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静公交车被做到高C||雯雯被四个男人拖进工地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铁兰朵此时正关了院门,往内屋去。

“行了,别吃了,赶紧睡吧,你这可是有身子的人。”

铁兰朵这语气冷冷淡淡说不上热情,也说不上别的。

“知道了,我这不是有身孕么,肯定吃得比平日里要多些啊。”

是铁兰花的声音,语气里都带着得意,想着白日里明大勇在她面前的怂样,就高兴。

真的怀孕了?

明月儿躲在后窗,悄悄戳开窗纸,往内看去。

已经近亥时了,铁兰花面前还摆了一大堆吃食,这般夸张的吃法,不就是在告诉所有人,她铁兰花怀有身孕了,份量加大了!

简直不知道这女人的脸皮是咋长的。

不对……

明月儿眼神又往那一堆吃食里看了看。

辣食……

一大半都是辣食?

孕妇不是忌辛辣吗,尤其是前三月尤为重要。

她没吃过猪肉,当然看过猪跑。

所以,果然是假孕么。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明月儿双手背后,欢乐的回家了。

这一夜明月儿睡得极好,是穿越这几日以来,睡得最好的,鸡鸣三遍后她便起了床,套上鞋子就冲出院子,拦住了正要出外干活的明大勇,声音甜甜的,“父亲,这天色还没亮呢,你是要去看后母吗?”

明大勇经过昨日的事,看着明月儿心头到底多少有些愧疚,可是一想到铁兰花很快就会给他生个大胖小子,极浓的眼窝里就荡起了一丝心满意足的笑,对明月儿的语气也缓了几分,“嗯,是,你在家好生照顾你外祖母和弟弟。”

将明大勇的表情变化收尽眼眼里,明月儿不仅不生气,反而俏生生的道,“父亲,那你等下。”

话落,就冲进了厨房,再出来时,手上已经拿着一袋小米,飞快的塞进明大勇的怀里,“父亲,后母如今有身孕,不可太操劳,这一日一夜定然也没吃好,你拿去吧。”

明大勇对于如此懂事的明月儿有些错愕,想到之前的相处,还有昨日他说了分家后的反应……

明月儿如今也是十三岁的大姑娘了,不说恨他,也该心有怨怪的,可是,她就这般的纯真懂事……

“月儿,你真懂事,这米我拿着,很快就能哄着你后母回家住了。”

明大勇心头如同松了一块大石般,那一直拘谨着的喜意尽数流露出来。

“嗯嗯,父亲你去吧,也好生安慰后母,那件事就不要提了,以后我们也会好好待她生下的孩子的。”

明月儿说得纯良无害,一脸懂事,可是不知是听了哪一个字,明大勇的面色却煞时一白,如同被人踩了什么尾巴似的,提着小米的手都紧了紧。

“父亲,你怎么了?”

明月儿“分外着急”的上前道。

“没事,没事,天还没亮,你快回屋睡吧,你大伯家也别去了。”

明大勇声音都低了些,提着小米很快消失在未尽的晨曦中。

明月儿看着明大勇的背影,黑白分明的眸底露讥讽的笑。

来硬的是她吃亏,那就来软的,一言一语,一点一滴,只要明大勇心里有了这根刺,那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真有其事,他都会开始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了。

或许最开始明大勇是怀疑过,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承认,铁兰花那般久就与田松苟且在一起了的。

至于铁兰花想再回来搅合一场,不可能!

打了个哈欠,明月儿转身回屋,谁知,刚转过身,差点吓得叫出

将明未明的天色下,一个高大欣长的身影立在那篱笆矮墙边,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若不是那脸她认识,都要以为看到鬼了。

不对,这张脸,已经擦干净了,眉若刀裁,鼻若悬胆,眸似墨玉,肤若白玉。

明明穿着一身破布条,却俊雅得夺目。

我靠!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明月儿咽了咽口水,警觉的看了眼四下,立马轻手轻脚的跑过去,看着元卜几分质问的语气。

“不是说第二天给我送吃的么?”元卜看着明月儿有些‘委屈’,“玉佩没当?”

明月儿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这村子说不上大,但是也说不上小,怎么就这么快就找到自己了啊!

明月儿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说倒霉还真是倒霉催的。

还不等明月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元卜忽然不再纠结于玉佩的事情,而是转而说道,“我饿了!”

元卜老实道,眸色纯澈,浓睫轻颤,明明那般高大却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明月儿眉毛有些抽。

我家可是很穷的,好吗?明月儿的脖子上还带着元卜的玉佩,她还没有来得及去城里当铺。

玉佩传来阵阵温度。

唉,真是怕了你了!

你饿,你饿也不能来找我啊!

得想个法子把他撵走啊!

“我……”

“那是厨房。”

明月儿想说的话还没说出来,元卜已经指着她家那黄篱笆石头堆成的厨房开口了。

“那是厨房没错,可是,这天还没亮不能煮食吃,再者……”

再者,我现在可是在塑造自己懂事体贴又持家的好形象好么?

“那,给你这个。”

元卜突然一抬手,一只毛色灰杂的兔子飘在明月儿面前。

“天啊,兔子!”明月儿兴奋的小声说道,一双清亮的眸子看着元卜,“你哪里来的?”

“在山林里抓的,送给你养。”

“养什么养啊,你要白味还是约烧,或者爆炒,我都可以。”

明月儿一边念叨着,一边往厨房走,没走几步,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什么,回头一看,元卜正站在那里,一只修长的手还保持着方才提兔子的动作,视线略带审视的看着她,“你要吃了它?”

