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1V1-我可以摸你的那个吗

  • A+
所属分类:教育文章

此刻,林江海的身边早已经围起了一大堆的人,一众人纷纷对林江海和林思然示好。

话里话外都透着和善,更有人明确的表示,愿意投资林江海的公司。

还有人不停地将各自的名片,拼命地往林江海和林思然的手里塞。

而林江海和林思然被一众江州大佬们围着,听着一众大佬们的恭维声,两人感觉像是做梦一样,极度的不真实。

再说李成国和林家众人。

他们被扔出会所之后,李成国愤怒到了极点。

“啊!气死我了,该死的混蛋,居然敢打我!你们都给我等着!”

羞怒交加的李成国,便第一时间拨通了他哥哥的电话。

与此同时,李家。

李成辉此刻正在厨房忙碌着,他今天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菜,目的就是为了迎接叶辰的到来。

就在最后一盘菜刚出锅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李成辉以为是他弟弟带着叶辰到了,急忙接通了电话。

只是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他弟弟李成国无比愤怒的声音。

“哥,我被人给打了!”

“怎么回事?”

李成国顿时将之前叶晨被打重伤昏迷入院,他去讨公道也被打,以及上官琪嚣张的嘴脸,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

“混账!!!叶先生居然被打成重伤住院了?这盛唐会所是特么的在找死吗?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往常平易近人的李成辉,听到李成国这些话后,直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可想而知,此刻他有多么的愤怒。

今天他才刚刚从背后的老爷子口中得知叶辰的身份特殊,老爷子还让他想办法讨好叶辰。

却不想这盛唐会所的人居然将他都身后老爷子都忌惮的“叶辰”给打了。

这简直就是将天给捅了个大窟窿啊

到时候,“叶辰”醒来,恐怕整个江州都要承受第五号当铺的怒火吧。

而他身为江州的父母官,自然不想也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因此,他要在“叶辰”醒来之前,将那个罪魁祸首抓住,并且给“叶辰”赔罪。

几乎在一瞬间,李成辉就想到了最好的一个计划。

挂掉李成国的电话后,李成辉又第一时间拨通了江州警察局长的电话。

“马上给我带人将盛唐会所包围了!”

原本已经爬上床,准备休息的警局局长,也没敢多问什么,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去执行李成国的命令。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数量警车冲到了盛唐会所的大门口。

李成辉和江州警察局的局长王长剑一下车,王长剑就指挥着一众荷枪实弹的特警,将盛唐会所给团团围住了。

而刚刚主持完招商会的上官琪和唐远清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他们刚准备下楼去看看时,宴会厅的大门便被推开了。

李成辉带着一众人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一进宴会厅的大门,愤怒的李成国就指着上官琪对着他哥哥李成辉道:“哥,就是这个贱女人,她先前打了叶先生,之后又打了我!”

啪!

李成国的话音刚落,脸上便被上官琪狠狠地甩了一把掌,有几颗牙齿瞬间掉落。

“放肆!”

王长剑顿时一怒,一众武装特警顿时将枪口都对准了上官琪,只要李成辉一声令下,他们绝对会第一时间将上官琪等人打成筛子。

上官琪面对这些特警的枪口,却一脸的不屑,依旧冷冷地盯着李成国冷声道。

“你再闭不上你的臭嘴,就别想要了!”

上官琪这无比嚣张的话,彻底的惹恼了李成辉,这些人太过嚣张了,先前打了叶先生,这会儿他都亲自来了,居然还当着他的面打了他弟弟。

简直太不将他这个西北一把手放在眼中了。

“将这些人全部给我抓起来!统统带走!”

这时,上官琪才看向了李成辉,冷冷地道:“你确定要抓我们吗?”

但李成辉根本就没有理会上官琪的问题,直接对着一旁的王长剑喝道:“都特么的愣着干什么!”

“很好,那后果你们自负!”

说完,上官琪随手拿出一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简单地说了句:“我在江州被警察给抓了!”

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主动伸出了双手。

王长剑很迅速地就掏出手铐,铐住了上官琪。

而一众特警们也非常迅速地将唐远清和他一众手下给铐住了。

“带走!”

看着被带走的上官琪和唐远清等人,林家一众人感到无比的解气。

而这时候,李成辉又转头来到了林宏等一众林家人面前道。

“对不起,让你们和叶先生受委屈了,我给你们道歉了!”

