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了吗PO脸红心跳 冷廷遇简夏在车上做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离婚?

蒋依依能感觉到,他说出这两个字,并不轻松,中间顿了好几秒。

能感觉到背后男人小心翼翼的呼吸,似乎怕伤害了她。

既然怕她受伤,为什么要说出口?

“呐,顾城域,我对你不好吗?还是我不够漂亮,又或者说,我们之前的感情,对你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既然如此,当初你为什么要娶我!”

她慢慢回过头,声音越来越高,到最后,几乎是脸红脖子粗地吼着。

眼泪从布满血丝的眼眶里落下,整个人如同泼妇般。

她没这么失态过,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面对深爱的男人,心如刀割。

顾城域注视着这样的她,墨色的眸子愈发冰寒,“是你先骗我在先,蒋依依,这是你自作自受!”

“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蒋依依气到发笑,她对天发誓,结婚到现在,他从没对顾城域说过半句假话。

“到现在还狡辩是吧?兰兰你见过了,她才是孤儿院的彤彤,是我找了二十多年的人!”男人眼神阴翳,“如果不是我找到她,你还要骗我到多久?”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蒋依依懵了,二十年前,她和顾城域都是福利院的孩子,那时候的她,还是个哑巴,总是被人欺负,顾城域教她写字,唱歌给她听,还有……

“对了,伤疤,你不是看过了吗?这里!”她心急如焚地露出了胳膊,雪白的肌肤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烧伤痕迹,虽然已经痊愈,但表面aotu不平,烙下好似蚯蚓的纹路。

“别给我看,恶心!”顾城域烦躁地推开她,“兰兰也有烧伤,她是哑巴,她才是真的!而你,你说你在医院治好了嗓子?不知道从哪打听到我的过往,冒名顶替,做了一年的顾太太,你还想怎么样?”

“你是说我装的?”蒋依依瞠目结舌,“莫兰才是真的?就因为她现在是个哑巴?”

这伤疤,可是当初福利院着火的时候,她chong进火场,把顾城域揪出来留下的。

她的一切,都是假的?

顾城域薄唇紧抿一言不发,权当默认。

两人对视着,蒋依依的心一寸寸的冷,湿漉漉的眼里,却人就夹着希翼的光,“城域,我没有骗你,我不知道她跟你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把心掏给你看的。”

“我要你的心有什么用?”顾城域深吸一口气,摆了摆手,“话题到此为止,是兰兰让我不要伤害你,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把离婚协议签好。”

他是铁了心要离婚!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蒋依依消化不过来,面对同眠共枕的人,竟然一时无言以对。

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顾城域只觉得心口像是扎了一根刺,他眼眸里的戾气散去,语气也软和了许多,“你放心,离婚不会亏待你。”

“亏待!我不要你施舍!”

随手砸了桌上的烟灰缸,蒋依依气匆匆地上了楼,她掏心掏肺地对顾城域好,换来的是他不信任,是他将所有过往都抹杀!

坐在床头,她摸着脖子,潸然泪下,莫兰才是冒牌货!

……

三日后的片场,一场古装戏刚结束,男人如神邸般,身着广袖长衫,坐在化妆镜前等着助理泄下头套。

六月的天,汗水如豆hua落,他抽出纸巾擦了擦,“离婚协议签了没有?”

“没呢。”穆盐手里的梳子,顺着他头皮,打理着精短的发,“听说,太太绝食了,水米不进,说你要是不相信她,她宁愿饿死。”

“相信?”顾城域冒出一声冷哼,极尽讽刺,“拿什么相信,两年前我们相遇,是她找上门来的,我没有多想,听信她单方面的故事,认定她是彤彤,他拿我的信任当什么?”

穆盐淡淡一笑,拍了拍他的肩,“实在不行,就起草律师函,正好粉丝也不看好你们俩。”

顾城域眸光黯然了几分,抛开骗人一说,依依跟自己在一起,承受了太多,怎么舍得闹到人尽皆知,全世界看她笑话?

……

顾家,双椒别墅。

顾城域迈进家门时,佣人正在收拾凉彻的饭菜。

“她还不吃?”男人皱了皱眉头,那盘子里的饭菜纹丝未动。

“先生,你去看看太太吧,再这样下去非出人命不可。”张嫂愁眉苦脸地叹了一口气,往昔每天精神抖擞的女娃,这才几天,颓废得不成人样了。

两人的卧房在二楼,结婚以来,顾城域待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数,房门上还贴着结婚时的“囍”字雕花。

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拢着,密不透风,散发着沉闷的气息。

顾城域手机亮光晃了一眼,床上窝着一个人,听见响动也没个回应。

“依依。”他徐徐近前,打开了床头的小夜灯。

暖色微弱的灯光里,蒋依依侧躺着睡着了,长时间的断食,皮肤蜡黄,眼眶凹陷,瘦了一圈,格外憔悴。

“慢慢,你是慢慢对不对?”

