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双性大乳浪受噗呲噗呲H

  • A+
所属分类:短篇文章

白灵韵垂眸打量着自己染着红色蔻丹的素手,漫不经心的问,“你是选择单打还是群殴。”

如果单打,便是她白灵韵揍他一个。

如果是群殴,那场面可就精彩多了。

右护法大手抓紧手中的琵琶——光是一个白灵韵他都不是对手,更别提全身冒着寒气的白灵汐了!

思忖了良久,在白灵韵感到不耐烦的时候,他决定了——

“我选择逃跑。”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在城墙上围观的众狐还在冥思苦想着,看看幽冥殿的右护法该如何去抉择。

却没想到,最后等来了这么一个结果。

白灵韵抚媚一笑,红唇轻启,不客气的说,“幽冥殿的人都是怂包啊。”

面对白灵韵堂而皇之的嘲弄,右护法面色如常。

他抬头看向高墙之上的白灵汐,朝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闻言,白灵汐整个娇躯僵住了。

反应过来的白灵嫣,马上冲身旁的白灵汐喊道,“灵汐,凌尘和琉璃他们有危险!你赶紧去……”

她转头望去,身侧哪里还有那抹白裙翩翩的影子。

浮生阁

颜磊看着朝自己靠近的萧琉璃,他不停的向后缩去,连带着出言恐吓。

“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老子怕说出来吓死你们!”

“……”

萧琉璃和凌尘互相看了彼此一眼,依旧朝他走近着。

青萝自顾自品茗,灵蝶小明不知去哪了,没有看见踪影。至于小师妹凌灵,在青萝的安排下,依旧居住在浮生阁的一间屋子里。

见众人都对他的威胁置若罔闻,颜磊扯开大嗓子宣布着,“老子是幽冥殿右护法的人!”

听他这么说,凌尘的脚步忽然顿住了。

他早该猜到的,能不受控魂音影响的必定也是有所修为的人,总之修为定是在他之上的。

京城中的老百姓手无缚鸡之力的,就算有武功底子,也不该无动于衷才对。

听到幽冥殿三个字,萧琉璃故作花容失色,言语间满是惊愕。

“幽冥殿右护法居然是个死基佬!”

凌尘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难怪这货这么变态了。”

是了,有其主必有其仆。

原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不能怪颜磊太过重口味,这种事情也不是天生了,原是耳熏目染之下学来的。

说起幽冥殿,萧琉璃倒是想起一个人来,一个让她想要胖揍一顿的人。

她冲颜磊问道,“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个弹琵琶,穿黑袍的?”

颜磊一听,这不就是自己方才说的那个人吗!

想来右护法名声如雷贯耳,就连灵狐宫的小喽啰都知道!

他面露得意之色,沾沾自喜着,“这就是我们右护法!”

四周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中。

凌尘站在一旁,眨眼好奇张望着。

青萝品茗的动作停了,看向情绪忽然转变的萧琉璃。

萧琉璃双拳握得死紧,垂下眼睑,挡住自己眼中的思绪万千。

颜磊见无人应答,以为是被右护法的名讳吓破了胆。

他继续得意洋洋的说着,“怎么,是不是吓到话都不敢说了?我劝你乖乖把我放了,我还能替你们美言几句。”

“我呸!”

萧琉璃语气不善的冷啐一声,手中拳头握得咯吱咯吱作响。

“姑奶奶我正想找那死娘娘腔算账呢,正好你是他的人,新仇旧恨一起算!”

不等颜磊有所反应,雨点般的拳头朝他的面门就直直落了下去。

品茗的青萝放下手中的茶盏,起身到隔壁屋中去——实在是太残忍了,难道就不能直接一刀捅死吗?

不知过了多久,凌尘这才落下最后一脚,并且警告他,“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觊觎小爷的美色!”

萧琉璃也跟着补上一拳,“滚回幽冥殿后,告诉那个娘娘腔,人是我萧琉璃揍的!要杀要剐姑奶奶我等着他!”

颜磊被揍到简直要怀疑人生了,照理说一个凌尘他还不在话下,偏偏还多了个萧琉璃,这他哪受得了啊!

萧琉璃豪迈的撂下狠话,屋外就传来低沉的声音。

“好大的口气。”

屋中三人齐齐循声望去,赫然看见屋外站着一名玄色直襟长袍的男子。

来人身上散发着威风凛凛的气势,那登峰造极的修为让他们产生绝望的窒息感。

浮生阁中的狐狸们纷纷化为原形,四散奔逃着,生怕跑得慢了,会命丧当场。

男子墨发用玉冠束起,一双黑眸有着阴鸷的光芒,棱角分明的薄唇牵扯出一抹讥讽来。

此人一出现,萧琉璃慢慢眯起了双眼,全神戒备着。

男子慢慢朝屋中走去,冰冷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他们的耳中。

“寒魇,本座与你也是许久未见了。”

反观颜磊,他不但没有露出恐惧的神色,被揍到难以分辨的脸上有着欣喜若狂的表情。

他跌跌撞撞的朝屋外奔去,冲到男子的面前。

“夜殇殿下!我是右护法的人,我……”

未尽的话语被生生折断了,颜磊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面前强大到令人恐惧的男子。

一只淬了毒的飞镖正扎在他的脖颈处,鲜血顺着滑落下来。

扑通!

