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梅的性荡生活——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求饶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在老一辈的爷爷奶奶眼里,妈妈不能生下儿子,就是原罪,是乔家的大罪人,不喜欢妈妈,各种磋磨妈妈,而妈妈认为这一切都是她带来的,所以,妈妈怎么可能会喜欢她?

  “我没有喜欢季青城。”乔盼淡淡的说。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平静的神情掩饰自己的受伤与委屈。

  文巧倩还想说什么,却被乔雨诗阻止了,乔雨诗悄悄的拉了拉文巧倩的衣袖,对文巧倩摇摇头。

  文巧倩看了乔雨诗一眼,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妈,盼盼不是那样的人,我是盼盼的姐姐,青城是盼盼的姐夫,盼盼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盼盼是个正直善良的女孩,不会那样做的。”乔雨诗对文巧倩说。

  文巧倩看了乔盼一眼,冷哼一声,说:“雨诗这么信任你,你可不要辜负她,不要做出抢姐姐男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来。”

  乔盼:“……”

  到底谁不知廉耻了?

  她做了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

  妈妈要这样说她。

  乔盼又伤心又生气,但却沉默着没说什么,反正,在妈妈面前,她说什么都是错的,她这个人的存在对于妈妈来说就是个错误,这么多年,她就习惯了。

  习惯用沉默来面对妈妈的愤怒与厌恶。

  ……

  季青城把季家人送到了酒店门口。

  “青城,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安静娴(季青城妈妈)皱眉问季青城。

  她本来就不喜欢乔雨诗,确切的说是不喜欢乔家,婚姻自古讲究门当户对,乔家虽然也算是富贵人家,但比季家差远了,青城娶了乔雨诗,对于青城的事业对于季氏集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帮助。

  更何况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认为,青城就应该抓住机会把乔家踩进泥潭里,让乔家一辈子翻不了身。

  她怎么都没想到,乔雨诗背叛了青城,青城居然改娶乔家的二女儿。

  青城就那么喜欢乔家的女儿?

  这世界上没女人了,就只有乔家有女人了?

  “结婚了,当然要好好过日子。”季青城淡淡的说:“争取早日让您抱上孙子。”

  “……”

  安静娴气的脸色都变了。

  “嗯。”季远征看着季青城的目光很是满意:“你这样想就好。”

  安静娴更气了,可却不能发出来。

  公爹都赞同支持青城了,她一个做儿媳妇的还能忤逆公爹不成?

  公爹是季氏集团的董事长,是季家的大家长,在季氏,在季家,积威已深,她从心底畏惧尊敬公爹,不敢反驳忤逆他。

  司机把车开过来了,季青城把季远征几人送上了车。

  季远征笑着说:“上去吧,你也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

  季青城点头。

  一直看到车子消失在视线内,季青城才转身进了酒店。

  季青城回到房间的时候,乔家人还在。看见季青城,乔家人的神情都有点尴尬。

  季青城从容的走了进来。对乔薄言说:“这么晚了,岳父岳母也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乔薄言听见季青城还叫他岳父,心里一喜。笑着说:“好。”

  文巧倩和乔雨诗猜不透季青城是怎么想的,很是不安。

  “走吧。”乔薄言对乔雨诗和文巧倩说。

  乔雨诗红着眼睛看着季青城,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文巧倩看了季青城一眼,说:“青城,……雨诗她有些话要对你说。”

  季青城看着乔雨诗。点头:“说吧。”

  神色平静,没有厌恶,也没有欣喜。

  他这么平静,却让乔雨诗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她宁愿季青城狠狠的骂她羞辱她,那样至少表示季青城很生气愤怒,为什么生气愤怒?当然是因为在乎。

  可他现在这般的平静,是因为……根本就不在乎她吗?

  乔雨诗不愿意相信季青城压根儿就不在乎她,既然季青城不在乎她不爱她,那为什么要和她订婚交往?

  “青城……”乔雨诗只是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瞬间就泪如雨下。

  季青城皱眉,看着乔雨诗:“今天是我和盼盼的大喜日子,大姨子就是这样用眼泪祝福我们的?”

  乔雨诗的心里一痛,眼泪更是凶猛,他平静平常的话比那些恶言恶语更伤人。

  他真的这样……毫不在乎。

  她的眼泪,她的软弱,他都不为所动。

  “大姨子,你这样……很晦气。”季青城冷冷的说。

  乔雨诗再也受不了他这样的羞辱,捂着嘴哭着跑出去了。

  “雨诗。”文巧倩急切的追了上去。

  乔薄言看看乔盼又看看季青城,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房间里只有乔盼和季青城了,突然安静了下来。

  乔盼悄悄的看了季青城一眼,季青城也刚好看着她,她偷看的目光被逮个正着。

  “……”

  乔盼一僵,有点尴尬的红了脸,闪烁着移开了视线。想说点什么,可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去洗澡。”季青城说。

  乔盼诧异的看着季青城,他让她去洗澡?