还记得两年前,一场粉丝见面会,他签名签到指骨酸疼,女孩满眼星光看着他,“我啊……我是彤彤,记得吗?”

福利院的时候,他五岁,彤彤三岁,年幼的他,见不得别人欺负彤彤分毫,出道成名后,暗地里吩咐穆盐寻找彤彤的下落,没想到彤彤自己找上门。

假的!都是假的!

穆盐给他的资料里,彤彤根本就没被人领养,也没有做过嗓子的手术,她颠沛流离,过着紧衣缩食的生活,他的彤彤,是莫兰!

“为什么要骗我?”

他探出如玉的指尖,轻柔地拨开女人额角凌乱的发,看着她巴掌大的脸,瘦得让人心疼。

“乖乖吃饭,我答应过彤彤,要照顾她一辈子的。”

迷迷糊糊的,蒋依依似乎感觉到属于顾城域的温度,柔和如春风,他让她好好吃饭,他还是关心自己的。

醒来,窗户开着,清冷的风迎面拂来,四周没有人,面颊已一片冰凉。

不能输,一定要揭穿莫兰的真面目,她就是个窃贼!

张嫂今儿跟见了鬼似的,端着糖醋里脊搁在餐桌上,又急忙倒了一杯牛奶,“太太,您可慢点吃,别噎着。”

早上起来,蒋依依就吃了一屉包子,两根豆浆,还在不停地往嘴里塞,两侧的腮帮子如同仓鼠囊似的,狼吞虎咽。

“没事,张嫂,我吃饱了。”蒋依依说着擦了擦嘴,直奔二楼洗漱,“我要出门,还劳烦你照顾奶奶。”

当年孤儿院的时候,顾城域是被找回去的,因为父母双亡,他走丢了才会进福利院,蒋依依不同,她是没人要的野孩子,福利院起了大火之后,被安排到了现在父母家里。

所以顾家还有位奶奶,有老年痴呆症。

“太太,需要司机接送吗?”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着了淡雅的妆,身穿mo胸小长裙,长发绾成了花苞,焕然一新的蒋依依看起来可爱清新。

她蹭蹭下了楼,张嫂看着松了一口气,保安正在这时进门,“太太,有客人。”

“是你?”蒋依依回头,见到的是跟在保安身后怯生生莫兰。

莫兰看到她,露出一排皓白如盐的牙来,笑得纯粹。

笑什么!插足别人的婚姻,破坏别人的家庭很开心吗?耀武扬威来了吗!

蒋依依一肚子火,看了张嫂一眼,“你们都下去。”

客厅里只剩下蒋依依和莫兰两人,她指了指沙发,“坐。”

莫兰点了点头,乖巧地坐下,双手奉上一盒子蛋糕,蛋糕的卡片上写着娟秀的字体:上次的事是我不好,依依姐姐,不要怪我行吗?

依依姐姐?

两人的年纪一般大吧,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这语气实在是太绿茶了点!

蒋依依现在看这姑娘是横竖不顺眼,索性开门见山,“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城域的粉丝不喜欢我,难道就喜欢你?婚内chu轨,城域现在本就事业下滑,你想害死谁?”

突然被蒋依依骂,莫兰眨巴着水灵灵的眼,不知所措。

“别在这装可怜,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

发怒的蒋依依蓦然拍掉了莫兰手里的蛋糕,奶油溅满了茶几面。

她很少生气,自认为心智成熟,大动肝火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本,可是现在,她忍无可忍!

“啊……啊……”莫兰急了,站起身比划着手语:姐姐不要生气,我没有做坏事。

“不是你冒充我?你是孤儿院的孩子吗?你小时候认识城域吗?”蒋依依怒火高涨,像是引爆的炸药桶,“你给我滚!不准你到这个家,离城域远一点!”

她连拖带拽的,硬是将莫兰从客厅拖出,拽到了院子,然后一把推到门外,“滚!滚得远远的!没男人要专门撬墙角是吧!”

气炸了!

一道铁门,门内是蒋依依,门外是莫兰,蒋依依双眼能喷chu火,莫兰双眸则han着晶莹泪花。

还有脸哭,自己做过什么不清楚么!

吩咐了保安不准要这个女人进门,蒋依依开车直奔瑞景律师事务所。

“啧,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不在家刷你家城域的片子了?”

