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深山公憩高H 我想吃你的R头 新婚熄与翁公李钰雯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我是万万没想到,陆母竟然以死相逼,为了霸占我的财产,在这儿等着我呢!

陆母一哭二闹三上吊,竟然真的把手中的可乐瓶子盖拧开,然后顺势推给我,让我闻闻味道,周围的同事一听是农药、硫酸,也见识过陆母的撒泼,瞬间都向后退着,生怕瓶子里的液体会溅到他们身上。

“大家可都看着呢,你不仅逼我女儿家破人亡,你还要逼死我这个老太婆。”

她对自己可真够狠的,这盆脏水泼的我无力反击!

看着陆母那样,我心里确实有些害怕,一是担心她把瓶子里的东西泼向我,二来是真担心她会喝下去,虽然我不敢肯定,瓶子里的东西是真是假,但我不能赌,万一输了,我就真成了“杀人凶手”了。

我不敢上前,也不敢再刺激她,我俩就这么僵持着,旁边的同事都在小声议论,把矛盾通通指向我,说我心狠手辣,做了不要脸的事,还要把老人往死路上逼……

“要怎么样你才能滚出公司?别再闹了!”双方僵持着,我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我是实在不想让她在公司闹了,丢脸的是我,我还要工作。

陆母看着我示弱,她似乎占了上风,态度坚决神色大好,“你当着所有人的面,赔礼道歉,还要签下保证书,保证离开我女婿,不要一份家产。”说着,陆母就从背包里拿出一份协议书,递给我。

“你赶紧签了,签完我就走,不签,我就天天来!”

真的是疯了!夺我家产,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我要是肯答应,我就是跟她一起疯了,“还是报警吧,这事警察会处理,我告你污蔑诋毁,少说也得判几年。”我没再搭理陆母,开始拨打电话。

陆母二话没说,一巴掌拍了过来,把我手机打翻,

“报警有个屁用,我要让你们公司的人全都知道,你就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陆母说完,把可乐瓶拧上盖,顺手抄起地上的“传单”,见人就发,甚至是挨个屋子闯进去,把诋毁我的打印纸硬塞给同事。

我跟在她身后不断去撕扯她,命令她赶紧出去,别再闹事,陆母根本不听,她前面跑我后面追,那场面,简直乱的不像话!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就听见欧阳雪的叫喊声,“就那老太婆,给我抓起来,扔出去!”

我一看,欧阳雪身后跟了三四个五大三粗的黑衣保镖,听了欧阳雪的吩咐,纷纷开始上前拽着陆母,就往电梯那头走,陆母被吓傻了,但依旧嘴不饶人,

“你们看见了没,这就是黑社会,杀人了!救命啊!”

“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再喊,我就抽你耳刮子,夏晗心软,不敢动你,老子混社会的,捏死你跟捏死蚂蚁一样,别嚷嚷了!”

欧阳雪这么河东狮吼般的喊了一嗓子,整个办公区瞬间安静了,陆母被这句话吓得真不敢说话,连喘气都是憋着喘,样子别提多滑稽。

我以为,欧阳雪带人来能把她带走,谁知刚走到电梯口,电梯开了,陆楠楠从电梯里踉跄着出来……

陆楠楠看见陆母被两个黑衣男人架着,发了疯一样冲过去,

“你们打算干什么?放开我妈。”陆楠楠发挥了影后级别的演技,恶狠狠盯着我,“夏晗,孩子我不要了,我只求你放过我家人,你跟我的恩怨我们自己解决,不要牵扯家里人,你不要逼人太甚!”

我冷冷看着陆楠楠表演,一句话不说,我现在已经被气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我竟然对眼前的这场闹剧,力不从心。

我不是没听见周围同事的议论声,不是没听见他们在背后骂我不知廉耻,我如果现在多做任何一个举动,我都会成为众矢之的!

陆楠楠抱着她妈,泣不成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我扫了一眼,应该是一张化验单,陆楠楠给周围的同事扫了一圈,让他们看。

“这是我的B超单据,孩子才四周,还没成型,还没来到这世上,我就要跟他说再见,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妈妈对不起你。”陆楠楠这是再演苦情戏,活生生把我推在了恶毒女人行列!

陆楠楠博得同情的方法果然奏效,周围的议论声更大,我听到有其他部门的同事直接对我飙了脏话,骂的那叫一个难听。

我虽然冷面这一切,但我心里也是委屈的要死,我想离开这里,马上离开,我知道即便是我再辩解,也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话!我不想在公司自取其辱!