说着,李成辉直接弯腰,对着林家人鞠了一躬。

林家一众人顿时受宠若惊,连呼不敢。

林宏更是急忙伸手将李成辉给服了起来,嘴上也连连说着不敢。

但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他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们林家居然能够让李成辉这种人物给他们鞠躬道歉。

和林家人道了歉之后,李成辉又转头对着他的秘书说道。

“小刘,你马上去医院,务必给我找最好的医生,一定要将叶先生的伤给治好了!”

“是,李书记!”

一旁的李成辉秘书急忙点头,便匆匆离开了。

秘书离开后,李成辉又对着林家人道:“众位,你们也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处理,保证会给叶先生一个交代的!”

“多谢李书记!”

李成辉离开之后,林家一众人顿时感觉,就像大夏天在沙漠里渴了很久,突然吃到冰镇的西瓜那般爽。

而一众江州大佬们,此刻又傻了。

这剧情又特么的发生了变化,这李成辉居然为那个被五先生打了的家伙出头,而且五先生的手下此刻也被李成辉给带走了。

一时间,一众大佬们又动起了心思,纷纷上前来和林家一众人攀谈,开始讨好林家的人。

而一些人又开始不停地将各自的名片,递给林家一众人。

还有先前将名片给林江海的人,这会儿又来问林江海将名片要了回去,转手给了林家人。

这让林江海一阵尴尬。

见有人要回了名片,更多的人开始效仿,纷纷找林江海要回了自己的名片。

之后,也纷纷转手给了林家的人。

现在唐远清被抓,连那位神秘的五先生的手下也被抓了,但那位神秘的五先生和安德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估计是害怕李家了。

相反,现在林家却出现了一个厉害的人物,连李家李成辉都亲自出面来帮他,想来身份应该比那位神秘的五先生要厉害的多。

两方现在结下了深仇大恨,在场一众大佬们都不是傻子,自然会选择更为强势的林家一方。

林江海手里的名片被所有人要回,之后又转交给林家人,这让林江海无比的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林思然也觉得尴尬无比,现在唐远清等人被抓,估计这个合作的事情,也不会再有了,她这会儿也不想待在这里,看林家一众

人嚣张的嘴脸。

“叶辰,我们回去吧!”

但叶辰却微微地摇了摇头道:“不急,还有场好戏要上演呢!”

“好戏,什么好戏?”林思然一脸疑惑地看着叶辰道。

叶辰则有些不屑地道:“当然是有人收拾李成辉的好戏了!”

“有人收拾李成辉?是那个五先生吗?”林思然问道。

叶辰微微一笑道:“肯定是啊,据我所知那位五先生的身份很是厉害,估计李成辉不可能将那个五先生手下怎么样的!”

这时候,人群中的林江涛听到叶辰这话,顿时便嘲笑出了声:“哈哈哈,真是笑话!现在那个什么破五先生的手下都被抓走了,也不见那个五先生出来解决这事,还谈什么收拾李家,你真的当李家的人是泥捏的,是谁想收拾就能收拾的?”

听到这话,叶辰不屑一笑:“哦,是吗?那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林江涛一愣:“打赌,打什么赌?”

叶辰回道:“就赌李成辉能不能将那个五先生的手下带出会所的大门!”

“哈哈哈,叶辰,你特么的是个傻子吧,居然还相信那个什么破五先生?”

叶辰冷冷一笑道:“就说你敢不敢赌吧?”

“怎么赌?”林江涛问道。

“要是这李成辉能将五先生的手下带出会所的大门,你赢,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但如果李成辉不能将人带出会所的大门,那你就蹲下来学几声狗叫,然后和林家所有人滚出会所!”

“好,我赌了,到时候你要是输了,就跪下了给我们林家每个人舔鞋底,然后也从这里滚着出去!”

林江涛毫不犹疑地便同意了,在他看来这个赌完全就是叶辰自取其辱。

“可以!”

说完,叶辰便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而一众江州的大佬们看到叶辰和林江涛居然玩这么大,顿时也都不走了,纷纷留下来想看看热闹。

而林思然和林江海听到叶辰和林江涛打赌,顿时都皱起了眉头,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叶辰要这么做。

在他们看来,那个什么神秘的五先生是根本就斗不过李家的,毕竟这江州市李家的地盘,由李成辉说了算的。

“叶辰……”

林思然想说些什么,却被叶辰给阻止了。

“相信我!”

