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高H公妇新婚夜||快用力我要高潮了公嗲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灼热的阳光照在脸上,像是要把皮肤都烤化了。

乔夕月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捆的像个粽子,四肢酸麻的没了知觉。

旁边传来阵阵馊臭的气味,是几个跟乔夕月一样捆着的粽子,确切地说他们都是奴隶。

穿了!而且是不幸的穿到了远古时代。

可惜原主的脑子里一片浆糊,根本没留给乔夕月多少有用的信息。

她只知道自己成了奴隶,就像是一件货物,被摆在地上等待主人。

但没人要的奴隶只有死路一条。将会成为储备粮食,或是给异兽当作饲料。

“骨达,咕噜打。”一个强壮的男人高喊着,把乔夕月拎起来扔了出去。

坑娘的,乔夕月竟然听不懂原始人的话。原主是个什么脑子?

可没等乔夕月悲剧一秒钟,一只长得像鬣狗、但体型有驴子大小的野兽扑过来。森白的獠牙几乎是贴着她的脸颊切了下去,恶臭扑鼻。

乔夕月可不想被当成饲料,挣扎的像条泥鳅。

“救命。”可她叫了一声,才发现声音软糯无力又绵软。

这特么谁能听见?鬣狗流口水的声音都比她动静大。

巨型鬣狗再次张开大嘴,腥臭的唾液,犬齿上带着血槽。

乔夕月心里那个气啊。刚穿过来捡条命,原来老天爷玩她,让她换个更疼更惨的死法。

然而,刺破颈动脉、撕裂肌肉的剧痛没有传来。

乔夕月睁开眼睛,就看见丑陋的巨型鬣狗被打扁了脑袋,红白相间的一团正汩汩流出。

“呕”乔夕月恶心的差点吐了。

一双有力的手臂将乔夕月轻轻抱进怀里,大手在她背上拍了两下,又将她乱糟糟贴附在脸上的头发抹开。

抱住乔夕月的是个强壮高大的男人,五官轮廓非常硬朗,眼神深邃而果决。

只是脸上被不知道是兽血还是颜料的涂满,看不清肤色和本来样貌。

“叽噜噜?”男人的大手抚上乔夕月的小脸,发现女人的这张脸竟然比他的巴掌还要小。

而那细腻柔滑的触感挨着掌心,竟然使他的心里产生一种莫名的热力,鼓动他的身体有了变化。

男人拔出腰间的石刀,猛地划开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把那只带血的手,按在了乔夕月的额头上。

乔夕月的心脏抽了抽,好害怕!她的脑瓜绝对不会比巨型鬣狗的更结实。

男人的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淌下来,流过眼角和鼻翼,最后流到乔夕月的嘴角。

那味道……呕!

乔夕月来不及吐,就被男人那只流血的手捂住了嘴巴,更多的血涌进她嘴里。

直到乔夕月被迫把血咽下去了,男人才满意的松开手。用一块树叶随意的把手一擦,将她抗上了肩膀。

男人的肩膀宽阔,步伐稳健有力,在丛林里健步如飞。

乔夕月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冻猪肉,被带到了一座山前。山上山下起码有十几个山洞,显然是原始人的聚集地。

“呱啦啦。”山洞里又跑出一群原始人,手舞足蹈的欢迎同伴回来。

其中有个女原始人跑在最前面。她的身材非常好,腰细、臀宽,两条腿修长健硕,一看就非常有活力。

女原始人看到男人肩膀上扛着的乔夕月时,楞了一下。

然后她看见男人流血的手,和乔夕月满脸、满嘴的血迹,脸色顿时变得不好了。

“阿琰,她怎么配喝你的血!”女人指着乔夕月说:“你是我们龙卡部落最强悍的男人,是达达平原所有部落中最年轻的首领,你不能要这个女人。”

“她不一样。”阿琰看了一眼肩膀上的乔夕月,眼神里带着温柔的说:“她的声音就像是小鸟一样轻柔,她的皮肤嫩滑的像是最柔软的兽皮。她太弱小了,只有我能保护她。”

“不,她只是奴隶,是食物。”女原始人从腰间拔出石刀,猛地朝乔夕月刺了过来。

乔夕月吓得一闭眼,娇小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直往阿琰首领的颈窝里钻。

阿琰感觉这女人就像只小猫一样,又柔又软的让人心疼。

当那把石刀挥到面前,阿琰一把握住女原始人的手腕,大声呵斥:“阿朵,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是首领,我说要谁就要谁。”

