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亲h女秽乱常伦农村_边啃奶头边躁狠狠躁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她并不是不相信唐晚心。

就在刚才,她看了唐晚心的策划方案后,她对唐晚心还是寄予了很高的希望。

但是……

她也不想再给墨时琛带来更大的痛苦,因为那件事情之后,他睡眠质量就更差了。

“老夫人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唐晚心眸光犀利的扫过墨老夫人和她身后的保姆,从她们的神色中,看出了一丝的为难与纠结。

这墨时琛当真是早年发生过什么重创,才导致如今这副模样的吧。

而她这个人,讲究的是顺!

顺从病人的意愿,再策划出适合的方案,一步步引导病人。

“既然这样,老夫人不必说了,若是能从病人的口中亲自了解到他过往的伤痛,对他走出阴影会有很大的帮助,凡事要一步步来,现在不急。”唐晚心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墨老夫人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与满意,那张慈善的老脸上,多了一丝颀慰的笑意:“那就麻烦唐医生了。”

“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唐晚心抿了抿唇,对这位素来有着刁钻刻板的老太太,却有很大的改观。

看来外界的话也不能全信。

身后的保姆走前了一步,扶着墨老夫人的胳膊说:“老夫人,已经快十点了,要不让老张先送你回去。”

墨老夫人眉头蹙了蹙,转身看了看紧闭着的手术室门,面露着担忧之色道:“再等等吧。”

唐晚心扫了一眼老夫人的脸色。

她眼圈略重,唇瓣略显苍白,气色也不大好,这很明显是没休息好,思虑过重。

她抿了抿唇瓣,将手中的策划案放回包里,说:“今晚我留下来吧,老夫人早点回去休息。”

墨老夫人回头看了她一眼,为她刚才的那一句话而动容。

她可没见过哪个心理医生像唐晚心这样用心的,光是一份策划案就让她刮目相看,如今却主动提出留下来守夜。

其实,大可不必,墨家有的是人看护着墨时琛,可墨老夫人却觉得唐晚心比唐晚柔靠谱多了。

墨老夫人又看了眼保姆:“那……”

保姆点了点头,替墨老夫人说下去:“那就麻烦唐医生了,今晚给你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若是大少爷再闹,你尽管给老夫人打电话,旁人的话大少爷不听,但老夫人的话他总会听一二的。”

“好。”

“那就麻烦你了。”墨老夫人走过去,不自觉的拉住了唐晚心的手。

她就是潜意识的做了这个动作,也不知为什么看到唐晚心就觉得亲切。

唐晚心拍了拍墨老夫人的手背:“早点回去吧。”

墨老夫人点点头,在保姆的扶撑下,走入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墨老夫人说:“秋燕,回头给许特助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

“老夫人是怕唐医生不行?”

“不,我相信这个孩子,就怕时琛给那孩子找麻烦了,他要是看到那份策划书,你猜,时琛会干什么?”

“发脾气,拒绝,砸东西,打人。”保姆心里唏嘘了一声:“大少爷应该不置于打女人吧?”

墨老夫人握着拐杖,食指在杖头轻轻的摩擦着,脸上露出了老奸巨滑的笑:“你觉的唐医生这个人怎么样?”

安秋燕看了一眼墨老夫人脸上的笑,大概是明白了墨老夫人的心思。

这几年能墨家大少塞了不少门名闺秀,但是那些千金小姐们,能跟墨家大少待上一个小时就不错了。

几乎每一个,都是被墨家大少吓跑的。

后来没办法,墨老夫人就抓了几下贫苦家庭身世清白的姑娘,带到墨时琛面前。

哪知,墨时琛只是一个眼神,就把人家姑娘吓晕了。

如今二十八岁,他的手下干将及心理医生清一水的男人。

唯一能够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就是唐晚柔。

但是,也仅仅是要休息状态能够让唐晚柔靠近,其它时间,都是“生人勿近”特别是女人!

“能看得出来,唐医生对大少爷很用心,而且,今天还是大少爷去找唐医生的,唐医生把他送到医院,这来来回回也处了一两个小时吧,再加上今天上午的六个多小时。”安秋燕竖起手指头数了数,然后一脸喜色的说:“老夫人,这位唐医生是唯一一个跟大少爷处的最长久的女人。”

电梯门打开,墨老夫人笑着从里面走出来:“我也没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So,竟然是个女人。”

说到这,她回头,一脸赞赏的说:“还是个美人胚子,比那个唐晚柔强一百倍。”

“是是是……”

等她们走远后,一道身影突然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唐晚柔双眸赤红的盯着墨老夫人的背影,双手用力的攥紧了拳头,心中怒火熊熊。

这个死老太婆,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入她的眼,原来是看上了So。

看着墨老夫人上了车子,唐晚柔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叶沉,我要做试管婴儿……”

……

第二天。

天刚亮,病房里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了刚刚睡过去的唐晚心。

她抬头,看了看身后。

墨时琛站在了床边,把病号服脱下,换上了干净整洁的黑色衬衣,穿戴正式。

许琮站在了他的身旁,压低声音不知在说什么。

唐晚心眉头一蹙,站起身,这才发现身上披着一套男士外套!

她怔了怔,拎起了外套,看了一眼,然后抬头再次看向墨时琛,刚好他转身面对着她。

墨时琛依旧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上衣是黑色衬衫搭着一条黑色的西裤,脚上穿着黑色的皮鞋,邪魅中带着几分沉稳。

若不是这张脸没变,她还错以为昨晚跟现在看到的是两个人。

他仅仅是看了她一眼,便转身,朝着病房门的方向走去。

唐晚心一眼看出了他的行为,他这是要去公司?

