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小清欢PO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这都是些什么废物?那个女人看来也没留给女儿什么东西嘛,都跟她的人一样的贫贱。”

“哎呀,还有一对戒指呢,血红血红的,真好看,好像是血宝石呢,看起来很珍贵的样子,那个女人该不会是留给女儿结婚用的吧?”

唐晚安站在门口看着她们脸上露出贪婪的凶光,她讽刺的看着杨媛道,“从你进唐家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就算死都不会进这间房一步,怎么,现在你是想死了?”

“姐姐。”唐念念看着回来站在门口的唐晚安,笑了一声,“你回来了?我跟我妈妈正在给这间房打扫呢,之前是我对不起你,现在我给你道歉,这是你母亲的东西,我们没想要,我放在这里。”

唐念念低着头边扫地边道,“你不用这么疾言厉色的对我妈说话,我妈她是好心,我们都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妈没什么坏心,该对你花的,我妈都给过你,你现在这么说她,不是很没良心吗?就算我妈没生过你,也养过你吧?一家人何必这么针锋相对?”

“你跟她说什么好听的话?要不是为了唐仲国,为了你,我早就不在这个家了,怎么现在我来我自己家里,还要征求你的意见吗?”杨媛不耐烦的看着唐晚安,她最后悔的就是嫁给唐仲国,还要被她的女儿欺负,真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唐念念眼泪掉了下来,安慰母亲道,“妈,对不起,是我之前不懂事,跟姐姐没关系,都是我不好,所以姐姐才这么说你,以后我一定好好的跟姐姐相处,不让你跟爸爸为难了。”

唐晚安一直没说话,只是进去把桌子上的戒指盒拿在手里,仿佛能感受到母亲留下的气息。

“姐姐,之前我对你做的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唐念念看着唐晚安顿时低下头给她鞠了鞠躬, 见唐晚安没反应,她又哽咽的道,“好,是我的错,我给你一个交代。”说完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杨媛没想到女儿会打自己,她顿时惊住了,看着她怒道,“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能自己打自己?用不着跟她道歉,只要有我在,我就护着你。”

唐晚安不想看见她们母女演戏,她拿着母亲的戒指放进包包里,看也没看她们一眼转身就要走。

唐念念见唐晚安走了,她顿时上前拽住她,边哭着道,“姐姐,求求你原谅我吧,我做错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

“你干什么?”唐晚安拧眉的看着她,想甩开她的手却还是被她紧紧的拽着。

唐念念看着她,摇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姐姐原谅我,上次照片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求求你撤了吧,我现在学校也不能去了,我的人生都快毁了,求求姐姐别折磨我了可以吗?”

“唐晚安!”

一声冷厉的吼声突然打破了唐念念的哭声。

唐晚安看着回来的父亲, 她皱了皱眉看了眼唐念念,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

“爸爸!”唐念念看见父亲,顿时跑到父亲面前边哭着边指着唐晚安对着他道,“你上次说要我跟姐姐好好相处,我跟妈妈就把这里打扫一遍,好让以后姐姐回来了住,之前我也做错了一些事,我就跟姐姐道歉,可是姐姐好像一点都不想原谅我的样子,爸爸,我看就算了吧?”

唐仲国看了眼这间房,又看了眼唐晚安的脸色,知道这个女儿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进她母亲的房间,他的怒火下了一点点,可看着小女儿脸上的眼泪,来到大女儿的面前,看着她严肃的道,“晚安,她们都是想让你回娘家的时候住的好一点,这间房很宽敞,又是你母亲的房间,想必你很喜欢。”

“我很喜欢?”唐晚安笑了一声摇头指着那扇窗道,“您觉得我会很喜欢这个房间?您是不是忘了,那扇窗曾经是我妈妈跳下去的地方,您觉得我会喜欢?我会想在这里住?爸,您太不了解您的女儿了。”

唐仲国看着那扇窗身体也僵了下,知道是自己犯下的错, 他点点头,“对,是爸爸的错,都是我的错, 可是念念是真的顾着你们的姐妹之情的,她现在想跟你和好,你不但不理她,反而用这么冷淡的态度对她,你让她怎么受得了?”

“有什么事,你说她就好了,不要这么严肃,好像她也欠了你的,欠你的是爸爸,不是你妹妹。”

唐仲国还是想家和万事兴,看到小女儿这么诚恳的道歉,连他都动容,可是这个女儿却偏偏这么固执, 这么的咄咄逼人。

唐晚安听着父亲的话,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看着他,点点头,讽刺的道,“是啊,您觉得是您逼死我母亲的, 您觉得跟她们没有关系,可是您好像忘了,就是因为她们母子,我妈妈才会从这里跳下去的,您现在要我跟她姐妹情深?”