叫“阿朵”的女原始人愣住了,她不能质疑和违背首领的话,不敢对首领有半点不遵从。

可是再看一眼乔夕月,阿朵简直嫉妒的要冒火。

“阿琰,怎么回事?”苍老的声音传来,是个穿着长兽皮的女人。脸上涂着厚厚的色彩,有红色和黄色,额头还有一条蓝色。

其他的原始人都向这个老女人跪下去,只有阿琰扛着乔夕月还站着。

“阿姆。”阿琰朝老女人微微低头,说:“这是我带回来的女人,我要她。”

“她?”被叫做“阿姆”的女人一脸不屑的打量乔夕月,那眼神跟看一块冻肉真的没什么分别。

然后阿姆弯腰将阿朵拉起来,说:“起来吧,我的孩子。阿琰是首领,可以选择他想要的女人。但如果这个女人生不出孩子,我一定让阿琰娶你。”

这句话是当着部落里所有人说的,阿朵听完立即就露出了笑脸。还朝乔夕月狠狠瞪了一眼。

而阿琰的表情也变了,明显是很不高兴。

但阿姆是他的生母,是龙卡部落的上一任首领。也是达达平原上最后一位女首领,阿琰是很尊敬自己母亲的。

阿琰又转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肩膀上、像只幼兽一样弱小的乔夕月,说:“好的,阿姆,我会让她很快就怀上孩子的。”

“不,光怀上还不行。”阿姆严肃到带着一丝冷酷的说:“她还要有能力生下来。作为首领的女人,首要的任务就是为首领生下健康的孩子。”

阿姆想:那个女人太弱小了。就算能够怀孕,只怕也无法经受住生产的痛苦。

而且孕育孩子的过程那么长,一个如此瘦弱的女人挺着个大肚子,怎么熬过寒冷的冬天?怎么跟随部落迁徙?怎么避开野兽?

只有部落最强壮的女人阿朵,才最合适做阿琰的女人。

虽然阿琰现在被这个女人迷惑了,但等到那个女人死掉,阿琰总会觉出阿朵的好。

乔夕月被阿琰扛进最高处的一个山洞,这里采光好,也通风干燥。就是有一股腥膻的味道,应该是铺在地上的兽皮散发出来的。

阿琰单膝跪地,很小心的把乔夕月放在了厚实的兽皮上。然后把石刀、石斧从腰间解下来,放在一旁。

乔夕月松了口气,因为看这架势不像是要宰了她吃肉。

当然,阿琰和阿姆他们的对话乔夕月也一句没听懂。只知道那个老女人又凶又跋扈,估计是个不好惹的。

再一回头,就见结实的两条长腿横跨过来,阿琰已经解开了围腰的兽皮,展示着他雄健伟岸的身体。

“啊!”乔夕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男人特有的物件给吓了一跳。

阿琰对自己的身体无比满意,听见他的女人发出惊讶的颤音更是自豪。

那轻柔软糯如小兽般的声音真好听,让阿琰的身子一下子就有了强势的变化。

阿琰单手就将乔夕月纤细的身子拎起来。像是摆弄布娃娃似的,把绑在她身上、已经松散开但非常碍事的树藤扯开。

阿琰觉得这个女人太娇小了,简直比幼兽还要娇软弱小。

保护她的心意更加强烈,也更迫切的希望这个女人怀上自己的孩子。她还必须顺利生下孩子,龙卡部族才能接受她,承认她。

原主是最低等的奴隶,没有资格穿兽皮。乔夕月身上几片树叶早就支离破碎,挂在身上似有若无。

树藤粗砺硬实,将她的身上磨破了好几处,渗出鲜红的血来。

阿琰的喉咙有点发干,他感觉这个女人的血是甜的,她的皮肤又滑又嫩,一定很好吃。

“咕噜”

乔夕月听见眼前高壮的男人发出吞咽声,眼睛还一直盯着自己,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顾不得身上的树叶是不是勉强挂着,瑟缩着挪动着僵硬的四肢,想要躲远一点。

可是在阿琰的眼里,这个娇软的女人微微一动都像是在给他点火,烧的他心里的小火苗越来越旺。

乔夕月被阿琰提溜回来,直接按倒在兽皮上。

这动作、这姿势,还有男人毫无遮拦的巨大反应,傻子都知道他要做什么。

阿琰的大手十分有力,将乔夕月乱动的手按在头顶,另一只大手轻轻松松就握住了她过于纤细的腰。

“不……”乔夕月还来不及做出更强烈的反抗,就感到火热与强势的侵袭。

她都没觉得太痛,就直接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乔夕月有微弱的意识,但是却醒不过来。只能感觉身上的重压移开了,然后被抱在健壮温暖的怀抱里。

那双手臂非常有力,但是将乔夕月揽在怀里的时候却是小心翼翼的。

一夜,又一整天,阿琰就在他的山洞守着自己的女人。

可是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睡?

而且软的像是没了骨头一样。无论阿琰怎么拍她、叫她都没有反应。

阿琰看着这个女人开始担心:会不会她太弱小,就这么睡死过去了?

