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爽好猛我要喷水了&岳每晚被弄得嗷嗷到高潮

  • A+
所属分类:教育文章

纪春杰拿下了袁术的所有地盘之后,心情自然是无比的高兴,但他很快就听探子来报,曹操不日就要进攻他的许昌。

纪春杰对于曹操自然是从来都不敢有丝毫的小看,但是此刻纪灵还正在整顿袁术的军队,纪春杰自然没法让纪灵和自己一起回许昌。

但是对于曹操,纪春杰又是不得不防,为了安全,纪春杰先后让高顺、张辽等人先回许昌坐镇。

为了震慑庐江、寿春和汝南的宵小们,纪春杰还特地把10000貔貅骑兵留在了汝南城之中,只让张辽带走了些许的兵马。

而在和纪灵商量了如何防御孙策的江东军之后,纪春杰也是告别了纪灵,和张绣带领了2000的北地枪兵,准备打道回府许昌。

此刻的纪春杰和张绣归心似箭,而纪春杰也是非常想念他的老婆们,要是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很快纪春杰和张绣带着2000兵马就来到了许昌城外的密林之中,也是前往许昌的最后一站了。

由于已经看到了许昌城了,张绣和纪春杰的行军速度也是慢了下来,想要看一看沿途的风景。

“张绣,你可知道有一次我和圆圆外出,就在这个许昌密林之中,我们被阴阳家的吉老头给伏击了吗?”纪春杰神色轻松,似乎在说一件以前难忘的往事。

“哈哈哈,我听丁聂和我说过,那个老吉头虽然是阴阳家的,却整天跟在曹操的屁股后面,可真是给他们阴阳家丢人啊!”张绣笑嘻嘻地说道。

“是啊,是啊,但是那一次的确是挺危险的,那吉老头有一种古怪的武功,可以让你瞬间失去你所有的力量,那种感觉可真是非常无助的!”纪春杰回忆起了阴阳家于吉的恐怖之处,顿时感觉背脊有些发凉,那于吉的可怕真的是让纪春杰记忆犹新啊!”

“哈哈,主公,你放心,只要有我在!那就没有人能够伤得了你!”张绣笑眯眯地向着纪春杰回应道。

“哈哈哈哈,是吗?”就在张绣信誓旦旦地向着纪春杰保证的时候,一道诡异的声音传到了纪春杰和丁聂的耳朵边上。

“小子,你可真是让老夫好等呀!你们怕有埋伏,先后派出两支军队出来,还真是够谨慎小心的呀!”这个时候,从黑暗处出现了纪春杰非常非常熟悉的身影,那也是纪春杰挥之不去的噩梦,这个身影绝对绝对能够让他记忆犹新。

因为这个身影非常矮小,仅仅只有1米不到。

没错,于吉这次又埋伏了纪春杰,而纪春杰这次身边还是跟着张绣和2000北地枪兵的,要知道剑圣王越在800金吾卫的拼死反抗当中,还受了伤呢,这于吉竟然只身一人想要硬抗2000北地枪兵吗?!

张绣乃是枪神童越的徒弟,自然是能够察觉出来这个小老儿的非比寻常,当即对着北地枪兵严肃说道:“众军士听令!列阵!”

“刷……刷……”北地枪兵何其地警觉,瞬间就整齐有序地将矛头对准了于吉。

“哈哈啊,这次我可不是只有一个人来的哦,黑暗军团现身吧!”于吉大叫一声,十几个身穿黑袍的人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了许昌的密林之中,惊得众人马匹一阵嘶吼。

“架、架、架……张绣咱们快走!”纪春杰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伏击自己的,纪春杰勒马准备快速逃跑,想着赶紧去许昌搬救兵。

可是那于吉又哪能容他。

此刻,于吉面对一心只想逃跑的纪春杰,伸出他那短小的手儿,凝聚黑暗力量,立刻给纪春杰下了“黑暗禁锢咒”。

纪春杰瞬间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影无踪的力量给包围了,他身上不但使不出一点力气,而且连步子都迈不动了,那种感觉简直让他难受透了。

“又是这个老家伙!”纪春杰在心中不止将于吉这个老头骂了一千遍了。

“主公!”

张绣见此,知道这老头诡异,知道今日跑是跑不掉了,那不是于吉死,就是他们死了。

张绣原本和丁聂一样,他两刚投靠纪春杰的时候,都是开天期巅峰,可是现在丁聂是迈入了心火期,而他张绣却依旧是开天期巅峰高手,这让张绣非常不爽且不服。

现在他张绣知道自己面对于吉这样的高手,“开天期”的实力已经是完全不够看的了,他早年跟着自己师傅童越居住在常山,发现常山上一株极其名贵的“毒眼草”,服用下去后,能够大幅度地提高自己的修为。

但是坏处就是,服用下去之后,就会生机全断,只能爆发出一时的光辉,他原本是还想再好好提炼一番,试着能不能去除毒性,保留药性的!

可现在,眼看自己的兵马被杀,若是不服用,是绝对抵挡不了于吉的!

只见张绣毅然决然地服用下毒眼草,身上绿光闪现化作一条气吞山河的巨型蟒蛇,吐着信子,极其骇人,张绣可是瞬间将惊人的气势爆发!

此刻的张绣在毒眼草的帮助下,已经连跳两个大级别,成为了返虚境界的极武者。

看着强大的张绣,就连于吉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赞赏的神色。

“北地枪兵,随我冲锋!”