“我妈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没有妹妹,她做的那些事,您也都看到了吧?就算知道是她做的, 您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吧?现在我只是还给她而已,您就心疼想要打感情牌?”

她笑了一声,那双如冰雪一般的双眸看着父亲,摇摇头,“可是我现在已经没了感情,从您让我替嫁那天,我跟这个家就已经没有关系了,您现在跟我说姐妹之情?”

唐仲国看着小女儿,眉头皱了皱,有些动容。

“爸爸,不是这样的。”唐念念拽着父亲的手,边哭边道,“我之前跟姐姐有些误会,我承认是我冲动了,我也只是年轻不懂事,我现在正在跟姐姐道歉。”

她的手拽着唐晚安的手,哭着道, “姐姐,是我的错, 你打我,骂我怎么都好,只要你出气了,肯原谅我,你怎么对我都行,只是不要这么对我好不好?我道歉,是我对不住你。”

唐仲国看着小女儿从未这么低声下气的请人原谅,他看着唐晚安,皱眉的道,“她都这么跟你道歉了,你就原谅她吧,那些事你也不要做了,以后好好的在薄家当个儿媳妇,我们一家人好好的。”

“一家人?”唐晚安甩开她的手,后退几步,摇头,“我跟她们永远都不是一家人。”

唐念念看着她要走,顿时上前抱住她,“姐姐,你别走!”

“放开!唐念念你放开我!”唐晚安忽然感觉后颈一痛,眼前一黑,整个人倒在地上。

“为什么是我?我什么都没做!”

“因为你生来就该死……嘭——”

一声巨响,光线昏暗的电影院,每个人的心都揪紧了一把。

大荧幕上,男人收起散着硝烟的黑口,清贵的脸,只有无尽的冷漠,视生命为草芥。冷漠地,他转过身,留给观众凛凛修长的背影。

“顾城域!”

这时,观众粉色泡泡中,电影谢幕了。

荧幕上黑白色调,浮出《杀手》这部影片的名字,蒋依依呆愣地坐在原地,面颊已然湿润。

顾城域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炸裂的演技,令人折服的眼神杀。

灯光照亮了《杀手》首映院线,徐徐地,有人离席,蒋依依等到人走得差不多,这才站起身,将帽檐压得挡住了大半张脸,垂头耷脑地混在人群里。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被人认出来。

“是她对吧?”

“应该是!”

细碎的话音入耳,蒋依依脚步频率越快了些,就在手办店外,背后一道大力袭来。

“咚——”

她猝不及防地摔了个大马趴,两个女孩子“嘻嘻”笑了两声,互相催促着“快走,快走。”

手掌擦破了皮,膝盖骨像碎裂了一般。

人来人往,所有人视她为瘟疫恐避不及,她折腾了大半天,才艰难地站起。

这种事,发生过很多次了,单独出门的后果,犹如过街老鼠。

只是因为她嫁给了顾城域,在粉丝眼里,她一个无名之辈,配不上影帝顾城域,玷污了顾城域的名声!

她只是想做一个小迷妹,看一场电影而已……

算了,他们都不懂,她和顾城域渊源颇深,深爱彼此!

从电影院回到双椒别墅已经是夜晚十点,时钟滴滴答答度过漫长的一分一秒,亲手熬的鸡汤摆在桌角快要凉。

城域怎么还不回来?今天粉丝见面会需要这么久的吗?

蒋依依望夫石般盯着门口,终于,漆黑的院子亮起了一束光——是顾城宇的车!

她紧皱的眉心终于舒开,站起身准备迎上去,大厅的玻璃门已经从外推开,男人歪歪斜斜地撞开门扉,西装外套随意地挽在手臂,抬眼间,棱角分明的面庞,深邃黑眸让人沉迷。

“城域,累坏了吧?”蒋依依满眼焦急化作了春水,嘴角噙着淡淡笑意,接过他的外套,却嗅到浓烈的酒气,“你去酒局了?”

“呵——”男人冷笑,薄唇勾起的弧度邪魅不羁。

他踉踉跄跄地错开了步子,晃晃悠悠地往沙发走去,骨节分明的手比划出武器的动作,嘴里振振有词,“biu——你生来就该死。”

是《杀手》的台词,那一幕蒋依依记忆犹新。

“你到底喝了多少啊?”蒋依依无声叹气,老公是众心捧月的影帝,有什么办法,业务繁忙,应酬太多。

将大码的西装挂在立式衣架,她端着汤蛊去厨房,换了醒酒汤来,城域醉了,不能喝油腻的东西。

“城域?”

