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揉得开始呻吟起来——下面被揉得又湿又痒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晚宴上,A市商圈各大人物纷纷出席。这场晚宴的东道主是程氏集团,程氏集团是A市数一数二的集团,仅次于邢氏集团。

王萍知道这场晚宴程家那个年轻帅气的少东家程俊豪会出席,让唐盈盈盛装出席这场宴会。

宴会上,母女二人正在交头接耳说着话。

“盈盈,一会儿程俊豪出现,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唐盈盈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自信道:“你就放心吧妈,只要是你女儿我想要拿下的男人,就没有不败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的。”

王萍自信一笑,她的女儿,就得配程俊豪那样的男人。

不经意间,唐盈盈瞥见邢锴出现在宴会上,他的身边还跟着童莉莉。

唐盈盈顿时气不到一处来,王萍瞧出女儿的不对劲,问道:“怎么了?刚才不是还挺开心的?”

“邢锴也来了。”

王萍顺着唐盈盈的目光看去,看见邢锴带着童莉莉正在那边应酬。

唐盈盈嫉妒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竟然能让邢锴为她神魂颠倒。”

在唐盈盈看来,邢锴是比程俊豪还要理想的对象。只可惜,五年前邢锴眼瞎和唐佳笑结婚。五年后,邢锴身边的女人又是童莉莉。

唐盈盈向来心高气傲,她要找就一定要找全A市最好的男人。若不是她曾经刻意亲近过邢锴,却被对方报复得很惨。

有许多单身名媛几次想靠近邢锴,都被童莉莉给挡了回去。就算如此,也还是无法熄灭那群女人的想法。

就在宴会厅内一片欢声笑语中,灯突然全都关上了,只见入场的大门口亮起一盏追光灯,照在一对男女的身上。

程俊豪身穿高定西转,身形笔挺,一出现便吸引了无数女人的目光。而他身边的女伴,同样惊艳。

她穿着限量定制晚礼服,黑色流苏长裙,上面坠着银色钻石,衬得她皮肤雪白,突出五官的优势。

邢锴在看见她的刹那,眸中闪过一丝惊艳,更多的却是震惊,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唐佳笑,竟然会是她!

不仅邢锴,童莉莉以及王萍母女在看见程俊豪身边的女伴是唐佳笑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吃惊。

唐佳笑不是失踪五年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

他们都没有看错,出现在程俊豪身边的就是唐佳笑。

程俊豪牵着唐佳笑缓缓朝宴会厅中心走去,唐佳笑自信走着,哪里还有当初那个可怜模样,如今的她,浑身散发着气场和光芒,让人移不开眼。

程俊豪对唐佳笑温柔小声道:“怕吗?”

唐佳笑自信呡唇,“都准备了这么久,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只要你别后悔帮我就好。”

程俊豪回以温柔的笑,“我不后悔。”

邢锴看着他们走到人群中,宴会厅的灯光再次亮起,唐佳笑陪着程俊豪和各种人打交道。不知为何,他的心情很不好。

童莉莉注意到邢锴的异样,突然捂着头开始难受起来。

“邢锴,我有些不舒服。”

她想吸引邢锴的注意力,让他不再关注那个人了。

奈何邢锴此时注意力没有在她身上,他黑眸一动不动,只盯着唐佳笑看。

当他看到唐佳笑和程俊豪关系这么亲近,竟然觉得碍眼,甚至心里面还有股无名火想往外发,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了?

童莉莉暗自咬紧了牙关,唐佳笑,你为什么要回来?

她把所有的敌意都对准了唐佳笑,既然唐佳笑敢回来和她抢邢锴,那她也不妨让唐佳笑在宴会上出个糗。

童莉莉注意到程俊豪离开唐佳笑身边,邢锴又正巧去应酬,唐佳笑此时一个人站在吧台边喝着酒,她举着酒杯径直走了上去。

“唐小姐,好久不见。”

唐佳笑闻声看去,见是童莉莉,客气一笑道:“童小姐。”

“唐小姐这五年的变化还真是大啊。”童莉莉一开口就是讽刺,“瞧唐小姐如今这风光的样子,谁能想到五年前的你被赶出邢家,连个住处都没有,还得自己的前夫接济。”

