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英语课代表水弄出来了,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据说,墨家老太太最宠墨靖尧,喻色不动声色的抱上墨老太太这条大腿,以后在墨家哪怕不能横着走,也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期负她。

  “切……”一道冷嗤声传来,“就凭你,也配找我妈。”

  “靖汐,怎么说话呢?”老太太瞪了女孩一眼,上前拉住喻色的手,“丫头,靖尧那孩子的事情我也是事后才知道,那天让你受委屈了。”

  喻色鼻子一酸,虽然不确定老太太这话有几分真心,但至少是第一个安抚她的人,“他怎么样了?”

  “不怎么好,那孩子打从出生起性格就孤僻,不喜欢的人一律不许靠近,没想到一遇到了你就有了新生,不过一直睡着也太孤单了,你去陪陪他,可以吗?”

  老人家这样说,喻色自然是给面子的,点了点头,“好。”

  “喻色,我陪你去。”喻沫上前,就要引着喻色去墨靖尧的卧室,墨靖尧是她的,她绝对不允许喻色一个人单独陪着墨靖尧。

  那男人太好看,她第一眼见就喜欢上了,等他醒了,就是她的。

  “站住。”老太太低喝了一声,随即道:“喻沫,医生说靖尧的卧室里不宜人多,有喻色一个人就够了,你过来坐下吃点水果,晚点就开饭了。”

  喻沫看了一眼喻色,只得坐到了老太太的身边。

  喻色随着佣人乘坐电梯到了顶楼。

  推开门的时候,一股淡淡的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证明这卧室里的主人定是久病不愈的人。

  “喻三小姐,有什么需要就摁铃,我们随叫随到。”

  喻色的目光落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墨靖尧身上,只是几天不见而已,他瘦了很多,已经是淹淹一息了。

  不过,哪怕漫身都是病态,也掩不去他骨子里所散发出来的尊贵气质。

  “张嫂,我记得你的声音,那天,就是你挂断我打到家里请求去接靖尧的电话的人吧。”刚老太太叫了一声‘张嫂’,让张嫂送她过来,她记住了这个称呼。

  张嫂身子一抖,头重重的低了下去,“喻三小姐,那天我真没想到少爷能好转,以为是骗子的电话就挂断了,对不起,对不起。”

  喻色微微一笑,“无妨,那天的事确实不怪你。”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能让墨靖尧好转,“以后我在这里的起食饮居就劳烦张嫂了。”

  “不劳烦不劳烦,喻三小姐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张嫂吓的腿都软了,要是被洛婉仪和老太太知道她那天挂过喻色的电话,延误了救治少爷的时间,她在墨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下去吧。”喻色淡淡一声,张嫂就退下了。

  张嫂现在还算不上是她的心腹,不过,她捏着张嫂的把柄,以后张嫂只会尽心尽力的侍候她,不敢造次。

  卧室里清静了,喻色徐徐走到床前,坐下。

  再见墨靖尧,她心底里是五味杂陈的。

  从前明明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如今,大低是想没有关系也不可能了。

  指尖轻轻落下,落在肤若凝脂般的墨靖尧的脸上,虽然冰凉,但至少有了点人间烟火的气息。

  “墨靖尧,既然喻沫已经是你的未婚妻了,我就是来给你诊病的而已,我可不想当小三,所以,我不管你是不是能听得见,以后都不许缠着我。”

  只要是与他在一起,她脑子里第一个反射出来的画面就是穿着寿衣的墨靖尧。

  再帅,都别扭。

  伸手打开墨靖尧的衣领,露出他脖子上的玉石项链。

  指尖轻轻一勾,就勾到了自己的手里,每次想起那天的奇特遭遇,喻色都觉得象是在做梦。

  但此刻这玉再次到手,终于有了踏实的感觉。

  握着项链,喻色闭上了眼睛,开始练习九经八脉法,继续修复自己被损耗过的五脏六腑。

  什么叫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喻色现在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叮铃……喻三小姐,老太太请你过去用晚餐。”天黑了,老太太吩咐张嫂来叫喻色了。

  “好。”喻色缓缓睁开眼睛,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玉,有些没想到她握着这玉练功比她之前没有握玉练功竟然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就这么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墨靖尧,我去吃饭了,你乖乖睡觉养好精神赶紧醒来,以后好给小爷我做跟班。”说着,她学着电影电视剧里男人调戏女人的手法抬起了墨靖尧的下颌,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的脸,“还行,长的不赖,带出去勉强拿得出手。”

  墨靖尧乖乖的任由女孩调戏着,从前那一个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先生这一刻就象是茶馆里侍候女人的少爷,任由喻色又捏又摸。

  从前女人想要靠近他都难,他绝对没想到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居然还被一个女人给嫌弃了。

  喻色把玉放回了墨靖尧的脖子上,才下床整理衣着,卧室的门就开了,洛婉仪和墨靖汐一步就冲了进来。

  “妈,她一个比我还小的女人,怎么可能唤醒哥哥呢,你和奶奶的脑子秀逗了是不是?”

