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肉辣文公交车系列,放荡亲女养成h

  • A+
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翟振没有想到会被一个女子玩的团团转。

母妃下葬的匆忙,还没有几日,这宫中的朝阳宫就建好了!

虽说大臣怨声载道,但没有一人敢直言不讳。

翟振决然的眸子带着深意,紧紧的捏着拳头,那指节分明的骨节,也越发深刻。

“二哥,如今你该拿定主意了,可不能任凭一个狐狸精把我们耍得团团转啊!”

翟鄂说什么也不想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

看着二哥犹豫不决的目光,急忙敲了敲桌子。

“父王被那个狐狸精迷的是头晕转向,居然都无心打理朝政了!再这样下去,还得了?”

翟鄂第一次见到林雪颜,就觉得她不一般。

而且她还是带着一个孩子!

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不是她的私生子?

“知道了,四弟。稍安勿躁,此事不能被传扬出去,毕竟家丑不可外传。”

翟振心中有数,悲凉万千,更多的还是懊悔。

“哎,二哥,我只是同情你,这个女子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同情!”

翟鄂也知道自家二哥被戏耍的团团转。

如果父王知道此女子的来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宠幸她。

一切都于事无补。

父王对她的宠幸超过了所有人的意料。

林雪颜也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才能坐上如今的位置。

“二哥,要不咱们先派人把她的那个私生女偷出来,用她的女儿要挟怎么样?”

翟振想到了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虽然长得不是很像林雪颜,但依稀可以看得出来,也是个美人胚子。

“绑架一个孩子做什么?”

翟振有些困惑不解,坐到一旁,心里五味杂陈。

“当然是为了束缚林雪颜,如今他坐上了王妃之位!那可是硬硬生生把咱们的母妃从位子上挤下去的。”

翟鄂只想替母妃报仇。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么阴冷亥然的后宫,她是如何抱病而亡的。

“听说母妃死的时候,嘴角边还溢出了黑色的血丝,分明就是中毒而亡!”

翟鄂当日就问了宫中太监一些细节。

母妃的死实属太过蹊跷!

而葬礼仪式又一切从简。

问了几个太监才知道,原来宫中所有的花销都花在了朝阳宫的建筑上面,早已没钱来给母妃置办什么后事。

“别胡说,宫中的太医说了,母妃一直都有病在身,这次离去也是顺应天意。”

翟振生怕隔墙有耳,赶紧制止翟鄂的说法。

翟鄂看着自家二哥如此提心吊胆的模样,嘲讽的笑了笑。

“二哥,这话说出去不知你可信啊?”

翟鄂还是抑制不住怒意,无论如何也得想办法约束林雪颜。

南疆王宫。

林雪颜听到宫人的禀报,说是昨日夜里刮起了大风,宫中的老嬷嬷正准备去照料那个女孩,却不料不见了。

“怎么回事!”

林雪颜颤声怒吼着,想要身边的宫女太监给个准话。

众人齐齐跪倒在林雪颜的面前。

一声不吭。

众人也不知,一个孩子为何一夜之间就消失无踪的!

“真是一群废物!”

林雪颜怒不可遏的吼着众人。

看着众人那惊惧的面孔,顿时也无处可发泄。

“发生什么事了!”

南疆王从朝堂上下来,就迫不及待的寻找林雪颜。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把林雪颜带进宫中之后,就一刻也离不开她!特别是她身上那淡然的悠若香味,更是引得他迷恋不已。

“大王,你总算是来了,昨日夜里,有人趁着风雨飘摇之时,竟把有人嘱托的孤婴给带走了!”

林雪颜目光幽怨地扑到了南疆王的身前,牢牢的拽住了他的胳膊,想必一定是有人串通一气带走的意欢。

“真是岂有此理,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南疆王怒目逼视着众宫娥。

这些宫女太监们缄默伫立,有的低头,有的垂首,纷纷与此事无干系一般。

“好啊,既然没有人敢承认的话,那孤就把你们通通扔去喂狼!”

南疆王行事手段狠毒暴戾,无人敢质疑。

而表面上的他却是对林雪颜宠爱万分,恨不得把这天上的星星月亮都供奉到他的面前。

翟鄂穿着一身夜行衣,戴着面纱,将一个篮子拎到了他的面前。

“二哥你看!我就不信了,这不是那妖女的私生女,说不定还是大晋皇帝的!”

翟鄂得意洋洋的说着,将那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从摇篮里抱了出来,这小娃娃也不过三岁左右,那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珠子,漂亮极了,就好像会说话一般,忽闪忽闪的眼睫也纤长浓密。

“你还真的把这个孩子带来了!”

翟振紧蹙着眉头,顿时愕然。

“当然了,这可是那妖女的私生女。”

翟鄂冷哼两声,却没想到那小女娃冲他笑了一笑,看着她的精致的面容,不由得心生善意。

“真是漂亮的小娃娃,长大了之后还不知道怎么红颜祸水呢!”

翟鄂突然心软了下来。

“你想对这么小的孩子做什么?”

翟振并不赞同四弟的莽撞与冲动,拿捏住了一个小女娃又能做什么呢?

翟鄂冷哼一声,眼里的柔光顿时消散,变得怨毒和阴狠。

“我并不想对这个小娃娃做什么,谁叫她娘是林雪颜,我们若不拿捏住她的把柄,她是一定要骑到我们头上,如今父王的性格越来越孤僻了,时常下令斩杀宫人,这不,据说朝阳宫的那些个宫女太监又被丢进了蝎子坑了!”

翟鄂满脸怨恨的说出这句话。

听到这些,也令翟振十分吃惊。

“什么!父王怎么变得越来越暴戾?”

“谁知道呢,一定是这女人使用了什么妖法!”

翟鄂信誓旦旦,在宫中早就已经安排了细作盯着林雪颜的一举一动,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她的秘密。

“二哥,这小女娃,我会叫人安置妥善的,你不必担心,我自然不会对一个娃娃做什么!”

翟鄂看着那如同天使般的面庞,瞬间心软了下来。

内心举棋不定,将意欢托付给友人照顾。

另一边的凤云泽和花重锦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南疆境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