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镜子里看我怎么C你 在卫生间做运动 公息肉浴秀婷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爹,我不要被送人,我要跟你们在一起,我要跟姐姐们在一起。”

苏甜甜的话立时让苏红梅急了:“甜甜,姑姑家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你要是跟着姑姑,姑姑保管以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不要。”苏甜甜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就愿意呆在我家,哪怕跟姐姐们一起吃糠咽菜我也不要离开她们。”

甜甜会说话了并不惊奇,惊奇的是她一开口就强调了自己不愿意被送走,从她那张小嘴里说出来的话简直就不像是四岁孩子说出来的,这也太令人惊讶了。

苏红梅露出尴尬的笑容,回过头冲苏国富道,“哥,咱当初可是说好的,把你家小闺女给我。原先说好给二百块钱,现在我可以给三百,你可不能反悔了。”

她边说边朝苏秋生递了个眼色,苏秋生忙会意的从提包里拿出了钱……当初他们就是看中苏甜甜长得漂亮,这才决定抱养的,之前他还担心这个小闺女不会说话,可是现在好了,这孩子不但长得漂亮,小嘴叭叭的还挺会说,就算再加一百块钱也值了。

“大哥你看,这是三百块钱,我都准备好了。”

要知道当时普通工人的工资一个月就几十块,苏秋生和苏红梅两口子能拿出来三百块可谓很有诚意。不过以苏秋生和苏红梅的家庭条件,能拿出来三在百块也不足为奇,他们可是双职工家庭,还都在当时最肥的供销社上班,两个人每月的工资加起来怕是都有百十块了,三百块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几个月的工资,可这要是换成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怕是也没有这么多。

苏国富看到递过来的三百块,说不动心的是骗人的。

他当初把小闺女送人,除了重男轻女这个想法,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小闺女不会说话,可现在小闺女已经会说话了。这不但会说话了,还说不想被送人,他这个当爹的实在狠不下来这个心,毕竟这个小女儿今年都四岁半了,在身边都养了四年了,猛的让他送人,他还真舍不得。

李春兰生怕苏国富要把小闺女送走,把苏甜甜紧搂在怀里,声音都有些变了,“她爹,以前是甜甜不会说话,你才要把她送人,可现在甜甜都会说话了,我实在舍不得,这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姑,你也看到了,我家甜甜也不想跟着你,不如这事就算了,就别为难孩子了。”

“嫂子你这话可说的不对,放着你们家的条件,就算孩子跟着你们也过不上好日子,可要是跟着我的话,我保证让这孩子吃香的喝辣的,绝对不会亏待她。你也知道我身边就没有闺女,要是甜甜跟着我,我肯定当她亲闺女一样。”

苏红梅的一张巧嘴,说得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光是听着就叫人心动。

可苏甜甜却是看过原书的人,知道苏红梅向来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原主被苏红梅带回家之后也并没有享受到多好的待遇,虽说不愁吃穿,但苏红梅却是经常打着为原主好的旗号,让原主在家帮忙干家务,洗衣服、做饭……除了不用下地干活,该干的活一样都没有少干。

就这每当苏红梅领着原主出来的时侯,还要在人前表现出多么疼爱这个小闺女,街坊邻居还都信以为真,认为原主在养父母家是享福了,是攀高枝了,过的日子甭提有多美了,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样!

“姑姑,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我更喜欢我爹我妈,更喜欢我的姐姐们,我不要离开他们。”

苏甜甜小嘴一咧,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她本来就生得好看,白白嫩嫩,像个奶团子似的,咧着小嘴泫然欲泣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疼。特别是她说完这句话之手,紧紧的搂住妈妈的脖子,眼泪汪汪的看着苏红梅,竟然让苏红梅有种要是把这孩子给强迫带走,就是干了什么坏良心的事似的,让她心虚心软,再也说不出来要领走这女娃娃的话。

苏秋生瞄了一眼苏甜甜,也是差点就被她的眼泪给弄得心软了,但他确实是挺喜欢这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就好言好语的哄着,“甜甜乖,你要是今天跟姑父走的话,姑父天天给你奶糖吃。”

说着当真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大把的牛奶糖,一个劲儿的苏甜甜手里塞。

那可是奶糖啊,还是当时最贵的大白兔奶糖,普通人家的小孩谁能吃得起……这要不是苏秋生在供销社上班,这种糖都不好弄来。

看到那么大一把奶糖,苏家四丫头苏玉燕立刻咽了一把口水,光是闻着那个香甜的奶香味儿,她就恨不得把舌头给吞到肚子里,她真的好想吃!

