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老女人乱惀小说,医生男男肉到失禁高H把尿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三成,等等,你问这个干嘛?”小狐狸警觉,她早就察觉到了不妙,虽然这段时间二人去过很多地方,见识过很多风景与人,了解过很多传统与习俗,更参加过不少的节日,品尝过不少的美食,虽未认识多少人,却也见识过一些闪闪发光的人,他们就像是各自时代里的星星,点亮着他们那片区域的黑暗。

九尾仙狐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越发放松的,狐狸是最善解人意的,也是最能揣摩人心的,从少年的言行举止以及做事的准则上来看,这是一个相当善良的人,或许这种想法很片面,但是至少此时此刻,在旅行中的少年是善良的,无论过去或未来他会变成怎样的样子?但至少在现在,在她的眼中,这个少年是最闪亮的那颗星。

“只有三成嘛?小狐狸你走吧,如今的红尘,你估计还需要有利一段时间,等真正的蜕变成功了,再来找我,我再给你烤鸡吃。”将手里已经烤好的烤鸡都交给小狐狸,随即转身离开了山洞,踏入到了茫茫雪海中。

“咦?你要去哪?”小狐狸追出山洞,却再也看不到那人的身影,明明最开始的时候不愿意与之同行,几次想要逃离,可真正分开的时候,小狐狸还是恋恋不舍,咬了口嘎嘣脆的鸡肉,美味也变得有些索然无味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的想念对方,大概是自己的胃已经被俘虏了吧。

大雪还在下,归乡的游子是否还能回归呢?

雪中渐渐出现了人的身影,那是两人,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潇洒,女的也英俊潇洒。

“你究竟是谁?把我儿子怎么样了?”两人双眼都很特别,像是里面开了花,似乎可以洞穿灵魂的本质,看透人的真我。

“你们果然还是来了,你们的儿子其实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不是吗?所以你们想要的究竟是一个会动的傀儡,还是有血有肉的人?”

少年很冷静的在与两人探讨,因为他也想知道,这两位的选择,毕竟从好久之前,少年就一直很疑惑,难道这两人还有什么预知未来的能力吗?答案当然是否认的,未来是不确定性的,是充满变数的,没有人能够探知未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更别说是窥探一个人的秘密了,虽然少年自认为不是最强的,但若有人叹知道了有关他的未来,不说魂飞魄散,但是窥探到他的样子,估计都会神经失常,根本没有机会将预言说出来。

现在少年搞明白了,原来,从一开始少年就想错了地方,并不是他们预言未来自己的儿子会出事,而是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段已经被人顶替了。

所以他们夫妻两个才会显得那么的喜怒无常。

如果再做更深一步的猜想的话,恐怕真相就已经出来了,也许是这位夫妻想要复活已经死亡的儿子,然后就施展了某种祭祀仪式,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法,让自己的儿子重新活过来,然后很显然成功了,但是他的儿子却变得不在正常,后来,因为某些情况的发生,可能只是因为一些事情的出现,导致两人发现了儿子的异常,然后不小心也被暗算了,所以就变得有些精神紧张,可现在看来,二人恢复的差不多了,恐怕已经做好了一个大义灭亲的准备,可是很奇怪啊!明明这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却偏偏要他承担这一切,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些?

“我确实不是你们的儿子,但你们怎么又肯定你们身后站着的那位?就一定是你的儿子呢?我与你们并没有什么交集,不了解你们的心性,当然也不想了解,没必要,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与你们儿子没什么交情,相反,你们身后那位把你们忽悠的团团转的,恐怕才是另有所图吧!”

大雪之中,少年早就发现了庆小纯的身影,之前他实力薄弱,确实没有发现这个潜藏在自己身边的家伙,没想到现在倒是让他找到了脱罪的理由,不过,少年已经跳出了棋盘,并且已经有了掀翻棋盘的实力,所以根本就不在意对方设下的局。

“果然不愧是具有蛊惑之称的异魔,说出来的话都是这么的真实可信,但你以为我们还会相信你吗?”