顾城宇歪歪斜斜躺在沙发上,半截身子悬空着,指尖点在眉心,轻笑着,嘴角两侧的括弧格外迷人。

哪怕结婚一年来聚少离多,蒋依依见他这张千亿少女梦的脸就没处来气。

“你啊你,酒量不好,就少喝一点嘛!”蒋依依凑到男人身边,费力地将他架起来靠着沙发,着手解开他的领带结。

“不要。”忽然,顾城域白得有些过分的手蓦然扣住了她手腕。

“怎么了?”蒋依依疑惑。

“呵——”他又笑了,笑开来,凤眼眯着柔情似水,“兰兰,别闹。”

兰兰?

谁是兰兰?

蒋依依懵了,顾城域偏过头,牵着她的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像个贪恋母亲怀抱的婴儿,“别离开我了,兰兰……”

一瞬间,蒋依依只觉得如坠冰窖。

兰兰到底是谁!

“城域,我是依依啊,依依……”

呼呼……

身边的顾城宇阖着眉眼,只有均匀的呼吸。

纳兰清悦?姚景岚?

娱乐圈里带lan字的可不多,特别是跟顾城域有交集的更是少之又少,能是谁呢?

蒋依依瞬间激灵,看了眼响起讯息的手机,就在顾城域的口袋里。

以前,她从不管顾城域的交际圈,她深谙一个道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道理,可是现在……

看了眼熟睡的顾城域,她探出手去,轻轻地捏住了手机一端,轻轻地取了出来。

头像是个漂亮小姑娘,肤白貌美,备注是兰兰,发了一条信息:域域回家了吗?我要睡了哦,晚安。

“吧嗒——”

蒋依依手一抖,顾城域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清晨,阳光开启了新的一天,早早地,蒋依依起床准备了胃药,城域总是喝酒胃一直不大好。

“今天还有通告,我就不吃饭了,走了。”

还没倒上热水,就听顾城域低沉的气泡音传来,蒋依依追出门,就见背影颀长的男人进了保姆车。

蒋依依呆愣地目送着车辆远走,忙放下了手中的药盒子,拿起车钥匙出了门。

正午的商场,因为临近六一儿童节的关系,人潮涌动,保姆车在商场外停下,男人架着墨镜,捂着口罩,鸭舌帽遮掩得密不透风,脚步急促地在保安的尾随下走了进去。

“怎么回事?电梯里的人到底什么时候能脱困?”

“快了,快了。”

嘈杂的声音中,消防员正围堵在电梯口,电梯显示故障,显然是有人被困了。

“咔哒——”

围观人群中不少有人拍照摄像的,眼见电梯门打开惊呼出声。

蒋依依就在门口,眼睁睁地看着打扮清秀的女人从电梯里钻出来,猛然扑进了高大男人的怀里。

是昨晚发消息的那个女孩子,她扎着马尾,身形纤瘦,很好辨认。

蒋依依就这么呆怔看着,看着顾城域抬起手,指尖顺着女孩后背安抚,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想象到一贯冷漠的他,眼神该如何的温柔。

她以为,顾城域不会变心的,孤儿院时就喜欢自己,她们的感情坚不可摧,可以与全世界为敌!

可是她错了,因为名气太大,他从不陪自己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而此刻,却众目睽睽下将这名叫“兰兰”的女孩拥入怀中。

顾城域……顾城域,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高档的公寓楼,802门前。

蒋依依手心生疼,那是刚才强忍着委屈,指甲嵌在皮肉造成的。

就是这间屋子,她像个跟踪狂,跟着顾城域一直到这里,就在刚才他把女孩子送进门,在门口温存了半天才离开。

说不定这是一场戏,又或者,这个女孩子和顾城域之间有什么难言之隐……

蒋依依安慰自己,颤巍巍抬起手,咬着唇瓣犹豫了半晌,这才敲响了门。

“嘎吱——”

开门的是那个女孩子没错。

面对面的距离,女孩约莫二十出头,一双清灵明眸夹着疑惑。

蒋依依吞了口唾沫,这姑娘算不上有多好看,但五官没硬伤,属于耐看型的。

“你……你好,我是城域的朋友,我想跟你谈谈。”蒋依依尽量用词委婉,骨子里,她不相信,她会输给这么普通的姑娘。

女孩子从上到下地打量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公寓挺大,空气清新,朝阳的落地窗,此刻阳光投射出明亮光影。

“你一个人住吗?”蒋依依细致地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玄关的鞋柜摆着一双男士拖鞋。

女孩子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

怎么回事?

从头到尾,蒋依依都没听到这姑娘发出过一个音节。

看出蒋依依的疑惑,女孩恍然大悟般,忙从茶几抽屉里取出了一个小绘本,绘本上画着呆萌的卡通画,写着一行字:不好意思,我是哑女。

哑女!!

蒋依依瞳孔大睁,过往的记忆犹如黑色地潮水铺天盖地向她涌来,她猝然捂住了自己的喉咙。

啊……

啊……

不会说话,只能发出一个“啊”字,备受歧视。

女孩并没有察觉蒋依依惨白的脸色有什么异样,翻开了另一页:请问你喝饮品还是咖啡?或者是茶?