颜磊倒在了名叫夜殇的男子脚边,竟是一招毙命。

夜殇不甚在意的越过颜磊渐渐冰冷的身体,继续冷嘲热讽着,“本座差点忘了,现在的你只是会拖人后腿的废物!”

说着说着,鬼面具下的俊朗容颜有着几许狰狞,“当初你娘贵为幽冥殿最受人敬仰的公主,竟然想不开去和个凡人苟合,生下你这么个小杂种。”

他的一番话让凌尘皱起了好看的剑眉,他与不远处的夜殇面面相觑着。

萧琉璃自动挡在了凌尘的面前,眼神不善的盯着夜殇。

她认出来了此人是何人,幽冥殿的二殿下夜殇!

据说此人曾是终日不闻世事,只为赌书泼茶香的翩翩公子。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如今这幅地狱修罗的样子!

凌尘思忖了良久——他承认自己是废物,也很会拖人后腿,这个不能去否定。可凡人苟合什么的,他越听越迷糊。

而且眼前这个人强大到令人窒息的修为,显然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现下有拖后腿的自己,再加上不太靠谱的萧琉璃,要想成功逃脱实在是难上加难。

因此,他只能模棱两可的去应付这个人,争取强援来助他们脱困!

“这位不知姓甚名谁的老兄,你想要说书可以去天桥底下,以你的三寸不烂之舌绝对能吸引一大群观众。”

听着凌尘玩世不恭的口吻,萧琉璃转头瞪了他一眼。

厉声提醒他,“凌尘!他不是泛泛之辈,且来者不善!”

凌尘回敬他一个看傻子的眼神,“废话!瞎子都看得出来!”

夜殇可不在乎二人之间的眉来眼去,方才将颜磊一刀毙命的毒镖正盘旋在他的身侧。

“那只老狐狸现在被千年老鬼绊住了,想要赶来这里可是来不及了。”

闻言,二人心中咯噔一响。

完了,要操蛋了!

萧琉璃仍是挺直腰板,勇敢的冲夜殇叫嚣着,“区区千年老鬼,对我师父来说无足轻重!”

“哪来的小狐狸,聒噪得很。”

萧琉璃一脸郁闷——从头到尾我就说了两句话,那里聒噪了!

在她各种愤懑的时候,数十只毒镖朝她的面门而去。

萧琉璃见状,哪里还敢继续出神,匆匆忙忙结出防御阵法来。

锵锵锵——

那些毒镖击到阵法的时候,全都不堪重负的掉落在地,如同战败者,一蹶不振的躺在那。

夜殇见此,眼中闪过嘲讽,“蚍蜉撼树,简直是不自量力。”

接着,那些毒镖纷纷像是死灰复燃般,全部从地上飞起来,盘旋在半空中。

夜殇操控着这些毒镖,慢慢凝结成了一杆锋利的长枪,锐利的枪头对着阵法的针阵眼处。

萧琉璃在看到汇成一杆长枪的毒镖时,顿时花容失色——我去,对付我这么只小狐狸至于用大招吗?!

凌尘看着萧琉璃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就知道要糟糕了!

果不其然,长枪刺破阵法,冲阵法后的二人猛刺而去。

防御阵法被强行破除,萧琉璃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因这阵法的反噬,倒在地上口吐着鲜血。

夜殇见眼前发生的一幕,眉头都没皱一下。

他朝僵在原地的凌尘朗声道,“寒魇,你要么乖乖跟本座走,要么本座直接杀了你。”

凌尘抬头望去,就见夜殇浑身上下涌动着一股杀气。

只见夜殇一只手的大掌突然产生了变化,迅速的干瘪下去,手背上青筋暴起,还长出了长长的、锐利的黑色指甲。

看起来恐怖至极!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凌尘是断然不会相信,一个人的手掌居然可以幻化成这幅样子!

见状,趴在地上的萧琉璃惊声道,“这是魔爪!”

凌尘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片刻,少顷反驳着,“什么魔爪,根本就是野兽的爪子!”

听着凌尘不甚在意的口吻,萧琉璃为了给他扫盲,不让他吃了亏,立刻解释着。

“你可别小瞧了,这魔爪能撕毁天地间万物,甚至能吞噬修为和灵力!”

凌尘这才小心翼翼的瞅着那黑气冲天的魔爪,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