  乔盼:“我……”

  季青城:“去洗澡。”

  乔盼:“我们……”

  季青城:“去洗澡。”

  乔盼:“……”

  季青城:“去。”

  乔盼:“……哦。”

  她看见季青城微微皱起了眉头,好像有点生气了。

  她的心里还是有点畏惧季青城的。

  乖乖的进了浴室,脱了衣服,洗澡。

  热水淋在身上,慢慢的温暖了她的心,她的身体,她的血液,让她整个人恢复了过来,有了生气,今天她就像个提线娃娃一样,被季青城牵着走。

  现在才好像变回了自己。

  她一边洗澡一边思考以后要怎么办?

  季青城这个男人的心思实在是太深了,她真的猜不透他的做法。

  早上,季青城收到姐姐出轨的照片之后,愤怒离开,决定不娶姐姐了,她没办法,只得拦下季青城,因为,如果季青城真的不娶姐姐,对季家不会有什么影响,对乔家,却是大灾难,甚至是灭顶之灾。

  姐姐给季青城戴了绿帽子,就算季青城不放在心上不对付乔家,也多的是季青城的亲朋好友来为他出头,收拾报复乔家。

  乔盼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为什么,不明白为什么季青城会突然决定娶她。

  ‘扣扣’敲门声打断了乔盼的胡思乱想。

  “……什……什么事?”乔盼的声音因为紧张而结巴。

  “你已经洗了半个小时了。”季青城冷漠的声音在门外。

  乔盼:“……女孩子洗澡……本来就要很久的。”

  她有点心虚。

  等了一下,外面没了声音。她关掉了水,仔细听,还是没有听到声音,松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被搓的泛红的肌肤,用毛巾擦干,想穿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带睡衣进来,甚至……连内裤都没有。

  乔盼看着洗手台上湿哒哒的衣服,欲哭无泪。一会儿……怎么出去啊?

  她在洗手间里找了一圈,最后看到了洗手台旁边的架子上放着的东西。

  仔细看了看,有包装好的套套,丝袜,内裤还有一些其他的让人羞涩的东西。

  乔盼感觉很惊讶,她是有多久没有住酒店了?现在酒店里连这些东西都准备的这么齐全?

  把内裤的包装拆开,穿上,拿着浴巾裹住自己。站在镜子前,把镜子上的水汽擦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亮晶晶的,脸蛋红扑扑的,肌肤白嫩嫩的……

  乔盼红着脸拉了拉浴巾。

  怎么看都觉得自己现在一副秀色可餐的模样。

  不过……季青城应该不会那么丧心病狂的对自己下手吧?

  再怎么说,自己也叫了他一年多的姐夫。

 姐夫应该不会丧心病狂的对小姨子下手吧。

  应该不会!

  乔盼安慰自己,季青城并不是缺女人的男人,他那样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会那么没有节操的对前未婚妻的妹妹下手。

  她应该对季青城的人品三观抱有信心。

  乔盼深呼吸一下,做足了心理准备,才打开浴室的门,悄悄的探了一个小脑袋出去。

  季青城穿着浴袍坐在床上看手机,听见声音抬起头朝浴室看去。

  刚好看到一个乔盼把小脑袋探出来。

  那模样……

  季青城轻声嗤笑了一声:跟做贼一样。

  乔盼看到季青城,有点尴尬紧张的抓紧了胸口的浴巾,犹豫了一下,走了出来。

  “姐……姐夫……”乔盼红着脸叫着季青城。

  季青城看着乔盼,淡淡的说:“我不是你姐夫,是你老公。”

  “……”

  乔盼被噎的小脸通红,看着他,有点尴尬的说:“姐夫别这样……我知道,是姐姐对不起姐夫,姐夫今天娶我,也是权宜之计。”

  乔盼是真的尴尬。

  她其实跟季青城并不熟悉。

  虽然季青城跟姐姐是未婚夫妻,但季青城很少到乔家来,姐姐和姐夫出去约会,也不可能带上她当电灯泡,她上大一课程很忙,季青城工作也很忙,算来算去,乔盼发现,姐姐和季青城订婚这一年多的时间,她和季青城见面说话的次数,一个手指都数得过来。