蒋依依眼里,这女孩笑着,侧脸映着明媚阳光,灿然生花。

明明是个残疾人,为什么她还能这么开朗?

半天呆若木鸡的蒋依依脸上血色全无,女孩再翻开一页:你是不舒服吗?

是不舒服,就在刚才,蒋依依差点以为还是当年的自己,不会说话,哑然失声。

或许,顾城域只是想到了他们的曾经,所以对这个哑巴姑娘心生怜悯,格外照顾呢?

揪紧的一颗心注入一针缓和剂,蒋依依缓缓垂下手,牵强地扬起嘴角,“喝茶吧,谢谢。”

女孩心领神会,放下对讲的小本,转身泡茶去。

望着她忙碌的背影,蒋依依陷入沉思,开场白该怎么说起,刺探城域和她的事?万一自己误会了,怎么面对城域呢?

她注视着电视墙出了神,忽然,女孩绊住了茶几脚。

“小心!”

蒋依依惊呼,反射性地拉住了女孩,人是没摔,但一杯滚烫茶水全数倒在了女孩脚面上。

“呃——”

女孩声色沙哑地轻哼了声,瘫倒在沙发上,穿着拖鞋的脚面肉眼可见地起了泡。

“你怎么样?要不要紧?家里有药膏吗?”

蒋依依无所适从,焦急地攥着纸巾就要去擦,恰时门开了,男人醇厚的声音伴着喜悦,“兰兰,不怕啦,你看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大眼萌玩偶……”

顾城域!

他不是走了吗?

蒋依依脚心蹿起一阵寒意,扭头就见熟悉的男人手里抱着半人高的毛绒玩具,嘴角的笑意渐渐僵住。

“依依,你怎么……”顾城域诧异地与她四目相接,却赫然发现一旁的莫兰面色痛苦,湿漉漉的脚背覆着茶叶,整片的烫伤。

他瞳孔一紧,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弯腰打横将莫兰抱起来,“兰兰,怎么样?要不要紧?”

莫兰自然而然地探出手勾住了顾城域的脖子,宛如温顺的小猫,脑袋埋在了他身前。

这一幕的亲昵,仿佛他们才是夫妻,而蒋依依不过是个局外人。

“怎么会烫伤?这么严重!”顾城域着急上火,眉头拧紧,很少见他为什么事这么上心。

蒋依依骗自己,安慰自己,可事实摆在眼前,她哆嗦着唇,声色干哑,“城域,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解释的?”

顾城域动作微僵,却没去看蒋依依,沉声道,“我让穆盐送你回去。”

话音方落他抱着莫兰起身,“我送兰兰去医院,你先回家,回去谈。”

“城域……”

蒋依依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些什么,顾城域只给她留下匆忙的背影,恍惚间,她似乎看到顾城域怀里的女孩子回眸一笑,眼神里满是挑衅的意味。

……

“太太,你别多想了,顾大哥毕竟是个男人,又是众人追捧,收不住心很正常。”

经纪人穆盐蓄着短发,温婉知性,苦口婆心地劝着蒋依依,送上纸巾,“没办法,想哭就哭吧。”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顾城域另寻新欢,她就得受着?还要纵容他这种行为?

“他们多久了?”蒋依依垂着眉眼,看着自己的手,昨天的擦伤,掌心都淤青了。

穆盐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冰冷,“三个月前认识的。”

三个月?

她和顾城域从小就在一起,孤儿院走散,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重逢结婚,却抵不过一个刚认识三个月的姑娘?

刚出生就被丢孤儿院,当了哑巴十多年,蒋依依自认为自己情绪调控能力已经炉火纯青,可是当下,却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没事,你去忙吧。”她努力克制掉眼泪的感觉,抬起头,粉润的眼圈看了穆盐一眼。

她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得脆弱,全网暴力,粉丝将她的照片做成遗像都熬过来了,顾城域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感情的,一定!

穆盐一走,蒋依依在家里枯坐了大半天,等到天色将晚,脑子里一团糟。

“依依。”顾城域回家时,蒋依依正靠着沙发小憩,哭得久了,似乎把脑仁哭出去了。

她年纪不大,才将将23岁,面容姣好,是典型的瓜子脸,大眼明眸。

说实在的,哪怕是进娱乐圈也有底子。

蒋依依醒了,但仍旧趴在沙发靠背上,哭肿的眼在布料上蹭了蹭,“你回来了,吃饭没有?”

她可以避而不谈,就像穆盐所说,他收不住心,那玩一玩总该回归家庭的吧?

“依依。”见她起身,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在蒋依依僵住,他才踌躇道,“我们……离婚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