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伸进我下面好爽黄文,不行那里不行 在卫生间做运动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刑部大牢 

  舒久安裹着赵明威送来的墨狐大氅,跟在他的身后,一步步的走近这幽暗阴冷,带着血腥之气的大牢。

  赵明威把舒久安带到到温暖干净的房间里,给她找了个凳子,“安妹妹,你先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儿,我让他们把李红伊给带来。”

  这房间是狱卒平时休息的地方,到也算干净温暖,比牢里好得多,赵明威劝不动舒久安,就只能尽力的安排下去,让她舒服一点,以免加重病情。

  舒久安裹紧了大氅,点点头,“好!”

  没一会儿,一个狱卒便押着一个身穿白色囚衣,戴着手铐脚镣的美貌女子走了进来,将其推搡着跪下,便带上门出去。

  赵明威在外面,给狱卒塞了分量很足的荷包,“今日曾祖母寿宴,拿去和兄弟们吃酒。”

  狱卒颠了颠荷包,满意的笑道:“多谢赵三少爷,不过最多一刻钟,别让小的为难。”

  说完,狱卒便离开了,而赵明威则守在外面。

  屋里,舒久安正一言不发,上下打量着李红伊。

  奇怪的是,她的眼里没有太多的愤怒,看着很平静,但却很反常。

  李红伊五官精致,有一双妖艳妩媚,灵动活泼的眼睛,能把人的心给勾了过去,在现在这样狼狈的情况下,也丝毫不损其容貌,反而多了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打量完了之后,舒久安便在心里感叹,此时她刚及笄,容貌还为完全长开,便已是这样,也难怪上一世会成为男人喜欢,女人怨恨的祸水。

  上一世,李御医一家被救出大牢后,隔天就被抓了回去,没过几日便被处斩了,但李红伊却凭着自己的美貌,勾得刑部一主事,让其用一毁了容的女囚换下自己,逃过一劫。

  之后,更是凭着美貌与心计在各处搅动风云,为那人收集情报,是那人手中最好的一个棋子。

  这样的一个棋子,要是就这样死了,着实可惜了些。

  李红伊受不了舒久安这样一言不发的打量,忍不住开口了,“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被舒久安这样的目光盯着,让她有种被扒光扔在街上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也觉得瘆的慌。

  “我不过是戴了个面纱,怎么,你就不认识我了?”舒久安语气微冷,眼里闪过嘲讽。

  以往出席各种宴会或是在街上碰见的时候,李红伊就总找机会在他们面前凑,都见过那么多次了,就算是陌生人也该认得。

  可现在李红伊却认不出她来,足见以往李红伊是一心扑在舒久珵身上,其他人都顾不上,还真是很用心啊!

  “舒....久安!”听着她的声音,李红伊心中大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自己让舒久珵做的事情暴露了?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你打得如意算盘落空了,他被我关起来了。”

  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李红伊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灵动妩媚的眼里满是失望与对舒久珵的不满。

  舒久珵怎么就这么没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舒久安将她的不满看在眼里,心里也涌出了些愤怒。

  “我弟弟从未对不起你,待你很好,可你却一直心思不存,现在竟敢撺掇我弟弟去偷令牌,妄图拉大将军府下水,置他于不仁不义的地步,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事已至此,李红伊也懒得狡辩什么。

  “谁让他又蠢有好骗,以前我想要荣华富贵,现在我只是想活命而已,这是人之常情,我有什么错,怪只怪他没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啪....”

  李红伊话还没说完,就被扇了一巴掌,瞬间,她白嫩的小脸就红了一片。

  舒久珵是天真得有些蠢,但他是抱着一颗赤诚之心对待旁人,从未有过什么坏心思,待李红伊更好。

  可李红伊从头到尾都是抱着目的接近他,然后算计他,完了还觉得他蠢。

  听着这么一番话,舒久安肺都要气炸了。

  挨了一巴掌的李红伊也很愤怒,但还没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舒久安说,“你当真以为,他偷到了令牌就可以救得了你全家?”