“等等!”唐晚心抱着他的西装外套,快步的走向他,然后拦在了他的面前:“你还不能出院。”

“让开。”

“左边的肋骨断了两根,左手缝了六针,而且你现在的精神状态需要好好调整,你得给自己放假,听从我的治疗安排。”

许琮抬头,面露着为难之色,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扫了两眼。

他家墨总伤的最惨的时候大腿肋断裂,第二天还坐着轮椅回公司开会。

谁都劝不动。

墨时琛停在她面前,扣上袖子上的扣子说:“我现在没空。”

“你没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你左侧肋骨断裂了两根,手臂还缝了针,你需要休养。”她低头看了看左侧的手臂。

繁华热闹的订婚礼上。

贺凌溪默默的看着台上的乔南之,半年前,这个男人还是她的未婚夫。

而这场定婚礼,原本是给她和乔南之举办的……

可如今台上的女人是她的妹妹。

台上,准新娘身上的婚纱流泻着莹洁而纯净的光,珠光宝气衬托得准新娘简安安的小脸愈发晶莹剔透,与身旁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熠熠生辉。

当年,她和简安安同一天出生,结果医院弄错了,两家抱错了孩子。她从小在简家长大,直到16岁时候,才因为生病,查到血型和简父简母不同,发现抱错。于是,这才找到贺家,将两个孩子换了回来。

只是贺凌溪在回到自家之后不到两个月,亲生父母就离奇失踪。简父简母怕圈子里的人说他们太薄情,又将她接了回家,只是,态度截然不同。

虽然明白简安安才是简父简母亲生女儿,可是当听到自己叫了十六年的爸妈亲口叫她把未婚夫乔南之让给简安安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也哭着问过他们:“我也曾经是你们的女儿,你们也知道乔南之和我在一起经历了多少,为什么非要拆散我们?”

可换来的,只有冷酷无情的一巴掌。

她去找乔南之,可他只是厌恶的看着他说:“贺凌溪,要不是看在你和安安也算是姐妹的份上,我会和你多说一句话?想不到你这么恶毒,竟然企图抢妹妹妹的男朋友,真是恶心。你走吧,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

再后来,简安安哭着对她说,她有了乔南之的孩子,希望她可以成全她。

贺凌溪没想到,一场车祸,乔南之会把一切都忘掉,彻彻底底……

一点痕迹都不留!

甚至,深爱变成了厌恶,关心变成了刺伤。所有的一切,全部颠覆!

贺凌溪想着往期的一幕幕,心底抽痛的厉害。

“准新郎,你是否愿意与面前的美丽准新娘订婚,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贺凌溪心一紧,脸色煞白,死死盯着台上。

不远处,站在台上的简安安瞥见在人群中蠢蠢欲动的贺凌溪,立刻朝父母使了个眼色。

看来她的“好姐妹”这是还不愿意死心啊!

贺凌溪刚想踏出一步,简父简母那张脸就出现在面前。

“凌溪,你想干什么,这是安安的订婚礼,你不许打扰他们。”

“爸,妈,你们想多了,我只是来祝福他们的,顺便,问问乔南之几句话。”

看着简父简母慌乱的神色,贺凌溪冷笑,嘴唇微勾。

怎么,移花接木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怕东窗事发?

人群里喧喧嚷嚷,贺凌溪看着乔南之,嘴角划出一抹弧度,拿出包包里的可乐戒指,对着乔南之道:“这是你当初送给我的东西,现在我还给你,乔南之,从此以后你我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再不相干!”

易拉环清脆的碰撞声在整个大厅里显得格外清脆,乔南之看着那个易拉环,只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扯得他的大脑生疼。

简安安看到乔南之的异样,连忙笑道:“凌溪真会开玩笑,刚高考完想必是累的脑子糊涂了吧?爸妈,你们赶紧带凌溪去休息。”

简安安嘴角带着幸福的微笑,可只有贺凌溪知道简安安其实背地里一肚子坏水。

乔南之低头看了一眼简安安,简安安已然皱起了眉头:“南之,我胃里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我们赶紧宣誓完回房间休息好不好?”

是了,他爱人是简安安,这个贺凌溪又想来破坏他跟安安的感情。

只是一瞬间,乔南之刚刚还迷茫的双眼顿时恢复清明。

见乔南之无动于衷,贺凌溪眼底一闪而逝的失落。

她被简父简母连拉带扯的拖出了礼堂,带到了一处没人的房间,二人指着她的脑袋狠狠骂道:“今天是安安的婚礼,你竟然还想破坏,你怎么这么恶毒?!”

恶毒?

贺凌溪理都不想理会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恶毒,呵呵!

“你就在这里,直到婚礼结束,才能离开这个房间!”

“啪嗒”几声,贺凌溪没想到爸妈竟然还将房间上锁,也好,她根本不想出去。

是夜,别墅灯火辉煌,人流不息。

简安挽着乔南之的手臂,浅笑回应着别人祝福,转身的刹那,视线落在楼上那个黑暗的小阁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不知道她的“好姐妹”会不会满意她准备的这份大礼物?想想都有些期待呢!

房间里,贺凌溪呆着无聊,看房间里什么都有,索性洗了澡蒙头大睡,打定主意等这个订婚礼之后,她就去刚刚考上的大学申请助学贷款,再也不要和简家有任何牵扯!

谁也没有留意到,此刻,贺凌溪所在的房门被悄然打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