这苏甜甜要是一般的小孩子,肯定就得被这把弹衣炮弹给击得溃不成军,可她毕竟不是小孩子,当然就能抵得住诱惑了,就一个劲的拒绝着,“我不喜欢吃糖,吃糖多了对牙不好。”

瞅瞅这孩子,一张嘴说话就跟个小大人似的,弄得大人都不知该说啥了。

李春兰倒是很满意女儿的表现,生怕她抵不住诱惑,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这孩子就被一把牛奶糖给拐跑了。听到甜甜这么说,她松了口气,“她姑父,你看这孩子真是不懂事……要不今天就算了,小的不舍得离开我们,大的也不想让妹妹送人,我家这几个丫头可是心齐的很。”

她这么一说,苏家那四个丫头赶紧说道:“姑父,我们真的不舍得让小妹送人,不管咋说她都是我们的亲妹妹,我们真舍不得。”

这会儿苏秋生还能说啥,就一个劲儿的盯着老婆,“红梅,你看这事儿闹的,咋办?”

苏红梅还在一个劲的劝说苏国富,“哥,咱可是提前说好的,哪能说反悔就反悔,我们今天多有诚意的跑来了,你可不能让我们空着手回去。”

苏甜甜怕她爹为难,立刻脆生生的说道:“姑姑,以前是我不会说话,我爹才想把我送人,现在我都会说话了,他不可能再把我送人了。”

 就苏甜甜这可可爱爱的样子,顿时让苏红梅心都酥了。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娃娃,又这么机灵,小嘴也这么甜,如果今天没能把这女娃娃带走,怕是以后也没机会带走了。

“哥,咱可不能说话不算?你也知道我有多喜欢甜甜,她不会说话的时侯我就没有嫌弃过,现在总不能因为她会说话了,你们就反悔吧?”

现在苏红梅生怕苏国富两口子反悔,就一个劲儿的说着,“当初咱可是说定的,你们可不能说变就变!”

苏国富也是要面子的人,被苏红梅他们两口子这么一激,还真的是犹豫不决。

“爹,我不要跟姑姑走,我只想跟你们生活在一起,我能吃苦,我保证会以后多干活,不会给家里增添负担。”

苏甜甜扯着苏国富的胳膊,咬着下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看着那小模样有说不出的可怜。

纵然苏国富心肠再硬,这毕竟就是自己的亲生闺女,他实在狠不下这个心。

苏秋生一看急了:“哥,你看我家就一个儿子,要真是把甜甜给我了,我肯定把她当亲生的那样宠,保证会对她好的。”

要说苏秋生这个人,刚开始对苏甜甜还算真不错,就是耳根太软,啥都听老婆孩子的。等到苏甜甜长大以后,他就听老婆儿子的,想把苏甜甜当自家的儿媳妇,但苏甜甜后来死活也不愿意嫁给苏卫民,就被苏卫民打断了腿,还被合计着卖到山里,受尽苦楚。

都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苏秋生是个老好人,但也是沦为苏甜甜悲惨命运的帮凶,所以实在不值得同情。

“爹,妈,我求求你们了,我哪也不想去,只想呆在咱们家,只想当你们的闺女。”

苏甜甜怕他们夫妻拿不定主意,又扭过头冲苏秋生夫妻说道,“我又不是不懂事,就算你们把我抱走,我也知道自己的亲爹亲妈是谁,等我长大了也会回来。”

这话一说,算是让苏秋生彻底死心,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要真是把孩子养大认回去了,那他们养的是个啥?那不是白白替人家养的?

李春兰是真舍不得把小女儿送人,也就哭着劝苏国富,“孩子他爹,还是别把甜甜送人了,孩子自己也不想去。”

也就这个时侯苏国富才彻底下定决心,红着脸对苏秋生夫妻说道:“大妹,妹夫,哥实在对不住你们了,这孩子我不能给你们。以前确实是想着这孩子不会说话,我们家女儿又多,养着她也是个负担,可是现在她都会说话了,我实在舍不得把她送人。就算是哥对不住你们了,这事就算了吧。”

苏红梅听到这话彻底傻眼,她太了解苏国富这个人了。苏国富这个人平时胆小怕事,却是有名的倔脾气,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那也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但凡是他决定的事情,通常就不会再更改。

苏秋生本来就为苏甜甜刚刚说的句话心里吃醋,既然现在苏国富这么说了,他也真不好再强要,就只是强颜欢笑:“看来我们家真是跟甜甜这个孩子无缘,既然她不愿意当我闺女,那这事就算了,就别为难孩子了。”

说罢,又回过头看了看苏甜甜,“姑父今天在这儿撂下句话,你要是啥时侯想通了,就来找姑父,姑父还要你。”

苏甜甜这会儿还噙着眼泪呢,听到这话心里却是冷笑一声:她这辈子都不会认苏秋生和苏红梅夫妻当爹妈,他们还是死了这条心罢!