  舒久安站起来,压抑着满腔的怒气,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简直妄想,你父亲犯的是谋害圣上的死罪,谁都救不了你们,你不过是旁人用来算计大将军府的一枚棋子,顶多是能多活几日,发挥最后的作用而已。”

  李红伊愣了,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在门外守着的赵明威听到这里,也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这事情好像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舒久安冷冷的问道:“你不很精于算计嘛,怎么连这一点都没想明白呢,偷令牌的事情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大将军的令牌确实是可以让很多人行方便,也能命令不少人。

  但是李御医犯的是死罪,圣上可是下了死命令要处死的,谁敢在这个当头去触霉头。

  若非有人在其中运作,就算是有那令牌,他们也不可能从牢中逃脱。

  李红伊听了舒久安的话,很快便想起来,偷令牌这主意的确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当时她收到他们一家要被关进大牢的消息时,她着急得不行,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是她的侍女建议她去找舒久珵。

  言语间提到了舒久珵是大将军的外孙,而大将军是如何有权有势,只要大将军出手,他们一家应该有救等。

  她是听到了这些,这才想到偷令牌这个主意,毕竟大将军是不可能帮他们,只有舒久珵拿着大将军的信物才能帮的了他们,

  李红伊又仔细的去想自己那侍女,这一想便发现了疑点,那侍女并不是李府的家生子,也不是到牙侩卖来的,而是她在去路上救回来的。

  想到这里,李红伊便死死的盯着舒久安,愤怒的问道:“是谁,是谁在算计我,我父亲谋害圣上一事,是不是也是被算计的?”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父亲是罪有应得。”

  舒久安知道是谁算计李红伊,但是她不会说。

  李红伊不信她的话,一想到自己一家落到这个地步,可能和大将军府有关,便一脸愤怒的扑向舒久安。

  毕竟,方才舒久安说了自己是一枚算计大将军府的棋子,那自己的父亲也可能是成了别人算计大将军府的棋子。

  但因戴着手铐脚镣,行动不便,只是扑到了舒久安的脚步,而手铐脚镣因动作过大,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要是一点儿也不知晓,今日来这里就不会同我说这些,而是来兴师问罪的才对。”

  见状,舒久安往后退了两步,“我今日来的确是来兴师问罪的,你算计我弟弟,险些将大将军府和舒府牵扯进来,我自然是不可能会放过你。”

  闻言,李红伊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我左右不过一个死,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舒久安勾了勾嘴,压低声音说:“死太简单了,这世上多得是让人生不如死的办法,如今离你们被处斩还有一段时间,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舒久安的声音很轻,也没说什么残忍的办法,但却让李红伊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血色尽褪。

  这里是刑部大牢,各种刑罚都有,她在牢里的这些日子,每日都能听得见其他囚犯凄厉的惨叫声,那声音光是听一听就让她觉得头皮发麻。

  李红伊没什么底气的反驳道:“你不会的,你不是这样的人,舒久珵说过,你是个善良的人....”

  舒久安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让她的心一下子落入谷底,浑身冷得厉害。

  开始的时候,她还有那么一点信心,但是现在完全没了。

  当下,她便跪下来哀求道:“舒久安,舒姐姐,我错了,看在舒久珵的面子上,你放过我吧,我都要死了....”

  她怎么就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

  看着哀求自己的李红伊,舒久安暗道:现在的李红伊还未曾经历那么多苦难,未曾修炼出一副无所畏惧的心,还是被庇护者长大的小姑娘,才会这么轻松的就被吓到了。

  舒久安上前一步,弯下腰在她耳边说道:“我可以放过你,也可以给你一条生路,让你有机会去寻找真相,但....”

  李红伊这枚棋子,她要收为己用,可不能落到那人的手中。

镇国大将军府,书房外

  一个锦衣少年躲在不远处隐蔽的假山处,偷偷摸摸的打量着书房的位置,确定守卫都被支开后,便拿着偷来的钥匙快速的溜了进去。

  大约半刻钟,他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里面退出来,然后锁门离开,拿着东西满脸笑意的朝着后门的方向去,却没发现自己的身后多了几个尾巴。

  舒久安从柱子后面走出来,看着他开心的背影,双手忍不住攥紧,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气。

  叶心担忧的看着她,“小姐!”

  舒久安深呼吸一口气,什么也没说便抬脚跟了上去。

  锦衣少年快步来到后门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里,把东西交给一个蓝衣女子。

  “东西在这儿,你一定要把李御医一家给救出来。”

  蓝衣女子看着那令牌,眼里闪过狂喜,随后便露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出来。

  “多谢舒公子大恩,小姐若是知道您为了她涉险,一定会十分感动的。”

  她嘴上说着感谢,但眼底却带着轻蔑和嘲讽,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有这么一个傻子卖了自己的外祖父一家救她出牢狱,她的确是会很感动。”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转角处传来,像一根根冰冷的刺,猝不及防的就扎进了他们的心上,让他们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锦衣少年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他僵硬的转头看向转角处。

