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船上弄雨婷第14章&好看的肉质高的古言

  • A+
所属分类:优美文章

余沐恩点点头,她并不知道跟他走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知道,连警察都笑脸相迎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她就这样跟他回了家。

当时的余沐恩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A市最神秘的风云人物,弹指间掌握着无数公司的生死,A市的财阀家族都知道有这么个人的存在,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

车内。

“那以后我该叫你什么?”余沐恩眨巴着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像极了洋娃娃。

陆辰修愣了一下,他做了所有的准备接这个女孩子回家,却忘记了称谓。

“少爷在家排行老七,不如你就叫七叔吧!”坐副驾驶的一位中年男人说道,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余沐恩。而这个男人是陆辰修的私人管家刘正启,他知道陆辰修所有的事情和心思。

陆辰修并未发声。

余沐恩看不懂他的表情,心里有些紧张,两只小手不断地搅动着,咬了咬嘴唇。

她害怕被抛弃的感觉,她害怕自己惹眼前的七叔不开心,然后再被抛弃一次。

到家后,管家牵着余沐恩去了她的房间,这是余沐恩第一次看到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家,粉红色的凯蒂猫和黑红色的米奇摆满了一屋子,连地毯、床单、窗帘都是迪士尼公主。

“这里是城堡吗?”余沐恩惊呆了,她实在是太喜欢这里了。

管家刚想开口,陆辰修进来了。

“你若觉得是,那便是了。”

“我以后就住在这里吗?”余沐恩睁大眼睛,满眼不可置信。

“打开衣柜看看。”男人声线清冷,对她的问话不置可否。

余沐恩把柜子打开,一瞬间被闪到了眼睛,站在前面久久挪不开脚步。

满柜子的漂亮衣服和裙子,一件件都搭配好了,做工精致到让人能感觉每件都价值不菲。

而这些衣服,看起来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余沐恩觉得自己在做梦。

陆辰修摸了摸余沐恩的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想要什么和我说,我都会满足你。”

这一瞬间,陆辰修高贵非凡的模样刻进余沐恩的眼睛里,就像童话故事书里的王子。

轰隆——!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同时响起巨大的雷鸣声!

本来愣愣看着陆辰修的余沐恩,一瞬间像炸了毛的兔子,她浑身开始发抖,额间冒出冷汗,下意识的就想躲到一处黑暗的角落里。

“你怕打雷?”

余沐恩的眼泪顺着眼角不断的滑落,委屈的点点头,“那个女人就是下雨打雷的时候死掉的……”

那个女人并是不她的亲生母亲。

陆辰修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当然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七叔!”余沐恩突然冲上来抱住陆辰修!

就在这一瞬间!陆辰修突然感觉闻到了一股独特的香气,若隐若散。

“我可不可以跟你睡……”九岁的余沐恩抽泣着小鼻子,可怜巴巴的乞求着。

刘管家愣了一下,上前想把余沐恩从少爷身上拉下来,可是——

“好。”

陆辰修淡淡的一个字,却打破了管家对陆辰修的认知!

他可从来不喜欢和小孩子在一起的,甚至看见小孩就厌烦,可是却答应余沐恩陪她睡觉!而且余沐恩还是……

然而,更令管家无法想象的事是,少爷这一陪,竟然陪了许多年。

……

六年后,雨夜。

窗外的雷声将余沐恩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地将自己缩成一团。

身边,陆辰修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

“沐恩?”他轻轻靠过去,摸了摸余沐恩的额头,果不其然,都是冷汗。

陆辰修将余沐恩捂在头上的被子掀开,把人整个带入自己怀里,手轻拍着余沐恩的后背:“好了,雷不响了,不怕。”

男人身上独有的味道和背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让余沐恩渐渐放松下来。

她抓着陆辰修的衣襟,整个人蜷缩在男人的怀里,轻声呢喃:“七叔……”

“嗯,我在。”

陆辰修的声音沉稳有力,余沐恩放心的重新闭上眼睛。

然而没过几秒钟,她的身体却瞬间僵硬了一瞬。

捕捉到怀里小姑娘的不自然,陆辰修蹙了蹙眉头:“沐恩,不舒服吗?”