苏国富也是看到她一脸抗拒的模样,长叹一声,“哥,我今天还要上班,就不多耽误了,我们走了。”

说完,转身就大步往外走,苏红梅失望的看了苏国富一眼,把桌上那三百块钱抓在手里,赶紧追上去:“秋生,你等等我。”

可这个时侯苏秋生都已经走出了院门,走到东大街了,苏红梅一口气追上去,“秋生,你走那么急干啥?”

“你说干啥?明看着甜甜这孩子都不愿意跟着咱们,咱也要不来,不走干啥?难看不难看?”

“要我说你就是不会变通,以前咱也是看到甜甜长得好看,才想领养她,那时她还不会说话呢!可现这娃娃都会说话了,那肯定是得争取过来,你咋就不知道多跟我哥说几句好话?”

“就你哥那个脾气,决定的事就跟板上钉钉一样,肯定是不会给咱,说再多也没用。”

“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这回咱们为了能领走甜甜,可没少下本,光是那大白兔奶糖都花了不少钱。这事怕也不是我哥一个人说了算,我总得想个办法把这女娃给要走。”

苏秋生猛的顿住,回头不可置信的盯着她,“你有啥办法?你真有办法能把甜甜要走?”

“你先回去吧,我找下五婶,只要把五婶说通了,估计这事儿也就成了。”

 “要真是这样那可太好了,我还真是挺稀罕甜甜这小丫头。可你哥他怕是不会同意吧?”

“你先回去,我现在就去找五婶说说这事儿。”

苏红梅打发走苏秋生,转身就往张小英家走。

张小英是苏国富的亲妈,按辈份是苏红梅的五婶,她统共养了三男一女,苏国富排行老二,也是她最不喜欢的那个儿子。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苏国富膝下无子,就只有五个闺女,这要是在以前,就是绝户。为此她没少骂过老二,生了那么多闺女有啥用,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这要是等到百年之后,连个摔盆的都没有,也是她极力主张把小甜甜给苏红梅的。这样就能再督促着老二生个儿子,要是没个儿子,后继无人,光是街坊邻居的吐沫星子都能淹死人。

正因为如此,苏红梅才决定走迂回路线,既然苏国富们俩口子不舍得,那她就去找张小英,她就不信就冲她的本事还不能把老太太哄得团团转……毕竟那么漂亮的一个小丫头,要不过来真是太可惜

张小英虽然有三个儿子,可最疼爱的就是小儿子,所以一直都跟小儿子住在一起。

但是大儿子也是她看重的,她也不舍得跟大儿子分开,就把老宅一分为二,两家住隔壁。至于老二……她从来都不喜欢,所以老宅就没有老二的份,好在老二年轻的时侯会手艺,带着老婆在外面赚了点钱,这才回来在东大街买的房子,跟老宅相邻不远。

就这样,在运动时,老大和老三还揭发老二投机,还曾经举报过他。也因此老二苏国富跟这两兄弟的关系一直都不好,他虽然孝顺,却是最不受亲妈待见,虽然住在一条街上,可是平时再忙再累亲妈也不会搭把手,也不会帮他看孩子。

可偏生苏国富又是个极孝顺的人,几乎隔天都要往他妈那里跑一趟,去看看他妈可每次张小英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就因为他生了好几个闺女,动不动被亲妈骂的狗血淋头。

这回把苏甜甜送人也是张小英的注意,张小英是觉得老二家的都五个闺女了,肯定到时候要有个儿子,老二养活五个丫头片子太吃力了,还不如把最小的甜甜送人,反正她也是个哑巴。

等到苏红梅过来找张小英时,手里还拎了一盒糕点,“五婶,我过来看看你。”

“你这孩子来了就有了,还带什么东西?”

