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作文||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视频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我说叔叔,你好像我爹地,他就信了。”

她重新看向墨时琛,眼眸里微光一闪,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抱着唐睿佐快速的回到别墅园子,将他交给了孟洋,然后厉声的警告:“你先回去,回二楼,等我忙完了再收拾你们两个,今晚你们要自己睡觉,明天早上孟哥哥会送你们去幼儿园。”

“妈咪,我知道了。”唐睿佐看她的举动,知道他妈咪要去干什么了,乖乖的点头应了。

“孟洋,我这里有突发事件,得麻烦你帮我看着他们两个。”唐晚心抬头看向孟洋,心存感激的说道。

孟洋露出了两个小酒窝,牵起了唐睿佐的小手说:“唐姐,你去忙吧,明天我会送他们去幼儿园。”

“好,他们若是不乖,你就给我打电话。”她抬头扫了一眼二楼的窗,另一个小家伙趴在了落地窗眼,眼巴巴的望着这边,她瞪了唐颀萌一眼,小家伙立刻拉上了帘子。

唐晚心开着车子回到原来的地方时,墨时琛已经不在了,但他刚才待的那片地方,留下了一滩血迹。

她真的讨厌死这个男人了,大晚上不睡觉,为什么要跑出来瞎逛。

只是,她推他的那一下,他似乎极为痛苦。

他身上有伤?

到底是怎么搞的。

开了一段路,到了别墅小区的正大门,灯光照射在大门外。

一辆破败的黑色跑车,停放在了小区的左侧。

墨时琛一只手捂着胸口,脚步略微凌乱的走到跑车前,然后把手搭在了车门处。

唐晚心盯着他那辆堪称车祸现场的车子,又看了看他的伤,终于明白他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别墅大门打开,唐晚心停下车子,下车,道:“墨时琛,上车。”

墨时琛转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关上了跑车的门,走向唐晚心。

自顾自的拉开了副驾室。

唐晚心看他的模样和伤口,他臂弯处的血口子很长,血水还在流着,但他好像感觉不到痛,任由那伤口的鲜血流淌下来,染红他的衣裳。

“你怎么会搞成这样,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跑到锦庄来干什么?”

“明知故问!”墨时琛未看她一眼,直接坐上车。

唐晚心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否则今晚什么事都干不成,还会把自己逼疯。

她回到了主驾驶,拉开了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定心安神的香水,摆放到了前面。

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开,这抹香与她今天用在他身上的不同!

她启动车子道:“我送你去医院,你先在车上睡一会,到了我会叫医护人员过来。”

墨时琛看向窗外,车窗里倒影着唐晚心的身影,她侧颜线条充分的体现出了女人的柔美,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唐睿佐跟他说的话。

“爹地跟一个坏女人在一起,害妈咪害的好惨,他都不管我和妈咪,还有妹妹”

“你还有一个女儿?”低沉的嗓音拂过唐晚心的耳畔。

握着方向盘的那只手微微收紧:“不关你的事,少问!”

墨时琛蹙眉,面对唐晚心的不友好,他感到很困惑。

他转头盯着唐晚心,语气同样冷硬:“孩子爸爸呢?”

“嘶!”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在夜色中响亮的荡开……

唐晚心的身子往前倾了一下,双手用力的握紧了方向盘,回头瞪看墨时琛。

她认真的观察他的微表情,发现他在问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神态自然,一副旁观者的姿态好奇一问。

他……真的没有怀疑佐佐的身份?

“我孩子的爸爸……”唐晚心故作镇定的移开视线,踩了一下油门,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后面两个字:“死了!”

墨时琛听到那两个字,眉头深深的折叠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烦躁。

一个女人能说另一个男人死了,一是真的死了,二是曾经深爱过却被伤害的太深,恨死了对方。

可从孩子的口音听出,那个男人并不像真的死了。

他不死心的又问:“怎么死的?”

唐晚心深吸了一口气,踩着油门的那只脚动了一下,隐忍着把这个男人从车窗踢出去的冲动,语气恶劣的说道:“猝死!”

“猝死?”墨时琛盯着女人的脸看了三秒。

唐晚心同时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眩丽甜美:“对,猝死,这样的回答满意了吗。”

男人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个女人在耍她。

“你就这么恨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看透她刚才说的每一句话时,心情更烦。

恨他,那一定是爱他爱的深。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恨一个人,恨到诅咒他死。

唐晚心咬了咬牙,真的很不想跟墨时琛纠结这个问题:“墨总,你对旁人的私生活都这么八卦吗。”

“你这脾气,哪个男人受得了,孩子跟着你这样的母亲,真是不幸。”

“你……”唐晚心脚下的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发出了“呼”一声响,她情绪激动的低喝道:“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他害我害的好惨,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指责我,你凭什么!”