怀里,余沐恩的脸憋得通红,似是不知道下定了多大决心,才抬起头。

陆辰修垂眸就看到余沐恩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心下一紧:“怎么了,嗯?告诉七叔。”

“七叔,我好像……尿裤子了……”余沐恩眼眶都红了

这么大了,尿裤子什么的,实在是太丢人了啊。

陆辰修整个人却一愣,随后将被子掀开,入目,便是一抹刺眼的鲜红。

他瞳孔一瞬间缩了缩,第一反应是小姑娘受伤了,但是紧接着脑海里又回想起她的话——心思百转千回,陆辰修才意识到,小姑娘不是受伤了,而是,成人了。”

侥是淡定如陆辰修,这一会儿也有那么几秒钟的慌乱无措。

然而也只是那么几秒,随后他便镇定下来,将小姑娘搂到了自己怀里:“沐恩别怕,不是尿裤子,是我们沐恩,变成大姑娘了。”

“什么啊七叔?”沐恩好奇地顺着陆辰修的目光看过去,刚退下去的热度倏然又回到了脸上:“七叔……我……”

“别怕,我让管家去买东西。”

余沐恩微不可见的点点头,整个人恨不得变成一只鹌鹑钻到地里去。

十几分钟后,管家敲响了房门,外面的风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陆辰修接过东西,递给余沐恩:“知道怎么用吗?”

余沐恩下了地,咬紧嘴唇,声音细不可闻:“知道的。”

随后便钻进了卫生间。

“沐恩!”

“嗯?”余沐恩把头探出来。

“穿鞋。”

“哦……”余沐恩听话的穿上棉拖鞋。

五分钟后,余沐恩还没出来,一直守在门外的陆辰修不放心地敲了敲门:“沐恩?”

“七叔,我就好。”

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陆辰修皱了皱眉,随后一拧把手,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

卫生间里,余沐恩正在奋力搓洗自己的内裤……

什么血染床单这种事情,真的太羞愤了啊!

骤然间看到跻身进来的高大身影,余沐恩下意识地把手里的东西·藏到身后:“七叔,你怎么进来了!”

陆辰修皱着眉:“这个时候不要碰凉水,这些东西放着让管家来就好。”

余沐恩摇头:“不要,这种事情让管家做多难为情啊。”

陆辰修似乎轻笑了一下,随后没再多说别的,反而伸手接过余沐恩手里正在搓洗的东西,三下两下洗干净,挂了起来。

“七叔,你……”余沐恩已经呆了,她做梦也没想到,陆辰修会为她做这种事情,那可是……而且还是沾了血的……

这会儿她的脸已经红到快要爆炸了。

“好了,睡觉。”陆辰修一把将尚且愣着的余沐恩抱起来,送回床上。

房间里,床品已经被被管家换过一次了,没了血腥味儿,床上反而都是好闻的阳光的味道。

但是想到自己留下的到底还是被人看到了,余沐恩就恨不得撞墙……

陆辰修却似乎并不在意的模样,他的大手抚到余沐恩的小腹上:“怎么样,肚子难受吗?”

不说还好,一说余沐恩才感觉到小腹传来的一阵阵胀痛,有点像在痉挛。

而且这种疼痛还有越来越激烈的趋势。

余沐恩将自己送进陆辰修的怀里:“七叔,疼……”

陆辰修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余沐恩,将人往怀里带得紧了一些,同时吩咐管家送上来了红糖姜水和热水袋。

喝了姜水,捂上热水袋了的余沐恩感觉好受了不少。

陆辰修的大手就在她的后腰上来回摩挲,温度熨帖。

迷迷糊糊中,余沐恩终于闭上了眼睛:“七叔,我睡了,晚安。”

陆辰修扬了扬嘴角:“睡吧,我的好女孩儿。”

时光飞逝,转眼又过了四年。

“七叔!我上学迟到了!我先走啦!”

余沐恩自从来月经后,陆辰修就不让她和自己住在一块儿了。

但是昨晚下雨,每到这个时候,她还是会和陆辰修一起睡,而每次和陆辰修睡自己就会睡的特别安稳,导致早上赖床!

所以今天,不可避免的,她又起晚了!

她慌张的从管家手中拿过校服披上,前脚刚迈出玄关。

“站住,先吃饭。”

陆辰修叫住了她。

“七叔……我真的要迟到了……”余沐恩急死了,又有些委屈,她可不想在上课时间进入教室,多丢人啊……

陆辰修微微叹气,颔首示意她可以走了。

“谢谢七叔!”余沐恩笑着,突然伸出两只胳膊举到头顶比出一个爱心来,“爱你喔!”