“嘿嘿……”明月儿笑着说道,“不然咧?你又不饿了?”

穿到这么个山旮旯地方,她已经很久没开荤了好么,人都没吃饱,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养动物。

“你放心,做好之后分你一半。你先回山洞吧,等我想到好法子,再给你安排个好住处。”

没想到,元卜倒也听话,点了点头,转身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下。

……

将兔子放好,明月儿又趁黑出去了一趟,这才回到家安心睡了一个时辰,天光大亮时,这才起了身,煮了小米粥后,让明钱儿扶着外祖母出来喝。

阳光晴好,院子虽然粗陋了些,却觉得空气莫明的好。

久违的温融一幕。

“哐啷。”

院门却就在这时被人大力推开。

“好你个明月儿,年纪不大,心却如此恶毒,都说虎毒不识子,子妹要亲和,你这个弟弟还没有出生哟,就要遭你的毒手了。”

铁兰朵劈头盖脸对着明月儿就是一顿骂,而在她身后,明大勇扶着面色发白的铁兰花,也正怒意冲冲的看着她,眼里哪有半点父女情,就像是在看仇人一般

“父亲,怎么回事啊?”

明月儿睁大眼睛,不明就已的看着明大勇。

“你还装?”铁兰朵冲上来就想对明月儿动手。

明月儿却侧身一躲,就避开了。

铁兰朵没揪到人,反而因为使力太大,一个惯性不稳,直接载倒了前面的簸箕里,顿时弄得灰头土脸,气不打处来,拿起一旁的钉耙就向明月儿头上砸来。

“坏人,坏人,不许欺负我姐姐。”

明钱儿冲上去,铁兰朵被摔出了火,抬掌就要向明钱儿挥去,可那只手没落下来,反而被一个扫帚打得一失足,手上顿时两条血印,鲜红触止。

“啊,杀人啦,大勇家的大丫头要杀人啦——”

铁兰朵顿时坐倒在地,开始撒泼打诨,“明大勇,这样的女儿你还留着干嘛啊,那以后兰花肚里的孩了,你还要不要……”

明大勇面色爆红,一个劲儿盯着明月儿,“月儿,你这是在做什么,眼里有没有长辈。”

“父亲,明明是这个姨婶婶二话不说就来打我啊…”

明月儿抬着袖子拧着“泪”,瘦弱的身体一抽一抽的,再看一旁身大膀圆的铁兰朵,这以底谁能欺负谁,不是一眼可见啊。

“可是,你后母是吃了你拿过去的米,就浑身不舒服……”

明大勇说着话,手还扶着铁兰花的腰,生怕她摔着碰着似的。

“怎么会呢,那米可是先前后母买回来的啊,我就拿小袋装了些啊。”

明月儿很是不解,尖瘦的脸儿都白了。

“哼,怀个孩子而已,哪里会那般弱,就铁兰花你这身子,怀个十个八个也断不会不舒服。”

张老太太颤巍巍的从屋里走出来,话语不善。

“后母,我是真心想让你好的,你怎么就不给我一条活路呢。”

明月儿抽抽搭搭的可伤心了。

明大勇一听这话,心头也不是滋味。

若说明月儿想毒害他的孩子,她是做不出来这事的,想到早上离开家时,明月儿一脸期待的样子……

“小肚子,圆啊圆……”

“圆几天……”

“想圆几天圆几天……”

“进了东家的水,去了丁家的地,一打滚,娃落地……”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远远的传来孩童涌歌之声。

三不有村里大早上的除了鸡鸣也清静,是以,孩童们唱的第一个字都清晰入了耳。

这心里没事的人听着好玩,可这心里若有事,冷不丁一听,心头便是大大的嘲讽了啊。

明大勇本来就不好的面色这下子更不好了,沉得铁兰花一时间都愣是没开得口,下一瞬,一把抱住明大勇的胳膊,“大勇,这孩子绝对是你的啊,就那么一次,我……真的,你相信我,那一晚上,你是记得的啊……”

铁兰花急切的想拉回明大勇的心神。

“什么啊,后母,你肚子里的孩子据说都两月了呢,肯定不会是田松的,是我父亲的啊。”

明月儿终于寻到这个最佳时机,说了这一句话。

她纯真无垢的话一落,也明显是在帮铁兰花,可是院子里,除了她和张老太太,不知事的明钱儿,所有人没一个面色好的。

“大勇……”

“兰花啊,你先跟着你姐姐回去,等我收拾好,再接你回来。”

好半天,明大勇吐出这句话,面色并不见半点和缓。

铁兰花暗道这些该死的小孩,就知道乱唱,何时不唱,还跑到这里来唱。

太可恨了!

可是,明大勇是什么性子,虽然好脾气却不能逼急了,否则,一旦他的心思入了那个坑,绝对不会再信她了。

一场看似凶悍的闹剧很快结束,看着明大勇愁闷的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明月儿眼里光芒灼亮。

这下子,我的好后母啊,这下子你想回到这个家,怕是不容易。

又和张老太太说了几句,明月儿就心情很好的去厨房。

她今日要将这兔子爆炒。

再分个兔腿给采阿山,多亏他找来那些孩子帮忙呢。

“我要吃。”

冷不丁一道声音响在身后,惊得明月儿一个激灵,刚处理到一半的兔子差点掉在灶间地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