看到叶辰一脸的自信,林思然也无奈了,只能选择相信叶辰。

……

再说李成辉,他刚下了楼,还没出会所的大门呢,兜里的电话就急促地响了起来。

一看是京城一位内阁大佬打来的,李成辉急忙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便传来了一道怒意惊天的臭骂声。

“李成辉,草你大爷的,你个混账东西,你特么在干什么?怎么抓了五先生的人?草你大爷,赶紧立刻马上老子将人给我放了,然后马上给人家道歉,老子马上过来了,要是人家不原谅你,你特么的就等着挨枪子儿吧!”

说完,电话便被挂断了。

看着被挂掉的电话,李成辉还有些懵,还没有反应过来。

但这时候,电话又一次响起了。

这次打来电话的是他身后那位何老。

李成辉急忙接通了电话,然后电话里又传来了怒火冲天的怒骂声。

“李成辉,老子草你奶奶个嘴的,你特么找死是不是,老子昨天刚求五先生饶了你们李家一命,你特么的倒好,转眼就给老子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居然将五先生的人给抓了,现在马上给老子将五先生的人给放了,然后给人家道歉,老子马上就过来了!”

说完,电话又一次被挂断了。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里,李成辉的电话不停地响起,给他打电话来的人,要么是京城内阁的,要么就是军方的,这些人几乎全部都是大佬级别的存在。

几乎所有人在李成辉接通电话后,便是一阵问候李家祖宗十八辈的冲天怒骂声。

当最后一位大佬的电话挂断之后,李成辉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好像抓了五先生的手下。

可五先生不是被盛唐会所的人打了吗?

难道是自己弟弟搞错了?错认别人是五先生了?

一瞬间,李成辉便想到了一个可能。

于是,他第一时间找到了李成国。

询问一番后,李成辉彻底的傻了。

因为他弟弟李成国告诉他,叶先生的确被那个什么五先生的手下上官琪给打了。

得知这个原因后,李成辉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敢情是他弟弟搞错了,错将林家的叶晨给认成了叶辰,这才引发了误会!

而他也没有问清楚具体情况,便直接带着人将真正的五先生的手下给抓了。

这下,李成辉彻底的慌了,也顾不得训斥自己的弟弟,急忙冲下了楼,来到了一楼,拦住了准备将上官琪和唐远清等人送上警车的一众特警。

“对不起,这位小姐,是我搞错了,我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了!”

说完,李成辉便对着上官琪鞠了一躬,而后便第一时间冲王长剑手里要来了手铐的钥匙,要给上官琪解开手铐。

但上官琪却一下躲开了,冷冷地道:“现在知道错了,对不起,晚了,这个后果你自己要负责!”

而与此同时。

京城某军区,几架战斗机几乎同一时间起飞,目标直指江州。

大约半个小时后,几架战斗机直接降落在了江州郊外的一个军方机场上。

两个头发花白,气质超然的老者,和一个肩抗将星的老将军,带着足以焚烧万物的怒火从战斗机上下来,第一时间坐上江州军区的几辆军车,匆匆赶往了江州的警察局。

一路上,带头的军车将警笛声开到最大,不停地喊话,让路上的车子靠边。

而本来在路上行驶的车子见到这般阵仗,顿时都吓到了,纷纷靠边停车。

几分钟后,几辆军车横冲直撞地冲进了盛唐会所。

而李成辉等人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此刻李成辉带着一众人全都战战兢兢地站在会所门口。

三个大佬一下车,何老便首先开口喝问道。

“人呢?”

“人在里面!”李成辉无比惶恐地说道。

在三个大佬来的这段时间,李成辉不停地给上官琪道歉认错,可惜上官琪根本就不为所动。

而楼上,所有人在宴会厅等了好久,也没有见到所有警车离开。

这让林江涛等一众林家人有些慌。

他们想下去看看情况,可一楼的楼梯口有特警把守,根本就不让他们去一楼。

而这会儿会所的门口又冲进来了几辆军车,林江涛等人更慌了。

但这时候,叶辰突然开口道:“好戏开始了!”