  转角处走出一个身披暗红刺绣花罗毛领披风,带着面纱女子。

  这女子虽然被遮得严严实实的,但是露出的眉眼极为好看。

  更重要的是,她的眉眼与他有几分相似。

  而此时,这女子的眼里带着他熟悉而害怕的神色,死一样的平静,仿佛没什么波动,但又像是压抑着什么,让他心慌得紧。

  “长....长姐!”看清楚了来人后,他又惊又怕,连话都说不清楚。

  蓝衣女子见状,把东西收好,然后转身就跑,锦衣少年愣了一下,也跟着跑了。

  但他们才跑了两步,便被人堵着嘴押着回来。

  舒久安走到他们的面前,死一样平静的目光一直落在舒久珵的身上。

  少年心虚的闪躲着舒久安的目光,不敢和她对视,也不敢吭声,就像是个做了坏事被抓住的小孩。

  舒久安看了一会儿便收回目光,看向了那蓝衣女子。

  她认得这人,这人是李红伊的侍女,只是这人的主子多半不是李红伊。

  舒久安示意叶心便上前搜那女子的身上,把方才舒久珵给她的令牌拿了回来。

  那女子看着到手的东西就这么飞了,顿时便不甘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束缚,去把东西抢回来。

  见状,舒久珵也开始挣扎起来,挣扎间他吐掉嘴里塞着的抹布。

  “长姐不要啊,你把令牌拿回去了,李御医一家就真的没救了,他们一家是无辜的,被牵连的,长姐,你不能见死不救,你把令牌还给...”  

  舒久安拿着令牌,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将他想要说的话都给吓了回去。

  舒久安没搭理他,只是吩咐一旁的护卫,“把这侍女押回大将军府,无论用什么办法,把她背后真正的主子给我问出来。”

  “是,小姐!”

  在他们离开后,舒久安这才反问道:“无辜?药是出自李御医之手,他知道那药的作用,也清楚那药是要给谁用,可他还是胆大包天的去做了,何来无辜被骗?”

  李御医是因为给后宫妃子提供一些不干净的药物,导致圣上龙体受损,这才会以谋害圣上的罪名被押入刑部大牢受审的,全家也受其牵连,无一幸免。

  这事铁证如山,李御医也供认不讳,何来无辜?

  “我.....”

  面对舒久安的问题,舒久珵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毕竟舒久安说的事实。

  “他犯得是谋害圣上的罪,落到如今这下场是罪有应得,你自己想死可以,但不要把大将军府和舒府都给拉下了水。”

  “你要是真的把他们给救出来,这后果你承担不了,只能是两府给你背,你今年十三了,不是三岁小孩,可以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用承担,这世上不会有人永远护着你。”

  以前舒久安就发现了李红伊的心思不纯,明里暗里的让舒久珵远离她,在李御医提供药物事发后,舒久安更是直接让舒久珵不要搀和。

  可没想舒久珵听了李红伊的一番哭诉后,便天真的认为李御医一家是无辜的,然后为了救他们,听了李红伊的撺掇,来偷外祖父的令牌。

  上一世,舒久珵成功了,把李御医一家从刑部大牢救了出来,但外祖父却被牵扯进去,在各方势力的运作下,难以抽身。

  而外祖父为了保舒久珵,不牵连舒府,并未说出令牌是被舒久珵偷去的,一力承担了所有的罪责。

  若非后来舒久安答应嫁给穆清朗,由穆清朗在其中安排,外祖父一家是难逃罪责。

  可即便这事平息了,也依旧在圣上心里留下了疙瘩,引起圣上的猜忌。

  从始至终,舒久珵这个罪魁祸首一点事都没有,也丝毫不觉得愧疚和自己做错了。

  一想起上一世的情况,舒久安是真恨不得抽死舒久珵,但没想到更气人的还在后面。

  舒久珵心里知道舒久安说的有道理,但他还是忍不住争辩。

  “外祖父有权有势,深受百姓爱戴,圣上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小事就责罚外祖父的....”

  “啪.....”

  他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听着他说的这话,舒久安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他是怎么说出这番话来的!

  从古至今凡是牵扯上了谋害圣上的罪名,有都没好下场,他但凡懂点事,就不会这么不知天高地厚,不长脑子的话来。

  舒久安气得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直接吩咐道:“把他的嘴堵上,带到三表哥的房里关起来,寿宴结束前不得让他离开半步,他要是敢跑,就打断他的腿。”

  舒久珵被舒久安这一巴掌给打懵了,没反应过来,也没怎么挣扎就被带走了。

  而舒久安则因为动怒,猛地咳嗽出来,喉头里也涌出一股腥甜。

  叶心和春琴一边扶着她,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

  舒久安把喉头的腥天死死的压了下去,缓了一会儿后,便说道:“我没事了,走,去刑部大牢!”