少年笑了,摇了摇头:“我从没想过让你们相信,既然做不了你们的儿子,那我就只身闯过去,大不了自立门庭,迟早能建起一个大的势力,不会比你们弱多少。”

少年转身离去,没有再回头,大雪掩盖了他的身影。

等少年离去,庆小纯松了口气:“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来救我,要不是你们来得及时,恐怕我已经被那个怪物彻底抹除了。”

庆小纯哭着跑入到了爸爸妈妈的怀抱里,然后他就看到周围的雪越来越密集,最后浓缩成了一个木盒,将庆小纯彻底笼罩封印。

而他之前称呼的爸爸妈妈,此刻却有些痛苦的将自己的孩子带走了,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一个更不是他们的儿子了,之前离开的那个少年,身上尚且能看到他们儿子的身影,而如今这一个,除了具备自己儿子的肉身以外,其余的地方都不是原装的。

直到被冰封之前,庆小纯都觉得自己骗过了那二老,但实际上,他们两个从一开始都没有相信过。

少年站在远处,目送他们离开,大系统幻想竟然没有对他动手,这是少年始料未及的。

不过既然对方没有惹自己,那自己也不好,直接动手了,如此,也省去了一些麻烦,既然这样,应该跟过去告别了,他接下来的目的与目标已经不再是和水流花重逢,也不是稳步提升实力,苟到天荒地老,而是要迅速变强,建立自己的势力,从迅速站稳脚跟,这样才能更好的完成复仇,不让真实世界的天地出现动荡,不让更广阔的敌人有机会反扑。

如今,对于真实世界的势力,少年有了一些大概的了解,但是却也知道是分层次的,像是进入溯源科技这种势力,已经满足不了少年的野心,他要做的是更大的图谋,所要去的地方也必然是可以直达的列车。

少年虽然之前与古墓有联系,但是之后的联系便中断了,也不知道古墓有没有靠近过来,哪怕靠近了过来,恐怕也没有那么轻易的穿透虚实的界限,直接抵达他的面前,而且如果让对方看到自己现在的这副模样,恐怕会更担心吧,他们都是少年的底牌,是他的底蕴,所以此时此刻,他们没有到来,反而是一件好事,至少给了少年更加充分的准备时间,可以以更加体面的状态去迎接他们。

如果要建势力的话,当然是要前往大世界去,在小世界建立的势力实在没什么发展的空间,也没什么人会加入,毕竟这里能量有限,普通人太多,加入一些普通人也没什么可以干的,反而会拖累整个势力的发展,而且这也需要参考自己的目标,他的目标可是要成为第三方强大的势力,目的自然是要与两方敌人抗衡,并且能够独立面对两方势力的合力,这才是少年的终极目标,唯有如此,他才能够更大胆的去猎杀掉那些凶手,为自己所爱报仇。

都是一群缩头乌龟,如果不以生死存亡的威胁让他们出现,恐怕少年,掀翻整个天地,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们这帮人的影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像天地棋盘这样的宝物,虽然绝无仅有,但也并不是没有差一点的,如果这些家伙们都有这样的宝物的话,往里一藏,少年想要寻找,就如同大海捞针,简直难于上青天。

“之前的盒子大概就是我之前释放那一个了,如今,竟然盒子已经被收走了,那意味着这个小天地已经对外开放,我也该走了。”

这个世界确实还有不少的秘密,像这种双生事件,必然有着自己的秘密,甚至这里的天道,恐怕也有着不俗的实力与意志,但是,对于少年来说,小打小闹已经没有太大的意思,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去做。

大雪停了,少年也发现了天道的影子,没有再犹豫,直接就出手逮到了他。

此刻努力修复自身的天道,突然被人攥在了手心里,立刻就懵逼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可是天道,即便不敌别人,那也不可能像是宠物狗一样被人攥在手心里,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自己还有些无法理解呢,少年已经开口了:“怎么?不认识我了,既然你记性如此之差,那也就没必要记得自己还存在过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少年不忍,愿以天道为武器。

源尘终究还是心软了,直接将天道化成了一把剑,带着他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天道啊,你与外界应该还有联系吧?自己挑一个大世界,我们一起去闯荡一下,从此刻开始,我们要开宗立派,成为无上教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