我低着头转头就跑,刚跑两步,撞到了一面人墙,硬生生把我弹了回来,我踉跄向后倒退几步,一双强壮有力的手拉住了我。

鼻子撞的酸疼难忍,眼泪瞬间流了出来,索性我也不忍了,直接哭出声,我也顾不得形象,一边哭一边揉着鼻子,甚至……还用手擦了擦鼻涕,狼狈不堪!

哭了好一会,我感觉背后冷风阵阵,而且,周围出奇的安静,一切嘈杂声在我撞到人墙时,戛然而止!

我抬眼发现,唐景良出现在我面前,一副严肃的冰山脸,眼睛一直盯着我看……

我感觉自己今年是犯太岁,如此倒霉的事情都被唐景良尽收眼底,我一边哭着一边道歉,声音小的估计也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对不起唐总,家里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不会再发生了……”

唐景良没有任何波动,反而特别平静,眼神扫了一圈,最后定格在陆母和陆楠楠身上。

陆母看了看唐景良,然后指着我和唐景良,我以为她会在唐景良面前狠狠参我一本,令我离职,可让我想不到的是,她的下一句话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我就说这个狐狸精到处勾搭男人,看见没,他俩有奸情!”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整个办公区域突然变得空气不再流动,都可以凝结成霜!甚至我都听不到有人呼吸的声音……而唐景良此时面露凶煞,眉毛拧着都可以夹死一个苍蝇!

我心里冷笑着,并默默为陆母点了一支香……她把脑子落哪了?还是大脑打了除皱针!

“叫保安上来,把闹事的丢出去。”

“你凭什么让他们把我们丢出去,我要找夏晗的领导,我要让她见不得光,闹的她滚蛋,今天我得不到答案,我就赖着不走,你们谁敢动我!我心脏病高血压,你们动我,我就喝农药自杀,死给你们看!”

陆母倒是不含糊,又耍赖,一屁股坐在地上,拧开可乐瓶盖子,就打算往嘴里喝。

见识过陆母发疯的人,都有点害怕,人事总监打算劝解,唐景良十分冷静,幽幽地飘出一句话,

“让她喝。”

所有人,包括陆母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看着唐景良。

唐景良依旧冷静陈述事实,“谁都不要动她,看着她把农药喝完,然后报警,把监控交给警察,自杀我们管不着,找肖律师跟着,告她聚众闹事、恶意散播诋毁公司员工,破坏公共财产,数罪并罚。

唐景良的话很平静,但平静中带有威慑力,像重磅炸弹,再一次炸得整个工作区的员工,风中凌乱,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陆母半举着可乐瓶,此时她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那表情……也是绝了!连说话,舌头都在打结。

“你,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唐景良只是瞪了一眼所有看热闹的员工,转身离开,不咸不淡说着,“字面上的意思”!

唐景良这句话,传达了很多非字面上的意思,尤其是他的气势,瞬间,工作区域的所有员工全部撤离,只剩下一脸吃惊的陆母和陆楠楠。

唐景良走了,我站在办公区很尴尬,被陆家母女折腾的精疲力竭,我实在说不出话,我知道,我这个新升职的秘书,恐怕是干不了几天了。

欧阳雪见惯了过这种大场面,根本没放在心上,招呼着保镖,冲陆家母女喊着,“愣着干嘛?让我把你扔出去啊?看热闹的都散了,你该滚哪就滚哪去!你敢再废话,把你们扔楼下就抽耳光!”

陆母心有不甘,甩开将要拉扯她的保镖,拽着陆楠楠走向电梯!然后,她竟然,真的一口气,喝了可乐瓶子里的“液体”,看着她滚动的喉结、以及吞咽的动作,这瓶可乐像是很解渴!

陆母这种无耻的行为,我真的无力在吐槽了,又一次被她耍的团团转!我暗骂自己太傻!

陆楠楠从我身边经过时,回头死死瞪我一眼,用只有我俩能听见的声音警告我,“夏晗,这事没完,那协议你一天没签,我就想办法腾死你!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你就等着净身出户吧!”

欧阳雪安慰我两句,打算带我离开,但今天这种局面,我怎么也得跟唐景良解释一下,就算离职,也得交代一下工作,我跟欧阳雪交代几句,让她带着保镖离开。

整个办公区域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似乎刚才那一幕没有发生过,大家井然有序工作着。

我被折腾的实在没心情待下去了,至少今天下午我已经没脸呆着了,我打算跟唐景良去解释一下,他答应准我三天假,目前还有一天半时间。

刚走两步,我发现距离两米远的地方,靳一然微笑着站在那里,他什么也没说,我客气跟他打了招呼,然后走向办公室,靳一然就这样跟着我,到了办公室。

“靳总,唐总办公室在旁边。”靳一然跟我进了我的办公室,还是一句话不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跟着我,能找我干嘛?