  叶心犹豫道:“小姐,咱们回去吧,刑部大牢阴冷的很,对您的身体不好,过几天再去也不是不可以。” 

  舒久安想也没想就拒绝,“不行,先把事情解决了,三表哥好不容易把其中关卡打通,可不能白费了。”

  她得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外曾祖母寿宴上的这个时候,去大牢里见一见李红伊,去办一些重要的事情。

  叶心和春琴见劝不动,也只能是无奈的叹气。

  另一边,穆清朗从暗卫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经过,顿时,他的脸便沉了下去,眼里闪过一些怒气。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舒久珵简直是蠢得无可救药。

  这大将军府和舒府的人都死绝了吗,竟然让舒久安一个病人去操心。

  穆清朗压着心里的怒气,对暗卫吩咐:“把他们今日去大牢的事情安排好,处理干净,别让旁人知道。。”

  舒久安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去大牢总归不是件好事,若是被有心人知道,定是会拿来做文章,更何况在这个当头去见李御医一家,本就危险,被牵连上,很难洗脱。

  “是!”

  暗卫离开后不久,穆清朗的脸色也恢复了平静,但神色凛然,浑身气势为减,依旧让人畏惧。

  他抬眸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然后便往前院的方向前去。

  他得和大将军还有舒大人聊一聊!

刑部大牢 

  舒久安裹着赵明威送来的墨狐大氅,跟在他的身后,一步步的走近这幽暗阴冷,带着血腥之气的大牢。

  赵明威把舒久安带到到温暖干净的房间里,给她找了个凳子,“安妹妹,你先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儿,我让他们把李红伊给带来。”

  这房间是狱卒平时休息的地方,到也算干净温暖,比牢里好得多,赵明威劝不动舒久安,就只能尽力的安排下去,让她舒服一点,以免加重病情。

  舒久安裹紧了大氅,点点头,“好!”

  没一会儿,一个狱卒便押着一个身穿白色囚衣,戴着手铐脚镣的美貌女子走了进来,将其推搡着跪下,便带上门出去。

  赵明威在外面,给狱卒塞了分量很足的荷包,“今日曾祖母寿宴,拿去和兄弟们吃酒。”

  狱卒颠了颠荷包,满意的笑道:“多谢赵三少爷,不过最多一刻钟,别让小的为难。”

  说完,狱卒便离开了,而赵明威则守在外面。

  屋里,舒久安正一言不发,上下打量着李红伊。

  奇怪的是,她的眼里没有太多的愤怒,看着很平静,但却很反常。

  李红伊五官精致,有一双妖艳妩媚,灵动活泼的眼睛,能把人的心给勾了过去,在现在这样狼狈的情况下,也丝毫不损其容貌,反而多了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打量完了之后,舒久安便在心里感叹,此时她刚及笄,容貌还为完全长开,便已是这样,也难怪上一世会成为男人喜欢,女人怨恨的祸水。

  上一世,李御医一家被救出大牢后,隔天就被抓了回去,没过几日便被处斩了,但李红伊却凭着自己的美貌,勾得刑部一主事,让其用一毁了容的女囚换下自己,逃过一劫。

  之后,更是凭着美貌与心计在各处搅动风云,为那人收集情报,是那人手中最好的一个棋子。

  这样的一个棋子,要是就这样死了,着实可惜了些。

  李红伊受不了舒久安这样一言不发的打量,忍不住开口了,“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被舒久安这样的目光盯着,让她有种被扒光扔在街上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也觉得瘆的慌。

  “我不过是戴了个面纱,怎么,你就不认识我了?”舒久安语气微冷,眼里闪过嘲讽。

  以往出席各种宴会或是在街上碰见的时候,李红伊就总找机会在他们面前凑,都见过那么多次了,就算是陌生人也该认得。

  可现在李红伊却认不出她来,足见以往李红伊是一心扑在舒久珵身上,其他人都顾不上,还真是很用心啊!

  “舒....久安!”听着她的声音,李红伊心中大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自己让舒久珵做的事情暴露了?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你打得如意算盘落空了,他被我关起来了。”

  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李红伊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灵动妩媚的眼里满是失望与对舒久珵的不满。

  舒久珵怎么就这么没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舒久安将她的不满看在眼里,心里也涌出了些愤怒。

  “我弟弟从未对不起你,待你很好,可你却一直心思不存,现在竟敢撺掇我弟弟去偷令牌,妄图拉大将军府下水,置他于不仁不义的地步,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事已至此,李红伊也懒得狡辩什么。

  “谁让他又蠢有好骗,以前我想要荣华富贵,现在我只是想活命而已,这是人之常情,我有什么错,怪只怪他没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啪....”

