诱惑了呢?

  ……

  乔盼拿出行李箱收拾东西。

  她并不准备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带过去。

  她和季青城的关系现在还不确定。

  他们虽然举办了婚礼,但还没有领结婚证,没领结婚证,他们的关系不受法律的保护,季青城说不要她,就可以不要她。

  乔家惹怒了季青城。她其实心里一直认为,季青城和自己结婚,一方面是为了把婚礼应付过去,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报复乔家,而自己,说简单直白点就是个工具,报复乔家,报复姐姐的工具。

  她这个‘工具’早晚要炮灰。

  乔盼简单收拾了一些这个季节穿的衣服和日用品,就提着行李箱下楼了。

  走到楼梯口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妈妈,姐姐,季青城三人坐在沙发上,妈妈和姐姐坐在一起,妈妈搂着姐姐的肩膀在轻声说着什么,季青城冷着一张脸坐在一旁看手机。

  气氛很明显的糟糕。

  箱子在地上拖行发出咕噜的声音。

  季青城抬起头,看见乔盼拉着行李箱站在楼梯口,微微皱眉:“你就这么点东西?”

  文巧倩和乔雨诗也抬起头看去。

  “收拾了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东西太多了,以后……再慢慢来收拾。”乔盼说。

  季青城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上楼,来到乔盼面前,拿过了行李箱。提着下楼。

  乔盼:“……”

  面对这么‘温柔体贴’的季青城,她手足无措……她能感觉到妈妈和姐姐一直盯着自己。硬着头皮跟着季青城下楼。

  乔雨诗看见季青城对乔盼这么温柔体贴,哭的更伤心了。

  “盼盼……”乔雨诗勉强笑着对乔盼说:“你跟你姐夫……青城,要好好在一起。不要因为我而起隔阂。”

  虽然是在笑着,可眼泪却一直在流。

  她这样看的乔盼很是心疼。

  虽然爸妈可能不是那么喜欢自己,但姐姐对她一直不错。姐姐偶尔的关心在乎,是她在这个家唯一感受到的温暖。

  乔盼看着梨花带泪的乔雨诗,动了动嘴唇,千言万语,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文巧倩瞪了乔盼一眼,有很多话想骂乔盼,但当着季青城的面,却不敢骂,来日方长,乔盼是她的女儿,她要教育乔盼,天经地义,以后有的是机会。

  “走吧。”季青城淡淡的说。

  乔盼看了季青城一眼,对文巧倩和乔雨诗说:“妈妈,姐姐,我走了。”

  文巧倩冷着脸没有说话,乔雨诗哭着点头。

  乔盼跟着季青城走了。

  走到外面,回过头,透过落地窗玻璃看见姐姐扑在妈妈身上哭,而妈妈应该在轻声安慰着姐姐。

  ……

  乔在城北,季家在靠近城西的地方,距离乔家开车大概四十分钟。

  季青城开车,乔盼坐在副驾驶,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

  乔盼在想季家的事情。

  季家的关系比较复杂,之前因为姐姐和季青城的关系,她也稍微了解了一下季家,现在季家的当家人是季青城的爷爷季远征,季远征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已经嫁出去了,两个儿子也分别娶妻生子了。

  大儿子季临新,二儿子季临风。

  季临新有一儿一女,季临风也有一儿一女,季青城就是季临风的儿子。

  季青城不是长子长孙,现在却是季氏集团副总裁,只等季远征老爷子退休,季青城就上任,成为季氏集团总裁,而季远征心在都七十多岁了,退休也就在最近几年吧。

  乔家和季家比起来只能算是小富之家,可就是这样的小富之家,为了公司,爸爸和二叔之间也充满了各种明争暗斗,爸爸现在公司总经理,二叔就只是个部门经理,可爸爸没有儿子,而二叔有儿子……

  乔家一个小富之家就这样,季氏集团万亿集团,其中的争斗肯定更惨烈。

  父母兄弟姐妹夫妻为了财产翻脸反目成仇的事,她听说过,也见过。

  乔盼想了一圈儿,觉得自己还是安安静静的,在季家当个透明人最好。

  她不想卷入季家那些明争暗斗中去。可她嫁给了季青城,她的身份,注定了她要卷入那些是非中去。

  希望,季青城早点放过她。

  季家所住的小区是个比较早的别墅小区,有几十栋别墅,虽然年代久远,但并不破败,反倒有种年代感的精致。

  季家的别墅在小区的最深处,也是小区最大的一栋宅子,五层楼的欧式别墅。

  季青城把车停进停车场,下了车,乔盼深呼吸一下,也下了车,站在车边,看着红墙黑瓦的别墅,心里很紧张。

  季青城拿过乔盼手上的箱子,走在前面。乔盼跟了上去。

  “二少爷,您回来了。”管家恭敬的迎了上来,对着乔盼打招呼:“二少夫人。”

  “……”

