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互攻互受H啪肉NP文_粗大从后面狠狠贯穿H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五年后,国际机场。

程氏集团少东家程俊豪特意派私人秘书秦齐来接一个重要人物,秦齐领着手下人,在出机口拉着横幅接人。

横幅上“欢迎全球知名金融分析师susan回国”的字样实在是太醒目,简直成了机场内一道高调的风景线。

“程总放心,我一定会把人接到,安全送到公司。”

秦齐刚挂断电话,人群就从登机口络绎不绝地涌出,秦齐带来的人立刻紧张了起来,纷纷在人群中寻找他们觉得像他们要接的大人物的人。

一个身穿国际知名品牌当季限量版风衣,内搭高奢连衣裙,脚踩同样是限量版高跟鞋的女人走出出机口。

一出场,便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因为她长得真得很好看。

秦齐看见女人顿时被吸引,女人的身边还牵着个五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长得粉粉嫩嫩的,穿着一身白色羽绒服,就像个糯米团子,让人忍不住就想伸手去rua一下。别看他年纪小,却已经能看出长大后一定是个帅哥。

秦齐想了想,程总要他接的金融分析师应该不是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便没有上前。

他们要接的人,应该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才是。

就在秦齐迟疑着没有上前的时候,女人已经带着男孩走到他面前。

女人利落摘下墨镜,问道:“程氏集团的人?”微微一笑,人的心都酥了。

秦齐完全看呆,都忘了回答。

小男孩倒叉着双手,见怪不怪道:“完了,又一个被妈咪迷倒的人。”旋即仰着脑袋,像个小大人似的对女人认真道:“妈咪,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摘下墨镜的比较好。”

“唐澄。”女人无奈一笑。

秦齐这才回过神来,迟疑道:“您是susan……小姐?”

“对,我是,susan唐佳笑,你好。”

此刻站在这里的,正是五年前离开A市,出国进修的唐佳笑。

谁能想到程总口中那个叱咤美国金融街的王牌金融分析师,竟然是个女人。

秦齐努力接受了susan是个女人,还带了个孩子回来的现实,恢复职业模样道:“唐小姐,程总派我来接您。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这边请。”

“好。”

唐佳笑带着唐澄坐上车,前往程氏集团。

而此时的程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外,程媛媛正偷偷摸摸地趴在门上,观察里面的情况。

里头程俊豪一身笔挺黑色西装,正襟端坐在桌子边,一脸严肃地处理手头上的文件。

头也不抬,却悠悠开了口:“你已经在门口站了有五分钟了,有什么话进来说。”

程媛媛一梗,赶紧推门进来,站在程俊豪面前,讨好地喊了声“哥”。

“别,你每次喊我哥,都没好事儿。”程俊豪早就看透了他这个妹妹的把戏。

“哎呀,哥哥。”程媛媛却粘着程俊豪,“佳笑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这些年在国外打拼不容易。眼下好不容易回国,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说她到你手下做事,你可千万不能亏待她知道吗?”

程俊豪一听她提起唐佳笑,就想起那个倔强独立的女孩来。

这些年,程俊豪经常会飞到国外去看望妹妹。因着媛媛的缘故,他和唐佳笑产生交集。

他知道唐佳笑过去的经历,心疼她一个人在国外独立打拼,没少在私下帮她。

提到她,程俊豪嘴角情不自禁地向上扬了扬。

“哥,我在和你说话呢,你傻笑什么呢?”程媛媛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程俊豪这才回过神来,干咳了两声,“没事。”

程媛媛却觉出异样来,坏笑道:“哦,你是不是……”

“是什么是你,你赶紧回去。”程俊豪刚想把程媛媛赶走,外头就传来秦齐的声音。

“程总,唐小姐我们接到了。”

程媛媛一听,立刻慌乱地躲起来,“不行,可千万不能让佳笑知道我在这。她要是知道我在,一定不会同意来你公司上班的,我先躲起来。”

程媛媛直接躲进了洗手间,程俊豪下意识地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有些期待见到她。

当唐佳笑出现在他面前时,程俊豪的笑容更深了,他热情道:“佳笑,欢迎回国。”

“谢谢。”

唐佳笑和程俊豪彼此拥抱了下。

“小澄呢?”

“他饿了,我让他在楼下餐厅等我,有些话,我想着还是要单独和你说。”

程俊豪收敛笑容,“你考虑清楚了?”

唐佳笑微微一笑,“这些年,为了小澄,也为了报复唐家带给我的伤害,我努力在金融行业打拼,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拿回属于我的一切。我回国,就算我不去找他们,唐家人早晚有一天也会找上门来。”

“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负的唐佳笑,这一次,我不会再坐以待毙。”

唐佳笑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是闪着光的。

“好,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程俊豪了解她的过去,所以更加无条件支持她的所有选择。

“谢谢。”唐佳笑感激程俊豪的帮助,这些年,程家兄妹帮了她不少。若非这次迫不得已,她需要程家的帮助,不然她不会寻求程俊豪的帮助。

这个恩情她记下了。

“好了,你刚下飞机,一定很累吧。我已经让人在市中心安排了一套房子,这段时间你就带着小澄住在那吧。”程俊豪体贴道,连住处他都给唐佳笑找好了,还真是无微不至,躲在卫生间的程媛媛暗自偷笑,还说对佳笑没意思。

“也好,等我找到合适的房子,我再搬走。”唐佳笑的回答让程俊豪有些失落,就算他们是认识多年的好友,唐佳笑对他也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

“好。”程俊豪拿起桌面上的车钥匙,“走吧,我送你们过去。”

有秘书不用,有司机不用,而是自己亲自去送。

楼下一楼甜品店内,唐澄正坐在高脚椅子上,吃着奶油慕斯蛋糕,晃着腿,悠哉悠哉的样子,分外惬意。

突然,他的视线被窗外坐上加长跑车的女人吸引,女人一身名牌,单是身上的一件东西拎出来都价值不菲。

重点是女人身边的男人,眉眼之间竟然和自己有七分的相像,可以说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唐澄的眼睛眯了眯,放下了喜欢的蛋糕,看着男人陪着女人坐上车扬长而去。

车上,邢锴坐在那,淡声道,“一会儿我让司机送你先回去。”

童莉莉一听,原本还高兴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回家过了吗?”