张小英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可是看到这个大侄女手里拎了一盒糕点,脸上的褶子都快笑开了。

别的不说,就冲苏红梅和苏秋生两口子都在供销社上班,那条件在县里就是数一数二的富裕,谁见了都想巴结。

毕竟当时想买啥东西都得通过供销社购买,但当时买东西都得拿票买,可是供销社有熟人的话,有时候拿钱也能买到东西,但是你要没熟人的话,就是拿票也买不着。

“五婶,我知道你牙口不好,给你带点鸡蛋糕,这是咱们供销社新进的货,又甜又软,可不是陈货。”

张小英一听就更高兴了,她最爱吃甜食,平时也不舍得买这些糕点,有时老二家的会给她些糕点过来,可老二家的不会办事儿,拎来的糕点发硬,一点也不好吃。

鸡蛋糕还是新鲜的最好吃了!

“你就是乱花钱,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不爱吃这个,你拿回去给孩子吃。”

“我们家卫民又不爱吃零嘴,不拿来孝顺你老人家,我这心里过意不去。”

张小英听到她这么说,这才把糕点接过去,笑眯眯的道,“还是你这孩子最有心最孝顺。”

张小英把蛋糕接过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今天可是说好苏红梅要去老二家把那个哑巴小闺女抱走,也不知道抱走了没有?

“甜甜呢?你今天不是到老二家的抱孩子了去了,甜甜是不是跟秋生一块回去了?”

“五婶,你别问这个,你一说这个我还难过呢!”

“这咋就难过了?”

“刚才我和秋生到国富大哥家去抱孩子,结果甜甜居然会说话了,她不想跟我们走,结果我们就没有领成。”

张小英还不知道这件事儿呢,听苏红梅这么一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老二家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那个小哑巴会说话了,他家也那么多闺女,养活那么多闺女没用,早晚还得有个儿子顶门立户!”

“国富哥也是心疼自己的孩子,所以才不舍得给我。”

“我看这个老二就是脑子进水了啊,家里都穷的叮当响,还要养闺女,要我说他应该把老三老四都送人了,到时候再养个儿子,这家里没个儿子能行?”

“五婶你就别这么说了,国富大哥不舍得自己的亲闺女,我也能理解。就是我自己生完卫民伤了身体,到现在也没有再怀上一男半女,我做梦都想要个小闺女,眼下是办不到了。”

张小英看得出来,苏红梅们两口子是真的挺想要苏甜甜这小闺女的,毕竟甜甜是她这些孙女中长得最俊的。可这老二也真是的,当初都说好了,要把甜甜送人,现在总不能因为这个小哑巴闺女会说话了,就不给人家了!

“我和秋生真的挺喜欢甜甜这孩子的,原本说好给国富大哥二百块钱,可是见甜甜会说话了,我和秋生还给国富大哥又加了一百块。结果国富大哥说什么都不愿意把小甜甜给我们,这弄得秋生心里也很不得劲儿。秋生连我都气上了,从国富大哥家出来,没搭理我就自己先走了。”

这会儿张小英压根没听进去孙红梅说的话,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三百块钱上。

竟然舍得给三百块!

苏秋生和苏红梅两口子是真有钱呢,原先说好给老二家二百块就已经不少了,现在居然要加到三百,要是现在手里要有三百块都够买一辆永久自行车了。

张小英这个人一辈子就是爱财贪心,听说小孙女能换三百块钱,她就暗戳戳的开始打主意了。

“红梅,你是真的想要甜甜那孩子?”

“我当然想要了,我自己又没个小闺女,连个贴身的小棉袄都没,看到人家的女娃娃我都喜欢的要命,可惜人家也不肯给我。”

苏红梅说到这里还特意擦了擦眼睛,仿佛显得很伤心的样子,“我和秋生又没有亲生闺蜜,要真的甜甜跟了我们,我们保证会拿她当亲生闺女看待,这不比跟着国富大哥吃糠咽菜强!”

“国富就是个糊涂蛋,家里穷成那样,还一个闺女都不舍得往外送。”

张小英想到那三百块钱,脑子转了个弯儿,“红梅,要不然这样,我悄悄的把甜甜哄过来,你把她带走。你国富哥自己拎不清楚,我这当妈的肯定该帮他的时候也得帮他,总不能让他日子过得不如别人。”

“要真的五婶愿意帮忙就太好了,可我怕国富大哥知道这事生气可咋办?毕竟是他的亲闺女!”

张小英立刻大包大缆的道,“国富是我的亲生儿子,这事当然由我这当妈的说了算,难不成他还敢过来找我这个当妈的算账?就冲他连个儿子都没有,他就早该把甜甜送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