“你的胳膊有伤,刚才问人要了急救包,我来给你处理一下伤口,要不然会留疤。”

我顺着靳一然的视线,发现自己的胳膊和手背,有几道抓伤的印迹,估计是刚才我跟陆母相互追逐拉扯时,她的杰作!

还没等我拒绝靳一然,他已经拿着急救包站到我面前,快速拿出碘酒和创可贴,一只手轻轻拽过我的胳膊,看了又看,然后开始消毒。

靳一然动作很轻,一边擦碘酒一边吹着伤口,担心碘酒刺激伤口会疼,弄好后,给我胳膊贴了几个创可贴。

胳膊上弄了四五个创可贴,显得很滑稽。

“马上过来!”

唐景良似乎有些生气,没等我回应便挂了电话,我看了一眼他的办公室,隔着一面透明的落地窗户,唐景良瞪了我一眼,瞬间把百叶窗拉上……动作很奇怪,那眼神中好像有一丝警告、生气和埋怨的感觉……

猜测唐景良生气的原因,我脑抽了一下,为何我会感觉他是在“吃醋”,因为靳一然帮我贴创可贴?摇了摇头,赶紧把这种想法打掉,他是有未婚妻的人!

我想,唐景良生气也是应该,毕竟在上班时间,把公司闹的鸡犬不宁,严重影响公司形象,我是需要负责也需要道歉的!

靳一然看出我的尴尬,带我走到唐景良办公室,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我在身后委屈的解释着,

“唐总,对不起,这件事我没处理好,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我负全责。扣奖金还是降职,都我接受。”

我不敢看唐景良,把头低的很低,只能看见自己脚面。

许久,唐景良才开口说了一句话,“要不要去医院打个狂犬疫苗针,预防一下。”

我像白痴一样看着唐景良,他的话让我突然很想笑,这样腹黑的损陆母,确实让我觉得心情一爽。

唐景良拿出一份文件,甩在桌上,“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想想方案,这个案子弄好了,有奖金。”

我拿着资料看了一眼,OnlyFavorite品牌女鞋中国区推广资料。

我听过这个品牌,是欧洲奢饰品中的小众品牌,以前只在欧洲地区有连锁店,没想到这次会突然主打中国市场。

OnlyFavorite主要以女士高跟鞋为主,不同于其他奢饰品牌的鞋子,从设计到测量再到制作完工,只为每一位女人量身定做,属于匠心精神的品牌鞋,上层社会和名媛,特别愿意定做,因为独一无二,就像品牌的名字:唯一宠爱!

“有困难吗?”

“没问题,我会尽快研究透,然后做出相应推广策略。”我信心满满,心里有些小激动,没想到我一直奢望、肖想的女鞋,竟然要打入中国市场,而且是我在负责品牌推广这块!

我翻着资料,心里美得冒泡,嘴角不由往上翘。

靳一然似乎看出了我的激动,凑过来扫了一眼我手中的资料,然后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唐景良,那表情似乎有些疑问,但更多的是一种试探性。

而唐景良的情绪似乎没有波动,我留意到两人的对比,但选择闭嘴不问。

“为何会找你做?你确定打算接下来?”靳一然问唐景良,而唐景良没有回答。

为何我会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问题,不等我有反应,唐景良招呼我出去,我也拾趣,带着资料离开,只是在关上门的瞬间,我听见靳一然突然问唐景良一句话,那口气似乎有些嘲讽,有些生硬,更像是肯定句。

“她回国了吧。”

七月的天气,太阳就像是要把人烤焦似的,晒得人头皮都很疼。

慕晴站在公交站牌下,心里却一阵阵地冰寒。

手心里都是冷汗,捏着诊断结果的纸页,就连手指都是僵硬的。

慕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打开门的一刹那,屋子里的冷气更让她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

迎接她的是婆婆秦敏君的黑脸,她的声音不高不低,却透着几分威严:“单子呐?”

“妈……我……”慕晴有些犹豫,怯怯地朝后退了一步。

秦敏君粗暴地扯过慕晴的包包,拉开拉链,包包的底部朝上,里面的化妆品钥匙卡身份证倒了一地,稀里哗啦地砸在地板上很是刺耳。

那张白花花的诊断书也轻飘飘地飞下来,在落地的瞬间,被秦敏君飞快地捡起来。

慕晴很想逃跑,可是她的双腿就像是被灌了水泥似的,沉重得怎么也跑不动。

几秒过后,只听啪地一声,耳光和诊断书被甩在慕晴的脸上,接着就是秦敏君的破口大骂。

“你这个扫把星!怀个孩子都能掉了,你还能做什么?你怎么不去死?你害死了我的孙子,我要找你偿命!”