每当部族之间发生战斗,胜利的一方就能够得到女人和食物。当女人作为奖励送给勇士们之后,就有女人因为承受不住而直接死掉的。

可阿琰觉得自己并没有太用力,只是一次而已,也没有和别的勇士分享她,她怎么就要死了呢?

阿琰抓过兽皮裹在腰间,起身到山洞外叫人:“把诺娜叫来。”

诺娜是族里的巫医,平时帮助族里的女人接生,也抢救过几个被俘虏的女奴。

“给她喝点水。”诺娜看了一眼虚弱娇小的女人,跪在地上轻轻将兽皮掀起一点。嗅了一下,说:“再给她洗洗,太脏了,血也有点多。”

阿琰马上也单膝跪过来,连同兽皮一起把乔夕月抱在怀里,拿过木头碗给她喂水。

可乔夕月皱着眉头,昏迷中紧咬着牙关。

木碗的边缘不平整,水从她的嘴角一直流到脖子,连兽皮都弄湿了却没喝进多少。

“喝水。”阿琰有点急躁,简直是束手无策。他还从来没有给谁喂过水呢,这个女人为什么不喝?

诺娜还是第一次从年轻而强悍的首领脸上看到焦急的神色。

要知道,他们的首领是平原上最年轻、最强壮的,几乎是战无不胜的。就算面对凶悍的巨兽都不曾皱一下眉头。

“首领,您最好一边叫她名字,一边给她喝水。”诺娜小声的建议着。

“名字?”阿琰愣住了,大手捏着乔夕月那小巧的尖下巴,问:“喂,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诺娜:“……”

好不容易,在诺娜的帮助下给这个麻烦又弱小的女人喂了半碗水。

然后还得给她擦洗身子。

阿琰简直有些急了。他不想把这个女人交给别人照顾,可是自己又完全不懂得怎么才能让她醒来。

最后阿琰还是把诺娜赶走了。

他对着半石槽水大眼瞪小眼,想着自己是怎么清洗身体的,然后把怀里的女人当成是自己,一点点小心翼翼的去给她洗。

好不容易把乔夕月洗干净,阿琰感觉自己都要烧起来了。

他给自己洗澡可不会这么难熬,而且自己的身体是强健、坚韧的。

而这个女人软绵绵、热乎乎的,简直就是一只还没断奶的小猫。

乔夕月感觉身上清爽舒服多了,再次深深的睡去。

这次倒是没有睡太久,她是被生生饿醒的。

睁开眼睛就看见朦胧的人影,然后是一只不太壮实,但也很有力的手将她的头托了起来。

乔夕月甩了甩头,才让自己的脑子清醒点。可身子一动就酸疼的厉害,某个尴尬的部位更是难受的要命,让她几乎连腿都不敢动。

“你醒了。”是少女的声音,但听起来中气十足。

“我饿了。”乔夕月对扶着她的少女说:“能给我点吃的吗?”

“什么?”少女听不懂乔夕月的话,又将她重新放回兽皮里,跑了出去。

乔夕月还以为少女是给自己拿吃的去了。

却没想到昨天看见的那个凶悍的老女人走了进来,而且用拐杖在乔夕月的身上使劲儿戳了一记。

疼!非常疼!

这个老女人很有力气,拐杖戳在乔夕月的肋骨上,一下子岔气了。

乔夕月按着发疼的肋骨站起来,咬着牙瞪回去。

明明她被那个野人首领强占了,这个老女人却凶巴巴的当自己是仇人?

乔夕月想要分辨几句。可那细弱柔软的声音半点气势都没有,而且她根本不会说野人的话。

阿姆瞪着双腿明显打颤的女人,说着“叽里咕噜”的浑话,还用细瘦的小胳膊比划什么,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女人瘦的没有几斤肉,做异兽的食物都嫌太瘦了。

而阿琰是龙卡部落最强悍的男人,只有阿朵那样强壮的女人才能配得上。

偏偏阿琰对这个最低等的女奴如此喜爱,居然陪了她一天一夜。

既然她是阿琰第一个女人,也是阿琰指明想要的,阿姆只能勉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去干活。”阿姆用拐杖指了指门口:“把山洞清理干净,兽皮拿出去晾晒。”

乔夕月看着阿姆的表情,再分辨那语气,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我饿。”乔夕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说:“吃。要吃饭。”

或许只要是人话就有点相通的地方。阿姆盯着乔夕月的肚子看了一会儿,忽然明白了“吃”这个意思。

“干活才能有饭吃。”阿姆再次举起她的手杖。

这跟手杖是龙卡部落的权杖。

按照部落的规矩:要在新首领有了继承人之后,才由上一任首领交到新首领的手上。

一直躲在山洞外的少女小麦子看阿姆又发火了,怕那个女人连连挨打,赶紧跑了进来。

“阿姆,首领让我看着她。“小麦子跪下来,轻轻扯了扯阿姆坠地的兽皮,说:“而且首领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哼”阿姆手里的权杖落在小麦子的背上,说:“让她去干活。不然就饿着她。”

“是。”小麦子答应着,起身恭敬的把阿姆扶了出去。

乔夕月看着为自己挡下了拐杖的少女,感激的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可乔夕月连声说“谢谢”,小麦子却一直将她往外推。

“去干活吧。”小麦子急着说:“不干活阿姆会生气的。生气,干活?懂吗?”

