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折磨蹂躏清纯校花,污到你下面流污水的说说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你就是让大家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小张顾问?”苏灿荣看着不伦不类的张文武说。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是张文武。你就是那个不肯开刀治病,生怕别人把你砍了的胆小鬼犟老头子?”张文武反问了苏灿荣一句说。

“混蛋,你才是胆小鬼,老子枪林弹雨都敢闯你竟然说我胆小鬼,信不信我替你家长揍你。”苏灿荣暴喝,竟然有点声若洪钟的感觉。

“哈哈,你都要坐轮椅了怎么揍我?明明就是把别人把你的腿切了,所以不敢做手术,还跟别人说,一生只有我砍别人刀子,不想到老了让别人在身上动刀子。哼,这不是胆小是什么?”张文武大笑说。

“闭嘴,混蛋,你竟然敢嘲笑我?岂有此理,气死我了…小晓,马上,你马上安排给我做手术,我要让这小子看看我是不是胆小鬼。”苏灿荣大叫。

大家懵圈了,谁也没想到,这一老一少竟然会见面就吵架的,而且,显然老爷子被小张顾问气到了,气得浑身发抖。

“外公…你说的是真的?那我马上让胡院长安排。”何晓说。

“哼,几十岁了,被别人随便几句激将一下就放弃自己坚持的东西,一点儿都不像一个老战士,老革命。”张文武淡淡的说道,“为了所谓的面子,为了不让别人叫胆小鬼,竟然自打嘴巴,唉,真是令人失望。”

“张文武,你不要说了……。”何晓生怕张文武再说,她外公又不肯做手术了。

“哈哈…哈哈……。”苏灿荣突然大笑,他指着张文武说,“小子,你有种,竟然敢这样对待病人,居然敢这样骂我,多少年了,除了老首长,没人敢说过我半句,好好,有性格有胆量,我喜欢。”

张文武非常的配合,装作被吓出了一头汗的样子,用手抹了一把并没有汗的额头。笑着对苏灿荣说:“老革命,你为什么不肯做手术?对于你的病,手术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你都还没给我看,就知道手术是最好的治疗方法?你是不是没把握,所以这样说啊。”苏灿荣笑道。

“老革命,你相信中医吗?”张文武并没直接回答苏灿荣。

“当然相信啊,西医不是这几年才有吗?我们的祖宗几千年来不都是中医治病吗?”苏灿荣摆了一下手说,“不过,西医也有西医的长处的,当年打仗药品奇缺,我们又被逼进了山里,如果不是队伍里有懂草药的人,很多战士的性命都得丢掉。不过,有些病,草药是没办法的,但一支西林却可以救一条命。”

“好吧,那你现在是要做手术还是让我试试?我先声明啊,骨疮是很特殊的病,对中医来说是很棘手的,我不一定能让你痊愈的哦。”张文武说道。

“呵呵,做手术也不一定能让我痊愈,既然都没有百分百的保证,我当然是不愿意给他们砍一刀的。”苏灿荣对自己的病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手术治疗也不一定痊愈。

按照西医的临床数据,化脓性骨髓炎,少年儿童多发,像苏灿荣这种年纪发病的记录是极少的。而且,按照西医的化脓性骨髓炎的标准,苏灿荣的症状有些数据还是有出入的。所以,从西医角度来说,这并不是标准的化脓性骨髓炎。

苏灿荣虽然老了,但脑子是很好使的,他查过不少资料,对自己的病有深刻了解的,他认为自己既然不是西医标准的骨髓炎却用西医的手段治疗,那是不值得冒险的,所以他才不愿意做手术,更不愿意在外孙女上班的医院做手术,免得出现状况的时候让她难做。

“你的意思是愿意让我练习一下了?但是,我是有规矩的,给人治病得收诊金……。”张文武笑说,“而且我治病还得看缘,老革命,你的缘是够的,就看你的诊金够不够了。”

“臭小子,我让你练手你还得收钱啊,真黑。”苏灿荣佯怒说,“钱我没有,我的退休金啥的,全都捐了,老命有一条,你看着办吧。”

大家听着,心里暗笑,哈哈,这下好了,小流氓遇到老无赖了,倒是看看这一老一少还会整出些什么事来。

“你没钱不重要,我也不要你的钱,你可以用其他方法付诊金。”张文武走近苏灿荣,在他的耳边嘀咕了片刻,然后等苏灿荣的回答。

大家不知道他给苏灿荣说什么,不过,苏灿荣的脸色变化大家却看得清楚,老人家的脸先是由正常转成黑色,怒容满面,然后又渐渐恢复过来。

脸色恢复正常的苏灿荣没说话,大家安静的等着。

“你说的都是真的?”好一会儿,苏灿荣问张文武。

“我有性命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张文武道。

“如果我不理这事,你就不帮我治病?”苏灿荣又说。

“如果你有这个能力,却不去管这件事,我会把你列入我的该死不救名单里,凡被列入这个名单的人,就算我被逼无奈出手,那也得收天价诊金,最近我治了一个在这个名单里的镁国婆娘,他付了一千万美刀的诊金。”张文武严肃而缓慢的说道。

“你那么在意这件事,有亲戚朋友牵涉里面了?”苏灿荣又说。

“有一个认识几个月的朋友在那儿,虽然让我关注这件事是因为他,但现在已不是因为他了,那些王八蛋心太黑了,我必须掺和掺和,否则,对不起良心。”张文武淡淡的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太小看我了,我是一个认理不认人的人。”

“好,好…认理不认人…说的太好,小张,你是好样的我喜欢,这事我管,我豁出我这张老脸找老首长,豁出我这条老命也要和人一起掺和,掺和。”苏灿荣突然一拍轮椅的扶手大声说,“这些黑心王八确实要有人和他们掺和一下才行。”

大家面面相觑,只有何晓心里明白这一老一少在说什么。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一眼张文武,笑了一眼,便将目光投向别处。

张文武回报了一个笑容给何晓,然后挠头说:“老革命,你先办入院手续,晚点我过来给你治疗。”

“这样就行了?不用号脉,不用望问闻切就让我住院了?”

“望问闻过了,就差号脉了,不过,不号脉我心里也有数了。实话说,你不愿意手术是明智的,我认为,你的病并不是西医标准的骨髓炎,现在别问我是什么病,回头号脉后跟你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