童莉莉自认为在唐佳笑的伤口上撒盐,一定会让她急眼。

不曾想,唐佳笑却不为所动,反而还能笑出来,“是啊,这五年我确实改变了许多。女人嘛,总不能一辈子指望靠男人。我不像童小姐,五年前靠男人,五年后,还是只能依附男人活着。”

“你!”童莉莉被气得跺脚,眼睁睁看着唐佳笑扬长而去,她气不过,直接上前踩住唐佳笑的裙摆,然后迅速收脚,让人抓不到她的把柄。

唐佳笑身体失衡,不受控制地朝旁边倒去,旁边是香槟台,一旦撞上浑身湿透不说,还会被玻璃扎伤。

就在唐佳笑要撞上香槟台的时候,一只大手伸出,温热的掌心搂住了她的腰。

唐佳笑跌进一个宽厚且熟悉的怀抱,惊诧抬眼,不是别人,是邢锴。

二人四目相对,邢锴怔愣了片刻,而后立刻放开她,童莉莉赶紧冲过来,担心地询问邢锴:“邢锴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

与此同时,程俊豪也走到唐佳笑身边,轻声询问她有没有事。

唐佳笑摇摇头,“我没事。”

看着程俊豪关心唐佳笑的样子,邢锴心里很不舒服,直接拿过旁边服务员盘子里的香槟。

“程总好久不见,你身边的女伴倒是有些眼熟啊。”邢锴强势寒暄,有些来者不善。

程俊豪扭头,含笑对着唐佳笑先介绍起邢锴来了。

“这位是邢氏集团的总裁邢锴,你是想我替你介绍呢,还是你自己介绍?”

程俊豪明知邢锴是唐佳笑的前夫,但他还是装作不知道。对唐佳笑说话,话语里的亲昵,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唐佳笑温柔一笑,“还是我自己介绍吧。”

旋即抬头,看向邢锴的眼里满是平静,就好像他们从来不曾认识过。

“邢总你好,刚才多谢你相助,我叫唐佳笑,你叫我佳笑就好。”

说完,唐佳笑朝邢锴伸手。

邢锴盯着她的手,迟迟不握手,这让唐佳笑脸色有些不自然。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王萍母女幸灾乐祸地笑着。

“还以为她这五年不见,变得有多了不起呢?现在看来,还是不招人待见。”王萍尖酸刻薄地讽刺道。

唐盈盈却满眼嫉妒,不管是邢锴,还是程俊豪,为什么他们都喜欢围着唐佳笑转?

唐佳笑明白周遭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她淡然一笑,收回手,平静道:“是国内不流行握手礼吗?我在国外待久了,实在是不了解国内,有冒犯邢总的地方,还请邢总多多见谅。”

三言两语既给了自己台阶下,也不得罪邢锴,倒是轻松化解了尴尬。

可邢锴似乎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她,他冷笑一声道:“唐小姐明明就认识我,又为什么要装不认识?”

程家与邢家有合作,所以这次晚宴邢锴才会出席。唐佳笑作为此次项目启动晚宴的负责人,今后她不可避免都要和邢锴有所交涉。

“邢总误会了,当初也只是几面之缘,其实并不算真正认识,您说是吗?”唐佳笑淡定回答,她觉得自己说的也没错,就算她曾和邢锴有过一段时间的契约婚姻,但是她和邢锴连相处都谈不上,说不认识也无可厚非。

邢锴被唐佳笑这冷漠的态度刺痛,“五年前我就该看出来,你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当初离婚那么干脆,原来是早就勾搭上了别人。”

“邢总,说话放尊重点!”程俊豪护着唐佳笑,就要和邢锴理论,被唐佳笑拦住。

“俊豪,这件事让我自己来处理。”

程俊豪心疼,却也只能让佳笑自己去面对。

唐佳笑往前一步,面对邢锴努力克制内心被伤到的情绪,“邢总应该是忘了吧,当初是谁提出离婚的?”

“邢总说我拜金,那邢总呢?你不也可以为了金屋藏娇,才和前妻签下离婚协议书的吗?”