  洛婉仪一声不响的冲到床前,先是扫了一眼墨靖尧,发现他的面色较之喻色没来之前真的红润了许多,这才转向喻色,“喻色,靖尧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照顾他。”

  喻色很不喜欢洛婉仪的盛气凌人和高高在上,明明是在求人,可一点求人的姿态都没有,“洛董,我一不是墨家的佣人,二也不是墨氏集团的职员,我来看一看他是本份,至于以后照顾他,我没这个义务吧。”

  “你……”

  “弟妹,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女娃,半点医术都没有,她能有什么用?你们都被她给糊弄了。”墨家大房媳妇许庆珍也跟了进来。

  洛婉仪转身看许庆珍,“你是巴不得靖尧一辈子醒不过来,这样你儿子就能争取到墨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了,是不是?”

  许庆珍没想到洛婉仪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她的目的,脸一沉,“我哪句话这样说了?”

  “你脸上就写着呢。”洛婉仪冷嗤了一声,她就墨靖尧一个儿子,只要墨靖尧能好起来,让她怎么样她都愿意。

  “行了,一个个的都给我闭嘴,靖尧的卧室里不宜人多,我说了多少次了,都出去出去。”后面跟过来的老太太敲着拐仗低吼过来。

  然后看看喻色,再看一眼墨靖尧,“瞧瞧,我说什么来着,喻色这丫头的八字与靖尧的最配了,她这才来靖尧的脸色都好看了呢。”

  她这一句话,吸引着门前的众人全都看了过去,果然墨靖尧的面色好了许多。

  “张嫂,去把洗手间除了靖尧的用品都拿出去,换一套全新的进去,以后喻色就与靖尧住一起了。”洛婉仪才不管喻色同意不同意,反正,自己决定了。

  “阿姨,那我呢?”被挤在人群外的喻沫立刻就慌了,她一直惦着脚尖想要看一看墨靖尧的面色是不是真的好了许多,可是人多,她挤不上去。

  

“弟妹,喻沫都来了好几天了,一直照顾着靖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说赶人就赶人,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二房媳妇杨嘉兰开了口。

  她发现墨靖尧面色果真红润了许多,她慌了,绝对不能让喻色这个女人弄醒墨靖尧。

  所以,赶紧支持喻沫,毕竟喻沫陪墨靖尧的那几天墨靖尧不止是全无起色,相反的一天比一天严重。

  这明显的对比,她看的清清楚楚。

  而她要的就是墨靖尧赶紧死掉,那她家儿子就也有竞争墨氏集团总裁的机会了。

  “二嫂,靖尧是我儿子,我自己会管,你有时间的话,还是去关心关心你那个已经一个星期都没回过家的儿子吧,免得被人带坏,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洛婉仪自带气场的望着许庆珍一字一顿的说到。

  “靖勋一个星期没回家了?老二家的,赶紧去查查怎么回事。”老太太听到孙子一直没回家,脸色有些难看。

  杨嘉兰原本还想帮衬着喻沫,听到老太太的话,只能灰溜溜的出去打电话去了。

  其它人见洛婉仪如此回敬杨嘉兰,再加上喻沫于他们来说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便再没人开口替喻沫说话了。

  喻沫急坏了,可是她刚想上前为自己争取一下,就倏的接收到洛婉仪冷冰冰的警告的视线,立刻耷拉下了脑袋,不敢说话了。

  她这个婆婆不止颜好气场也强大,她每次见到都有点心发慌。

  不过等墨靖尧醒了,有墨靖尧陪着她,一定会好很多。

  她要嫁的是墨靖尧,又不是婆婆,她没必要害怕洛婉仪。

  终于没人打岔了,洛婉仪这才看向喻色,“喻色,你说你没义务,我也觉得有些道理,你说,你想要多少?”

  原本墨靖尧活过来她是很感谢喻色的,但是她派人去向喻家提亲,没想到喻景安送过来的是喻沫而不是喻色。

  喻家就一句,喻色不想嫁给墨靖尧。

  而她不过是感恩喻家罢了,所以,只要是喻家的女儿就好,至于娶哪个她都没意见。

  然后喻沫主动提出来照顾墨靖尧,她自然不会反对。

  喻沫的妹妹喻色救活了墨靖尧,说不定喻沫就能救醒墨靖尧。

  却没有想到,自从喻沫照顾墨靖尧之后,墨靖尧的情况居然是越来越严重了。

  她这才找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还是那一句,喻色的八字与墨靖尧的八字最配,其它的女人只会让墨靖尧越来越严重。

  她原本还是有些狐疑的,但现在看来,喻色只在墨靖尧的房间呆了两个小时,墨靖尧的面色就改善了许多。

  让她不得不相信喻色真的能带给墨靖尧生气。

  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墨靖尧可以说是她的命。

  既然活过来了,那就必须醒过来。

  所以,只要儿子能醒过来,喻色的条件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她都接受。

  “洛女士,我只要正常的照顾病人的薪水就好,张嫂,你每个月薪水多少?”喻色说着,就看向了张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