她语无伦次的说着,这些年的委屈、痛苦、难过,在唐晚心的心里汹涌的袭来。

她眼眶里的泪水不停的打转,但为了不让眼泪流下,她用力的瞪大双眼,看着前方:“如果你是我,那个男人差点害死你,害死你的两个孩子,你还能站在他的立场为他想的话,那我真是要佩服你的大度宽容,可我不是你们这些狗男人,见一个爱一个,我只是一个小女人,你永远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唐晚心还是不争气的落下了泪水。

她抬起手,狠狠的擦去脸庞上的那一滴泪。

告诉自己不哭,没什么好哭的,再苦再难都熬过来了,现在谁都休想欺负她,从她身边夺走任何一样东西。

车箱里,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墨时琛盯着她的侧颜,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唐突了,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闭上了双眼,脑海里浮现了唐晚心刚才痛苦的脸和那个可爱的孩子……

如果是他的,他一定会负责。

……

到了墨家赞助的私立医院,来了十几位医护人员。

墨时琛刚好陷入了深度睡眠,所以是被抬着进入手术室的。

她在手术室外等候。

唐晚心转身,就看到一位头发发白,面容带着微笑的老人站在她面前。

老人穿着褐色唐装,头发微卷,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右手拿着拐杖,衣着大方朴实,却散发着富贵之态。

这位应该就是墨家的老夫人了吧。

“老夫人,我就是So,你可以叫我唐沁。”她在自己的资料里写的中文名字叫唐沁。

墨老夫人微微点头,脸上的笑容不减,暗暗的打量了唐晚心一番。

唐晚心今晚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西装式,小脚裤衬的她双腿修长,脚上穿着一双微跟的白色鞋子;脸上没有带任何妆容,却令人赏心悦目。

墨老夫人满意的说道:“不亏是鼎鼎有名的心理医生,气质就是不一样。”

同样是调香的,唐晚柔看起来却散发着一股子的暴发富味道,让墨老夫人十分不喜。

“老夫人太过奖了。”唐晚心笑了笑,露出了职业性的笑容:“墨总受伤的事情……”

墨老夫人轻推了一下眼镜,挥了挥手,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他今晚去哪里了,责任不在于你,他十天半个月就会闹一次,玩过了就好了。”

今晚车祸的事情,墨老夫人已经从交警大队里了解到了,后来得知他去了锦庄,便没有再派人去找墨时琛。

而唐晚心却对墨老夫人的这番话感到不可思议。

还有人十天半个月就要受伤一次的?

想了想,唐晚心又觉得这种事情发生在墨时琛身上,太正常了。

他本身就是一个不正常的男人。

“老夫人,能否说一下,墨总在之前可曾遭遇过什么重创?”

墨老夫人一怔,眯了眯双眼道:“唐医生不介意今天在时琛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还愿意做时琛的心理医生。”

她特意跑一趟医院,就是为了找唐晚心化解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唐晚心抿嘴轻笑,轻轻点头:“老夫人,我也是有私心的,墨总实在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我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熬一熬他,因为我自己有一份治疗方案,但若是墨总不肯配合,那是无法进行的。”

说完,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今天回到别墅后,拟定出来的方案,递给了墨老夫人。

墨老夫人接过了方式,身旁的保姆赶紧替她接过了拐杖。

她翻开方案,从上往下仔细的看了一番,越看到后面墨老夫越发满意的点头。

“从来没有哪个心理医生为了治疗时琛做出这么仔细的方案,我可算是找对人了,唐医生啊,这件事情真的要拜托你了。”墨老夫人激动的握住了唐晚心的手,眼眶微红:“时琛是个命苦的孩子,我把他接回来的时候,他很怕生人!”

“他这种症状有多久了,以少年或者是幼年时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我发现墨总的警觉性很高,一般的催眠术根本无用。”

“他十六岁才回到我身边,之前一直在……”

“老夫人,那件事情是不是要先征求一下大少爷。”身后的保姆,四十多岁的样子。

她赶紧走前,凑到了墨老夫人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墨老夫人眉头一蹙,心有余悸。

之前也有心理医生问过墨时琛过往的事情,她私下与那位心理医生说。

结果,却出事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