邢锴脸色一沉,他没有想到现在的唐佳笑竟然如此伶牙俐齿,场面一度有些僵持。

童莉莉主动揽住邢锴的手,在唐佳笑面前秀起了恩爱。

“唐小姐,当初邢锴为了我要和你离婚,你心里有怨。但是邢锴他对你不薄,给了你离婚应得的土地和房子。当初也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签下离婚协议书的,不是吗?”

童莉莉的话扎着唐佳笑的心,她脑海中闪过那晚的温存,苦笑道:“是,当初是我同意签的,这件事本无对错,我与邢总也无深交,谁都有追求自己所爱的权利。”

唐佳笑放下酒杯,拿起包扬长而去。

邢锴望着她离开的方向,似乎也有想追出去的冲动,却被童莉莉缠住,“邢锴,我头好疼,你可以陪我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吗?”

童莉莉装不舒服,让邢锴扶她去休息室。

程俊豪追唐佳笑到酒店大堂,“佳笑,你……”

“我没事。”唐佳笑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对不起,我刚才没控制好情绪。”

程俊豪望着她,突然说道:“认识你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

唐佳笑微微一愣,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面对邢锴,她总不能心平气和的相处,明明他们只有一夜的露水姻缘而已,不就是被睡了一次,有什么矫情的。

程俊豪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转移话题。

“没事,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休息室里,童莉莉坐在沙发上,她的面前还坐着一个人,是王萍。

王萍紧张道:“现在怎么办?唐佳笑回来,会不会……”

“这不是你要担心的。”童莉莉一脸淡定,“我调查过了,唐佳笑目前在程氏工作。只要你帮我搅乱她的工作,我会说服邢锴,给唐氏注资,帮唐氏度过危机。”

王萍听完眼睛都亮了,连想都不想,直接应道:“你放心,唐佳笑既然敢回来,我就一定会让她没好日子过!”

王萍和唐盈盈回到家后,唐安国早在客厅里等着她们,一脸怒容。

“你们还知道回来?”

王萍和唐盈盈面面相觑,王萍舔着笑脸坐到唐安国身边,“你今晚怎么回来了,是公司的事都处理好了吗?”

这几日因为集团资金周转的缘故,唐安国一直都在公司。

“我如果今天不回来,我怎么会知道你们母女俩竟然背着我参加程氏集团的晚宴!”唐安国大发雷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母女俩的心思,婚事说定,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爸,这不公平!”唐盈盈忍不住爆发,“凭什么唐佳笑就可以嫁给邢锴,现在又和程俊豪纠缠不清,而我就只能嫁给一个糟老头?”

“你说什么,佳笑她回来了?”

唐盈盈不小心透露了唐佳笑的消息,王萍赶紧打圆场道:“这个,我也正要跟你说。佳笑她回来了,现在在程氏集团工作。我想,也许不用盈盈联姻,我们也能找到解除公司危机的办法。”

唐安国一听有办法解决目前公司的危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的眼里只有公司和利益,家人和孩子都只能是他的垫脚石。

程俊豪给唐澄在程氏集团附近找了所私人幼儿园,早上唐佳笑送唐澄去上学以后,自己就打车去公司上班。

她到公司没多久,就有人找她。

昨晚刚晚宴,今天能来找她的,不用想也知道,不是童莉莉,就是王萍母女。

当唐佳笑进入接客室后,果不其然,来找她的是王萍。

王萍今天穿了一身紧身的连衣裙,坐在那,肚子上的肉都凸出来了。这些年,王萍的日子可以看出,过得倒是不错。

王萍一见唐佳笑,也不起来,就坐在那一副贵太太的样子,好像是来讨债的。

“你来做什么?”唐佳笑冷冰冰问道。

王萍细眉扬了扬,“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继母,你就是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

“继母?”唐佳笑冷笑了声,“王女士怕不是忘了,早在五年前,我就已经和唐家脱离关系。”

“你!”王萍压下怒气,想到这次来的目的,勉强挤出笑来,“呵呵,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我也不和你拐外抹角了。我这次来是找你要钱的。”

“要钱?”唐佳笑无奈一笑,五年前他们就只会抢她的东西,霸占外公留给她的财产。五年后,王萍一开口,还是跟她要钱。

五年了,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