张绣此刻速度变得飞快,枪随人动,一马当先杀向了于吉。

若是对手不是于吉的话,一般返虚境界的人都没有办法捕捉到张绣此时快速的身法,可是遗憾的是他的对手乃是于吉,于吉身上黑光大动,这个身高不足1米的小老头伸出他的手指点在了张绣的长枪上,张绣便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有些停歇。

不过张绣现在毕竟是返虚期的修为,自然不会像纪春杰那样,被定得动都不能动了。

不过对手乃是于吉,只见于吉的小手冒着黑光,就要点向张绣。

张绣的北地枪兵及时杀到,于吉见自己的攻击被打断,顿时怒不可遏,率领阴阳师们杀起了那些普通的北地枪兵们!

张绣此时看到与他朝夕相处的枪兵们在于吉和他的黑暗军团联手之下,损失惨重,一个个他熟悉的身影在他的眼前倒下,他神色坚毅地对着不能动的纪春杰说了一句:“主公,张绣先走一步!”

此刻,张绣爆发出他全部的生命力,整个人和他的枪,人枪合一,在他身上浮现出了一条虚空的巨蟒,向着于吉和他的黑暗军团咬了下去。

于吉和18黑暗军团的黑暗防御护罩,被张绣的攻击所击碎,而张绣在洞穿了两名黑暗阴阳师后,一人一枪瞬间向着于吉杀了过来。

此刻,纪春杰看到于吉整个人身上的气势完全变了,他如同地狱里的恶魔,在他的周身凝聚起一个巨大的黑暗光球,一点一点地扩大,被笼罩的北地枪兵随便变成了粉末散去,唯有张绣身上不断爆发出了绿色的强光。

纪春杰知道张绣已经快要到油尽灯枯之际,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出去,自己一定要为张绣报仇。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暗禁锢的力量开始变弱,纪春杰只能强行使用自己从雷叙那里偷学来的阴雷决直接冲开自己的穴道、

还好纪春杰到达了开天期,在一遍又一遍阴雷术击打自己后,侥幸从于吉的黑暗禁锢中脱离了出来。

此刻,他也看到于吉黑暗光球之中的绿光越来越弱,显然那代表了张绣的消逝。

纪春杰心中悲痛,但是他知道就以现在自己的力量,那上去也是送死。

“我可真是受够了阴阳家了!”纪春杰不得不开启特性花飞蝶舞逃跑,索性于吉的黑暗光球虽然厉害,可是一旦施法不能中间停止,让纪春杰有了可以逃跑的机会。

面对自己的懦弱和逃跑,阴阳家的力量就像一种大山一样压在纪春杰的心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面对阴阳家一次次又一次次的警告,纪春杰从害怕到了愤怒,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妥协了。

于吉既然如此猖狂,竟然直接跑到我的领地上,这次我非要让这个吉先生付出代价,纪春杰心中暗暗发誓,这次他只要能躲过了吉先生的追杀,他要倾尽全力不容吉先生再活在这个世上。

即使他是神,我也要斩!纪春杰心中暗暗发誓。

纪春杰破开吉先生的禁锢,让他也受到了内伤,他此刻脸色惨白,借助他对许昌城密林的了解,在全速下,终于他回到了许昌城中。

“主公,你怎么了?!”丁聂看到了纪春杰脸色发白的样子,赶紧搀扶住了他。

“不知道那个老鬼会不会再追来?!”纪春杰说道。

“是谁?”丁聂问道。

“还能有谁,我带着2000兵马连夜从寿春赶回许昌,却在路上被于吉和阴阳教的人追杀,2000人全军覆没,连张绣也死了!”

“丁聂,这个仇我必须报!这一次我不要再做缩头乌龟了!丁聂,你现在就拿着我的令牌,将许昌附近所有可以调动的军马都给我调动过来!”

“另外把许昌城之中,筑基的高手给我全部叫过来,这一次我定要教于吉这个小老头有来不回!”

张绣是最早一批跟着纪春杰的将领,更加是北地枪兵的统领。

这一次,若不是张绣拼死抵挡,爆发出自己所有的生机,自己是决计不可能逃出于吉的魔爪的。

此刻张绣一死,纪春杰必须要阴阳家陪葬。

不一会儿,张辽、张飞、貂蝉、张园园、高顺、郭汜,六个人便到了纪春杰的太守府。

“夫君,你没事吧!”最先开口的是貂蝉,貂蝉虽然修为不过是开天期的高手,但是王越已经将自己的“大道三千流”尽数交给了貂蝉,貂蝉此刻就算是对付一般的心火期的高手,那也是胜多输少。

纪春杰拍了拍貂蝉的小手,表示自己没有事情。

“主公,我已经调集了军中1000名筑基期以上的高手,另外拒鹿营、黑虎军、飞熊军等20000兵马也已经就绪了,这一次于吉和他的阴阳术士们,是一个也别想跑掉了。”丁聂恶狠狠地说道。

要知道丁聂最好的朋友,莫过于就是张绣了,两个人一个是枪神的徒弟,一个是剑圣的徒弟,一个有师弟一个有师妹,两人可以说平日里,是最聊得来的一对好兄弟。

此刻,张绣为了保护纪春杰战死沙场,丁聂如何能够不生气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