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你里面好紧好多水,含着两个雪乳上下晃动

  • A+
所属分类:搞笑文章

滴滴!

佘灿莲也在微信上发来消息,发现了这五个恶心的邪物。

“小田,要不要撵走它们?”佘灿莲问道。

这么积极?

嘿嘿,是想在青依面前表现自己吧?

圈重点,撵走!

没错,不是灭杀。

五毒邪灵的战斗力,加起来也不如佘灿莲。

但它们的移动速度,却不逊色灵仙,佘灿莲担心追不上,不敢放出豪言。

“等等看,我的目标,是全部灭杀!”牛小田发过去一个血淋淋的刀子。

一个炫彩表情符,“你牛逼你来!”

“需要我行动,就发消息,这群臭烘烘的家伙,真是恶心,把空气都弄脏了。”佘灿莲抱怨。

不等放下手机,白飞又实时汇报,“五毒邪灵,到了大门前,还是排成一排。”

很嚣张!

难道它们以为,能毒死本老大?

简直自不量力。

对青依而言,不存在障碍物,随便就穿墙而过,如履平地。

这不,手机又响了,青依来了消息,“指挥者就在大门外,四十岁左右,黑衣黑裤,快要结丹的修为,有屏蔽气息的灵符。”

指挥者的修为可不低,牛小田忽然明白了。

真正需要面对的强敌,正是这名指挥者,五毒邪灵不过是他的助手。

“青依,你在哪里?”牛小田发消息。

“卡在院墙中!”

牛小田打开窗户,果然看见了青依,身体在墙内,脑袋和脖子不见了,正是到了墙外,还不影响小手盲打发消息。

也是无语了。

出去迎战!

牛小田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白飞不地道地躲进收灵里,怕中毒。

喵星的优势终于体现出来,不怕毒,迈着威风的猫步跟在牛老大的身边。

嗖!

一颗金色的珠子抛了过来,骤然炸开,化作夹杂雷电之能的雾气,落在了防御风阵之上。

风阵上,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颤抖出一波波的气浪。

唰!

牛小田将风阵一收,可不能再给毁了,没有备份了!

与此同时,牛小田也启动了执草隐形,消失在指挥者的感知中。

隐形对隐形,比比谁更强!

喵星没气息,也是感受不到的存在。

五个小黑点,骤然出现在院墙上方,正是五毒邪灵。

邪气繁生!

五毒邪灵故意释放的恶心气息,让人有了一种胸闷呕吐之感。

嗖!

一支黑色的箭射了过来,夹带着浓郁的阴气,目标直奔牛小田,却在身前几米处,骤然溃散。

这支箭,就是用来干扰魂魄的,让人短时间成为木偶。

对牛小田没用,固魂不惊派上了用场。

但是,牛小田还是摆出目瞪口呆的样子,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法。

五毒邪灵,就是指挥者的眼睛,他看到这一幕,简直乐不可支,毫不犹豫,立刻下达了攻击令。

第一个冲过来的,便是蜈蚣邪灵,一只小小的黑色蜈蚣,周身却有着金属一样的光泽。

邪灵,当然没有实质化的形体,这是为它特意打造的寄居之所。

数道暗金色的光芒,包围了牛小田,蜈蚣邪灵展开了意识攻击。

没用!

真武五层的牛小田,哪有那么容易,就被人攻击了意识,只是觉得头皮有点发痒而已。

还是装着不动!

喵星时刻准备着,也跟老大一样,瞪眼吐舌,装成一只被定住的呆滞傻猫。

蜘蛛邪灵也冲过来,呈现灰白色,吐出一个浅黑色的大网,又把牛小田笼罩在其中。

渗毒,夺魂!

还是没用,网中的牛小田,依然一动不动,可怜头皮又痒了痒。

这个人,可以随便攻击!

倏然间,其余三个邪灵也冲了过来,蟾蜍邪灵提前吐出了毒液,打在牛小田的胳膊上。

刺啦……

顷刻间,将衣服烧了个洞。

毫不犹豫,毒蛇邪灵冲向这个洞,妄想着由此钻入牛小田体内。

毒蝎邪灵尾巴翘起,虚影状的尾针,瞬间刺向了牛小田的胸前。

就等这一刻!

牛小田突然伸手,诛妖剑瞬间出现,绽放出金色的光芒。

一剑横扫,金光流淌!

蜈蚣、蜘蛛、蟾蜍、毒蝎,全部被剑芒击中,纷纷落地,死在当场。

毒蛇邪灵急忙收住,掉头就要逃走,却被喵星纵身跃起,死死咬住。

脱壳,逃遁!

一道黑气冲出,却被牛小田又是一剑劈下,顷刻间溃散。

场上静寂无声。

指挥者呆愣在当场,万万没料到,精心培养的五毒邪灵,在形势一片大好之下,居然就这么轻易被灭杀了。

“不……”

黑影瞬间出现在院子里,指挥者终于现身了。

二话不说,只见他双手频频摆动,一道道浅蓝色的光芒,朝着牛小田激射而来。

牛小田纵身而去,避开这一波攻击。

双手齐发,道道凌厉无比的掌风,攻向了这名指挥者。

嘭嘭嘭!

响声不绝于耳,这货体魄倒也格外结实,衣服都烂了,居然毫发无伤,只是打得连连后退。

突然,一条大蛇,骤然将指挥者缠在其中。

抢功劳的,来了!

佘灿莲大张蛇口,逼近了指挥者的脑袋。

“不要杀他!”牛小田连忙制止。

大蛇猛然转头,还是凶狠地撕下了一块皮肉,吐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指挥者一声惨叫,身上涌出团团气息,拼尽全力想要逃走。

佘灿莲的体魄何其强悍,任凭他如何挣扎,也难以移动分毫,只能恐惧又绝望地睁大双眼。

这时,青依走了过来,只有牛小田才能看见她的虚影。

大家所见,只有一个漂浮在空中的诡异手机。

“小田,封住他的大椎穴,便可以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青依的声音,出现在脑海里,格外清晰。

不该是封百会吗?

那就听青依一次,牛小田从袖口中,取出银针,掠身上前,凶狠地刺入指挥者脖颈的大椎穴中。

果不其然,指挥者像是软面条一样,瘫软了下来,大口喘着气,任由宰割。

“此人所习练的功法,除了这里,周身穴位都封闭了。”青依这才给出了解释。

“学习了!”牛小田嘿嘿笑了。

佘灿莲则重新化作人形,傲娇地站在一边,目光中全是不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