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活大器粗女主娇媚: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医生的话,陆凤璇听不进去,一路朝二楼最向阳的儿童房奔去。

走廊上,矜贵冷傲的男人逆光而来,高大的身影投成一道细长的阴影,将奔跑而来的纤细人儿笼罩其中。

陆凤璇慢慢地停下脚步,呼吸渐渐缓了下来。

望着前面那一抹颀挺如山岳的身影,泪水一点点打湿睫毛。

“御迟胤……”她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两步。

御迟胤俊美冷傲的面庞上浸透了冷漠,绯色唇角噙着冷笑,讽刺轻扬。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他狭长的眸子凝向她,一丝情伤跟愤怒藏在深沉墨色之下。

陆凤璇茫然地看着他,想到他对她的深情,急切开口:“御迟胤,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啾啾!”御迟胤压抑不住怒火的打断她:“虎毒不食子!陆凤璇,为了和你的情郎私奔,你居然狠心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如果不是医生搭救及时,啾啾就要被你亲手害死!”

宛如地狱之中的阴森气息迅速逼迫而来。

男人一下子逼近,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掐住她纤细的脖颈,只需要他轻轻一用力。

陆凤璇呼吸变得困难,苍白的小脸涨成紫红色,张着口,困难的往外吐字。

“我……知错了,阿胤……哥哥,对不起……”

一声阿胤哥哥喊出来,御迟胤伪装出来的冷硬绝情迅速龟裂,他的手也像是被针扎到,慌乱的放开了她。

陆凤璇咳的撕心裂肺,小脸又变回病态的苍白。

一身宽大的睡衣套在她身上,能看到后背肩胛骨高高凸起,她瘦的让人心疼。

御迟胤控制不住自己,大手伸过去想替她拍拍后背,可是想到她做过的事,终究是自嘲一笑。

罢了,是他彻底输了,他认!

“我答应离婚。这份协议上我已经签了字,等你养好身体,我们就去民政局。”

将离婚书扔到她面前,御迟胤冷笑一声,道:“陆凤璇,从今以后,恭喜你终于摆脱了我这个怪物,你自由了!”

陆凤璇心痛如绞,任由离婚书掉到地上,她一脚踩上去,不顾一切抱住他的手臂。

“我不离婚。以前是我鬼迷了心窍,我会改,阿胤哥哥,你不要赶我走。”

御迟胤审视的目光落到她脸上,倏尔沉声冷笑:“陆凤璇,不要打小翊和啾啾的主意,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你这个不称职的母亲带走他们其中任何一个!”

他以为她的示弱是为了争抢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陆凤璇见他误会,用力摇头:“阿胤哥哥,你误会我了,我不要离婚,也不会再想着离开,你信我。”

“信你?”御迟胤眼神一黯。

他就是信了她太多次,才会被她一次又一次当成傻子。

“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陆凤璇,小翊和啾啾是我最后的底线,你再敢动歪心思,我就当着你的面一刀一刀活剐了江澈,不想看到他死在你面前,你这段时间给我老实点!”

御迟胤走了。

看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陆凤璇难过的红了眼眶,心里暗暗发誓。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辜负他!

在这之后,陆凤璇成了檀园的头号危险人物。

不管去哪都有人跟着,两个孩子的房间彻底成了她的禁地,不得她靠近半步。

御迟胤这次是铁了心了,不想再听到她的诡辩,就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她。

她内心煎熬的不行,想看孩子,想抱一下孩子的念头侵占她的每根神经,既然来硬的不行,她只能选择来软的……

是夜,陆凤璇亲自煮了一碗暖胃的鸡丝粥,加一杯蜂蜜柠檬水,用来解酒。

她跟御迟胤的特助打听了,今晚他们在外面应酬,晚饭没吃上几口,胃里全装着酒,刚才上楼时,她分明看到他眼里的醉意。

“叩叩!”她敲书房的门,里头没有人回应,“阿胤哥哥,我进来了。”

风格肃穆的书房内却没有看到那个令她心悸的身影,一旁的休息室里亮着光,她猜想御迟胤应该在里面休息。

“糟糕,忘记拿勺子了。”