说完,他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了宴会厅的大门,来到了一楼。

因为几个大佬来临,所有特警这会儿都已经被调遣出去了,全部守在了会所外面的门口。

叶辰等人一来到一楼,便看到上官琪和唐远清等一众人老神在在地坐在了一楼大厅的沙发上。

而门口,在李成国的带领下,几个大佬走了进来。

当一众人看到那几个经常在电视新闻上的出现的大佬,此刻居然来到了这里,顿时都感动无比的震撼。

李成辉带着几个大佬一进来,何老急忙来到了上官琪的面前,无比恭敬地道。

“上官小姐,实在对不起!是我手下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上官小姐,冒犯五先生,还请您原谅!”

但上官琪却根本没有理会这三个大佬,甚至都没有看三人一眼,依旧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

这让三个大佬都是一阵尴尬。

而这一幕,再次让一众江州的大佬们惊掉了下巴,这电视新闻上经常出现的人物,此刻居然给上官琪道歉,而上官琪居然还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这也太不真实了吧?

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

这时,那个肩头扛着将星的老将军,急忙对着李成辉吼道。

“你们还特么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钥匙拿来!”

王长剑连忙颤抖着双手,将手铐的钥匙递给了这个老将军,老将军接过钥匙后,亲自给上官琪解开了手铐。

但上官琪依旧没有理会这些大佬们,而是一脸玩味地看着一旁已经彻底慌了的李成辉。

何老见状,急忙对着李成辉吼道。

“混账东西,还不赶紧给上官小姐道歉!”

李成辉急忙对着上官琪弯下了腰,无比谦卑地道。

“对不起,上官小姐,我知道错了!”

这时候,上官琪才终于抬头正视了在场一众大佬一眼,一眼看过去,一众大佬们纷纷对上官琪露出了自以为最好看的笑容。

“看在你们几个的面子上,我不计较此事了,但这人屡次冒犯五先生,我不想在江州再看到他!”

何老马上道:“好,我们马上将他调离江州!”

听到这话,一众人再次被惊到了,依旧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上官琪居然一句话就将李成辉这般封疆大吏给撤了。

“随便你们,只要不要让我在江州见到他就行了!”上官琪冷冷地道。

听到这话,几个大佬终于松了口气,他们真的害怕上官琪还不肯放过李成辉。

这时,那个肩头扛着将星的老者再次开口道。

“上官小姐,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有幸见五先生一面,好让我们亲自给五先生道歉?”

听到这话,在场一众人纷纷朝着上官琪看去,他们这会儿也都想看看,这位神秘的五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

而上官琪则不着痕迹地朝着角落里的叶辰看去,见到叶辰微微地摇了摇头后。

上官琪便开口道:“五先生对你们今天的事情很生气,不想见你们!”

几个大佬顿时都是一阵遗憾。

而在场的一众江州大佬们,也感到一阵遗憾,不能见到五先生的本尊了。

同时也再次被五先生的身份给震惊到了,居然连这些经常在新闻里看到的大佬们都没资格见他。

可想而知,这位神秘的五先生究竟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行了,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你们走吧!”

听到上官琪下了逐客令了,三个大佬也不敢在逗留,纷纷和上官琪提出了告辞。

等一众大佬离开后,唐远清便对着一众江州的大佬们说道。

“这里的事情结束了,你们也都离开吧!”

一众江州大佬们纷纷开始和唐远清提出告辞,甚至有人还想趁此机会和上官琪打个招呼,结果被上官琪一个眼神给吓回去了。

而林家人这会儿也彻底的傻了,本以为他们今天又能攀上李家的大腿,结果现在那位神秘的五先生,居然有如此的能量,居然将李成辉都给收拾了。

今晚这几个小时内,他们的心情可谓是跌宕起伏,深切地体会了什么叫做大起大落了。

这会儿所有人都感觉心脏都已经受不了了。

而林江涛见到所有人都告辞了,他也溜在人群中,准备离开。

但他刚走了一步,叶辰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林江涛,别着急走啊,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听到这话,在场一众人顿时便都停住了脚步。

对啊,叶辰和林江涛打赌,叶辰赢了,现在的确是该林江涛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林江涛停住了脚步,装作一脸疑惑地道:“履行承诺,什么承诺?”

林江涛此刻准备赖账,要他跟一个臭乞丐履行赌约,怎么可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