陆辰修怔住,精美的唇线轻轻挑起,这丫头最近真是越发调皮,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他看向刘管家,刘管家明白,老规矩,把早饭打包给余沐恩车上吃。

只是,他现在越发担心少爷对余沐恩会产生不可言说的感情,如此一来,那件他们煞费苦心经营的计划就会覆灭,一切都会崩盘。

……

学校。

余沐恩总算是赶在上课铃打响之前进入了教室,刚进教室,楚晞就帮她把书包接过来:“怎么又急匆匆的,来这么晚。”

“今早起晚啦!”余沐恩冲着楚晞吐了吐舌头。

楚晞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混混,家世好长相好,身边的女朋友就没有断过,还都是那种烫头发抽烟喝酒的社会女孩。

本来她和楚晞这种人是扯不上交集的,但是却因为有一次上课老师提问楚晞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而她作为同桌看不过去小心的提示了他一次后,他们似乎就结下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友谊。

楚晞从那次后就开始主动和她说话,久而久之,他变成了余沐恩在班里少有的朋友。

在位子上坐定,老师还没进来,余沐恩却就听到后面有几个女生在交头接耳地嘲笑她。

“又差点迟到,说不准是昨天伺候哪个土豪给累的,我听我爸说现在有钱人都喜欢找年龄小的小姑娘!”

这句话引得周围人都哈哈大笑,说话的女生叫曾琪,是曾家的千金,向来傲气,看不得别人比她优秀。

而余沐恩,就是她最大的眼中钉。

这个学校里没有人知道余沐恩的身份,平时送余沐恩上学的车很普通,只是偶尔会看到她从一辆豪华商务车上下来。甚至曾琪私底下让她爸去查余沐恩的资料,也没查出来个结果。

“曾琪,她昨晚不会伺候的是你爸吧!”此话一出,曾琪差点翻脸,上去就是一巴掌!

“闭嘴!我爸才瞧不上她!”

那女孩吓到了,知道自己家的身份地位远不如曾琪,而且以后说不定还要指望她,立马低头认错,悻悻的躲到后面去了。

余沐恩知道后面的嘈杂声都是关于她的,但她从来不惹事,默默的在学校里当个小透明,因为她害怕给七叔惹上麻烦。

在她第一天见到陆辰修的时候,他就说过,她的情况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更不能让人知道七叔又是谁。

“喂!你这嘴天天那么损,也没见有人搭理你,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有意思吗?”

余沐恩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也不会说。

对待曾琦的嘲讽,楚晞第一个看不过去,果不其然,楚晞话一出,搞得所有男生都哄堂大笑,仿佛曾琪真的是个笑话。

“就是啊,你少说两句吧,也不知道你哪儿来那么多气要往人家身上撒!”

余沐恩性格好,学习好,又是大家公认选举的校花,哪个男生不喜欢?

余沐恩听到楚晞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红。

她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别和她一般计较了。

“我今天还真就要撒气了!”曾琪恼羞成怒,她喜欢楚晞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是楚晞却帮着她最讨厌的女生讲话!

“余沐恩!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余沐恩想大事化小,曾琪却不愿意,她直接冲到余沐恩桌前,在余沐恩还没看清的状态下,嚣张的将余沐恩的桌子掀翻,并且狠狠地揪住余沐恩的头发!

余沐恩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本还有些懵的脑袋在头皮的扯痛下瞬间清醒!

好痛——!

“松手!”楚晞见状,踢开自己的桌子站起身,双手插在口袋里,满脸的不爽和狠劲。

曾琪虽然嚣张跋扈,可是终究是害怕楚晞的,她强憋着屈辱的眼泪使劲甩掉余沐恩的头发。

“余沐恩,你给我等着!”曾琪咬牙,她对余沐恩的讨厌又多了一倍!

余沐恩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她多想还手啊,可是她不能。

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她一言不发,默默的蹲下去收拾地上凌乱的课本。

“我帮你。”楚晞走过来将余沐恩的课桌扶起来,余沐恩感激的看着他,虽然他们离得近,但这也是她第一次好好看楚晞的样貌,似乎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楚晞长得也挺好看的。

“哎哟喂,小混混爱上乖乖女啦?这不是偶像剧里才会出现的画面嘛!”和楚晞关系好的都开始瞎起哄。

“去你的!”楚晞随手抄起黑板擦就扔过去!

然后他偷瞄了一眼余沐恩,发现她深深低着脑袋,透过黑色的长发隐约能看到她羞红的脸。

中午在学校食堂吃过饭,余沐恩慢悠悠的走回教室,然而!就在她刚刚推开门前脚刚踏进教室!突然就有一盆水直哗哗的落在她的头上!

瞬间凉透了身体的每一处细胞!

教室里还没几个人,只有曾琪和她的几个朋友,见到余沐恩像个落汤鸡一样站在那里,都捂着肚子笑。

余沐恩的衣服都湿透了,冰凉的贴住她的每一寸肌肤,冷意袭来,微微有些发抖。

她攥紧了双拳,抬起头来,向曾琪看过去,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哎哟!曾琪你快看呢!那乖乖女好像发火了呢!”这一句嘲讽像是一根针插进了余沐恩的心里。

“哈哈哈哈!你们快看她那样子,真的笑死人了!”