身穿西装的男人,小背头,架着金丝边的眼镜,举手投足文质彬彬,却无端端有种欠揍的吊儿郎当气质。

“别提了,你赶紧帮我查一查,玉门的福利院有没有个叫莫兰的人。”蒋依依一张苦瓜脸,此刻就像在如来面前辨别真身的孙猴子。

“大姐,玉门福利院二十年前就被大火烧成灰了,你让我去问卦吗?”蒋枫夸张地耸着肩,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我管你,你去调查,莫兰,是不是玉门福利院的!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这件事,蒋依依分外固执。

福利院是没了,那不代表死无对证,就能随意胡诌。

顾城域不相信她,她只好自证清白了!

“好,好,好!查!”蒋枫瘪了瘪嘴,挠着鬓角束手无策,这丫头是老头老太太的心头肉,要是不帮,回家老头老太太非揍自己一顿不可。

蒋依依,哦——应该叫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

蒋枫落坐在电脑桌前,指尖噼里啪啦地敲在键盘上,敲着,敲着,他條然怔忪,死死地盯着屏幕,“你……让我查个死人?”

“活的!就在两个小时前,跑到双椒对我耀武扬威!”蒋依依理智都被狗吃了,声调尖锐刺耳。

蒋枫小拇指塞进耳朵堵了堵,挑起一侧眉梢,“咯,你自己看,刚死的。”

什么?!

蒋依依急忙凑上前,电脑屏幕上的律师稿映入眼帘,只觉得五雷轰顶。

莫兰,22岁,哑女残疾,今日上午十点二十三分,洛河桥坠亡,死因颅骨碎裂,失血过多,脑死亡。

“你……没搞错吧?”蒋依依有些站不稳,心神不宁地后退了两步。

就在两个小时前她才见过莫兰的啊……

“知名影帝妻子手撕小三,逼死情敌,我报记者shen入调查,发现惊天秘密……”

蒋枫眼珠子几乎扒在屏幕上,一字一句地念出弹出来的新闻。

新闻配图正是不久前,蒋依依推搡莫兰的照片……

不,不是这样的!

她只是骂了两句,她连插足别人婚姻的事都做,怎么会这么脆弱!

“滴滴滴……”

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来,蒋依依打了个哆嗦,心头泛起不好的预感,取出手机,果然是城域打来的。

莫名地,她有些心虚,手心里尽是涔涔冷汗。

“滴滴滴……”

电话铃声就要消弭于耳,蒋依依打心一横,接通电话贴在了耳边。

“蒋依依,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滚回来!”

双椒别墅。

“啪——”

一耳光huo辣辣地落在脸上,蒋依依几乎站不稳,白皙的脸颊烙下鲜明的五指印。

“这一巴掌我是替顾大哥打的,依依,你太过分了!”穆盐愤愤不平地骂着,为显得理直气壮,扫了眼顾城域。

凌乱的碎发挡着蒋依依半张脸,她侧目瞥了眼顾城域。

他坐在沙发上,双手合十,面若寒冰。

看得出,他是真的生气了……

“城域,你听我解释,不是我做的……”更多的解释,却说不出口,是她骂了莫兰,这一点,不可否认。

顾城域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对她的话罔若未闻。

“依依,莫兰根本就不想插足你的婚姻,她一直都在劝顾大哥回归家庭。”穆盐好像是顾城域的传声筒,她从钱夹里抽出信纸,“这是兰兰的遗书,你自己看看。”

莫兰真的是自杀?

蒋依依盯了良久,片刻后才接过,字体一如既往的清秀可爱,只写着简短的两句——

城域,我走了,你不要太想我。我的出现是个错误,从没想过抢任何东西,我会安安静静离开,祝你和依依姐白头偕老。

这是遗书!

蒋依依的手控制不住chan抖着,“不,这不是真的……”

此时此刻,她感觉手里的信不是信,而是鲜血,她担着一条人命!

就因为那几句伤人的话!

“走!”

顾城域蓦然站起身,扣住她手腕往外拖,“现在就去殡仪馆,你给她道歉!”

“城域,我不去,我不要,不要去!”蒋依依死命地挣扎着,犹如拖进屠宰场的牲口。

莫兰是她害死的……

确实是她害死的!

“由不得你!骗我,害莫兰,你心肠怎么能这么歹毒!”顾城域的手如钳子般,就在昨天,他居然还心疼这个女人!居然还想分一半的财产给她!

她不配!

“城域,原谅我好不好?”顷刻间,蒋依依已哭成了泪人,什么自尊心,什么傲气,在看到莫兰遗书的一刻,她觉得自己万恶不赦!