  乔盼有点尴尬的点头。

  现在这个新社会年代,还叫少夫人什么的……

  在外人听来会感觉很尴尬很土。

  可这就是季家的规矩。

  现在普通有钱人家最多就请两个保姆阿姨什么的。可季家却是佣人,有管家,有园丁,有负责卫生整洁的,有负责洗衣的,家里的厨师团队就有二十几个人,比一些酒店的厨师都多。

  更夸张的是季家的安保,季家的安保团队有五六十个人,多数都是退伍的特种兵。季家人出行,身边都有专人保护。

  这些,都是乔盼从乔雨诗的嘴里听来的。

  乔盼觉得太夸张了。

  这做派,弄的好像古代的豪门绅士一般。

  乔盼跟着季青城进了屋,这是她第二次来季家,第一次是季青城和姐姐订婚之后的新年,他们一家人来拜年,来过一次。

  季家别墅的装修自然是豪华的,但豪华的不土,豪华的雅致又不失第一豪门的身份。很好看。

  客厅里没人,季青城坐了电梯上楼,乔盼跟了上去,管家也进了电梯。电梯在四楼停下。季青城出了电梯,乔盼了上去。

  到了房间,管家把行李箱放下。

  “二少爷,少夫人,您们先休息,吃饭的时候再叫您们。”管家恭敬的说。

  季青城没说话,乔盼笑着点头:“好。”

  管家出去了。

  季青城把西装脱下,领带扯下,然后就脱衣服。

  “……”

乔盼的小脸‘唰’的一下红了。

  那些痕迹……好像是自己抓的。

  在床上的时候,他又凶又猛,她受不住,没忍住就抓了他。

  之前也不知道自己抓成什么样了。

  现在看都有血痕了,隐隐都要结疤了。

  看来应该很疼。

  还好,他没有生气。

  不过,想到季青城对自己做的种种,她又觉得他没资格生气,她抓的他再痛,也没有他弄的她痛。

  在乔盼胡思乱想的时候,季青城已经把裤子脱了。

  乔盼反应过来,脸更红了,惊慌的扭过了脸移开了视线。心‘咚咚咚’的跳的厉害。

  季青城回头看了乔盼一眼,进了衣帽间,穿上家居服。出来。见乔盼还傻站着。

  “把你的东西放进去。”季青城说。

  “……哦。”乔盼松了一口气,她站在这里格格不入,整个房间里好像都是季青城的味道,让她尴尬紧张又忐忑。

  乔盼提着行李箱进了衣帽间,衣帽间很大,虽然季青城的衣服很多,但还是空出了一些地方,乔盼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放好,出来的时候,看见季青城坐在阳台上的椅子上,在打电话,她进了浴室,浴室很大,有浴缸,淋浴,有马桶,还有蹲便器。

  “……”

  很少有人在房间里又弄马桶又弄蹲便的。

  乔盼把自己的化妆品这些放在柜子上。

  乔盼在家虽然不受宠,但至少在物质上,乔家是没有短缺过她的,作为一个富家千金,在化妆保养上,乔盼是下了功夫的,爱美是女人的天性。

  把东西放下,乔盼出来。

  然后……

  就不知道做什么了。

  如果是在自己房间,这个时候肯定是躺床上玩手机。可现在……不敢。

  这是季青城的床。

  季青城打完了电话,走了进来,乔盼听见了脚步声,有点惊慌的看着季青城,她想笑一笑的,可看着那张俊美又冷硬的脸,实在是……不敢笑。

  季青城看了乔盼一眼也没说话,进了浴室,去上厕所,一进浴室,就看见了摆放在柜子上的瓶瓶罐罐。

  季青城:“……”

  老实说,那数量,有点惊到了季青城。

  他知道女人爱保养爱化妆,但是……目测那里至少有四五十瓶东西,高的,矮的,圆的,方的,黑的,白的,各种形状各种样式。

  乔盼……每天要涂这么多东西在脸上?

  所以,乔盼那粉嫩的吹弹可破的肌肤都是这样保养来的?

  当女人原来真的很麻烦。

  季青城上了厕所,出来,看见乔盼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听见他出来,身体很明显的僵了僵,背脊都挺直了。

  季青城知道,乔盼怕他。又怕又觉得尴尬。

  乔家养的两个女儿还真的是完全不同,一个太不知廉耻太不懂事,一个又太知廉耻太懂事。

  真不知道乔家是怎么养女儿的,按理说,乔盼是小女儿。

  有句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

  身为小女儿的乔盼在乔家应该更受宠,更应该养成不懂事的性格。

  可两姐妹却偏偏相反。

  季青城也没想着要去哄乔盼,既然她怕他,那就让她继续怕着吧,怕了,至少就不敢像乔雨诗那样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心中有畏惧,她就不敢背叛他,不敢惹他生气。

  他娶妻子说简单直白点,就是单纯的传宗接代,作为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他在意的是工作,是怎么想方设法的扩展自己的事业版图,至于婚姻……只要妻子听话,给他生孩子,安安分分的,不作妖,他就愿意给她荣华富贵。

  季青城拿着笔记本电脑坐到书桌旁,开始处理工作。

  作为一个集团的副总裁,现在集团很多事情都是他做主,虽然不说日理万机,但也非常忙。

  乔盼悄悄的看了季青城一眼,见他在工作,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跟他单独相处,她真的觉得很尴尬。

  就这样,一个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个在书桌前处理工作,谁都没有说话,很安静,只有偶尔季青城敲击键盘发出的声音。

  这样一直持续到佣人叫吃饭。

  乔盼和季青城下楼吃饭。

  到了楼下餐厅。就只有一个人坐在桌子上。

  季明玉。

  季明玉是季青城大伯的女儿,今年23岁。

  乔盼认识。

  因为她和季明玉是同一个大学的学生,虽然专业和年级都不一样,但因为季青城和乔雨诗订婚的关系,季明玉和乔盼也算是认识,在学校里碰见了也会简单的寒暄两句。

 乔盼笑着对季明玉点点头。

  季明玉也点点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