慕晴的脸上火烧火辣地痛,鼻子发酸,眼泪也忍不住掉下来:“妈!我也不想这样的……孩子四十天就停止发育,没有胎心,这也不是我愿意的啊?再说我已经小心翼翼,就连发烧都不敢乱吃药,谁知道会这样!”

今天是怀孕以来的第十次产检,因为第一次怀孕,医院产科的医生又是秦敏君的老熟人,所以在秦敏君的要求下,就算怀孕四十天以来,不应该检查这么频繁,慕晴还是去了。

本来以为还是和前九次一样,胎儿发晕正常的,谁知道刘医生给了这么一个结果:胚胎停育!

因为没有了胎心,胎儿就相当于宣布死亡,刘医生本来要给慕晴做人流手术的,可是慕晴的身子比较弱,让她回来调养两周再去,顺便再看看胎儿有没有复苏的可能。

听到慕晴的哭诉,秦敏君丝毫都没有同情,她直接一个推攘,就要把慕晴朝外面赶:“你给我滚!我们韶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居然敢跟婆婆顶嘴?我告诉你!你就是下不出蛋的母鸡,扶不上墙的烂泥,生不出去孩子,就跟我儿子离婚!”

慕晴被推了一下,后背重重地装在了门上,整个背都闷闷地疼,可是都没有婆婆最后的两个字让她感到疼。

什么?!

离婚?!

“不!我不离婚!要离婚也是我和游炳华的事情,妈你不能这么逼我……而且刘医生的话也没有说死,说这个孩子还有可能复苏,你就等等我,给我们母子这个机会……如果这个孩子真的保不住……我……大不了我们再生……”

“再生!再生!你要我儿子等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要不是你这个绊脚石,我儿子早就当上……”

秦敏君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传来一个不耐烦地男声,低沉又无奈:“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我在楼上睡觉都被你吵醒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秦敏君顿时转身,本来还泼妇的一张脸瞬间笑的跟菊花似的:“啊!儿子你醒啦?你不能怪妈妈吵,你看看你娶的这个扫把星,怀个孩子都能怀掉了,我就是说她两句,也没吵啊!”

慕晴的视线朝楼梯口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高挑斯文的男人,穿着白色的睡袍,大概熬夜的原因,本来儒雅的脸上挂着两个深黑的眼袋,看起来多了几分颓废慵懒的味道。

本来游炳华要陪慕晴一起去的,可是最近游炳华老是说加班,所以慕晴还是一个人去的医院。

接过秦敏君手上的诊断书,游炳华淡淡地看了一眼,然后他把诊断书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缓步朝慕晴走去。

慕晴看着头顶站着的高大男人,这是她的丈夫,想到自己受到的委屈,眼泪就掉得更凶了。

“……好了……不就是掉个孩子吗?多大的事情?回头实在不行,就去做个小手术,我们还年轻再生就是了。”

他的语气清清淡淡,就仿佛掉的孩子不是他的似的,这件事也跟吃白米饭一般普通。

慕晴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转眼一想,孩子是在她的肚子里,她没有保护好,也不能怪老公。

慕晴鼻子酸酸的,闷声闷气地开口:“你不怪我吗?”

“……傻瓜!我怪你做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

游炳华的态度,着实让慕晴轻松了一把,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她又不放心地问:“你会和我离婚吗?”

“你脑抽了吧?谁告诉你要离婚的?”游炳华抓住她的手臂,看着她红肿的脸蛋,又问:“脸怎么了?”

慕晴的眼光扫了游炳华身后的婆婆一眼,瞬间又移开了目光,只能偏头说:“没什么……出门风太大,被树叶刮的。”

游炳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拉着她的手,回身问:“妈!能开饭了吗?我饿了!”

秦敏君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不过她还是笑着点头:“饿了啊?那你先吃一点点心,垫巴几口,嘉熙马上就做饭。”

家里本来有保姆的,可是秦敏君一直认为,做媳妇的就应该得顿顿做饭,就算慕晴以前要上班,也是要赶着回来把每顿饭给做好,后来因为婆婆太闹了,她索性把工作也辞掉,在家做全职太太。

慕晴快速地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然后系上围裙,就去厨房一阵忙活,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做好了一顿饭。

她布置好饭菜,秦敏君和游炳华坐在长长的饭桌前,开始有说有笑的吃饭,慕晴还有一个汤还没有烧好,转身又钻进了厨房。

这时候,门铃响了。

秦敏君没有起身,而是叫仆人容妈去开门。

油烟机轰隆隆地响着,慕晴在厨房里淘米做饭,又开始洗菜切肉,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门打开的一刹那,秦敏君的脸就沉了下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