一句句尖锐刻薄的话语钻进余沐恩的耳朵里,不愿意反击并不代表她懦弱,她只是不想给七叔惹事!

可是这次,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余沐恩拿起讲桌上的长戒尺,冲上前去一巴掌狠狠地扇在曾琪的脸上,然后举起戒尺毫不留情的往曾琪的身上打!

“啊——!好痛!”曾琪完全没想到余沐恩竟然会这样!

“你疯了吗余沐恩!”曾琪想夺过戒尺,可是就在她刚转过脸来的一瞬间!

“啪——!”一声!

戒尺狠狠地打在了曾琪的脸上!

从始至终,余沐恩的眼睛未曾眨过一下。

曾琪捂住脸痛的完全说不出话来,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眼泪像是止不住一般,旁边的女生都吓傻了,赶紧跑去叫老师。

余沐恩愣住。

她好像……闯祸了……

“余沐恩!曾琪毁容了!被你打的!”和曾琪关系最好的女生就在余沐恩愣住的同时,抢过戒尺,然后用戒尺抵住余沐恩的肚子,连连怼了好几下。

“她可是曾家的独女,你完蛋了余沐恩!”

曾琪的恨意涌上心头,她拿过戒尺使出浑身的力气就想往余沐恩的脸上打去!

“啪——!”

谁曾想,这戒尺竟然落在了楚晞的背上!

楚晞抱住余沐恩,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曾琪的报复。

余沐恩大脑一片空白,眼神沿着楚晞担心的眼眸渐渐空虚。

这是除了她的七叔外,第一次有人这么抱住她,也是第一次有了被人保护的感觉。

老师来后,曾琪被送去了医院,余沐恩和当时在场的所有同学都被叫去了教导处。

“谁先动的手?”张主任出了名的严肃,他也是出了名的势力。

除了楚晞外,另外几个女生纷纷指向余沐恩,还有人煽风点火:“张主任,我们本来坐在教室里好好地,余沐恩进了教室就冲过来打曾琪。”

“这个叫什么余什么恩的,你为什么要打人?”张主任厉和一声,他隐约记得这个女学生好像成绩很好,但是并没有优越的家世。

余沐恩倔强的小脸扬起来,她就这样看着张主任,一言不发,眼神中充满了隐忍的怒火,她知道张主任的为人,所以根本不愿意做任何辩解。

“你这是什么眼神?”张主任突然发火。

“我作证,是曾琪先动的手!”楚晞见状,突然站出来。

“楚晞,你没有发言权,你滚回教室!”张主任从来没见过余沐恩那种眼神,哪怕一个小混混也不敢这样看自己啊!更何况这个余沐恩还没家世没背景,这让张主任更是窝火,感觉自己的身份受到了侮辱。

“你——!”张主任直直的指着余沐恩的鼻子。

“把你家长叫过来!现在!立刻!”

余沐恩闻言,身体上的冷汗突然就冒了出来。

她怎么可能……叫家长……

陆辰修是这个城市最神秘的风云人物,在余沐恩的潜意识里,他是绝对不能因为她的事情而抛头露面,否则……

余沐恩想到这里,眼神立马软了下来,垂下脑袋,鼻尖一酸,强忍住眼泪。

“我教书二十多年了,第一次看到你这种敢用那种眼神看我的学生!”张主任见提到家长余沐恩就蔫掉了,立马来了精神,学生的弱点永远都是家长。

“今天你的家长如果不来,你就一直待着办公室里,如果放学前他们不到,你就准备好在这里站一夜吧!”张主任把座机往前推了推。

余沐恩的衣服还是湿的,她又紧贴着冰冷的墙面,整个身体都禁不住发抖,可是依然倔强的不肯打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余沐恩的身体被冰冷浸透,有些支撑不住了,脑袋昏昏沉沉,身体无力。

她咬住嘴唇,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撑住!

——

陆氏别墅。

陆辰修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刘婶的饭已经端上餐桌,可是余沐恩还没回来。

“打电话问一下到哪了。”并未抬头,也没有提及问谁,语气平淡,面无表情。

刘管家会意,打电话给负责接送余沐恩的司机,答案是司机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看到小姐。

陆辰修皱眉,放下手中的杂志。

“备车。”

他要亲自去学校接余沐恩。

然而到学校附近时,却看到学校大门正在关闭,这也就意味着学校的师生都走完了。

可是,余沐恩还没有身影。

陆辰修的眼睛突然闪出不悦,隐藏着一丝担忧,他刚想下车,却被刘管家拦住。

“少爷,这样恐怕不妥……还是让我进去看看吧。”

陆辰修面色冷漠,俊眉微挑,冷冷道:“刘管家,你管的越来越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