陆凤璇把餐盘放到书桌上,懊恼地拍了下额头,转身就走。

脚步声远去,休息室的门打开,钻出来一个小小身影。

小翊只是临时借用御迟胤的书房,利用这里天然屏蔽信号的优势,精心送了一份“礼物”给江澈。

忙完一出来,他的小鼻子闻到一股特别诱人的香味,肚子跟着咕噜噜的唱起空城计。

看到书桌上冒着热气的鸡丝粥,小翊立刻把笔记本一放,爬到椅子上去。

“好吃,元师傅的手艺又进步不少,明天让爹地给他涨薪水。”小翊一边咕噜喝着粥,一边念念有词。

陆凤璇拿完勺子上来,走到门口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眼眶温热,看着小翊的眼神能揉出水来,“小翊,你要给我发薪水吗?”

“……”小翊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举着碗静止不动。

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从碗后面一眨一眨的看过去,瞧见真的是她,而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小翊立刻把碗一放,板着脸,从椅子上滑下来,朝门口跑。

“小翊!”

书房隔壁就是啾啾的公主房,小翊躲进去想把门关上。

陆凤璇追过去,情急之下伸出脚挡住了门,“啊!”

门缝内,小翊的小脸上闪过慌张,但一眨眼的功夫,他又恢复冷酷的表情。

“我知道你是故意装的,哼,你别想骗我了!”小翊不是笨蛋,他不会再上当了。

陆凤璇看着脚腕上冒出来的血丝,苦笑一下,狼来了的故事,真是害人害己。

“小翊能不能把门打开,让妈咪进去看一下妹妹?”

她的手按在门上,只不过不敢用力去推。

小翊听到她提起妹妹,小脸上马上露出防备的表情,他气愤道:“妹妹刚醒过来,你又想着伤害她,你是个坏妈咪,我讨厌你,你出去,我不准你进来!”

四岁的孩子用力推搡,毫无防备之下,陆凤璇被推的连退几步,不小心右脚绊到左脚。

她狼狈地摔倒在地,幸好走廊上铺了地毯,除了丢脸了点,疼倒是不疼。

“御承翊,你在鬼吼鬼叫什么?”

声音落下,男人沉稳踏实的脚步声从里面传来。

御迟胤走到门口,看到陆凤璇摔倒在地,又眼含泪花,不禁神色微变。

他下意识地绕过小翊,弯腰扶起她,“怎么摔了,是不是脚扭到了,哪里疼?”

“爹地,她是故意的。”小翊恨铁不成钢,“她故意摔倒,想让你心疼,你又中计了!”

小翊的话提醒了御迟胤,他冷着脸将手撤回,是啊,怎么又中计了。

“陆凤璇,你又想玩什么把戏?”他垂眸打量她。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陆凤璇抬手把头发别到耳后,“摔的不疼,阿胤哥哥,你不用担心。”

御迟胤:“……”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担心了?

小翊:“……”她居然没有跟爸爸告黑状?

父子俩一大一小同款疑惑脸,齐刷刷地注视着她。

信任是需要时间的,陆凤璇打起精神露出笑,抬眸看向御迟胤。

这两天他亲力亲为的照顾女儿,白天在公司又要日理万机,一向注重干净的人,下巴上冒出来的胡茬都没有刮掉,眼睑下的乌青十分明显。

“阿胤哥哥,让我留下来照顾啾啾,今晚你早点休息。”

陆凤璇诚恳的请求,怕他不放心,又补充道:“可以让林管家陪着一起,你放心去休息,我真的,不会再干蠢事了。”

御迟胤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用一种锐利的眼神,足足打量了她半分钟。

看的她心里直发毛。

小翊夹在他们两个的中间,却是有点慌了,拉住他的手,小嘴叭叭的像个火车头。

“爹地,你别信她,妹妹就是被她害成这样的,她和外面的坏人串通,他们都是一伙的!”

“不是……小翊,妈咪不会伤害妹妹,你相信妈咪。”陆凤璇急急说道。

她再抬头,御迟胤的神情变得十分冷峻,脸上像是覆了一层透明冰霜,寒气逼人。

“阿胤哥哥,你听我解释……”

御迟胤面无表情地推开她伸过来的手。

看着她着急慌乱的样子,他冷笑两声:“你又想故技重施,拿啾啾威胁我,是吗?”

