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根吸管想请你喝点牛奶|在教室里被一群男生H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陈先生,您一直也没给我打电话!”徐保生在电话那头说道,“我很不想打扰您!”

“可是,千山钨矿的事情真的很急!”

“要是晚了的话,我怕会出什么大事!”

徐保生的声音很是紧张,能听出来,千山钨矿似乎出了什么很大的事情。

陈天对着电话说道,“这样,你在哪?咱俩现在见一面!”

也许千山钨矿真的有什么大麻烦,陈天不敢再耽搁了!

古玩行会在矿上有很多兄弟,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就是多少条生命!

他身为行会大哥,要为兄弟们的生命负责!

徐保生长出了一口气,“天哥,我在你们小区的门口!”

陈天对着电话应道,“我马上出去!”

陈天又交代了徐保生几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他拿着外套走出了卧室。

苏雅看到陈天要出门,很是诧异,“陈天,这么多的菜,你不吃饭,打算去哪?”

刘曦撇了撇嘴,满脸醋溜溜的表情,“看这样子,有妹子约他吧?”

“也是,也是……家花哪有野花香!”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会被珍惜!”

多鲁用手挠了挠头,“刘曦,你别乱说……天哥不是那样的人!”

陈天朝餐桌走去。

他拿起了一个馒头,然后往里面夹满了牛肉。

接着,他又撕下了一个鸡腿。

他笑呵呵的说道,“有个朋友,有点急事,非要见我!”

“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你们可不要把东西都吃完了……我等会回来还得风卷残云呢!”

刘曦轻哼了一声,“少来,等你回来,一根菜毛都不会有!”

苏雅用手拂了拂耳边的发丝,“陈天,既然你朋友有急事,那你赶紧去!”

“我们就不等你,先吃了!”

陈天摆了摆手,走出了别墅。

他确实有点饿了。

那个鸡腿三口两口就被他给吃了下去。

他啃着馒头,就朝小区外面走去。

他在心中暗道,徐保生这家伙也真是的……

晚饭点给自己打电话!

看来,千山钨矿的事情真的很紧张!

要不然,他不会那么急慌慌的找自己。

……

小区外面的路口。

三辆黑色越野车停在附近的路边。

陈天走出小区之后,并没有马上朝越野车走去。

他慢悠悠的朝前面走去。

三辆越野车也缓慢的移动了起来。

陈天一边走,一边观察着附近的动静。

附近没有任何异常。

也没有人跟踪自己。

他在前面的街角拐了一个弯。

三辆越野车也跟了上来。

陈天顺势钻进了第一辆越野车里。

徐保生看着陈天,愧疚的说道,“天哥,真是对不住……影响您吃饭了!”

“没事!”陈天大度的摆了摆手,“饭随时都可以吃!”

“千山钨矿的事情更重要!”

“说吧,千山钨矿到底出了什么事?”

徐保生看着陈天,解释了起来,“天哥,前段时间……千山钨矿就突然多出了一些可疑的人员!”

“那些人都是外来人员,矿上的人平时都没有见过他们!”

“他们打扮成了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扮成了磨菜刀的老农,有的扮成了卖五金的小贩!”

“那段时间,矿山稀奇古怪的人挺多!”

陈天剑眉微微一挑,“那些人是三刀集团的人?”

“刚开始,矿上的兄弟们也没太在意!”徐保生解释道,“他们私底下还说,现在外面不景气,进矿里讨生活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觉得奇怪,就叫他们把矿上的监控给我拿了过来!”

“我随便看了看,却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

陈天看着徐保生说道,“三刀集团的二当家屈洪光?”

“天哥,您怎么知道?”徐保生看着陈天,满脸都是震惊的表情。

陈天用手撸了撸头发,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造型。

“哥当然知道!”

“你以前说过,三刀集团的二当家屈洪光是个地包天!”

“一个地包天的人,不管再怎么伪装,他的地包天也会非常的明显!”

“那种人,在视频上,非常好辨认!”

徐保生看着陈天,竖起了大拇指,“天哥,您真是太牛了!”

“屈洪光是地包天这事,我很久之前说过……没想到,您竟然还记着!”

陈天掰了掰手指,他的手指发出“卡里卡擦”的响声。

“我不光记着屈洪光是地包天!”

“我还记得,他的兵器是一把长长的腰刀!”

“那把腰刀很像绣春刀!”

徐保生满脸都是佩服的表情。

他看着陈天说道,“服了!天哥,我真是服了!”

“古玩行会能遇到您这样的大哥,那真是我们古玩行会的福气!”

徐保生心中非常激动!

一直以来,他总是在心中把陈天和上一任的行会大哥赵大有相比!

赵大有是个脑控高手,杀人总是无形!

徐保生在心里,一直隐隐觉得赵大有和陈天在伯仲之间!

可是这一会,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自己真是错的离谱!

陈天虽然不是脑控高手,但是他的脑子也非常厉害!

而且,他的记忆力和对细节的把控,绝对不是赵大有能比的……

陈天还非常年轻,他的路还有很长!

现在,他都这么牛逼,那以后……

到时候,古玩行会将成为天下一等一的大行会!

陈天看着徐保生,挥了挥手,“保生,继续说!”

“屈洪光他们在矿上到底干嘛了?”

徐保生轻叹了一口气,“我看了视频,发现屈洪光之后,担心矿上会出事!”

“我马上带了很多人去了矿上!”

“我在矿上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屈洪光他们人……不过,我得到了一个消息!”

陈天看着徐保生奇道,“什么消息?”

徐保生用手挠了挠头,“天哥,矿上的人说……屈洪光不光带人在矿上转,他还带人在附近的山沟沟里转!”

“他们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寻找什么东西?”陈天眉头微微一皱,三刀集团一直对千山钨矿虎视眈眈,他们一直不愿放弃那个地方。

难道,那个地方真有什么特殊的宝贝?

徐保生看着陈天解释道,“天哥,我怕他们会搞出什么事情,所以就急急慌慌的来找你!”

“以前,这些事都是我做主!”

“可是现在,你是大哥……我要是直接做主的话,不太合适!”

“天哥,三刀集团准备在千山钨矿搞事情……下一步,咱们怎么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