  李红伊话还没说完,就被扇了一巴掌,瞬间,她白嫩的小脸就红了一片。

  舒久珵是天真得有些蠢,但他是抱着一颗赤诚之心对待旁人,从未有过什么坏心思,待李红伊更好。

  可李红伊从头到尾都是抱着目的接近他,然后算计他,完了还觉得他蠢。

  听着这么一番话,舒久安肺都要气炸了。

  挨了一巴掌的李红伊也很愤怒,但还没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舒久安说,“你当真以为,他偷到了令牌就可以救得了你全家?”

  舒久安站起来,压抑着满腔的怒气,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简直妄想,你父亲犯的是谋害圣上的死罪,谁都救不了你们,你不过是旁人用来算计大将军府的一枚棋子,顶多是能多活几日,发挥最后的作用而已。”

  李红伊愣了,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在门外守着的赵明威听到这里,也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这事情好像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舒久安冷冷的问道:“你不很精于算计嘛,怎么连这一点都没想明白呢,偷令牌的事情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大将军的令牌确实是可以让很多人行方便,也能命令不少人。

  但是李御医犯的是死罪,圣上可是下了死命令要处死的,谁敢在这个当头去触霉头。

  若非有人在其中运作,就算是有那令牌,他们也不可能从牢中逃脱。

  李红伊听了舒久安的话,很快便想起来,偷令牌这主意的确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

  当时她收到他们一家要被关进大牢的消息时,她着急得不行,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是她的侍女建议她去找舒久珵。

  言语间提到了舒久珵是大将军的外孙,而大将军是如何有权有势,只要大将军出手,他们一家应该有救等。

  她是听到了这些,这才想到偷令牌这个主意,毕竟大将军是不可能帮他们,只有舒久珵拿着大将军的信物才能帮的了他们,

  李红伊又仔细的去想自己那侍女,这一想便发现了疑点,那侍女并不是李府的家生子,也不是到牙侩卖来的,而是她在去路上救回来的。

  想到这里,李红伊便死死的盯着舒久安,愤怒的问道:“是谁,是谁在算计我,我父亲谋害圣上一事,是不是也是被算计的?”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父亲是罪有应得。”

  舒久安知道是谁算计李红伊,但是她不会说。

  李红伊不信她的话,一想到自己一家落到这个地步,可能和大将军府有关,便一脸愤怒的扑向舒久安。

  毕竟,方才舒久安说了自己是一枚算计大将军府的棋子,那自己的父亲也可能是成了别人算计大将军府的棋子。

  但因戴着手铐脚镣,行动不便,只是扑到了舒久安的脚步,而手铐脚镣因动作过大,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要是一点儿也不知晓,今日来这里就不会同我说这些,而是来兴师问罪的才对。”

  见状,舒久安往后退了两步,“我今日来的确是来兴师问罪的,你算计我弟弟,险些将大将军府和舒府牵扯进来,我自然是不可能会放过你。”

  闻言,李红伊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我左右不过一个死,你要怎么不放过我?”

  舒久安勾了勾嘴,压低声音说:“死太简单了,这世上多得是让人生不如死的办法,如今离你们被处斩还有一段时间,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舒久安的声音很轻,也没说什么残忍的办法,但却让李红伊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血色尽褪。

  这里是刑部大牢,各种刑罚都有,她在牢里的这些日子,每日都能听得见其他囚犯凄厉的惨叫声,那声音光是听一听就让她觉得头皮发麻。

  李红伊没什么底气的反驳道:“你不会的,你不是这样的人,舒久珵说过,你是个善良的人....”

  舒久安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让她的心一下子落入谷底,浑身冷得厉害。

  开始的时候,她还有那么一点信心,但是现在完全没了。

  当下,她便跪下来哀求道:“舒久安,舒姐姐,我错了,看在舒久珵的面子上,你放过我吧,我都要死了....”

  她怎么就忘了,兔子急了还咬人。

  看着哀求自己的李红伊,舒久安暗道:现在的李红伊还未曾经历那么多苦难,未曾修炼出一副无所畏惧的心,还是被庇护者长大的小姑娘,才会这么轻松的就被吓到了。

  舒久安上前一步,弯下腰在她耳边说道:“我可以放过你,也可以给你一条生路,让你有机会去寻找真相,但....”

  李红伊这枚棋子,她要收为己用,可不能落到那人的手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