乔夕月摇摇头。忽地心头一喜,还以为是让她走了。

“嗯嗯,懂了。”乔夕月连忙回身,捡起两块宽大的兽皮裹在身上,转头就往外跑。

虽然这是蛮荒时代,可乔夕月觉得自己能活下去。总比被人强迫,或是留在这里当异兽的食物要好。

小麦子还以为乔夕月是要出去晾晒兽皮。

可没想到乔夕月迈开两条小细腿,跑出山洞之后竟然下了山,直接往寨子外面跑去。

“回来,回来。”

小麦子的话在乔夕月听来就是“咕力咕力”,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

就算她能听懂,也不想多留一时片刻了。自由自在的活着总比做女奴强。

小麦子急了,要是这个女人跑出去,可能会被野兽吃掉,也可能会被其他部族抢走。如果首领回来看不到她,会生气的。

小麦子可以跑得很快,所以直接就追了过去。

在乔夕月刚刚跑到寨子门口的时候,被小麦子一个飞扑按倒在地上。

“啊!”乔夕月摔的不轻,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只能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乔夕月还没回过神来,头上就出现一片暗影。是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

顺着那双用兽皮裹着的大脚往上看,是笔直修长而有力的两条长腿,然后是围在腰间的豹纹兽皮。

孙悟空?不对,棒子摆错地方了吧。

也不是。你在想什么呀乔夕月,经过一个晚上就敢随便开车了?

“小东西,这样迎接我?”阿琰笑着蹲下身,把他的小女人抱了起来。

小麦子吓得缩在一旁不敢吭声,生怕首领怪罪她把这个女人放跑了。

乔夕月被那双有力的大手托着,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再看眼前的男人,她愣住了。

这个男人好好看啊!刚毅的轮廓,精致的五官,一双漆黑的眼睛深邃而迷人,鼻梁挺拔、嘴唇有型。

比名模还好的身材,配上这么一张纯男性且漂亮的脸蛋,太有吸引力了。

可是这声音,分明是昨天强迫自己的那个野人!

难道说……

“咕噜”乔夕月吞了下口水,反应过来:眼前的男人只是洗掉了脸上的颜料,还是昨天那个。

不亏啊。乔夕月再次咽下口水,一双小手搓了搓,心里泛起一丝丝的甜。

“没想到你跑得还挺快。就是行礼的方式不对。”阿琰用手指轻轻捏着乔夕月的下巴,尽量放柔了声音说:“以后迎接我不用趴着,准你见到我也不用下跪。”

“什么?”乔夕月听不懂。她其实挺想和美男交流的。

尤其还是俩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以后,培养一下感情总是没错的。

可无奈鸡同鸭讲,她一个字也听不懂。

不过乔夕月会看脸色,美男的脸上带着笑,眼神温和又明朗,没有生气还挺乖顺的样子。

对,顺毛总没错。就算是野人,也应该喜欢被顺毛。

于是,乔夕月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一边吞着口水,一边轻轻的把手搁在阿琰的头发上。顺着他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慢慢的捋顺下去。

阿琰只感觉胸膛“砰”的一声,犹如被重锤撞击了。

这个女人的手好小,也十分柔软。摸着自己头发的样子是那么小心翼翼的,那么柔弱可爱。

她是在跟自己示好。

阿琰闭了闭眼睛,才把心头窜起的一股子热力压下去。然后从腰间巨大的皮囊里掏出几根漂亮的羽毛,别在了乔夕月的耳朵上。

“什么呀?”乔夕月眉眼一挑,漆黑的眼珠随着那绚丽的羽毛看过去。

“好看。”阿琰的大手把乔夕月有点乱的头发往后拢了一下,说:“我的女人,配得上最美的羽毛。”

“阿琰,你居然猎到了五色鸾鸟。”阿朵照例迎接阿琰回来,却没想到正好看见他把绚美华丽的羽毛给乔夕月戴上了。

五色鸾鸟是吉祥华贵的象征!只有寨子里最尊贵的女人,也就是首领的女人才配得上。

可阿琰居然送给了这个低等的女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