“看下吧,时间来得及我就回去。”邢锴皱了皱眉说道,这些年,童莉莉虽然和他没有婚姻之实,但是所有邢家少奶奶该有的标准,邢锴都给了她。

她应该感到幸福满足才是,可童莉莉却觉得邢锴的心里没有她。女人的感觉是很准的,就算邢锴给了她所有她想要的,她也感受不到一点爱。

好像只有她在邢锴面前扮柔弱的时候,才能得到那么一点点施舍似的怜惜。

童莉莉主动靠在邢锴怀里,说着体贴温柔的话,“好,我知道你忙,工作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家里的生日宴,我就让管家撤掉,不过也没事的。”

说到这,邢锴沉默了片刻,还是改口道:“你在家等我,我今晚会回去。”

“好。”童莉莉这才心满意足地靠着邢锴的肩膀,感受不到爱意又如何,只要他身边的女人只有她一个就好。

车子在邢家别墅前停下,童莉莉下了车,和邢锴告别后就回去。

坐在副驾驶的王珂注意到后座的邢锴一脸倦容的样子,主动问道:“少爷,是要在车里休息下吗?还是直接去公司?”

邢锴揉着太阳穴,沉声道:“去公司吧。”

“是。”

车子这才缓缓启动,驶离别墅。

回到别墅的童莉莉才踏进大门,就有女佣恭敬地迎了上来,主动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其中一个女佣因为接东西的动作慢了点,便被童莉莉一个眼神瞪过去,吓得她一抖,东西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童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女佣往后退了一步,惶恐到都不敢抬眼看童莉莉。

“你是新来的吧?”童莉莉口气不善地发问。

女佣哆哆嗦嗦道:“是,是。”

“你刚才叫我什么……童小姐?”

“我……”女佣慌得口舌打结,她确实是新来的,带她的人告诉她童小姐是邢锴的未婚妻,他们还没结婚,所以她才会称呼童莉莉为童小姐。

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称呼会给她带来无妄之灾。

“童小姐?”童莉莉冷笑一声,捏起女佣的下巴,瞧见这女人长得还挺不错,眼里的厌恶更深了。

“这别墅里的人都知道,我是邢夫人,你却叫我童小姐。”

女佣浑身都在盗冷汗。

“你是觉得我不会成为邢夫人是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啪。”

只闻得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童莉莉狠狠扇了女佣一巴掌。

“管家,是谁把这样的人招进来的?”

管家闻讯赶来,拉过犯错被指责的女佣,连声道歉安抚童莉莉的情绪。

“夫人,是我没做好,我这就处理好这件事。”

童莉莉冷眉横竖,“处理不好这件事,你也可以不用干了。”

童莉莉冷漠离开,留下管家和犯了事的女佣都捏了一把冷汗。

在邢锴面前,童莉莉是温柔善良、柔弱无辜的小白兔。但在人后,她却作威作福、欺负下人、恃宠而骄。

车子开到邢氏集团,王珂送邢锴上楼后,便接到了一通未知来电,王珂想也不想直接接起。

“你要我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王珂眉梢一挑,顿时严肃了起来。

这些年,童莉莉恃宠而骄、虐待佣人,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王珂逐渐看清童莉莉的真面目,甚至对那日童莉莉救邢锴一事起疑。

这五年来,他从来没有放弃调查事情的真相。

“什么?你再说一遍!”王珂神情突变,“你确认那天进入酒店房间的是她吗?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王珂边打电话边焦急走去。

市区独栋公寓里,唐佳笑带着唐澄住进了新家。

唐澄高兴地跳到沙发上打滚。

“唐小澄,你又不脱外套在沙发上打滚。”唐佳笑生气喊道。

“妈咪,这里和我们在国外住的房子也太像了吧。我实在是忍不住就……”

唐澄拼命对唐佳笑挤眉弄眼地卖萌,唐佳笑完全气不起来,“好啦,快去把东西收拾了,妈咪给你做晚饭,洗完澡就可以吃了。”

“好!谢谢妈咪!”唐澄踮起脚尖,甜甜地在唐佳笑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扭头就屁颠屁颠地往房间里跑去。

唐佳笑笑着放下行李,并不急着去收拾东西,而是先去厨房给唐澄做好吃的。

夜里,邢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邢锴刚处理完好几个大项目的方案,疲累地靠在椅子上,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发呆。

情不自禁又想到唐佳笑,五年了,整整五年,他没有她的消息。他也曾派人去找唐过佳笑,但她好像人间蒸发,了无音讯。

到现在他也还在让人留意唐佳笑的下落,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找到的可能越来越小。

一开始她失踪,王珂告诉他,邢锴没有太大的触动,他一门心思都在童莉莉身上。

可随着时间的累计,邢锴总会不经意地想起她,明明他们连相处都没有过,为什么他会对她念念不忘,当真是鬼迷了心窍。

就连邢锴自己都有些看不明白自己的心了,他到底是怎么了?他应该珍爱和珍惜的人不是莉莉吗?

门外响起敲门声,邢锴不耐烦地应了句:“进!”

门后却没有动静,好像没听见似的。

“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