  这比陌生人也强不了多少。

  季青城看着乔盼,他知道乔盼怎么想的,不过,她随便怎么想都行,反正,她想她的,他做他的。

  “过来。”

  乔盼虽然紧张忐忑,但还是硬着头皮慢慢的朝季青城走了过去。

  “幸亏地上没蚂蚁,不然,你这么走路,蚂蚁都不知道被你踩死多少。”季青城冷冷的说。

  乔盼的脸更红了。

  虽然她走的很慢,但房间只有那么点大,没走几步就到了季青城面前。

  她紧张局促的站着,距离坐在床沿的季青城,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

 季青城看着乔盼。也不说话,就默默的看着。

  乔盼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朝哪儿摆了。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姐夫……”

  季青城突然伸出手,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拽,然后一个旋转,乔盼尖叫一声,一阵天旋地转,最后,重重的跌睡在床上,而季青城,弓着趴在她的正上方。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乔盼被季青城望的整个人更加紧张不安了。

  这个姿势……姐夫想做什么?

  “姐……姐夫……”她的声音因为紧张而颤颤巍巍的。

  季青城没有说话,看着她,小脸圆润红嫩,就好像成熟的水蜜桃,等人采摘……不知道,是不是像水蜜桃一样甜嫩多汁。

  乔盼觉得季青城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好像……想吃了自己。

  吃了自己!!!

  乔盼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也不是傻子,明白了季青城的意图,吓的整个人都僵住了。心高高的悬了起来。手紧紧的揪住了身下的床单。因为太用力,手背上隐隐有青筋浮现。

  季青城能察觉到身下人儿的僵硬和紧张。不过,他也不在意,她紧张,他又不紧张,跟随自己的心意,低头,在她的脸蛋上轻轻的咬了一口。

  嗯……味道嘛,跟自己想的差不多,香嫩滑嫩。

  乔盼的脸蛋被咬了一口,不痛,但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她浑身一震,睁大了眼诧异震惊的看着季青城。

  她是他的小姨子,他居然真的下得了口!!!

  乔盼的味道很好,季青城想再尝尝,再次低头,想去吻乔盼的嘴唇,看着逼近的俊脸,乔盼吓的脸色都变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

  季青城停止了侵略,皱眉不满的看着乔盼。

  乔盼被一个差点儿成为自己姐夫的男人压在身下,又紧张又害怕又害羞。吞了吞口水,才小心翼翼的说:“姐夫……我,我们,不能这样。”

  “你原来有这种嗜好。”季青城淡淡的说。

  “……”

  乔盼愣了一下,疑惑的看着季青城,她没明白他的话。

  什么嗜好?

  “叫我姐夫……是不是有种禁忌的快感?”季青城问,好看的桃花眼中带了点点揶揄。

  “……”

  乔盼被噎住了,红着脸不满的瞪了季青城一眼。

  “我才没有!”乔盼生气的反驳。

  “刚好我也没有那种变T的嗜好,所以,别叫我姐夫。”季青城说。

  乔盼:“……”

  不叫姐夫叫什么?

  难道叫季青城?

  她一直把季青城当长辈看,直呼长辈的名字,好像有点不太礼貌。

  “我是你老公。”季青城说。

  乔盼诧异的看着季青城。

  “不管我今天出于什么原因娶了你,反正,我娶了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季青城的妻子。明白吗?”季青城认真的看着乔盼。

  乔盼:“……”

  字面上的意思她是明白的,但……姐姐怎么办?

  季青城看她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明白?我会让你明白的。”季青城的身体用力的压了下去,乔盼柔嫩的双手根本无法抵抗……

  ……

  乔雨诗几人走出酒店,文巧倩背着乔薄言安慰着乔雨诗:“雨诗,别想太多,我们以后还有时间,还可以慢慢图谋。”

  乔雨诗伤心的点头。

  “爸妈,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你们先回去吧,我就不回去了。”乔雨诗对乔薄言和文巧倩说。

  “你一个人,要去哪?”文巧倩担忧的问。

  “妈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出事的,我是个成年人,不会做傻事的。”乔雨诗说。

  文巧倩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那好吧。雨诗,不要胡思乱想。”

  乔雨诗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乔家人走了,乔雨诗目送乔家人离开,然后转身进了酒店,来到前台。对前台客服说:“我是新娘的亲戚,给我新房隔壁的房间房卡。”

  今天这家酒店被季家人包了,一些从外地赶来的或者喝醉的客人,都住在酒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