“原谅你?谁给兰兰一条活路!”顾城域俊美的脸狰狞地可怕,粗鲁地将蒋依依扔进车里,锁上了门。

不!

她不要看到莫兰的尸体!

会有阴魂索命的对不对?

结婚以来,顾城域都很纵容她,她想去哪去哪,想做什么从不干预,哪怕是她缠着他不要去拍戏,也推了通告陪了她两天。

可是现在,无论她怎么服软,无论她怎么哀求,顾城域都无动于衷。

黑色的阿斯顿马丁风驰电掣,像一支离弦的箭,直奔殡仪馆。

白色的菊hua铺满了地面,殡仪馆的棺材前摆放着莫兰的遗照,扎着马尾,干净爽朗。

“跪下!”

男人厉声呵斥,命令的口吻不容反驳。

“城域,我不是有心的……”

“让你跪下!”顾城域加重了音调。

蒋依依瘦弱的身板显得颤了颤,似乎在电影院里看着大荧幕的这张脸愠怒,有种下一秒他就会掏出qiang,崩了她脑袋的错觉。

蒋依依泣不成声,不停地摇着头后退,“我不!我说过了,她冒充我!我才是小时候的彤彤!我救过你!你说你要一辈子照顾我的!是她狸猫换太子,是她自作自受!”

“你闭嘴!”顾城域猛然拽着她到身边,拍戏需要常年学习武术的他,找准膝盖窝,一脚下去,蒋依依惨叫着跪在遗照前。

“我让你狡辩,蒋依依,你给我跪着,跪到下葬!”顾城域从牙缝中挤出威胁的话,“否则,你父母,还有你,我一定倾尽所有,让你们后半辈子痛不欲生!”

城域……

蒋依依没想到,莫兰在他心里,重要到这种地步!

蒋依依没想到,顾城域大发雷霆的时候,这么蛮不讲理!

“好……我跪着!”她掀起眼皮,泪水朦胧的双眼凌冽的光,“一人做事一人当,跟我父母没有半点关系!”

顾城域从她脸上收回目光,眼帘低垂,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黑白遗照的姑娘。

她笑得纯粹无暇,宛如纤尘不染的百合花。

对不起……

兰兰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眉心打成死结,痛苦凝结在他阴沉的俊颜上,他转过身不去看,吩咐跟随来的穆盐,“离婚协议交给她,尽快签署。”

名人quan贵的妻子,不好做吧?

蒋依依呆滞地注视着前方,想起闲来无事,在家里查找的各种资料,有人说过,做阔太太就要放聪明一些,睁一只眼。

那时候,她不去看他的手机,不去跟踪他,是不是结果会大有不同?

“哗啦——”

盛夏的惊雷凌空劈下,大雨倾盆。

蒋依依像是木偶人般没有知觉,任由雨水侵袭。

“去死吧你!”

突然一根钢索套住了她脖子,背后的女人用膝盖抵着她后背。

一瞬间,蒋依依呼吸不上,惊恐万分,“是……是你?”

“就是我!”穆盐发狠地勒紧钢丝,“你没想到吧!莫兰是我找来的聋哑人,二十年了,你为什么要找顾大哥?”

顾城域十八岁出道,她作为顾城域的经纪人已经七年,本以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谁知道突然杀出个程咬金!

顾城域不是没有让她找过孤儿院的彤彤,但她从没实际落实过!

最清楚顾城域过往的舍她其谁?找个哑巴还不简单?只要伪造资料,蒋依依就是彻头彻尾的假货!

“放开我……”窒息感中,蒋依依胡乱地扒拉着脖子上的钢索,想要反抗,却体力不支,根本使不出力气。

“也不怕告诉你,莫兰是我推下桥的,真是天真,答应了我要闹到你们离婚为止,突然反悔说什么不想做丧尽天良的事!呵,问我要钱然后离开,也不想想,知道我的秘密,我还能让她活着吗?”穆盐说完“哈哈”笑起来,笑得猖狂,“不甘离婚收场,上吊自杀,你跟那哑巴一起陪葬!”

居然是这样?

这一切都在穆盐的算计中!所有人都被她算计着!

蒋依依毛骨悚然,瞳孔渐渐涣散。

她不要死!

不能死在这里!

……

雨刮器不停地刷开雨帘,顾城域心烦意乱地停下了车,掌着方向盘,目如死水。

“城域,你原谅我好不好?”

耳边是蒋依依祈求的话,那双含泪的眼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虽然她骗了自己,可是这一年的婚姻,她受了太多委屈……

顾城域紧绷着脸,猝然调转车头180度,沿途折返。

哪怕天各一方,也好聚好散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