“不是,我跟你发誓,我以后都不会再伤害啾啾。以前我是做错了很多事,但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好不好?我真的会改,你们相信我。”

小翊抱臂哼了一声,小脑袋扭向另一边,余光却偷偷看向陆凤璇。

明明是她坏,她居然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弄得好像他和爹地欺负她了一样,生气!

御迟胤眸光闪了闪,侧过身,语气冷硬:“既然你身体好了,明天我们去一趟民政局,趁早离了婚,你也不必在我面前继续演这些把戏。”

语毕,他拎着小翊的衣领,将儿子拎回房间,欲关门。

陆凤璇想追过去,结果迈开的步子动作太大,扯到脚腕上的伤,痛的叫了一声:“嘶……”

御迟胤关门的动作一顿,墨眸冷冷的朝她看过去。

“阿胤哥哥,刚才我的脚被门夹了一下,疼。”陆凤璇蹙着眉,将裙摆往上拉了拉。

一点小伤,御迟胤坚决不会在意。

他朝她的脚腕淡淡瞥过去一眼,结果却看到白皙肌肤上那一圈紫红,瞳孔微缩。

陆凤璇单脚支撑,纤细的身子冷不丁一晃,眼前有人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

“陆凤璇,你是笨蛋么!”

气急败坏的吼叫在头顶上响起,陆凤璇悄悄勾起唇,笑了。

小翊看到这一幕,两条小眉毛气得倒竖,张嘴想要揭穿她的虚伪面孔。

陆凤璇用口型提醒他:“是、你、关、门、夹、到、我、的!”

小翊:“……”气成河豚。

他生闷气的样子特别可爱,连眼神都变得生动不少,陆凤璇得意的扬了下眉毛。

两条手臂很自然的搭到御迟胤的肩上,身子往他怀里偎近了些。

御迟胤脚步一顿,浑身的肌肉因为她的靠近而紧绷不已,呼吸也略显得几分粗沉。

他把她放到沙发上,找来医药箱,蹲在地上,一声不吭的给她上药消毒。

陆凤璇近距离地凝视他的脸,目光贪婪,看到他上药时小心翼翼的动作,像是对待一个宝物,生怕一不小心就碰碎了。

在外人眼中,他天性冷酷又残暴,身为御氏家族继承人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

可是,在她的面前,他只是一个爱慕她的男人。

“离婚的目的你已经达到了,现在你又玩这种苦肉计,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御迟胤心绪微乱。

他把棉签扔进一旁的垃圾筒里,讽刺地笑了下:“江澈就这么让你喜欢,为了他,你不惜在我面前低下你高贵的尊严,呵……陆凤璇,我真的好奇,等会转了身,你会不会恶心的吐出来?”

陆凤璇知道无论她怎么解释,他也听不进去,索性厚着脸皮,用力抱住他。

小手揽住他的脖颈,往前一凑,然后她张着唇朝他吻了过去。

“!”这一刻,御迟胤表现的像个毛头小子。

他瞪着双眼,完全不敢置信般,整个人僵立在原地,任由她生涩地吻着自己。

“我没有觉得你恶心,以后不会,永远也不会。”

一吻完毕,陆凤璇咬字清晰的跟他强调道,一双眸子直勾勾的凝着他。

御迟胤默然未语,手里握着的碘酒瓶被他捏的变了形,足以看出他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来克制。

陆凤璇:“我知道很多事情口说无凭,你和小翊一样不信我,怀疑我,我能理解,以后我会用行动向你们证明。”

她的眼睛很漂亮。

杏核眼,双眼皮,笑起来时是一弯月牙,淡茶色的瞳孔晶莹剔透,里面映着清晰的人影。

御迟胤差点要溺毙在她温柔专注的眼神里,碘酒瓶咕咚一声掉在地上。

就在他打算欺身上前,床上传来一声猫儿似的嘤咛。

两人都忘了这是在啾啾的房间。

如梦初醒。

御迟胤腾地一下起身,握拳抵在唇边清咳一声,姿势有些别扭的朝床边走去。

陆凤璇脸上的红晕更加深了两层,一抬头,就对上小翊充满敌意的目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